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Chapter of the story about you and me.
作家與模特兒的外傳。
也是兩人生活的延續。

(發表於2012年11月11日)

 

《Another Chapter: Lover’s》

 

與某作家的戀情被公開的一年後,鄭秀妍回到原點,只接雜誌模特兒的工作,由最初只有一家公司不定期找她拍攝,現在已經跟兩家公司與她簽了長期合約,兼有三家時裝公司邀請她拍攝宣傳照。

 

短短數年間,她的世界改變了許多,可是在她身邊改變她的人,生活卻如幾年前一樣,並沒很大變化。

 

改變她的那個人————林允兒仍然日而繼夜留在工作室。鄭秀妍在的話就會選擇陪戀人度過時間,不在的話她就寫文章,沒有靈感寫的話,就會變成電腦阿宅穿梭網絡世界。

 

最近她喜歡到鄭秀妍的專屬討論網站閒逛,看網民掃瞄的鄭秀妍雜誌圖片————雖然在工作室裡已有一大疊堆成山的正本留著,不過對於在網上下載戀人的東西,林允兒覺得有點特別所以就實行而已。

 

點開掃瞄圖片,穿著修身襯衫的鄭秀妍就充替了老是只有文字的螢幕,展露艷麗的化妝和誘人的姿態。

 

那是,鄭秀妍不會在她眼前展現的模樣。

 

「This is just business.」兩個人曾經一起並肩而坐看雜誌,翻到鄭秀妍那一頁,林允兒問為何能夠在拍照時露出如此妖艷的表情,鄭秀妍就會這麼回答。

 

端詳螢幕上的人兒,明知戀人平常不會在自己面前擺出那嫵媚的模樣,林允兒暗自吃醋了,為何不讓她獨佔這樣的鄭秀妍?為何全世界都能夠見到這樣的鄭秀妍?

 

到底怎樣才可以讓這樣的鄭秀妍活生生呈現眼前?林允兒摸不著頭腦。

 

【允,在幹什麼?】

 

一想到戀人,她就傳簡訊過來,現在的時間,大概是拍攝途中休息吧。

 

【我在看妳,網站有妳的雜誌圖打包下載,嘻嘻。】放下手機,繼續耐心觀賞。

 

【有真人不看,要看雜誌嗎?】殊不知鄭秀妍很快就回覆,連同一張皺眉的照片,微張的嘴唇,表情像極一個想揍人的不良少女。

 

不,我好想看真人啊。林允兒想。

 

【哼,妳自己看雜誌看個夠吧。】還沒有打第一個字,鄭秀妍又再發一張照片,同樣是皺眉,不過抿著下唇的樣子更有殺傷力。

 

完蛋了。

 

【妳太可愛了。】手指把心裡的話打進手機傳送,對於內在人格有點小悶騷的林允兒,其實很感激數碼通訊,因為用文字傳愛意沒有親口說出來那麼害羞。

 

點開鄭秀妍剛傳過來的照片,看著就已經小鹿亂撞的感覺,每次戀人以不同的打扮呈現眼前,林允兒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激動,心臟都跳得亂七八糟。

 

有別於網民們上鄭秀妍的twitter追蹤資訊,林允兒是天下第一個最快知道鄭秀妍一舉一動的人。

 

照片中的鄭秀妍,淺栗色的頭髮戴著小小的深藍色蝴蝶結,穿著淺藍色的長袖襯衫,還披住一件鵝黃色綿質外套,不同於雜誌圖,穿著清新的夏季服飾,因為,現在已經是春初了。

 

而且在不久之前她剛與照片中的人一起到北海道旅行度過二週年紀念日。

 

想著都覺得好幸福。

 

沉淪在幸福的氣氛,電話螢幕由照片轉成來電顯示,來電人:♥J.Sooyeon。

 

「喂,秀妍?」突然的來電,林允兒立即接通電話。

 

『…………』可是來電人沒有說話,聽筒傳來的都是噪音和鄭秀妍那兒的背景聲,林允兒幾乎都清楚聽見設計師和攝影師在對話。

 

「喂喂~秀妍~~」故意加重鼻音模仿小男孩撒嬌是林允兒的特技。

 

『不要在電話中發出這樣的聲音啦…』對面的人終於講話了。

 

鄭秀妍並不是不喜歡,而是覺得這樣的聲音無距離地落在耳邊會使她很害羞。

 

「所以說…怎麼突然打電話來?」淡淡的微笑,林允兒側著頭,把電話夾在耳朵和肩頭之間。

 

『哼、還不是某人丟直球讓我心跳不正常。』因為在工作場地,鄭秀妍與林允兒通電話總會壓低聲音。

 

「嗯…?我覺得妳穿小背心很好看嘛。」

 

『…那就是我穿其他不好看吶?』

 

「怎麼可能,我的女王大人穿什麼都好看。」

 

『剛才妳都不是說我「好看」的……』從聲音聽起來,鄭秀妍現在大概是扁著嘴巴。

 

親口講的說話,林允兒盡可能把肉麻的字眼藏在心底,不過,要是能讓鄭秀妍高興,說出口亦無妨。「鄭秀妍,妳最可愛了。」即使鄭秀妍看不見,但林允兒停下敲打鍵盤的動作來提升這句話的忠誠。

 

『嘿嘿……』被讚美的一方,滿足地笑著。

 

「Jessica,攝影師說五分鐘後準備。」突然有一位工作人員走過來說道。鄭秀妍給對方比了一個「ok」,往電話那兒說:「允,我要工作了,晚上見。」

 

『嗯,晚上見!』

 

兩個人在不同的地方看著結束通話的畫面,心裡有點失望,可是又忍不住揚起嘴角。

 

————喜歡上妳,真的太好了。

 

 

 

 

「♥J.Sooyeon」是林允兒設定的來電人名字。

 

雖然鄭秀妍向她抱怨過,為什麼都不設定一個更可愛、更像戀人的名字,林允兒卻一臉平淡的說:「前面不是加了一個愛心嘛?妳看看,其他人都沒有。」

 

林允兒所說的「其他人」,實在寥寥可數,長期使用電郵辦公的人,鄭秀妍都不期待她的電話簿裡有多少聯絡人了,黃美英的是「H.Tiffany」,金泰妍的是「K.Taeyeon」………統一的命名法,讓鄭秀妍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

