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系列向來都給我青春的感覺。

(發表於2011年2月1日)

 

《An end has a start》

 

三月是櫻花的季節,象徵春天的來臨。

 

在櫻色花瓣開始隨風落下,作為東京大學四年生兼學生會長的上原真理子也知道自己的大學生涯即將落幕。

 

眺望遙遠的藍天,上原從口袋掏出手機,在通訊錄點選了「直美」,打了電話過去。

 

「喂?真理子?」接聽的是上原的後輩,水野直美,雖說是後輩,其實是與自己同年卻晚一年考進東大的女生,現在已經是三年生的水野,還是區內某家區酒居的小店主。

 

「啊,直美,我想…我想問,妳有見過佳乃嗎?」加緊握著手機的力度,上原猶豫的問。

 

「什麼?她今早才嚷著要吃炒飯,我還弄了給她啊。」與香坂佳乃就讀同一所高中的水野,從兩人同樣立足於東大之前,就已經是好朋友,而水野能夠認識上原,也是因為香坂的關係。「她沒有找真理子嗎?」

 

至少知道香坂並不是列入失蹤人口名單,上原頓時安心一點。「…沒有,」不過,另一個問題因而產生了。「她沒有找我,而且我也找她不著。」

 

「誒?電話短訊之類都沒有?我幫妳……」

 

「不用了。」截斷了在另一邊說話的水野,上原臉上掛起憂愁的笑容。「我跟她,有需要解決的事情。」

 

 

 

 

他們的人生離不開櫻花,無論香坂佳乃還是矢島勇介,都不會忘記高中時代校園庭內的那棵龍櫻樹,以及將連接他們人生的路軌轉了方向的櫻木健二。

 

原為戀人的香坂和矢島,離合時都很乾脆,其實本來他們是為了什麼而互相視為男女朋友?這個問題到現在,兩人也沒有想過。

 

但沒什麼比現在,兩人視對方為朋友般一起聊天更高興。

 

「什麼風把妳吹來?」穿著一身光鮮的西裝,把頭髮染回色的矢島,外表變得成熟,反而坐在他身旁的香坂卻是穿很普通的便裝,旁人看起來一定不會覺得兩人是同年的。「聽直胖說,妳應該在忙畢業典禮的事情?」

 

「嘖,直胖什麼都跟妳說嘛…」回來要向她討回兩支啤酒。香坂在心裡抱怨。「那個畢業禮,我不會去的。」

 

「誒?妳畢不到業嗎?」

 

「喂別亂詛咒我!」香坂即時駁回。「說說你這小子,看起來都是個專業人士了。」

 

矢島聞言,垂頭打量自己一身打扮。正在準備於這年末考司法考試,成為正式律師的他,正在一間律師事務所打工,也的確如香坂所言,稱得上是一位專業人士,希望,在明年這個時候,胸前會多了一枚律師證明的徽章就好。

 

「我沒有什麼好說。說回正題,妳為什麼不去畢業禮?」矢島問。

 

「沒會繼續在大學當研究生,所以不會有畢業的一天。」香坂說。當然,矢島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理由。

 

「沒有畢業的研究生,聽起來很遜。」

 

「你才是!沒有大學學位的律師!…再說我並不是沒畢業,只是不去畢業典禮!」

 

「這麼高興的事,為什麼就不去啦?!」

 

「…………」是否每個律師的嘴巴都很伶俐和思路清晰呢?本來想把話題再三帶走的香坂都失敗了,直到心裡一直迴避問題然後返回原點────那個真正答案,整個人也呆住了。

 

她抬頭向清新的藍天嘆息。

 

原因是,她不想就此結束。

 

 

 

 

「我是香坂,很抱歉現在未能接聽您的電話,請您留下訊息或聯絡資料,我會盡快回覆您的。」

 

所謂盡快回覆,是撥了二十多次也不會回覆的意思?兩天前起上原便開始打電話找香坂,到今天是第三天的下午,她一共撥了27次電話給對方,可是27次也換來那人的語音信箱。

 

