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稱這篇為…腦袋少條筋系列。
看下去就知道少了哪條筋………

(發表於2011年10月5日)

 

《Assumption》

 

「我喜歡妳。」

 

………

 

「我們交往吧。」

 

 

 

 

人類是喜歡假設的生物。

 

假設是很科學的事情。科學家借著無數的假設念頭進行實驗,才能建立美好的公式。

 

假設也是很浪漫的事情。年輕的情侶假設他們的將來會是白頭偕老,換來一刻的心動。

 

因為現在的假設,才會有未來的成立。

 

……那麼,成立後又是怎樣?

 

 

 

 

放學後到無人使用的課室溫習,是某個人的習慣。

 

門給打開後,她泰若自然地摘下放送著小提琴奏鳴曲的耳機,握著原子筆的手指伸向旁邊的walkman按下「POWER OFF」。

 

「今天總算趕上預期進度…」

 

打開門的上原真理子朝香坂佳乃邊走邊說,每次報告的討論結束後,向香坂提一下狀況是例行事。

 

香坂闔上眼前的參考書和影印筆記,慢慢地捲起耳機線,連同walkman塞進專用的小繩袋。「不要緊,總有人比妳們的步伐慢。」

 

「這聽起來表示妳們的報告並不順利。」

 

「對呀,因為有笨蛋買錯試劑,所以實驗又要重頭再來。」

 

「現在才買錯試劑?」上原不敢相信。「…再過一週就要呈報告,只有十天左右的時間趕不及吧?」

 

「嗯,所以由它胎死腹中,我不會畢業了。」香坂平淡地說,跟上原形成反差。

 

上原真的沒法像香坂那麼淡定,因為從香坂口中說的事情,無論多荒謬她都會做得出來,包括因為報告趕不及寫而留級的事,香坂也必然做得到。

 

知道上原會給自己唬到的香坂,還是不忍心看見上原為了不痛不癢的事情煩惱︰「騙妳的。試劑買錯了是事實,可是實驗的部份早已經完成,只是大家都懶惰不肯分析資料寫報告,所以────是『報告』還沒有任何進展。」只好把事實道出。

 

「唉…我就知道。」當初不應該完全相信香坂的話,正是因為香坂臉不改容地這麼說,上原才會深信不疑。

 

上原感到為香坂能否畢業的問題而提心吊膽的自己很笨。香坂根本不可能讓自己留級。

 

由一年級認識香坂的時候,香坂總是只會自願跑到成績較差的組別,然後做出比其他組別要棒的成績;直到現在香坂還沒有跟上原一起寫報告,連上原在最後一份報告分組時邀請香坂,香坂仍然是回絕了。

 

「大家看不起的人們都有他們的價值。」

 

至今為止,香坂是從龍山高中畢業的事實仍然有在校園流傳,所以,香坂更加要證實龍山高中出身的人並不是笨蛋。

 

不過,「當初────」上原還是對被回絕同組共事的事情耿耿於懷。「為什麼不來我們組呢?明明……會有更多見面的時間…也不用經常等待對方的討論時間結束後才一起回去……」

 

「真理子不願意等我嗎?」

 

「不是啦!」覺得被歪曲語意的上原羞紅了臉,她坐到香坂的旁邊,靠得非常接近。「我是覺得最近很少見到妳。」

 

感覺到上原呼吸的氣息還有率直的說話,香坂也有點不好意思。

 

「感覺,跟妳的距離變遠了。」上原說。「班上的情侶,都是在一組裡合作的。」

 

上原的寂寞,在香坂面前完全坦白。

 

已經是成熟的大學生,還會為這些芝麻小事寂寞,旁人肯定會嘲笑吧;可是,這是香坂覺得上原可愛的一部份。

 

曾經是三連屆的學生會長,外表強悍,骨子裡還是個很可愛的少女,而且只會在香坂面前展露這一面,光是這樣已經能夠完全把香坂完美擊倒。

 

讓人忍不住抱上去。

 

於是真的抱上去了。

 

「要是被分到同一組的話…」兩臂環著上原的身板,香坂的臉湊到上原的臉側說。「就忍不住這樣做。」

 

「這樣做……」突然被抱住的上原,重覆香坂的話語。

 

「很不妙吧?」

 

「嗯………」的確很不妙。「這對…進度都會有影響吧。」

 

「正是如此。」放開懷抱,香坂對上原笑著。

 

這根本是妳胡亂扯來的解釋吧。

 

上原不禁在心裡吐糟。

 

「最近我在想啊,」

 

「嗯?」

 

「要是沒考上東大,沒遇見妳,我現在會是怎樣。」

 

「因為快畢業了所以開始胡思亂想嗎?」聽見香坂認真的問著,上原噗哧一笑。

 

「唔…當年我想『如果考上東大,一定要享受大學生活』,到最後還是什麼部活動都沒有參加,一下子就消磨掉四年人生。」香坂說。「雖然也不是沒有享受到,只是比自己的假設有點差距。」

 

「每個人都是一樣吧,我也沒想過在這裡跟佳乃相遇。」

 

「…記得我是怎樣向妳表白嗎?」

 

「嗯。」

 

「妳在機場跟到英國定居的父母道別後,我在出租車站等妳的時候在想────『要是妳哭,我會抱著妳表白』,『要是妳堅強不哭,我們就繼續維持好友關係』。」

 

「怎麼沒聽妳提到………」被勾起了那時候被表白的畫面。

 

「這是在我心裡的假設。」香坂握起上原的手。「因為妳哭著回來,只讓我看見柔弱一面的妳,所以我向妳表白────於是我現在握著妳的手。」

 

上原明白了。

 

一瞬間好像能夠讀懂香坂的思考。

 

「妳現在…是有股『得到玩具後卻比預期中沒有很高興』的心情吧?」

 

「嗯,有一點這樣的心情混雜著………」

 

「我不是妳的玩具呀。」上原用小拳頭抵在香坂的額前。「要是我哭著而妳沒有表白,我仍然會喜歡妳,終有一天會向妳表白。」

 

「要是我沒考上東大?」

 

「這很難說,或許我也跟妳一樣考不上。」香坂額前的小拳頭變成舉起的食指抵在唇前。「總之,我們現在都在這裡相遇,走在一起了;要是我們都不在東大,我想還會在世界某角落相遇吧?」

 

「嗯,可是,走在一起後,又會怎樣?」

 

「誰知道。」上原收起手指。「總之,這都不是妳懶惰不寫報告的理由。」

 

 

 

 

假設我們在一起了,那麼。

 

那麼,

 

那麼………

 

就是,在一起就好了。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