 

哼,愛心嘛,只是一個愛心而已,有什麼特別啦。————我可是把妳的名字改了「林小允」喔。鄭秀妍嘟著嘴。

 

「那妳要我將妳的改成『鄭小妍』嗎?」漫不經心的林允兒一邊在網上看影片一邊應答。

 

「喂,不准給我改成那麼幼稚,妳這幼稚鬼。」

 

「……可是姊姊對我做了這種幼稚的事啊,妳才是幼稚鬼。」那陣子,一旦要調侃鄭秀妍,林允兒就會稱呼對方為「姊姊」。

 

「哼,我不管…!啊至少也給我放一張來電照片嘛。」繼續撿起林允兒的手機來玩。

 

「啊不要啦!」林允兒突然飛撲過來搶走手機,嚇得鄭秀妍往沙發縮了一下。

 

連同因為兩個人的重量而更加陷下去的沙發,鄭秀妍的好心情也下跌了。「……為什麼啦?」

 

雖然鄭秀妍常向黃美英說,林允兒撒嬌的時候很犯規,可是她本人都不知道發出軟軟的聲音和擺出無辜眼神的自己,對林允兒而言是十倍犯規。

 

心臟又漏了一拍的林允兒吞下口水,咳一聲說:「…搞不好我會因為在欣賞照片而不接電話喔?妳這麼好看。」

 

啊。

 

鄭秀妍呆住一陣,然後滿臉通紅,紅得像小蕃茄一樣。

 

嘿。

 

見到害羞的鄭秀妍,林允兒就忍不住想近距離欣賞埋在自己胸前默不作聲的戀人。

 

嗯————

 

勾起鄭秀妍的下巴,鼻子往她的臉磨蹭,搔癢感讓鄭秀妍發出低吟。

 

「而且見到是妳的電話,我腦海就立即浮現妳的樣子了啊。」

 

說出讓人心頭甜膩的話語,林允兒輕吻鄭秀妍的額頭。

 

…………

 

為了成為一個滿分情人,林允兒總會在鄭秀妍工作的地方外面等待戀人結束工作,風雨不改,一方面是盡快滿足無法見面的寂寞,另一方面這樣也使鄭秀妍高興。

 

到了春天的季節天氣卻沒怎轉變,讓林允兒也數不清她究竟站了幾多個嚴寒的晚上。

 

在一年多前還是戀愛菜鳥的她,都有像這等待鄭秀妍下班。不同的是現在已經不見一班支持者等待偶像出來,雖然鄭秀妍不再被萬千粉絲追捧,可是林允兒和鄭秀妍彼此都覺得沒所謂。

 

因為林允兒是鄭秀妍的biggest fan,而鄭秀妍也只需要林允兒一個就足夠。

 

「呼……」每一個呼吸都能夠看見空氣被添多一道白色。

 

在沒有暖氣設備的街道上,最佳的取暖方法就是擺動身體,當然在街上亂舞的話會太招搖,所以林允兒選擇在同一個地方徘徊。

 

「嘶————」一陣風襲來,打到臉上疼痛不已,而且侵占她的心臟,冷得心臟要停頓了,林允兒立即轉身背向風的方向,還笠起大衣帽子。

 

「Yeah!」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冷不防一股重力落在自己的背上,顯然是有人從後方跳到她的身上,不過林允兒對於這樣的「襲擊」並沒有反抗,她見到勾住自己肩膊的一雙手,就幸福的笑出來,從鼻子吐出白息。

 

「這樣很危險喔。」林允兒一手摸上鄭秀妍的手腕,另一手臂放到背後好好攙住她的身體。「我跌倒了妳也會受傷。」

 

嘻嘻,妳才不捨得跌倒。鄭秀妍開心的笑起來,從林允兒身上離開,一高一矮的身影在工作場外十指緊扣牽著手,惹得逐漸下班離開的拍攝員工都裝作路過來看這個唯美的畫面。

 

「啊,Jessica小姐,辛苦了。」其中一個打扮時髦的女性還特意走過來打招呼,鄭秀妍小聲跟林允兒說是化妝師。

 

「妳也辛苦了。」鄭秀妍向化妝師揮手,而站在她身邊的林允兒則是微微點頭。

 

「這位是林小姐吧?」然後化妝師突然問道。

 

「咦?妳認識我嗎?」林允兒小驚訝的回問,難道這位是讀者嗎?

 

「怎會不認識啦,我有看過妳跟Jessica小姐的報導,而且前陣子妳出書的簽名會也有照片報出來,」化妝師掩著嘴巴笑,又打量鄭秀妍和林允兒。「雖然只看過照片,但真人看上來,妳們很配呀。」

 

「謝謝。」林允兒微笑。

 

「交往多久了?」趣味的一笑。

 

「我們前陣子才一起到北海道過了兩週年紀念日。」鄭秀妍回答。

 

「感情真好呢,祝妳們幸福,掰掰囉。」化妝師比了一個拇指。

 

然後情侶二人互相看對方一眼,有點小尷尬的微笑。

 

「…等了很久嗎?」鄭秀妍走前幾步,牽著的手卻沒有放開,所以林允兒也跟著走。

 

「沒有呀。來之前到百貨逛了一圈。」

 

「有沒有被搭訕?」

 

「誒?」真是突如其來的問題。

 

————而且被說中了。

 

「快說,有沒有?」鄭秀妍有點苦惱的事,就是到哪兒都會被搭訕,不論男女老幼。

 

「……嗯,想幫妳買護膚品的時候,被店員搭訕了,」林允兒從大衣口袋拿出紙條,遞給鄭秀妍。「她還給我塞了這個,是她的電話號碼吧?」

 

「誒、真的嘛……」鄭秀妍接過紙條,是秀麗的筆跡,而且在護膚品公司工作,一定是個美人吧。「呀!那妳還留著它幹嗎,難道妳真的想被勾搭嗎?」突然意識到林允兒還保留紙條的另一層意義,鄭秀妍生氣的搥打林允兒的手臂。

 

「不是啦,只是覺得有趣便留住而已,這個題材來寫文章也好像不錯。」林允兒笑著,叫鄭秀妍不喜歡的話就丟掉吧。

 