說起語音信箱,上原很久沒聽過了。每次她打電話給香坂,對方都會好好地接聽,即使電話響久了,對方還是以懶洋洋的睡腔應答,大概,上次聽這段語音信箱的通知,是在香坂身旁看著她錄音的時候吧。

 

既然27次的電話沒效用,上原唯有發第15條短訊息給香坂;猶如機械式的動作,上原無須一字一句的寫下去,聰明的上原早在發第5條短訊息後,把「妳在哪裡?我有事找妳。」這句話儲存成草稿,由第6條訊息開始,她只要輕鬆的按幾下就能夠把這訊息發送。

 

當然,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香坂還是像之前一般沒理會她。

 

上原放下手機,視線落在書桌上的筆記型電腦。這是她一年級暑假與香坂在泳裝店打工時賺錢買的,香坂跟她買了同一個型號,只是上原的是白色,香坂的是色。

 

聚焦在螢幕上的網頁,那是國內某個有名的m字頭社交網站,當然她和香坂都各自有一個帳號,彼此還在網路上成為了對方的「好友」,這是理所當然的。

 

兩人偶然會放上彼此的合照,或者是一些無聊逗人笑的偷拍,當然也會寫日記,不過,內容都是不值一提的生活瑣事。這些網路社交行動,引來了同樣持有帳號的學弟學妹或前輩們的注目和留言,雖然上原不會在意別人的評語之類,但見香坂因此而找到樂趣,她也沒意見。

 

成為四年生,準備畢業的課業等等,上原使用那個社交網站的頻率也相對下降,甚至近幾個月以來也沒有仔細檢查過,直到某次在學生會聽到幾位後輩的成員在聊天,她才記起自己的帳號和密碼────

 

「有看香坂前輩的日誌嗎?最新那一篇。」

 

「上週的?有喔有喔。」

 

「誒,那不是要密碼嗎?為什麼妳們會知道密碼的?」

 

「上次在車站見到前輩,我打算隨口問問而已,沒想到她竟然給我呢!」

 

「真好~我也想要密碼啊。」

 

「給妳吧?前輩說給人也沒關係,『反正網誌寫出來也是給人看的』,她這樣說。」

 

「好喔!」

 

上原目睹了後輩們打鬧的一切,同時她右手移去手提電腦的滑鼠鍵盤,在瀏覽頁打開社交網站,先進和快達的網路,讓她不費半分鐘就到了後輩們口中的「設密網誌」去。

 

「也可以給我密碼嗎?」坐在幾名學妹身後的上原,在她們用原子筆把密碼寫到對方手掌上的時候,如此問道。

 

初時後輩們也奇怪為什麼上原沒有密碼,但也沒有疑惑太多,既然香坂沒有說不可以給誰,那就誰也能給的意思吧。「啊…可以喔。」

 

不過,當接下來三天後再有更新時,後輩們都無法用之前的密碼連接進去,當然上原也一樣;那時候,學妹就發現,她們把密碼四散之際,將那幾個英數字溜到某個不能看的人手上,而上原對網誌的感想,也愈來愈明瞭…………

 

 

 

 

接觸社交網站的緣故是受到高中時代同學兼友人兼大學後輩的緒方英喜極力推薦,起初香坂也沒有想沉迷的意思,但不知為什麼愈玩愈好玩,在沒有影響學業的前提下,她幾乎每天都無更新,後來把上原拖進了網站,也跟身邊的學弟學妹和前輩們形成了一個社交圈子。

 

前陣子因為畢業課業的緣故,香坂都沒有理會社交網站的動向,但當一切都順利結束後,香坂又回復到每天必定要上那網站的生活。

 

那天離開學校,與上原聊天後,回到家的香坂,看著被冷落在書桌上的色筆電,揭開沾上一點塵埃的螢幕,按下電源。

 

一邊回憶與上原的話題,是兩週後的畢業典禮。儘管她口上跟上原說有多期待,但她心裡早就決定那天不會到舉行典禮的安田講堂去。

 

打開社交網站,香坂將心聲都寫進去,在按「送出」前,又覺得這些事不值得記下,她把剛打好的幾段文字清空,只是寫了︰

 

『連心意也未說出口,我不想就這樣結束。』

 

然後,在附件添了一張照著兩個一一白的馬克杯的照片。

 

