情人節賀文

(發表於2012年2月14日)

 

《Lovely Red》 

 

二月十四日。

 

不是我生日也不是妳生日。

 

不過我跟其他女生一樣,都準備了一份用紅色盒子裝載的禮物。

 

而這份禮物,是給妳的。

 

「今天是情人節,緋山有巧克力嗎~?」

 

鄰班的男生跑過來課室,他的名字被緋山忘記了,討厭的臉孔倒是被記得清楚。由開課的第一天他就在追求緋山,即使緋山再三拒絕,他還是死纏著;最近臉皮更厚,由上週開始就跑過來邀緋山吃午飯,當然緋山並沒有理會他。

 

「你煩不煩啊、緋山有準備巧克力也不會送你吧?」旁邊的人一聲大吼。緋山心想,這時候有朋友在身邊真好,總算幫忙把麻煩送走。

 

是的,有巧克力也不會送你,因為巧克力是「她」的。她心裡這麼默唸著。

 

 

 

 

「哈啾!」

 

不知哪裡冒來的風……明明教職員室的窗戶都幾乎完全關上,可是教師白石惠仍然打了一個大噴嚏。

 

她用面紙擦一擦鼻子,見到三井老師走過來。

 

「白石老師可不要生病倒下唷,還有很多學生要找妳。」三井老師瞥向白石桌上的“迷你巧克力山”,相信很快就會變成“巨大巧克力山”了吧?

 

「唉呀唉呀真是人氣女王呢————說來“三井”老師,我的巧克力呢?」另一邊的橘老師走過來,像平常一樣喜歡跟〝橘〞太太搞笑。

 

「你們男教師想要的巧克力都被白石老師拿光吧!」三井老師這麼說,害白石也尷尬起來了。本來情人節就是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日子,不過這所學校好像有女生送女生巧克力的比例高於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不成文規定…?

 

「白石老師,“又”有學生找妳了!」連坐在教職員室門口附近的教師助理也跟著一起玩弄白石。

 

總之,不管是成文不成文,學生的心意就要收下……如此想著,白石乏力的站起來,一整天沒有好好坐下休息的她,快速調整心情,表情轉成一個溫柔的笑臉。

 

「白石老師,請妳收下吧!」

 

一開門就見到任教的學生們,以整個樓層都聽到的聲浪叫著。連在走廊巡視小息的藤川老師也看過來,回音還震憾著白石的耳朵,真是一班活潑的年青人。

 

「謝謝。」

 

逐份巧克力收到手上,慎重地接好,見到學生們很高興,白石的心情也壞不去哪。

 

不過,看著這些學生,白石還覺得有個地方不滿足。

 

妳,不在其中。

 

 

 

 

午休時經過教職員室,看見一班女生迎面而來,緋山很快就認出那是一年級的學妹們,口上在說「很高興終於把巧克力送給白石老師了」。

 

很羨慕學妹們能夠率直、理所當然地把巧克力送出去的緋山,心裡在自嘲自己的膽小。

 

其實可以參加班上的“送巧克力團”,不過這麼做好像不夠誠意,而且自己的巧克力與其他人的比較起來,一定有很多很多包裝得更漂亮更可愛的。

 

不過其實妳也不會很珍重我的巧克力吧…?

 

大概也是收到後跟那堆巧克力山放在一起?

 

想到這裡,更加沒有送出去的動力。

 

反正我做出來的東西都不好吃………

 

對啦,萬一妳吃完生病了怎麼辦?

 

 

 

 

直到下課,白石還沒有見到那個想見的人,碰巧今天又沒有那個班級的課。

 

下課鐘聲響起來,沒有指導班的她打算從教職員室走到心裡一直想著的人在所的班級,不過走的時候被藤川老師和藍澤老師拉著聊天……

 

最後去到那個教室,一個人也沒有。

 

會不會妳的早就混在我工作桌上的小山裡面呢?這麼想著白石又回去把巧克力逐一拆開,送出的人都沒有那個姓名。

 

「在找什麼?有鑽石戒的巧克力?」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冴島老師伸手過來拿巧克力,咬了一口說︰「挺好吃啊。」雖然有些對不起那位同學,不過白石似乎都不太在意被冴島吃下去的巧克力。

 

「不是…」才不可能說我在找某一位學生送的巧克力吧?她這麼想,眼角突然看見被“巨大巧克力山”掩沒的手機。

 

對了,還有手機。白石正想撥電話給那個人的時候,才見到有一封簡訊。

 

『白石老師,可以過來3樓的化學實驗室一趟嗎?』

 

 

 

 

結果還沒有送出去…。

 

本來想在教室裡等白石,可是鐘聲一響又被同學們拉走說一起下課回家,好不容易才找個藉口溜到化學實驗室。

 

想要主動去找白石,卻又怕不方便,最後發現實驗室沒人就溜進來…真是的,我究竟在煩惱什麼?