哼,對我厭倦了嗎!鄭秀妍見到前方有垃圾箱就立刻丟走紙條。

 

才沒有呢。林允兒抓起鄭秀妍的手臂,繞到前方,往臉頰親一個。

 

「我一直都愛妳。」

 

換成鄭秀妍捧起林允兒的臉蛋,往下拉往自己的臉前。

 

「我也是喔。」

 

本來氣鼓鼓的人兒現在軟軟的讓人融化,一個眼神就足以使林允兒渾身似是通過電流一樣。

 

她才沒有像林允兒那樣吝嗇,在公眾地方只親臉頰。不過林允兒真的改變了不少,由最初交往時的被動和羞澀,現在能夠在她面前說「愛妳」之類的說話,已經很好了。

 

兩個嘴唇貼合許久,又依依不捨的分離。

 

「…再不走快點,我們遲到會被Fany囉嗦的喔。」鄭秀妍重新牽好戀人的手。

 

「嗯。」

 

兩個身影在街道上一直牽著沒有放手。

 

 

 

 

在市內有名的法國餐廳裡,金泰妍與黃美英一起坐,一邊跟對面的人聊天,一邊等候遲來的兩人。

 

「小賢,趁著公司給妳假期就好好吃一頓飯吧。」收到林允兒說還有五分鐘路程就到的短訊,金泰妍就把餐牌遞給對面的徐賢。

 

「DaeDae不用擔心,我家的小賢一直都有運動,而且很懂得養身,吃多少也沒問題!」她身邊的黃美英露出笑眼,又提醒徐賢盡情點菜,因為這晚的目的是來慶祝徐賢錄製好準備下個月推出的出道單曲。

 

鄭秀妍退出公司後的一個月,黃美英就在東國大學校園見到徐賢。雪白的肌膚,完美的線條和身段帶有baby fat的稚氣,說話的腔調和聲線都很柔和,自問對各種事物有要求的黃美英,一眼就看得出徐賢是她一個月以來要找的人。

 

結果如黃美英計劃一樣,徐賢比鄭秀妍更加順利完成公司安排的訓練課程,因為一個有運動習慣的人,一邊跳舞一邊唱歌實在不是什麼難事。

 

最近花了半週時間就錄製好用作出道的單曲,工作效率比預期更快,公司為了打賞徐賢和她的經紀人黃美英,就安排了假期給二人。

 

在黃美英決定給徐賢慶祝之際,金泰妍說很久也沒見過林允兒和鄭秀妍,就提出五個人一起吃晚飯了。

 

「林允兒跟Jessica也有夠慢的…。」瞄向電話時鐘,已經六分鐘啦,她唸著,然後見到餐廳門口兩個走進的身影。

 

兩個穿著同一款式trench coat的女性一踏進餐廳,整個環境的氣氛都改變了,坐在門口附近用餐的客人都紛紛注目那個方向,金泰妍還隱約聽見有人問,「那不是Jessica Jung嗎?」

 

栗色波浪捲長髮,卡其色trench coat和下半身的黑色絲襪,簡單又不失時尚感的打扮,而且由一個名氣模特穿上,整個畫面就更加動人;而在她旁邊比她高瘦的人,明目清秀,深褐色的直長髮,薄唇此刻掛住笑容,可是座席間好像沒有人認得出這就是某位小作家。

 

「Fany~」比起林允兒開口更快的美人,拖住戀人的手走到金泰妍那桌。

 

「Jessi~~」既是親密朋友又曾經是工作伙伴,最近少見面了,所以一見到對方就很開心。

 

看見鄭秀妍高興得像中了樂透的笑容,林允兒的心幸福得要融化了。

 

「小賢也好久不見。」注意到一直背向自己的徐賢,鄭秀妍在她面前輕輕揮手。

 

「…Sica姊姊,妳好,好久不見。」徐賢還以為鄭秀妍和黃美英還要對笑好一陣子,還以為那兩對情侶沒有注意自己的存在,還以為曾經與黃美英一起見過一面的鄭秀妍會忘記她……所以,有點小意外的打招呼。

 

「妳好。」

 

徐賢再轉身,就見到林允兒跟她打招呼。「妳好…。」禮貌的回答。

 

然後鄭秀妍坐在徐賢旁邊,林允兒跟著她坐成一排,因為是單數關係,林允兒對面的凳子只有放著黃美英的包包。

 

林允兒和鄭秀妍兩人舉起餐牌看,林允兒從來沒有帶鄭秀妍來過這麼高級的餐廳,兩個人多數都只會到一般平民的餐館吃飯,或者,兩個人根本忙得沒有時間吃飯。

 

偷瞄向鄭秀妍,那個人光是看餐牌就流露出孩子般的興奮神情,雖然鄭秀妍平常對吃沒有特別的要求,只要沒有小黃瓜就好,不過看起來好吃的高級法國料理,應該無人不歡吧?

 

下次要搜尋看看哪家意大利菜好吃吧?————林允兒蹙眉想著。

 

決定好要什麼食物後,五個人各自聊天,首先帶出話題是林允兒和金泰妍,兩人都在商討工作的事務,比如是談林允兒未來的出書計劃。

 

「允兒,小賢有看妳寫的書呀,對吧,小賢?」黃美英聽見兩人的對談,就突然繃出一句,正在喝白開水的徐賢有點小尷尬的微笑點頭。

 

「哦,謝謝妳喔~」林允兒笑笑。

 

「允兒姊姊寫的書都很好看,平常的文章我都有訂閱。」徐賢說。

 

「呵呵,允兒又多了一位小粉絲,而且是未來明星喔?」黃美英這麼說的同時,見到鄭秀妍的眼神有點遊離,明顯是在發呆。「嗯,不如允兒也幫小賢寫篇文章吧,就像Jessi那時候一樣。」

 

「不行!」放空發呆的鄭秀妍,倒是聽完這句後比其他人反應更快。

 

「為什麼?」金泰妍問。

 

要問理由的話,她一秒就可以說出————因為這是她與林允兒獨有的關係,她不想與林允兒發生過的事情,同樣降臨在別人身上。可是這樣誠實的解釋,害羞如鄭秀妍根本不會坦白,於是她瞄向林允兒,等林允兒為她解話。

 