對他人而言,這照片和句子只是很一般的東西;香坂只是求個保障,隨意替這篇文章設了密碼,她只是不想有笨蛋誤闖這篇網誌,把如此曖昧和簡短的句子「發揚光大」使得校園滿佈謠言。

 

翌日下午,在車站等候公車的時候,香坂遇到一個碰過幾次面的學妹,她不記得學妹的名字,但只要別人向她打招呼,她都會如常表示好意回應。

 

誰不知,學妹劈頭就問自己的網誌密碼。沒想到半天就有人對這有興趣,網路這東西果然不能小看。香坂見到學妹好奇的目光,想著網誌打出來其實也是為了給別人看,那段文字投稿到社交網站的話,世界角落必定有人會看到的────至少網站的創辦人要看的話總會看到────不,想太多了。

 

總之,香坂把密碼給了學妹後,她回家看網誌的「足跡」,除了那學妹還有其他人,不奇怪,給其他人也沒有所謂,這是香坂向學妹說的話。

 

只要不是那個人看到就好。香坂心想,她知道上原很久也沒有登入過社交網站,也認為她不會突然闖進來,但因為某種不安作祟,香坂還是會一有空便檢查那篇網誌的紀錄,看有哪些人看過內容。

 

不知道替自己的謹慎而笑還是替自己的愚昧而哭,在網誌投稿的第七天下午,香坂又在例行檢查,同時學懂了「哭笑不得」的意思。

 

「上原真理子」

 

這是她在足跡紀錄上見到的帳號。

 

當然,驚慌和戰慄比笑和哭都來得更快。

 

 

 

 

『究竟是哪個笨蛋!』

 

三天後,香坂又再次發了一篇網誌,悶在家裡三天的她,終於忍不住才向空氣訴苦,這次她設了另一個密碼,方法是胡亂地在鍵盤上亂按────所以要問她密碼是什麼,她或許也沒辦法給別人。

 

仔細思考,自己不應該給密碼學妹的,不然也不會落在上原手裡才是。

 

在床上抱膝埋怨自己當天犯下的錯誤,視線不經意停留在白色的馬克杯上。

 

「既然妳的筆電是色,那馬克杯就用白色吧!」

 

忽然記起二年級與上原共住同一個宿舍房間的某個晚上,對方拿著一一白的馬克杯回來,一邊說一邊把白色的那只塞到自己手裡。

 

這是除了會吃下肚的手作便當外,第一份從上原那兒收到的禮物。

 

一雙白的馬克杯,曾經被來參觀房間的學妹們指著說是情侶杯,只是微笑帶過的香坂,可能沒想到今天是多麼想這對馬克杯的主人成為情侶。

 

喜歡上原的情感是在無聲無色中萌芽的,但這感情明顯起來的原因,大概是三年級暑假,聽見上原說之前跟她交往的男生回到東京找她的時候。

 

那一週上原幾乎都是跟一位叫桐谷修二的男生行動,他的事香坂有聽上原說過,無疑就是在玩弄上原的感情,對桐谷的印象,香坂未曾與其人見過面就把對方痛恨在心。回來東京的目的雖然未明,但香坂考慮到他是來追求上原時,就覺得心裡有一陣不快。

 

甚至在與上原少見面的一星期,不斷以短訊息和上原來往,更加定時定候撥電話給上原,讓自己安心下來。

 

總之,她喜歡上原。

 

那個笨蛋就是妳呀,香坂佳乃,四年以來還是龍山的笨蛋。

 

香坂在心裡暗罵自己,她的目光無法離開白色的馬克杯。

 

或許在期望這雙馬克杯能夠傳達自己的心意。

 

 

 

 

在打電話和傳訊息期間,上原不知不覺入睡了,她在床上翻轉一身,看著什麼通知也沒有的電話,又打算繼續找香坂。

 

無終結的試下去,她不會放棄,因為她不想後悔。

 

第16條訊息發出去了,她再次安靜下來。

 

珍珠白色的筆電旁,放著色的馬克杯。二年級的時候,上原下課後與朋友去了商店街,那時候是一月下旬,各商店也開始了2月14日西方情人節的銷售活動,上原買了的馬克杯,就是所謂的情侶杯。

 

那時候並沒有戀愛對象的上原,只是純粹覺得那雙馬克杯很好看就買下來,另一只要給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她返回宿舍的途中,想起與自己同室的香坂,那人的筆電與自己的是一一白,馬克杯也來雙白的吧?

