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田的慶生賀文。
悶騷的採用語言梗………orz

(發表於2011年8月17日)

 

《You are my Only One》

 

翻起外套的衣袖,剛好五時四十五分,從超市買完食材的新垣結衣,捧著兩個塑膠袋在黃昏的小路上快步走著,在路口轉右繼續行。

 

回家的話,應該是路口轉左。

 

當然在這邊住上好幾年的她,很清楚自己沒有走錯路。

 

大約走了六分鐘,新垣在某家租屋前停下腳步,踏上六級的小階梯,在正門前放下沉甸甸的塑膠袋,往口袋摸索幾下,拿出一串鑰匙,上面還勾住一個護身符。

 

插入鑰匙的一刻,裡面剛好有人開門,幾乎把新垣整個人拉前去。

 

「真是的…來到就告訴我一聲嘛,不用自己開門啦。」打開門的人,是與新垣結衣一樣有名氣的女星,戶田惠梨香。

 

「抱歉抱歉,想著恵梨香可能在休息,我自己來開門就好…」新垣一邊說,一邊提起兩個塑膠袋入屋,直接走進廚房。

 

放下兩袋食材,新垣走到戶田家的客廳,沒有理會走在她身後的人,逕自蹲下去看著被關到寵子的兩隻小狗。「牠們每次都不停嗅妳呢。」戶田說,在新垣旁邊走過,到沙發坐下,繼續翻看了一半的雜誌。

 

「因為我的衣服沾有coco的氣味呀。」新垣笑著站起,走到戶田的身邊坐下,她問︰「該不會恵梨香吃醋了?」

 

「怎麼可能!」戶田立即否認,視線沒離開雜誌介紹的洋服。

 

新垣仔細盯著戶田慢慢泛起紅暈的臉頰,她知道再看下去,戶田一定會用手上的雜誌來攻擊自己,所以避免無辜受害,新垣自覺地站起走向廚房開始料理。

 

拾起專屬的粉紅色圍裙,新垣在塑膠袋拿出各式各樣的食材,在廚櫃取出煮食器具,確定萬物俱備,開始工作。

 

每個月總有一天到戶田的家煮兩人喜歡吃的沖繩料理,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就有這個約定。

 

正在把苦瓜切成條狀,戶田打開冰箱拿出一罐柳橙汁,一邊拉開拉環,一邊問︰「要不要我來幫忙?」

 

「不用了,恵梨香等著吃就好。」

 

「那麼至少也給妳慰勞一下,拿個杯子來吧。」戶田再度打開冰箱,拿出一盒一公升的牛奶。

 

新垣把苦瓜切好,在放杯子的地方隨意挑了一隻淺綠色的馬克杯給戶田。

 

「啊,拿另一隻吧。」戶田收回想接過馬克杯的手,叫新垣再挑一隻。

 

新垣歪著頭把淺綠色的馬克杯放回原位,拿了一隻白色的給戶田倒牛奶。把雙手抹乾淨的新垣接過牛奶飲著,用手背擦去唇上的牛奶圈,問道:「為什麼不能用淺綠色那隻?」

 

「那是麻里子專用的。」

 

「麻里子?啊,AKB48的篠田さん。」自從《你教會我最重要的事》開始拍攝,戶田與篠田就成為了好友,新垣也是透過戶田形容而更加了解篠田,可是兩人並沒有相見過。

 

「對,前陣子她一直來我家,乾脆把愛用杯拿過來了。」戶田回憶起跟篠田聊天的時刻,莞爾一笑。

 

可是旁邊的新垣卻感到不是味兒,她整個人滯住一下,把喝完牛奶的杯子放到洗碗盆去。

 

新垣沉默起來,戶田發現兩人的對話停留在微妙的位置,感到奇怪。「ガッちゃん?」

 

「恵梨香出去等吧,很快就弄完。」新垣仍然背對著戶田,並沒有給戶田看到此刻板起的臉。

 

不久,戶田就嗅到廚房傳來的食物香味,鼻子靈敏的小狗早已經在籠裡搖尾巴,聽見新垣從廚房端出食具的聲音,她也從柔軟的沙發裡起來。

 

最近兩個人因為工作而很少見面,難得挑到兩人都沒有工作的晚上,她們都趁機分享近況。

 

剛好戶田說到篠田來訪的事,察覺到新垣微妙的表情變化,她說︰「找天一起跟麻里子玩吧,是很有趣的人。」

 

新垣沒回答,「………」正常的反應一定會點頭說好的吧?

 

戶田心想不妙,移到別的話題,新垣又如常對答。

 

什麼嘛?────好像提起好友的名字就踩中某人的地雷,飯後戶田坐在沙發上有點悶悶不樂的盯著電視畫面。

 

新垣則是在廚房準備前幾天由老家寄來的沖繩鳳梨,廚房的切割聲音與客廳的電視機聲音混和一體,兩人更是沉默。

 

不自覺就吃醋了。新垣鼓起腮子,有點不忿的想,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

 

不專心的話可是會被切到的喔。

 

「啊!」不料真的往自己的手指切下去了,新垣驚呼一聲。

 

聽見廚房傳來聲音,戶田豎起耳朵走到廚房,就見到新垣盯著流血中的左手食指。「沒事吧?」戶田立即走上去,抓起新垣的左腕,仔細看著傷口的情況。

 

