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文系列第二篇。

(發表於2012年10月23日)

 

 

《Fragment: acting like a kid》

 

「林允兒…」

 

我說過多少遍,

 

身為少女時代的成員,給我有點自覺啊。

 

怎麼可能在樓梯間玩耍,

 

還要從上面摔下來呢?

 

妳看,

 

腳踝都腫起來了。

 

「嘶————」

 

疼痛遍佈身體每處的神經,林允兒不禁弓起腰仰起頭去舒緩這些刺激,對於金泰妍處理扭傷的手勢實在不敢恭維,卻現在宿舍裡能夠處理腳傷的就只有她而已。

 

瞇起的眼睛微睜,望望身邊的權侑莉,雖然這人運動細胞發達,但要她來包紮的話應該會搞得更糟吧?

 

「啊,痛!」疼痛又傳來,痛得要哭了。

 

「給我安靜點啦,又不是很嚴重的扭傷,按摩一下就好的。」金泰妍說。「當初怕痛的話就不要跑來跑去。」都22歲了還拿著雞爪在樓梯追逐。隊長對於小男孩性格的門面林允兒感到沒徹。

 

「就是嘛,就是嘛,拿雞爪追住我幹嗎啦…」

 

權侑莉無奈又生氣的附和。難得沒通告的日子可以在家裡睡覺,卻被林允兒吵醒還拿著雞爪追逐,害她飛快的奔出房間繞到樓梯,避開林允兒的雞爪攻擊時,就看著對方像顆石頭滾下去。

 

「侑莉妳下次最好立即把她降服就好,不需要避的。」金泰妍唸著。幸好今天經紀人哥哥不在,那個大驚小怪的經紀人哥哥,一見到有成員跌倒就說骨折腦震盪的,又是令她這個隊長頭痛的來源之一。

 

替林允兒按摩腫起的地方,金泰妍還發現到林允兒大腿上的幾處瘀傷。「妳看看妳,這兒,這兒都有……幸好天氣要轉冷,可以穿長褲遮掉。」往瘀青按下去,林允兒痛得都不懂叫出來了。

 

「啊,」忽然好像想起什麼事情,林允兒抓上金泰妍正在為她按摩的手腕。「泰妍姐姐,不要跟Sica姐姐說。」

 

「呵,我會看著辦。」知道林允兒用意的金泰妍,不打算直接答應,想用此來威脅這頑皮孩子。

 

「誒~~不要跟她說啦~~泰妍姐姐………呀!!!」林允兒開始她的撒嬌攻勢,卻忘了她扭傷的腳踝就掌握在金泰妍手下。

 

「雖然撒嬌好可愛,但是多聽是會煩厭的啊,林允兒。」金泰妍重覆在某時某地黃美英說過的話。

 

腳踝因為按摩而消腫後,權侑莉攙扶林允兒回到她們的房間,當金泰妍要走下樓,林允兒還不忘提醒她:「不要跟Sica姐姐說,千萬不要。」

 

金泰妍仍然是一句:「我會看著辦。」

 

「我不想她擔心嘛………」林允兒一頭栽到床上,拿起手機看。

 

「不想讓她擔心就不要再這麼幼稚啦。」回到房間由權侑莉的睡意又襲來。兩個人互相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對方。

 

「都是妳啦侑莉,為什麼要躲開我…」

 

「唉呀,妳這個幼稚鬼,自己愛鬧還把責任推卸給我嗎?」權侑莉皺起眉。「妳再用雞爪騷擾我的話,今天的事我會跟Sica說。」

 

「不要啦不要啦,拜託了。」林允兒丟下手機很激動的坐起來。「她最近很忙碌,有音樂劇的綵排,還要四處出席時裝活動,我不想她分心……」

 

權侑莉沒回應,看著那個激動起來又瞬間洩氣的皮球,不禁笑了。

 

林允兒真的很溫柔,特別是對她的戀人————鄭秀妍。

 

「好吧,我封嘴,不過泰妍姐姐是不是容易妥協我不知道。」

 