 

本來沒意思的情侶杯,不知什麼時候變得有意思起來。

 

三年級的暑假,桐谷修二回來東京了。模糊不清的情侶關係對象,在桐谷轉校以來幾年後,上原還是搞不清這段關係,但這次桐谷的歸來,可能是讓上原放下心結的機會。過往的戀愛感覺,上原已經不會在桐谷身上找到。七天在東京的遊走,即使一起吃便當也只有朋友與朋友之間的喜。

 

「真理子也有喜歡的人吧?」

 

然後,桐谷在這次行程告別時,丟下一句給上原。

 

某個人的影像在腦海瞬間變得清楚。

 

「…嗯。」

 

那是香坂佳乃。

 

 

 

 

香坂並不是不清楚上原的性格。就這五天以來一共受到上原42次來電和34條短訊息,香坂就知道一直對上原的性格評估都沒錯────不屈不撓。

 

對不起,真理子,我不想就這樣結束,而且還是這麼丟臉的……

 

埋在枕頭裡抱怨的香坂口中唸著,徹夜未眠的她幾乎顛倒了日夜生活,從窗邊溜進室內的光線看來,東京大學的畢業典禮也會順利舉行吧。

 

在她要闔上眼皮前,耳邊的手機先震動起來,上原連日的來電和短訊使電話響過不停,刻意不接聽的香坂為了耳朵的健康,把手機切換為靜音模式。

 

揭開螢幕,只見到一行與過去34條短訊息的內容都不一樣的文字︰

 

「我的心意,要聽嗎?」

 

直到畢業典禮的來臨,上原還是沒有與香坂解決她跟水野說的那件事。

 

在典禮大堂裡尋找香坂的身影時也無疾而終,直到畢業生要按照指示坐下時,上原才發現香坂的是空席,那人沒有來畢業典禮。

 

沒辦法了。

 

她拿出手機,把往日一直用的草稿刪掉,正經的在演說開始前鍵入了幾個字。

 

 

畢業典禮結束後,畢業生都只顧著與朋友和家族在東京大學大門前的銀杏大道拍照。

 

春天的銀杏是翠色的,與秋天的不同,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但上原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了惆悵的心情。

 

比起春天的銀杏,上原更喜歡秋天的銀杏,所以早在成為四年生的秋天,借了畢業服到銀杏大道與家人和朋友拍照,托這的福,今天上原並不需要被一堆人搶著合照。

 

這位受歡迎的前學生會長,在這銀杏大道中一直走。

 

她握著手機,螢幕上映著過去35條短訊息的回覆。

 

「我想聽。」

 

 

雖然眼前都是四年以來的同學,但只穿著便服的香坂佳乃覺得自己與這條銀杏大道格格不入,少一件畢業服真的有這麼大差別嗎?

 

她站在銀杏大道最後一顆銀杏樹下,在遠處感受畢業的興。

 

然後,某個身影逐漸接近。

 

「真理子。」

 

「佳乃。」

 

「…這四年,要結束了呢。」把手機塞回口袋,兩手空空的香坂顯得有些不安。

 

「不願意結束而不來畢業典禮,妳是有多孩子氣?」上原踏前數步,香坂退後數步,直到背貼住了銀杏樹木,香坂才就範被上原捏臉。

 

「…我只是…!」

 

香坂佳乃的生命差點就此結束。

 

「因為這樣原因就錯過了典禮,妳真是一個笨蛋!」拉開了距離後,上原繼續指責香坂。「明明,『我喜歡妳』是多麼簡單的事。」

 

「誒?」

 

「這是我的心意。」

 

最後,說這句話的優先權還沒有在香坂身上。

 

甜蜜的氣氛彌漫在兩人周遭。

 

 

 

終於結束了。

 

不過一段故事的結束,代表另一段故事的開始。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