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更新。

(發表於2012年5月26日)

 

《The Beautiful Mistake》

 

想告訴妳,我過得很好。

 

妳呢?

 

 - 5 -


 

 早上預定的外科手術結束後,白石穿上醫生白袍,返回自己的崗位,跟進一些住院病患的紀錄。

 

「白石醫生,501號房的高垣小姐今天出院,請妳簽名確認。」期間,一位見習護士將病患的檔案夾拿到自己眼前。

 

「好的。」白石快速掃視病患的資料,確認這位病患的健康情況允許退院後,從白袍的右邊口袋掏出酒紅色的鋼筆,俐落的在紙上簽名。

 

 「謝謝。」見習護士拿起檔案夾帶走。

 

 看著見習護士離開的背影,白石滯住了,好像想起什麼一般,於是她也沒心情處理眼前的紀錄。

 

 她離開崗位,走到熱飲機前,點了一杯咖啡。

 

 等待咖啡泡好出來前,白石手裡仍然握著酒紅色的筆,而臉上則掛起笑容。

 

 手上的筆,是一個月前緋山送給自己的。

 

 然後她掏出左邊口袋的白石鋼筆。

 

 而這支筆,是不久前去世的父親某年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這兩支筆,顏色不同,編號不同,贈送的人都不同;而它們的共通點則是————無時無刻都在白石的左右口袋裡,一直都伴隨著白石。

 

 『嘟、嘟、……』熱飲機發出提示音。

 

 白石將兩支筆放回口袋,小心翼翼地把熱騰騰的咖啡拿出來。

 

 不知道她現在怎樣呢……。

 

 

 

 

「美帆子,起床啦!」

 

「……………」

 

「美帆子,已經下午三點了,妳還想睡到什麼時候?」

 

「………」

 

「美帆子!!」

 

「…唔?」

 

八月中旬的下午,在房間開著空調窩在被子裡的幸福時間,總是給媽媽的聲音吵醒的緋山,勉強的睜開一隻眼睛。

 

本來打算是一直不給予回應的話,媽媽就會放棄叫自己起床,不過無論如何都無法忍受嘈吵,緋山終究是不敵的起床了。

 

「美帆子!妳由暑假第一天開始就不停睡覺了,妳是不是沾了妳表妹的毛病?」

 

「嗯?…真實ちゃん又不是有病,她只是喜歡睡覺而已,」緋山抓抓凌亂的頭髮。「再說七月的時候每天都在爆肝溫習,既然放假就應該要休息。」

 

緋山的媽媽知道女兒說完後又會躺下去,於是預早把手臂放在緋山的背後撐起她。「即使是休息也太誇張,而且妳的朋友剛才打電話說會來我們家找妳————我還得要去準備一些小點心。」

 

「朋友……?」印象中沒什麼朋友會來我們家啊,是媽媽妳想要我起床才亂講吧…。「是誰?」

 

「她說是『冴島』,就是妳那位週末在咖啡店一起溫習的朋友吧?」

 

媽媽的一句話,將緋山帶到最精神的狀態。「什麼?為什麼她不直接撥到我的手機?」她伸出手臂,長度恰好摸到書桌上的手機。

 

「她說妳的手機……」

 

「該死,沒電了。」

 

扔下手機,緋山立即下床,沒空餘時間讓她打電話問究竟冴島突然要來是做什麼。

 

七月開始是全國高中的期末考試,踏入七月以來緋山和冴島就沒有在咖啡店見面,改為各自在家溫習。

 

除了七月中旬冴島跟緋山說白石的父親舉行葬禮的日子,以及緋山問了白石的手機號碼,兩人彼此都沒再聯絡,而且很有共識地默認八月不會出來溫習,所以緋山打算暑假將近結束才找冴島。

 

『叮咚。』碰巧緋山梳洗完的時候,門鈴就響起。

 

「要睡到什麼時候?」打開門,冴島就說。

 

「要來的話也預早通知我啊…妳第一次來拜訪就得要這麼突然嗎?」緋山沒輒的嘆口氣,伸手用五指梳理稍亂的頭髮。

 

「美帆子,快點請人進來啦,要在門口聊到什麼時候?」在廚房準備點心的媽媽喊著。

 

「…啊,先進來吧。」

 

「不要。」

 

「嗄?」冴島遙,妳究竟想怎樣啊…?