發現鄭秀妍閉口如瓶的模樣,林允兒先是無奈地笑笑,然後伸手撫摸鄭秀妍的後腦袋,替她順好頭髮:「因為那是秀妍獨有的服務。」

 

金泰妍聽畢,倒抽一口氣,這林允兒實在太可怕了,與她大學時期認識的林允兒完全不一樣,到底什麼時候說話變得肉麻?到底什麼時候會在公眾場合摸人家的頭髮?到底為什麼以前可愛的林允兒現在看起來那麼欠揍?……萬千個為什麼在金泰妍的小腦瓜轉來轉去,看著林允兒和鄭秀妍,連金泰妍都開始妒忌起來,已經與黃美英漸變成老夫老妻相處模式的她,真的羨慕妒忌恨。

 

當然這樣的想法不能讓黃美英知道,不然戀人又一定生氣的。她嚥下口水,說:「美英,其實可以由我來寫的……」好歹我也是個報社社長,寫文章這點事兒難不到我。她補充道。

 

「好哇,就由DaeDae來寫,不過寫完不可以跟小賢發生像允兒和Jessi那樣的關係呀。」黃美英雙手合十很開心的說。

 

鄭秀妍在桌下踢黃美英一腳,投向「我們到底是哪樣的關係了」的兇惡眼神。

 

接著用餐時間,她們的話題由林允兒出書搬去金氏報社的業務,然後是鄭秀妍的工作,接著是黃美英訴苦公司對她的待遇有什麼不好,最後就是一直寡言的徐賢說自己最近讀的書………

 

說到書又戳到書蟲林允兒的神經,一說起來就喋喋不休,林允兒好久都沒有遇到像徐賢一樣愛讀書的孩子,現在的女孩不是愛名牌就是愛打扮,愛書是鮮有的興趣,而且還與林允兒對某作品的感想一致,令林允兒好像找得到一個百年難遇的伯樂。

 

甚至聊天聊到,沒發現坐在她與徐賢之間的鄭秀妍,在妳一句我一句之間的臉色愈變愈黑。

 

當林允兒和徐賢交換電話的時候,大冰山更是爆發了,卻只有坐在對面的金氏夫婦發現到不對勁的氣氛,然後默不作聲結束聚會。

 

金泰妍說先駕車送徐賢回家,五人分成兩邊在餐廳門前離開,林允兒與鄭秀妍在街道上漫步。

 

「呼哈,吃得好飽~」林允兒一臉滿足,原本插在口袋的雙手伸到空氣之間,然後摟上鄭秀妍的手臂。「牽手牽手。」

 

「不要。」縱使被要求牽手,鄭秀妍雙手仍然收在口袋裡不肯拿出來。「好冷。」

 

「牽著才暖吧?」

 

「……不要。」

 

兩雙腳一直走。

 

「嗯?牽吧牽吧。」小撒嬌。

 

「…………」

 

兩雙腳停下來。

 

「怎麼了嗎?」繞到鄭秀妍前方的林允兒,仔細看戀人的表情,似乎是在……生氣?

 

「沒事。」沒事才怪呢,語氣完全冷淡,跟剛才下班的態度完全判若兩人。林允兒想。

 

「唔……」林作家糾結的皺眉思考,到底是什麼觸怒了她的寶貝女王?不行,完全想不透。「告訴我吧,在生氣什麼?」伸手輕揉鄭秀妍繃緊的眉間,鄭秀妍沒有避開,證明生氣也是有限度的。

 

「跟我在一起……不開心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林允兒腦袋瞬間當機,她的驚訝維持沒有半秒,就開始慌亂了:「為、為什麼這樣問?怎麼了嗎?」對於戀人提出從來沒有的問題,林允兒好怕是將會要發生什麼事情。

 

「妳跟小賢很聊得來。」鄭秀妍垂下頭很小聲的喃出一句。

 

在馬路行駛的車輛聲音太吵雜,林允兒聽完好幾秒才有反應。

 

「妳……吃醋了嗎?」俯下身看清鄭秀妍抿住嘴巴的表情,林允兒覺得她的戀人未免過於可愛。

 

對上林允兒的視線,鄭秀妍又抬起頭避開那雙清澈無比的鹿眼,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我知道妳很喜歡書,但我不是個愛看書的人,會看的大概只有妳寫的東西罷了……這樣的我,對妳來說很沉悶吧。」我從來沒有看到妳跟陌生人聊天聊得這麼起勁的樣子,甚至當初跟我談話也從未露出那樣子的笑容————鄭秀妍完全是吃醋了。

 

林允兒呵呵的笑,挺回身體捕捉鄭秀妍浮離的視線,然後在對方毫無防備之下環住她的腰,縮減兩人的距離。「哪有這樣的事?我只是難得一遇有跟我有共同閱讀興趣的人才很高興。」

 

唔……。在林允兒懷中,鄭秀妍發出悶聲。

 

「對不起,我是有點忘形了,」放開一點懷中的人,林允兒將額頭貼上鄭秀妍的。「還有,秀妍什麼時候開始對自己沒信心啦?」

 

我才不是對自己沒信心。鄭秀妍害羞的想掙脫林允兒的環抱,卻不敵對方的怪力,於是只好用她擅長的武力了。

 

「痛、痛……!」明知肋骨旁邊的部份是女孩子敏感的地方,鄭秀妍仍是毫不留力捏起林允兒的皮肉,痛得林允兒不願地放開懷抱。

 

鄭秀妍邁開她最有名的八字步向前走。

 

不忘往後伸出右手,讓林允兒握上。

 

 

 

 

對於徐賢的事,大多是從與黃美英聊天之間得知的。

 

她的生活作息健康,每到晚上十二時就得要睡覺,說這是讓皮膚再生的絕佳時間。

 

她好學不倦,每早都要七時起床讀書,不喜歡看翻譯小說,而是選擇看原文書。

 

她天資聰敏,年紀輕輕就得到鋼琴資格,黃美英說她現在可以彈奏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第三樂章。

 

因為黃美英是個不吐不快的人,所以有關工作上的辛酸事,黃美英都會在一頓短暫的午餐說出來,最近她是在抱怨:徐賢太過優秀,而且太過有禮貌,不是太習慣與她相處。

 