「好哇!侑莉妳最好了!」舉手向天,心裡喊叫萬歲。

 

「不過有條件,」權侑莉也坐起身。「以後不要再拿玉米和雞爪來弄我……」

 

晚上,除了鄭秀妍還在進行音樂劇綵排,成員們都紛紛回到宿舍去。

 

最快速解決晚餐問題的方案就是叫披薩。

 

「侑莉,允兒在房間嗎?快點叫她來吃披薩。」分配披薩的時候,黃美英發現被切成八份的披薩還有一份留著,數一下廳中的孩子,還欠林允兒一個。

 

「喔,我拿給她就好。」權侑莉回答。

 

「允兒下午摔樓梯了…」當黃美英正問原因時,金泰妍在她旁邊這麼說,然後所有成員的目光都望過去語出驚人的短身隊長身上。「扭傷了左腳踝和瘀傷好幾處。」

 

「怎麼允姐姐這麼不小心……」徐賢非常擔心。

 

「都是那小鬼又拿雞爪追我啦。」

 

「哈哈哈哈,侑莉妳真是好可憐。」李順圭幻想到權侑莉被林允兒拿雞爪追逐的境象,忍不住爆笑。

 

「咦,那晚上侑莉需要換房嗎?」崔秀英倒是想起一些重要的事情。「反正Sica知道允兒不舒服她就跟妳換房吧?」

 

「嗯…不知道。而且允兒說不想讓Sica知道。」

 

「住在同一個宿舍怎可能不知道,又不是輕微擦傷,扭傷可是很礙眼啊。」黃美英說。

 

「允兒已經不是第一次因為愛玩而弄傷自己。」金孝淵說。「看來要出動冰山公主來治治她。」

 

「對呢。好主意。」金泰妍給一個壞笑。

 

沒人不知道,全世界能夠治住林允兒就只有鄭秀妍一人。

 

 

 

 

因為腳傷不方便行動,林允兒在房間書桌前啃著權侑莉帶上來的披薩。

 

她把手機放在眼前,即使在房間行動也不允許手機離開她的視線範圍,為的都是等待鄭秀妍發訊息來。

 

已經九點了,照道理音樂劇的綵排會結束,可是鄭秀妍遲遲都沒有發訊息來。

 

「姐姐去哪了…」擔心的把心裡話都講出來,躺在床上玩iPad的權侑莉聽得見了。

 

「打電話過去啦,順道說妳腳傷了,她一定會叫經紀人哥哥飆車趕回來。」

 

「腳傷不能跟她說啦~~」

 

「喔,是嗎,那妳繼續等她回來吧。」權侑莉隨意的答道,然後面轉向枕邊,在林允兒看不見的時候竊笑。

 

————反正鄭秀妍已經知道了啊。

 

成員們剛才在客廳打電話給鄭秀妍把來龍去脈都講出來,而負責說明的金泰妍也完全感受到電話那端的人當時是有多生氣。

 

生氣的原因,第一,為什麼權侑莉要躲開讓林允兒摔樓梯。

 

權侑莉抗議她是無罪的。

 

生氣的原因,第二,為什麼林允兒不自己說明要由其他成員說。

 

金泰妍表示她不想讓妳知道。

 

生氣的原因,第三,林允兒是個無聊愛玩的小鬼頭,再玩她就直接讓Sunny踢下樓梯好了!

