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病患少女所做的行為
取材自一位我尊敬的偶像,水樹奈々
在出演舞台前,奈々ちゃん都會那麼做,為自己打氣。

題解《engraved love》→ 被刻劃的愛。

(發表於2010年11月4日)

 

《engraved love》 

 

倉庫。

 

「為什麼?」

 

站在白石的正前方,與對方的距離短於一條手臂,給白石展示著右手手心的緋山問道。

 

「那是因為────」

 

 

 

 

 

 

要追溯這個場景的起因,大概要回到數小時前,當緋山路過普通病房的時候────

 

那時緋山已完成手上的工作,想伸展一下筋骨,打算在醫院裡散步;畢竟長期坐著工作而不運動,對身體並不好。

 

散步是主要目的,其次是想以一種平和的角度去視察整個醫院,其他科的醫生、護士,以及日常照料著的病人;平時都是匆匆的走去急症室或手術室,然後匆匆的回去,都沒有機會來一種比較鬆弛的心情去看自己的工作環境。

 

如此想著,緋山就是慢慢的走,在每個病房的門前都會停下腳步,看一看。

 

直到二號普通病房,她見到「那個女孩」時,站了好久。

 

會吸引到緋山的注意力,並不是女孩的外表出眾和美麗,這一點,緋山自問自己跟女孩同齡的時候,一定比對方美────言歸正傳,女孩會吸引緋山,都是因為她正在做某個「行為」。

 

緋山從某個護士手中借去了二號病房的記錄,知道女孩的名字────小原夏夜(コハラカヤ)。

 

小原坐在病床上,左手手心向上,舉起了右手食指,往左手手心劃了幾筆,停頓一下,再幾筆,然後用左手捂著嘴巴一會,又再做一次,不停地重覆────

 

說來小原是怎麼會住院呢?緋山忽然想起這個問題,又翻了一下紀錄。原來小原是縣內某高校的女生,她會住院是因為車禍,右腳瘸了。

 

而她的主診醫生是────白石惠。

 

看完手上的紀錄,緋山再看小原那邊,還是一直反覆的在做那個動作,為什麼呢?

 

 

 

 

午飯的時候,緋山和白石對坐著,兩人早上分別各有各忙的,隨便地分享了早上的事後,緋山開始打聽有關小原的事情。

 

「啊,她的腿骨折了,大概要三個月才能夠完全康復呢。」白石說。

 

「我不是問這個,」緋山皺起眉頭。「我是問,她為什麼反覆地在做同一個『動作』?」

 

「噢、妳是指『吃字』?」白石恍惚明白到緋山所指的事。

 

「『吃字』?」

 

「這個嘛────」

 

 

 

 

白石以小原進院時的車禍作為起始,開始說有關「吃字」的事情────

 

據說,小原是跟一個男生送院的,那個男生是小原的學長,車禍發生的時候,兩人正在回家路上,過馬路的時候不慎被一輛剎不住的車撞斃;雖然小原只是斷了一條腿,可是她的學長受傷太重,在送院的路上已經氣絕了。

 

白石還記得替小原療傷的時候,聽到小原說她跟學長成為戀人正好三個月,就遇上這種事情,邊說邊哭,最後哭累了,暈倒過去;後來白石再跟她說話,是她住院的第三天,到今天為止,已住了第八天。

 

第三天排訪小原的時候,白石就已經看到小原的行為有點異常。

 

「這是有什麼意思的?」看著小原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手心劃完一筆又一筆,像在手掌裡寫字一樣,然後放到嘴巴前面,白石覺得不解,於是上前問道。

 

小原停下了所有動作,轉向白石,她說︰「這是學長說的,只要有什麼想刻骨銘心的記住,就將它寫在手裡,然後吃下────就會記住了。」

 

「那夏夜ちゃん在記什麼呢?」白石再問。

 

「名字、喜歡的食物、擅長的科目、夢想、……」小原答道,繼續用右手食指不停寫、不停劃。「屬於學長的東西。」

 

白石再沒有說話。

 

她只是覺得小原能夠如此珍惜這份愛情,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

 

可惜,天公不造美,世事難料,總是有這種事情發生。

 

「白石醫生,」見白石沒有說話,這次換小原引發話題。「妳有什麼想一直記住的嗎?」

 

「唔────」白石聞言,是有思考過的。「沒有吧…我想。」她說。

 

 

 

 

『Doctor Heli, Engine Start. Doctor Heli, Engine Start. ……』

 

話到這兒,裝在夾克的腳袋裡的PHS響起來。「對不起,一會再談。」

 

「嗯。」

 

白石掏出PHS,一邊接聽一邊跑出了食堂。

 

留下了緋山孤單一人,面對著餐桌上兩份午餐────有什麼辦法,那人總是這樣一走了之。

 

收拾桌上剩下的午餐後,緋山回到HCU,想起了白石跟小原最後的對話。

 

 

 

『白石醫生,妳有什麼想一直記住的嗎?』

 

『沒有吧…我想。』

 

 

 

這麼說────白石不想記住緋山嗎?

 

想到邊裡,緋山有點生氣,要是讓別人知道自己在生這點悶氣,一定會被看作成為小孩子的,但有什麼辦法,心裡就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被白石忽視了,卻沒有任何證據去證明自己的想法,想直接問白石,剛好她人出動了,更不能濫用無線頻道問,而且緋山也沒這個膽量。

 

當白石出動回來,將病人轉移給腦外科進行檢查後,緋山立即抓住白石。

 

「美帆子?」

 

「跟我來。」

 

白石滿頭問號的被緋山抓去平常兩人都會去偷懶的倉庫。

 

 

 

 

來到只屬於兩人的倉庫,緋山謹慎地關好門,跟正要坐下的白石說︰「別坐。」

 

「突然怎麼了?」白石看到緋山的表情掛住了一點不滿,這並不尋常,所以才要問過究竟。

 

「為什麼、」緋山開口直說。「小原問到『有什麼想要一直記住』的時候,妳答『沒有』?」

 

「誒?」

 

「是我的話…」────雖然有點害羞。「我會想記住惠的。」

 

白石不好意思的笑了,其實笑是來自意外地坦白的緋山。「嘛…美帆子。」

 

「幹嘛?」

 

「先把手伸出來。」說罷,白石而抓起緋山的右手,然後用右手食指一筆一筆的寫下去……

 

當白石寫完的時候,緋山一臉錯愕的看著白石︰「為什麼?」

 

「那是因為────」白石笑著說。「比起自己記住,我想要連同自己的份也給美帆子妳記住啊。」

 

「────?」

 

「總之、我愛妳。」

 

────並不是因為妳是什麼人。

 

────而是我是妳心中的白石惠。

 

 

 

「笨蛋。」

 

臉頰染上緋色的緋山,最後還是得要害羞得埋在白石的懷裡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