雖然鄭秀妍覺得,某程度上有這種抱怨是幸福吧?要不是徐賢能夠把預期內的工作都做得妥當,她們大不可能現在一起用膳。

 

結束與黃美英的聚餐,鄭秀妍就勾起包包對那個將要奔回公司繼續開會安排藝人行程的笑眼經紀人說要回家。

 

她所指的「家」,不再是一年前租住的地方。決定與林允兒穩定下來後,林允兒把套房賣掉,跟她一起買了某個高級住寓的單位,成為她們的安樂窩。

 

今天林允兒說要到出版社商量出版費,然後不去工作室直接回家,所以鄭秀妍也想早點回家陪伴戀人。

 

打開家門,就見到林允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講電話。

 

「哈,我也喜歡看東野圭吾的懸疑故事,一看就欲罷不能要看到結局,……」

 

鄭秀妍沒有留意林允兒在講什麼,她在玄關把長靴脫去,緩緩走到沙發裡躺在林允兒的大腿上。

 

兩人的視線相交,林允兒低頭向鄭秀妍一個微笑,空著的右手開始勾起鄭秀妍的髮絲弄在手中。

 

「《麒麟之翼》是個很感人的故事,我也喜歡電影版的演譯,在日本橋的四周尋找線索,劇情很緊湊,……」

 

《麒麟之翼》?鄭秀妍挑起濃淡適中的眉毛。啊。她記得了,這部電影是她與林允兒去看的,不過記得那時候因為通告太忙所以看到一半就睡著了……

 

林允兒見到鄭秀妍的表情有細微改變,手指撫到她的眉間,然後輕掃到鼻樑至唇上。

 

被輕撫的鄭秀妍像貓咪瞇眼,一副享受的樣子。

 

「啊,妳要工作了,我們下次再聊吧,嗯,掰掰。」

 

掛線。

 

「……是誰?」鄭秀妍軟軟甜甜而且略帶沙啞的聲音,似乎才剛躺下就要進入睡眠狀態。

 

「小賢。」

 

林允兒把手機放在一旁。

 

「………」

 

然後鄭秀妍拾起手機來看通話紀錄。

 

嗯,好像是要調查丈夫有沒有外遇的小女人。

 

————她真的是抱住如此心態拿起林允兒的手機。

 

而她的「丈夫」卻若無其事的讓她看。

 

翻閱電話紀錄,列出清單:「S.Joohyun」、「K.Taeyeon」、「♥J.Sooyeon」、「♥J.Sooyeon」、「K.Taeyeon」、………還有最末端有幾家出版商的號碼。

 

至少林允兒沒有對她說謊,可是內心就有股煩躁感。「妳們常常講電話?」

 

「一般吧。」林允兒一秒就回答。「都是她打過來問我有什麼新書介紹。」

 

「要新書介紹的話,書店不是會擺出來展示嗎。」

 

「…是啦,不過小賢去書店不太方便。」畢竟是名星了,就像妳以前一樣行蹤都得要很小心。

 

鄭秀妍嘆一口氣,似乎林允兒不是很會發現自己心裡的不悅。有些情感,不直接說出來林允兒是不懂的————不過,鄭秀妍印象中,她有表示過對徐賢與林允兒的親密關係吃醋。

 

「哦。」簡短應答,鄭秀妍從沙發站起身。「我回房間睡覺。」

 

「嗯。」

 

林允兒拿起iPad繼續看新聞,仍然沒發現鄭秀妍蘊釀在心中的情緒。

 

消化完好幾樁大新聞後,林允兒就開始放空,思考今天的晚飯要煮什麼,正當她要決定出去買菜的時候,鄭秀妍從睡房走了出來。

 

「醒來嗎?我出去買菜,妳想想還需要什麼我順道去買……」林允兒拿起外套穿上,走到玄關坐下穿鞋子。

 

「不用了。」鄭秀妍甩甩手上的iPhone。「我跟秀英出去吃飯。」

 

「……喔。」玄關的人停下手上一切動作。

 

這次換鄭秀妍套上大衣,「我出門了,晚餐妳自己吃吧。」瀟灑的走到林允兒身前。

 

剎那間林允兒才發現鄭秀妍的態度有點不對勁。「秀妍?」充滿疑惑的呼喚戀人。

 

「嗯?」鄭秀妍隨意回應一聲,蹲在地上把皮靴的鞋帶繫好,卻沒有回頭看林允兒一眼。

 

「妳生氣了嗎?」

 

「沒有哦。」站起來,雙手撫平大衣的皺摺,布料磨娑的聲音特別亮耳。

 

「…我到底,」

 

舉起食指貼在唇前,國際通用的身體語言,林允兒反射性地閉嘴。「什麼都不要說。」收起手指的鄭秀妍笑裡藏刀。

 

看著鄭秀妍出門的背影,林允兒皺起眉開始思考有什麼事得罪戀人了。

 

 

 

 

「每次見到她和其他人有說有笑的就火大了,……」

 

「逛百貨的時候也是,只要遇上比較漂亮的店員就會對人家微笑,她到底知不知道她的笑容很大殺傷力…!」

 

「在街上被搭訕人家塞她手機號碼,她就塞到口袋而不是丟掉,……」

 

「什麼都扯到靈感去,她最好是為了找靈感而找新女朋友啦!!」

 

崔秀英和李順圭一起坐在烤肉店裡聽鄭秀妍一句比一句大聲的怨言,兩個人也不敢作聲,默默地夾起肉放進口,聆聽坐在對面那個一口肉都沒有吃過的鄭秀妍說話。

 

「Hing!我餓了!」已經詞窮的鄭秀妍終於夾起烤爐上的肉,用菜包起來吃。

 

崔秀英和李順圭眉來眼去,彼此都示意說些什麼吧不然氣氛會好奇怪。

 

順帶一提,崔秀英和鄭秀妍都是模特兒,有高挑的身材,比她矮的李順圭則是經紀人,在公司的名字叫Sunny。本來這個晚上兩人預訂了去吃韓食,可是鄭秀妍打電話給崔秀英無論如何今晚也要出來吃頓飯,還說去吃烤肉而且她付錢,所以崔秀英就二話不說帶李順圭一起來。

 

怎料到今天是冰山女王情緒大爆發的日子?