 

李順圭表示其實只是想唬嚇林允兒並不會真的踢下去……

 

「唉,那個笨蛋。」音樂劇綵排結束在休息室聽完電話,鄭秀妍就皺起眉四處問人有沒有按摩藥膏。

 

跟鄭秀妍飾演同一女角的鄭恩地也在場,見到少女時代的前輩四出找藥膏,好奇的追著鄭秀妍的背後:「Jessica姐姐受傷了嗎?」

 

鄭秀妍一個回頭:「啊,不是,是家裡的孩子扭傷了,宿舍也好像沒有放著藥膏。」

 

孩子?鄭恩地歪頭。少女時代的宿舍有孩子?「噢,藥膏的話我有,」沒有多問,鄭恩地就在包包掏出藥膏遞給鄭秀妍。

 

「謝謝,下次綵排我會還妳的。」

 

在保姆車上的鄭秀妍看著按摩藥膏,心想這次一定要好好責備林允兒。

 

那個人幼稚的性格自小就藏在她的體內,隨著年齡增加而擴大,以致22歲的身體還有像5歲男孩一樣的行為。

 

那個人雖然聰明又很機靈,懂得對他人觀其言察其行,卻有時像脫線木偶做一些反常的無聊事。

 

那個人喜歡作弄身邊的人,好像就是一種愛的方式,會拿小黃瓜嚇自己,會拿昆蟲模型放在黃美英的枕頭上。

 

黃瓜嚇得一聲尖叫就會被拿走,昆蟲模型嚇得一聲大叫就會被丟走……這些惡作劇會換來成員們的一下驚慌,卻不會害得會使肉體受傷。

 

所以這次林允兒玩到受傷,鄭秀妍是絕不原諒的。

 

晚上十點,林允兒洗完澡回房間,經過崔秀英和鄭秀妍的房間,從門縫偷望進去,也還沒有見到想見的人。

 

她失望的回房間,立即查看手機,並沒有人找她;洩氣地躺到床上,就突然有人開門進來。

 

「允?」

 

「……Sica姐姐!?」

 

林允兒以為是權侑莉進來,所以一眼也沒看,豈料一聽見某個嗓音就立即跳下床————她有小心的把力都集中在右腳,好讓受傷的左腳著地時也不礙眼。

 

「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嗯,為什麼要打電話給妳?妳要找我嗎?」鄭秀妍站在門前,縱使她是可以走到權侑莉或林允兒的床坐下,她卻沒有這麼做。

 

「誒…妳平常工作完都會找我的啊。」林允兒垂下眉,又坐回去床沿。「綵排…順利嗎?」

 

「順利,又不是沒有演過……這次的舞台加了不少元素,效果看起來會更好。」鄭秀妍給她一個淺笑。「妳記得要來看。」

 

「我一定會來看的。」小鹿的眼眸充滿誠意。

 

「嗯,」鄭秀妍點點頭,然後指住林允兒,再做要她過來的手勢:「You, come here.」

 

為什麼突然說英文了?而且語氣跟笑容有些不協調……林允兒好奇的看著鄭秀妍,猶豫了幾秒還是決定走過去。

 

換著平時的林允兒一定是蹦蹦跳跳過來的。鄭秀妍心想。

 

林允兒站在鄭秀妍眼前,兩人相距一個身位。「怎麼了?」因為鄭秀妍最近太多個人活動,林允兒也好久沒有近距離看她了。

 

不管在什麼時候看什麼地方看都好漂亮的鄭秀妍,看得林允兒的心跳亂起來。

 

鄭秀妍沒有說話,兩臂卻往外面展開,她踏前一步,輕易簡單的打破兩個人的距離,擁抱住充滿骨感的體格。

 

「姐、姐姐?」小巧的胸部感受到對方的柔軟,身體左邊是自己的心跳,而右邊則是對方的心跳。

 

「Shut up、妳好吵。」鄭秀妍用下巴抵住林允兒略瘦的肩膀,在她聲邊說。

 

「………」林允兒終於靜下來,享受鄭秀妍主動的擁抱。

 

「吶,允,是不是有什麼事瞞住我?」

 

「誒?」身體震一下。「沒有啊…」

 

「呵,」相當嫵媚的一聲笑,讓林允兒的耳根燙起來。「那這個是什麼回事?」

 

「嗚…!」無防範的被鄭秀妍踢到左腳踝,林允兒頓時甩開鄭秀妍的懷抱跌坐在權侑莉的床上。

 

「哎-古,妳腳傷了?」鄭秀妍充滿趣味的走到床邊看著林允兒,林允兒才發現她臉上的笑容一直暗藏玄機。

 