 

這個時候,媽媽從廚房走出來,看著緋山和冴島。

 

「伯母您好。」

 

「妳好,我們家的美帆子一直都受妳照顧————」

 

「別說多餘的話!」看見自己的媽媽跟自己的朋友在客氣,緋山都感到雞皮疙痞了。「冴島妳也是,快點進來!」她轉身走回屋裡。

 

「伯母抱歉呢,今天我要把緋山借走了喔。」冴島伸手抓住緋山,還小聲跟她說。「不來妳會後悔的。」

 

見到冴島一副認真的樣子,又把事情說得這麼神秘,挑起了緋山的好奇心。「至少等我換個衣服吧。」

 

 

 

 

當緋山回房間換過一身衣服後,再踏出家門見到冴島的時候,對方的身後忽然多了一輛計程車。

 

「這是…」

 

「別說廢話。」冴島很隨便的上了車。「快上來。」

 

不會是把我拿去賣了吧?「…嗯。」緋山從外面望進去,好像除了冴島和司機也沒其他人,應該不會是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著。

 

「我們要去什麼地方?」

 

「翔陽大學。」

 

「要去做什麼?」

 

「學術研究發佈會。」

 

「什麼?」

 

「妳之前不是說過,『很想去一次發佈會,那種臨場感一定很有氣勢』嗎?」

 

經冴島一提,確實是有這麼說過。

 

自從以醫生為目標,緋山也開始關注醫學界的消息,醫學界定期會舉行的發佈會,緋山也會留意;可是日本這個經濟型社會,無論報紙還是新聞也是著重報導財經消息,對於醫學界有什麼重大發表,只會花幾秒「寶貴」的時間將重點帶出。

 

發佈會過後,放在互聯網上的消息都只是給普羅大眾消化的字眼,就是一點也不包含研究的過程,只有研究的結果,這對於一個醫生、一個科學家,是不足夠填充心裡那份求知慾的。

 

所以,緋山才會想親身到發佈會,跟在場眾多醫生和學者一起參與發佈會。

 

可是,這些發佈會都不是她和冴島這些高中生可以溜得進去的地方;能進發佈會的都是醫生,或者是記者,不然就是就讀生化科技的大學生,所以提過的事情早就置諸腦後了。

 

「……沒想到妳會記得我這麼說過。」緋山心裡有點感動了,原來冴島並不是她想像中冷淡的人,也是有親切的一面。

 

「這次的發佈會,是關於白石之前在做的研究。」

 

聽見「白石」二字,緋山滯住。

 

自從一個月前把筆送出去,自己忙著考試,然後迎接天天補眠的暑假,都沒有見過白石,更沒有收到有關白石的消息。

 

這也理所當然吧。其實跟白石也不是有特別好的關係,不過,即使一個月沒見面也沒有消息,白石的形象仍舊在緋山記憶中很明顯的位置。

 

見到緋山呆滯的樣子,冴島繼續說:「進入發佈會的權限都是她給我的,她說『叫緋山一起來吧』,所以叫妳去的不是我,是她。」她好像很在意妳,這句話停在喉間,冴島終究沒有說出來。

 

「誒………」緋山的目光更加呆滯,怎麼一個頹廢的補眠日子變成參加發佈會呢?這段日子都沒有溫習,生活就只有吃和睡,腦筋都轉不動了。

 

「怎麼啦?不想去嗎?」冴島見到緋山奇怪的表情,不滿的問。「不想去的話我送妳回家就好。」

 

「不是不是。」緋山慌忙搖頭說著。「…只是太突然不知道給什麼反應。」

 

「妳最好在發佈會進行的時候收起這張臉喔。」冴島的手肘頂著計程車的窗邊,托起頭,望著窗外的景色。

 

很快,她們到了翔陽大學。

 

 

 

 