 

「…咳咳,Sica,所以妳抱怨林允兒太花心?」

 

「對!她根本就是、……」

 

「OK, clam down.」見到那台罵人機器又要開始,李順圭立即比起手止住鄭秀妍。「我有一個辦法。」

 

崔秀英和鄭秀妍一起看著她。

 

「只要妳也花心一下,林允兒就會明白妳的感受了。」

 

「喔喔,不愧是順圭啊,這點子好。」

 

「可是我突然要哪裡找個人花心啊。」鄭秀妍立即思考有哪位朋友可以跟她共演一場戲,金泰妍和黃美英早就立即排出圈外,然後她靈機一動瞪大眼睛,指住崔秀英:「秀英,妳來就好了。」

 

「啥?!」

 

「我只有在允兒面前提起妳幾次,她沒有跟妳見面,對妳也不熟悉,而且我說這晚跟妳出來吃飯,她又不知道妳跟Sunny的關係,喔,一切都很巧妙,秀英就由妳來當我的情人吧!」連珠發砲的說出小腦瓜運算的邏輯,說得理直氣壯。

 

可是這個邏輯對於崔秀英和李順圭來說並不是太能接受,「可是啊Sica……」崔秀英說。

 

「嗯?有什麼問題麼?」已經默認崔秀英是跟她演戲的角色,鄭秀妍如同放下心中包袱一樣輕鬆的吃肉。

 

「唔……順圭,妳來說……」

 

「唔~~」李順圭若有所思的按壓住太陽穴。「好啊。」

 

「What?」崔秀英一張不可置信的臉。「順、順圭,妳再說說看…?」

 

「我說好啊,Sica,秀英借妳用,不過有條件的。」

 

「嗯?說來聽聽。」

 

「妳跟秀英一起的時候盡量餵飽她,我不想這傢伙一天到晚就說肚子餓,我跟她出去吃飯都已經吃到赤字了。」

 

如此簡單的條件,鄭秀妍當然點頭答應。

 

於是崔秀英就被戀人輕易地出賣了。

 

「嗯、可是第一步要怎樣做?Sunny妳有什麼建議?」既然角色已經定好,就是欠劇本。

 

「呵,我當然想得到。」

 

一切由編劇的李順圭安排。

 

飯後李順圭與另外兩人道別。

 

如果你問崔秀英為什麼不是跟李順圭同一個方向,那答案就是李順圭的劇本已經進行中。

 

這晚的劇情,就是崔秀英送鄭秀妍回家。鄭秀妍回家前給林允兒傳簡訊說【喝了一點酒正在回來】,要是林允兒正中下懷的話就會回覆【我過來接妳】,然後鄭秀妍就回她【不用了秀英送我回來】………

 

直到現在回家的路途上劇本還進行得很順利。畢竟是朝夕相對的人,連對方的思考和做事細節都很了解,鄭秀妍對林允兒掌握的程度已經到了傳什麼簡訊會得到什麼回覆。

 

劇本第二幕是這樣寫的。當鄭秀妍到家樓下,就開始挽住崔秀英的手,傳簡訊給林允兒【我到附近了】引她走出陽台看————而這也是最難演的一幕,要是林允兒不走出陽台,就麻煩了。

 

「看吧,我就說她會走出來。」回想李順圭說過的話,鄭秀妍倒是有自信這幕的演出不會有失誤。

 

「哦,真的喔。」已經被鄭秀妍挽住的崔秀英,也在地面看見五樓某家陽台走出來的身影,拿著似是手機的發光物體。

 

劇本仍在進行中。崔秀英像是要跟鄭秀妍說些事情,讓本來挽住她的手的鄭秀妍分開,然後崔秀英卻把她拉回來抱住。

 

「雖然Sunny說要這麼演,但到底我們的對白是?」鄭秀妍有點苦惱地喃道。

 

「不知道啊,照這麼做吧,來吧既然我們正在講話,妳就乾脆立即分開嘛。」崔秀英回答。

 

「喔。」鄭秀妍一身抽離,然後崔秀英上次抱住她。

 

「不知道林允兒有沒有看到?」動作一氣呵成,就真的如劇本所寫一般。

 

「她一定有看到。」鄭秀妍勾起嘴角。「那孩子也是醋意滿滿的。」

 

「妳還有資格說人?要不是妳醋意勁我也不需要跟妳演什麼戲。」

 

「要不是妳來演戲妳哪來免費燒肉?」

 

「………」

 

 

 

 

好痛。

 

真的好痛。

 

站在陽台的林允兒,看著地面渺小得難以看清臉孔的身影所做的一連串動作,她的心就一瞬間被掏出來丟到地上,痛得不像話。

 

林允兒不喜歡鄭秀妍與她不認識的人擁抱,無論是男生是女生,也非常不喜歡。

 

看見兩個擁抱的身影分離,鄭秀妍臨別時向崔秀英揮手,害她幻想鄭秀妍心裡肯定不捨得分開;呆在陽台的她並沒有反應過來,直到聽見外面有人掏門匙開門的聲音,才衝回屋內走到玄關等待鄭秀妍開門。

 

「怎了?」一打開門就見到某人皺眉的苦惱樣子,鄭秀妍就知道林允兒正中下懷,不過為了演得更迫真,她壓下笑容,用冷若冰霜的語氣問道。

 

林允兒一言不發,表情沒變。

 

「妳擋路了,有事進去才說。」脫好靴子的鄭秀妍把鞋放回原位,正要從旁越過林允兒,上臂就被一股力抓住。

 

還沒法反應過來,鄭秀妍就撞入林允兒的懷中。

 

被抱得好緊好緊,緊得像要奪走她的呼吸。

 

鄭秀妍想要反抗,卻無從入手,林允兒的氣力,她最清楚。

 

「妳幹嘛、唔————」既然動手不行就動口,卻在開口時林允兒拉開距離,隨即就被吻上,入侵的舌頭更是讓她無法思考。

 

要是在浪漫的時候來深吻,她會享受;但在這個毫無預警也沒情調的環境下,她會難過,也會生氣。

 

一直反抗也沒有專心接吻,林允兒一個深啃,咬破了她的唇角。

 

一陣鐵腥味從兩人口中蔓延,林允兒才放鬆力度,鄭秀妍趁機推開她,看著她背部撞到玄關的牆上,發出一聲巨響。

 

響聲在二人耳邊逐漸消散後,換來是沉默。

 

鄭秀妍摸上嘴唇,指腹沾上一點血絲,對於剛才粗暴的林允兒感到陌生,害怕和恐懼感從心底湧上,眼淚不自覺地滑下。

 

一切都好像偏離劇本了,林作家比預想中被刺激得要厲害。

 

林允兒看見鄭秀妍在哭,原本的怒氣都通通飄走,她最怕就是看到鄭秀妍哭,戀人的眼淚永遠使她招架不已。

 

「對不……」

 

啪!