 

還是傳簡訊吧。

 

會看到簡訊嗎…?會不會因為沒下班而把手機丟在一旁…?妳什麼時候才會過來啊…?

 

「緋山さん。」

 

緋山還在自我糾結的時候,白石臉不紅氣不喘推門走進來,當緋山回神過來,仍然看得見平靜的臉上掛了一絲緊張。

 

「白石老師…」

 

「緋山さん……」

 

白石愈走愈近,緋山愈退愈後。

 

直到背貼著牆壁,兩人都停了下來。

 

白石伸出手撐著牆壁,臉朝緋山那兒靠過去。

 

「不行。」不要太近。「這裡是學校。」

 

經緋山一說白石都冷靜了,立即拉開兩人的距離。「對不起…見到妳就……」

 

「我都能好好忍著,妳怎可以破壞規矩。」兩人彼此承諾過,親密行為在學校一律禁止。

 

「…我太著急了。」

 

「著急…急什麼?」

 

「今天嘛…在學校收到許多巧克力。」

 

什麼?

 

「就是急著向我宣告妳收到很多巧克力嗎?…不需要妳說我也知道,午休時經過教職員室,見到一班學妹說送妳巧克力,回到課室又聽到鄰班有人想送妳巧克力,揪了我班的山本同學走………」喋喋不休的說,不知怎麼愈說愈覺得心酸。

 

白石惠,大家都在愛著妳啊。

 

妳也愛著大家啊。

 

不過我想成為妳的專屬。

 

「……然後妳一定吃巧克力吃得很飽,嘴巴很甜,什麼都不想吃下去吧,我知道的。」

 

唉,我究竟怎麼了,現在竟然還有點氣憤。

 

可是妳現在臉上的表情是什麼?為什麼是笑著?

 

「緋山さん在吃醋。」

 

「…我沒有。」

 

「過來吧。」

 

「……」誒什麼在校規矩還是不理了。

 

畢竟白石總是個犯規的人。

 

每次白石張開雙臂,就像有一股磁力將緋山吸引過去。

 

妳知道嗎。小孩倒在大人的懷裡會安心,情人也是一樣。

 

「我今天什麼都沒有吃喔。」白石說。「就連早餐,習慣喝熱可可,今天都改成紅茶。」

 

「…所以呢?」白石的氣味,白石的觸感,她的一切都讓緋山有一種被羽毛包圍的感覺。

 

「嗯…現在想吃巧克力喔~緋山さん有嗎?」

 

平常成熟穩重溫柔友善的〝白石老師〞,說出鄰班那個討人厭的男生的對白。

 

……不過我並不討厭妳。

 

因為那本來就是妳的東西。

 

 

 

 

「今天倒是有收過巧克力。」緋山說。

 

聽見緋山這麼說,白石征住,也不難怪,緋山本來就是個很有魅力的孩子。「…把別人送的東西轉讓給別人,緋山さん很壞。」

 

「老師才是沒心肝的人,可愛的學生們送妳巧克力卻吃也不吃。」

 

「對呀還給冴島老師吃了一大半…。」

 

「真是悲哀。」

 

「因為啊。」白石把緋山從懷中推開,用手托著對方的下巴,使緋山露出困惑的表情。「我想吃緋山さん……」

 

「慢、慢著…」緋山的心跳很清脆、很明亮,連稍有距離的白石也聽得見。

 

「……做的巧克力。」

 

緋山的臉上添加了憤怒,然後捉住托著自己下巴的那只手,「真的這麼想要嗎?」

 

「嗯。」

 

「……要是白石老師指的是我包包裡紅色盒子,裡面的〝東西〞都很難吃喔。」

 

「沒關係,要是那個〝東西〞是緋山さん親手製的,我都要。」

 

「拿妳沒辦法呢……」

 

最後,終於得到妳做的巧克力。

 

「不好吃的話不要投訴喔。」

 

怎麼會投訴呢?「我最喜歡緋山さん了。」

 

「妳……」白石微笑著,手握緊紅色的盒子。後面的字一定又是罵我為什麼在說令妳害羞的話了吧?「我會好好珍惜它的。」

 

「不要珍惜到它發霉就好。」

 

「放心,我不會讓它發霉的。」把盒子收到外套口袋裡,又托起緋山的下巴。「不過現在————」

 

我的意圖,妳很清楚吧?

 

「妳想幹嘛。」

 

「我想吻妳。」

 

 

 

 

不知道什麼緣故,緋山覺得這個吻好像飄出巧克力的味道。

 

明明她說過沒吃巧克力的……。

 

「緋山さん不專心。」

 

幾乎要交纏的舌頭分開了。

 

「我沒…唔……」

 

心跳得好快。

 

究竟是因為在學校接吻而緊張,還是因為眼前的人………

 

「謝謝妳的巧克力。」白石把半喘著的緋山抱進懷裡。「我一定會回禮的。」

 

「笨蛋,有什麼好道謝的。」

 

因為,我是屬於妳的。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