「……嗚,」吃痛的摸住腳踝,鄭秀妍的暴力並不是浪得虛名。「…泰妍姐姐又出賣我。」

 

「所以妳不打算跟我說嗎?」

 

「跟妳說又會被妳罵的…」雖然現在都一樣。林允兒扁嘴巴,剛才的疼痛變成淚水在她的眼眶打滾。「對不起,我不想妳擔心。」

 

「我沒有擔心妳啊,都是妳自找的。」鄭秀妍在口袋掏出鄭恩地給她的藥膏,趣味地看著包裝上寫的注意事項。「真是不敢置信,國民們的理想型,是個無聊就拿著雞爪追逐人的小鬼……」

 

我沒有擔心妳啊。這麼一句話,讓林允兒的心情沉下去,她沒有作聲,不過心好痛,眼淚都流出來了。

 

鄭秀妍當然也看見她流淚,而且徹底地心軟,伸手撫摸林允兒的頭。

 

「嗚……」

 

不知道流淚是因為太想念眼前的人、是因為腳踝的傷太疼痛、還是因為鄭秀妍那句不擔心。

 

林允兒修長的手臂環上鄭秀妍的腰,沒有多餘的動作,就只是環住而已,她見鄭秀妍的身體沒有瑟縮或反抗,就把人兒拉到自己身上。

 

「喂喂…我還沒洗澡…」因為距離變近而嗅到林允兒身上的沐浴乳香氣。

 

「…沒關係啦,」再用力一拉,林允兒的背陷進床褥,鄭秀妍用手臂撐著身體在她身上。「姐姐……不要不理會我嘛……」

 

看見眼泛淚光的林允兒,鄭秀妍挑了挑眉,這孩子得到應有的教訓了。「要是下次再因為鬧玩而受傷,我真的不會理妳。知道沒?」

 

與此同時房門被打開。

 

床上的兩個人都把脖子扭向門口方向,是權侑莉。

 

「咳咳、」拿著山藥汁的權侑莉乾咳一聲,走到化妝台拿走幾瓶慣用的護膚品。「我這晚跟崔秀英同房,妳們慢慢聊……不過做什麼都好不要在我的床上做,OK?」

 

不速之客爽快的把門關上,讓林允兒和鄭秀妍哭笑不得。

 

「姐姐。」林允兒撥開鄭秀妍撐住床褥的手臂,讓鄭秀妍整個壓在她身上。「對不起…下次我不會再玩了。」躺住擁抱最喜歡的人,林允兒在鄭秀妍耳旁細語。

 

「傻孩子。」鄭秀妍笑了,從林允兒的熊抱掙脫過來。

 

她拿出藥膏,擠出一些到林允兒的腳踝上,細心地替為痛處按摩。一邊按摩,鄭秀妍一邊說出對林允兒的制約。

 

林允兒覺得鄭秀妍說過的制約都可以媲美一本聖經的厚度。

 

以後不准再受傷。

 

…是。

 

以後不准再用雞爪追人。

 

…是。

 

以後不准再用小黃瓜來嚇我。

 

…是。

 

以後有什麼事,都不准隱瞞我。

 

…是。

 

以後……

 

是。

 

「我都還沒說。」

 

「是。」

 

「喂喂,在膚衍我喔?」

 

「…是、呃……不是。」

 

用力按。

 

「嗚呀…不是啦!不是不是!絕對不是!!」

 

「真是的,到底是為什麼………」鄭秀妍嘆口氣,唸唸有詞。

 

我會這麼喜歡,

 

像個小孩的妳呢?

 

 

 

- END -

 

 

隔天,黃美英的房間傳來很淒厲的慘叫。

 

始作俑者只是痞痞地向鄭某人匯報,「姐姐那天晚上沒有說以後不准再在Fany姐姐的房間放昆蟲模型。」

 

好吧,這個小孩子,是完全不會改過來的。

全站熱搜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