 

想伸手拭去戀人的淚水,她拍開了她的手。

 

好痛。

 

林允兒沒有說出她的疼痛,因為她知道鄭秀妍被她傷得更痛,慌亂了,到底怎麼辦,她開始痛恨自己剛才為什麼太容易失去理智。

 

鄭秀妍見林允兒沒有動作,就立即走回房間,將林允兒的枕頭丟出客廳,把房門鎖上。

 

翌日。

 

整晚在客廳躺沙發的林允兒沒有入睡,她知道在這僵持的氣氛下說什麼都沒用,於是她一直等待鄭秀妍踏出房門,誠懇地道歉一番。

 

不過等到早上十點房間的人還沒有動靜,林允兒就開始煩躁起來。

 

剛好電話響起。

 

她好希望是鄭秀妍在房間打來,但希望愈大失望愈大,這點道理她還是理解。

 

「喂喂?」

 

「哦…是嗎、嗯,謝謝妳…」

 

「啊不需要了,我過來拿,反正我要吃早餐。」

 

「嗯?一起吃嗎?好,妳等我一下,我三十分鐘後到。」

 

掛下電話,林允兒就跑進浴室梳洗,因為衣櫃在被上鎖了的房間,她只有無奈的到陽台收回前天曬的衣服來穿。

 

縱使不知道房間的人是睡著還是醒著,出門前她也守規矩的報告:「我要出門一下…要是妳想吃早餐就告訴我吧,我會買回來……對不起。」再靜站約半分鐘,沒有得到回應,林允兒嘆口氣就出門去。

 

離開公寓剛好就是昨晚見到崔秀英和鄭秀妍在擁抱的地方,林允兒皺起眉盯著黑色的柏油路,腦內重演前夜畫面,然後為自己所作的一切苦惱。

 

眉頭繃得好緊,直到三十分鐘後來到某車站前。

 

「允兒姊姊!」

 

從月台跟著人潮走到車站內,林允兒就見到某出口站著一個戴墨鏡的女生,在不遠處叫喊她的名字。

 

其實林允兒一直有點不習慣,日常生活多了叫自己「姊姊」的人,畢竟在她的生活圈中,自己都是最年少的一位。

 

「小賢。」走到徐賢的面前,林允兒立即伸手搶過徐賢提著的紙袋。「很重吧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不要緊的,這裡都是妳說沒看過的書。」

 

林允兒翻開紙袋瞄一眼,「真的呢,妳比我看得更多書…不過專程要妳帶出來,真的麻煩了,謝謝喔。」

 

「那麼我先回公司錄音了。」徐賢想轉身走,又想起一些事情轉回去:「啊,對了,Fany姊姊叫我傳話,要妳在有空的時候找她見個面。」

 

提著紙袋的林允兒有點錯愣:「為什麼?」

 

「不知道,」徐賢聳肩。「那麼,掰掰了。」

 

於是林允兒莫名奇妙的拿出手機,打電話找黃美英了。

 

在她出門期間,鄭秀妍還是沒打電話來。

 

 

 

 

現在是什麼情況?

 

林允兒偷偷瞄向對面的女生,再凝視桌上的All day breakfast,完全不敢動刀叉開始享用早餐。

 

因為氣氛太奇怪了。

 

認識的人中笑得最漂亮的黃美英,在她對面叉著雙臂,別說笑容了,臉上掛著的簡直就是「不滿意」,林允兒寧願黃美英說一下她臭臉的原因,不然在這個沉默的狀態下,只會讓她的早餐愈放愈涼。

 

「…要不要點一份全餐?這兒的滑蛋……」

 

「妳還真有心情吃啊。」

 

一開口就震得林允兒更不敢用餐,怎麼號稱wink發電機的黃美英今天會變得如此異常?簡直就像生氣的鄭秀妍……啊,生氣的鄭秀妍。

 

「Fany姊姊…我……」垂下眉頭,林允兒的語氣顯得有點委屈。

 

「Jessi昨晚傳了很多簡訊給我,妳真的挺過份耶。」沒有點餐的黃美英,搶奪林允兒的叉子,叉起鮮蕃茄送進嘴裡。

 

林允兒吞嚥口水。嗚,新鮮的蕃茄就只有那一片啊,都沒了。

 

「雖然Jessi也有錯,」這次連餐刀也一併搶去,正在把煎香腸切粒。「但是,妳的反應也大得不像話。」

 

「Fany姊姊…昨晚……我真的好難過,看見秀妍抱著崔秀英…」

 

「所以妳就動粗了?只是純粹的擁抱就爆發了麼?」叉起香腸,林允兒的難堪表情收進眼底,雖然她認為多半都是因為食物被吃掉的緣故。「我跟Jessi都是歸國子女,妳知道在美國一個擁抱是很平常的事吧?」

 

「我沒有動粗!……只是有點激動而已。」說出這話的林允兒都有些心虛,確實她沒法全盤否定。

 

「妳傷害了Jessi所以我不會原諒妳,還有Jessi這樣做,都是因為妳的緣故。」將香腸吃完後,餐具移到滑蛋上,打量一下林允兒扁嘴的模樣,算了,還是放過滑蛋吧。

 

黃美英將鄭秀妍吃醋的事、與崔秀英合謀的事都告訴林允兒,更是補充:「小賢說沒有對妳抱有什麼感情,這一點我求證過,也跟Jessi說明了,即使她接受這一點,也還是無法原諒妳昨晚這樣對她。」

 

林允兒內疚的點頭。

 

「要是他日Jessi也突然對妳發飆,妳就會感受到她昨晚有多害怕啊————她是太喜歡妳了,她喜歡的是溫柔的妳,才對粗暴的妳感到害怕,」黃美英拿出手機。「妳知道,她有多喜歡妳嗎?」