與匯聚城中富豪的宴會比較起來,這邊只是非常簡陋的演講廳。沒有穿禮服的紳士,也沒有穿晚裝的淑女,場內除了幾個記者,很多人身上都穿上研究員與醫生的白色象徵。

 

講台上置了一張長桌,桌前是五個上了年紀、頂著一頭白髮、或者頭髮都脫光的男人,雖然外表看來沒有什麼特別,可是他們都在醫學界裡作了很多貢獻,他們每位都是經驗豐富的醫生,在蒼老的臉孔中藏著一個智慧驚人的腦袋。

 

每人的前方都放著一疊文件,顯然就是將要公諸於世的研究內容。

 

父親的研究有成果了。

 

白石坐在講台正前方,等候這個發佈會的開始。

 

這個研究是白石第一次與父親並肩做的研究,也是白石第一次中途放棄的研究。在白石的字典裡,是不會有「放棄」二字的;放棄研究並不是白石的意願,不過那是父親的命令。

 

「爸爸也是等待今天的來臨呢。」

 

坐在白石旁邊是她的母親,主攻小兒內科的醫生。

 

小兒內科醫生和一般內科醫生的父母,誕下了外科醫生的自己。

 

「嗯。」白石瞄向台上,見到台上的幾個老頭子都看著自己,向自己和身邊的母親微笑點頭。

 

能夠容納一百二十人左右的演講廳,在十五分鐘後幾乎滿席了,白石瞥向手錶,距離正式發佈的時間還有兩分鐘。

 

那兩個人都到了吧?白石轉身望向整個演講廳,很快就捕捉到冴島和緋山的臉孔,畢竟場內都是成年人的臉孔,要在裡面找兩個年輕女生實在太容易了。

 

『各位…………』台上的人開始講話,全場陷入肅靜。

 

 

 

 

這是一個有關「研製對抗癌細胞適合藥物」的發佈會。

 

有很多醫學詞彙、化學品名稱、藥物構成圖等等,還是高中生的緋山並不是認識很多,不過,她知道這個研究會對世界的醫學界有很大的影響。畢竟這個發佈會的結論是,研究成功研製到對抗癌細胞的藥物,這為世上的癌症患者帶來鼓舞,相信再經過其他國家的配合和更深入的鑽研,這個研究就真正能夠圓滿。

 

發佈會結束後,大部份的醫生都快步離開演講廳,想必是回去醫院工作。而有一部份醫生卻是走到台前與台上的醫生握手,白石和其母親也包含在內。

 

「先不用急著離開,等白石過來她說過要請我們吃飯。」緋山正在整理因為坐著而皺了的襯衫,聽見冴島的說話,手上的動作停下來。

 

「…突、突然吃什麼飯?」

 

「晚飯。」

 

「不,」現在是夜晚我當然知道是吃晚飯。「我問的是為什麼?」

 

「因為我期末考的成績好,她要獎勵我。白石是我的補習老師,妳忘了嗎?」

 

都幾歲了還要獎勵?緋山白眼一下。「啊…這樣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沒關係啊,白石邀我去的時候,我想要我單獨面對那個醫書宅女吃飯一定很沉悶,想找多個人來一起吃,腦海只想到妳是最佳人選,而且白石也說好。既然今天來發佈會,晚飯就乾脆決定在今晚吃。」

 

「妳倒是沒問我有沒有約呢…!」緋山說。「…從下午跟周公約會以來就一直被妳安排行程啊。」

 

「那麼,妳有約嗎?」

 

「…………」無語。

 

「看,我想妳還是沒有吧。」冴島笑了,而且是用鼻子「哼」了一聲。

 

此時惱羞快成怒的緋山想要反駁冴島,白石就走近她們,微笑的說:「晚上好,對不起呢我還要跟那邊的醫生們再聊一會,妳們再等我一下吧,聊完就立即載妳們去餐廳一起吃飯。」語畢,又走回去剛才的人群那兒。

 

雖然跟代課的時候比較起來還是消瘦了,「不過現在看起來精神奕奕的也不錯。」看著白石走開的背影,緋山喃著。

 

「怎麼?」冴島問。

 

「沒什麼。」

 

我就是想見到妳這副模樣啊。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