新垣自小就很怕痛。「很痛…」刀鋒上留有鳳梨的酸性,把傷口弄得更痛了。

 

「過來洗傷口。」戶田從冰箱拿出一瓶蒸餾水,又拉著新垣的手到洗水盤去,倒出蒸餾水替新垣洗傷口。「幸好傷口不深………」她打量著被割開的表皮組織說道。

 

戶田抬起頭,見到新垣落寞的表情,似乎真的很怕痛,她微笑拍著新垣的後腦,把個子較高也比較怕事的新垣抱住︰「我來切鳳梨,妳在外面休息一下吧,記得要貼OK繃。」

 

新垣在櫃子的抽屜拿了OK繃,貼好後回想剛才戶田緊張的模樣,有點窩心,納悶的心情回復了一些。

 

「還痛嗎?」戶田很快就端出鳳梨,擺放到沙發前的矮桌上,還附上兩隻叉子。

 

「嗯………」雖然心情變好了,可是手指的破口還在痛,使新垣發出意味不明的低吟;她叉起切成片狀的鳳梨,剛好注意到玻璃桌面下的架子放著《SPEC》電影的台本。「進度還好嗎?」新垣一手拿起台本問道。

 

「嗯,不過夏天拍的話很熱,即使衣服換成夏季……仍然很熱。」戶田回想拍攝時換上当麻紗綾的西裝和包上繃帶的左手就覺得有一股熱力襲上身,當然這只是心理作用。

 

「誒~~」新垣又叉起一片鳳梨,另一隻手開始翻起台本,每頁都有用鉛筆在台詞旁邊紀錄語氣和表情的痕跡,這就是她們認真工作的表現。

 

「不過聽ガッちゃん說把冰袋放到頭頂消暑的方法,真的很奏效呢。」

 

「哈、是麼?」新垣答道,手繼續揭頁。当麻紗綾的台詞真的多得嚇人,有如《全開女孩》中的主角鮎川若葉一樣,總是把話一氣說完。「這個是?」忽然停到某一頁,新垣察覺到碳粉的筆跡之間有粉紅色墨水,寫著:「えりか頑張って。(Erika加油)」

 

「啊,麻里子寫下去的。」非常迅速的反應,篠田的名字一再從戶田嘴裡溜出,她才發現自己說了新垣介意的字眼。果然,新垣吃鳳梨的動作瞬間滯住。「……那次在背台詞時,我說很難背,她就在上面寫這句了。」她補充一句。

 

妳背台詞時我總是乖乖的讓妳自己一人呢────新垣有點氣憤,差點就把內心話說出來。

 

見到新垣沒有回應,戶田放下叉子,決定要新垣坦白︰「說,妳生氣什麼?」

 

「我哪有生氣呀!」新垣答過去,語氣顯然是不;戶田向新垣蹙眉,說她沒猜錯吧,新垣有點罪惡感,舒緩自己的怒氣才平淡地說︰「因為在這個房子裡,沒有我專屬的東西……」

 

「只為個杯子吃醋什麼勁。」

 

「不是只有杯子,台本也是……恵梨香背台詞的時候,我總是不敢騷擾妳,每次妳翻開台本我都會乖乖離開…不想騷擾妳工作,然而………」好像什麼事也不甘心般,新垣有點委屈地說。

 

戶田嘆息,為吃醋中的戀人感到煩惱,她說︰「反正我們已經是一對(カップル)了,幹嘛為杯子(カップ)吃醋;背台詞的時候也是,我很高興ガッちゃん為我著想────台詞難背,有人在旁邊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我倒是很在意呀,一週見面四次。」新垣說。「我們倒是一個月才三、四次。」

 

「小笨蛋,不要吃無謂的醋。」戶田叉起鳳梨,遞到新垣的嘴前,新垣很聽話的吃下去。「反正我的東西都是妳專屬的東西呀。」

 

「才不是無謂!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恵梨香。」把鳳梨肉和果汁嚥下,新垣毫不修飾地示愛,語畢她的臉也發燙起來。「要是恵梨香喜歡上別人,我的心很疼。」

 

聽見新垣的告白,戶田雖然面不改色,可是心裡已經小鹿亂撞。很久,沒聽過這人認真示愛的表情。

 

「喜歡恵梨香的人跟恵梨香一起,我會妒忌。」

 

不僅是新垣,連戶田的臉也跟著紅起來,戶田一直笨蛋笨蛋的喃著,自動投入了新垣的懷抱。

 

理智線每次都被狡猾地截斷,因為工作而無法相見的理性被壓下去後,在心裡的渴求已經爆發出來。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的擁抱……

 

我喜歡妳對我說的每句話……

 

這些說話,每次都在心裡重覆十遍、百遍,從不間斷。

 

「恵梨香?」見到戀人在懷中沉默過來,新垣覺得奇怪。

 

「妳給我聽好!」戶田抬起頭,雙手捧著新垣的臉頰。

 

「誒?」

 

「除了ガッちゃん以外,我不會喜歡其他人……即使誰喜歡了我,我也只會是ガッちゃん的專屬。」

 

新垣抓起戶田的雙腕,放到自己的兩邊腰側,然後抱起戶田。

 

妳的體溫、妳的力度,還有加速跳動的心臟……

 

「嗯。」

 

這一切都只屬於我的。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