 

林允兒看著黃美英修長的手指點開某個錄音檔。

 

時間是幾年前的夏天,大概是她推出首本文集的時間。

 

我呀,從來沒聽過Jessi會說這樣的話啊————

 

真人黃美英在眼前這麼說,手機的錄音檔也播放出黃美英的聲音:『其實妳很喜歡允兒吧?』

 

然後聽到一些風聲。這是在哪兒錄的呢?林允兒很好奇。

 

『……不至於討厭、也不算是很喜歡。』聽到鄭秀妍的聲音,林允兒睜大眼。

 

『少扭彆了,說實話。』

 

『是很喜歡啦有什麼辦法每次見到她都不理會我只顧她的工作,啊啊那種工作狂真的討厭死了……!!』

 

錄音檔好像還沒有播放完,可是黃美英已經收起手機,林允兒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手掌滯在半空想拿黃美英的手機。

 

「這、這是…」

 

「很久之前,跟Jessi出差到舊金山,她就這麼說過了。」黃美英說。「她好喜歡妳喔,她把事業都奉獻給妳,難道妳不可以再愛她多些?秀英跟她又沒做什麼,只是一個單純的擁抱,妳也是看得見吧!妳就對她不信任。」

 

「………」

 

「她啊,可是相信妳了。只是妳太遲鈍,根本不懂她的心,她才計劃整妳一把的。」

 

黃美英一直說,林允兒覺得眼眶好像濕了,用餐巾拭擦眼睛。

 

「Fany姊姊…」她把全餐推到黃美英眼前。「我不吃了,我要回家…」在錢包抽出幾張鈔紙,就直奔出去。

 

黃美英只是微笑搖搖頭,叉起滑蛋吃下。

 

果然很好吃嘛,林作家。

 

 

 

 

昨晚一邊哭一邊傳簡訊,直到向黃美英發洩完了才入眠的鄭秀妍,醒來見到自己紅腫的雙眼也嚇一跳,找了冰袋來冰敷眼睛。

 

冰冷的藍色果凍狀隔著一層塑膠墊在眼球上,雖然舒服卻冷得背都發毛了,鄭秀妍嘟著嘴巴,唸唸有詞說一切都怪林允兒。

 

躺在沙發聆聽電視的新聞報導,摸上被咬傷的唇角,心臟抽痛一下,在她半睡半醒的狀態下說要出門的林允兒,至今到午飯時間還沒有回家。

 

眼淚不自覺又……。

 

咔嚓。看門的聲音。

 

鄭秀妍摘下冰袋,用手背擦去淚水,在柔軟的沙發坐起,注視玄關那處,就見到林允兒開門進屋了。

 

一手臂掛著外套,一手臂抱著大紙袋的林允兒正在喘著氣,好像是做了相當過量的運動,她把手上的書丟到地上,視線剛好捕捉到鄭秀妍。

 

兩個人相目交接。她發現她眼下的黑眼圈,明顯徹夜未眠;她發現她的紅腫眼睛,明顯哭過一場。

 

「允……」一陣哭腔傳達耳裡,林允兒急得連鞋子也來不及脫就奔上前抱住鄭秀妍。

 

像昨晚一樣,抱得好緊。

 

她從她身上聞到街上寒冷的味道。

 

卻是無比的溫暖。

 

「對不起…」這麼說的同時,林允兒看見身旁的冰袋,她放開鄭秀妍,右手拇指輕撫鄭秀妍的臉頰,移到被自己咬傷的地方,像羽毛輕掃一樣摸著。「很痛吧…對不起…真的好對不起……」

 

一邊聽著她道歉,鄭秀妍真的哭出來。

 

因為在她身邊的是,她最喜歡的那個溫柔的林允兒。

 

「我…我也、對不起~~」哭得小抽搐的鄭秀妍,不捨得被放開擁抱,像無尾熊抱尤加利樹一樣鎖住林允兒。

 

輕拍鄭秀妍的背,讓她哭飽後,稍稍分離,林允兒戰兢膽怯的問:「我…可以吻妳嗎……」

 

「傻瓜。」羞澀的舉動讓鄭秀妍破涕為笑。「要是我說『不可以』的話,妳不就更不信任我嗎?」

 

本應是要湊上前吻下去的。

 

卻因為「信任」二字,林允兒僵住了。

 

「秀妍,」突然沉穩的聲線,突然認真的眼神。「我並不是對妳不信任,只是我不夠信心。」

 

「我以為,這些年來已經跟妳建立的關係足以令我有十足自信。」

 

「卻在見到妳跟崔秀英擁抱的時候,才發現我那些自信是可以輕易被推翻的…」

 

「失去理智,也是因為我太沒自信,好想立即將妳從別人那裡搶回來。」

 

「…對於小賢的事,我沒察覺到妳的心,對不起,妳可以原諒我的遲鈍嗎?」

 

鄭秀妍只是笑笑,捧著林允兒的臉頰,拉到自己胸前。

 

「可以哦。」輕啄林允兒的額頭。「我也是…不應該懷疑妳,也應該想想,這麼遲鈍的妳才不會對小賢有感覺。」

 

呆在鄭秀妍胸前,林允兒聽得到她的心跳。

 

「嗯。」

 

抬起頭,用手勾起鄭秀妍的下巴拉過去。

 

「…謝謝妳。」

 

謝謝妳。對我的信任。

 

謝謝妳。喜歡我。

 

謝謝妳。

 

————讓我喜歡妳。

 

 

 

 

漸漸地,林允兒不再在外面等鄭秀妍下班。

 

「妳說想喝的花茶。」

 

而是直接從鄭秀妍那處得到准許證在工作場奔波,職位就是鄭秀妍的小助手,不過這位小助手,在鄭秀妍拍攝的時候就會開始待在一旁寫文章。

 

本應該是替鄭秀妍出去買咖啡的,卻沉浸在寫作中無發自拔,直到鄭秀妍遞來一杯花茶才發現時間流逝的速度過快,抑或是自己寫作的速度太慢。

 

「…謝謝。」捧起花茶聞一下香氣,舒爽怡人,林允兒瞇起眼睛微笑。「已經結束了嗎?」

 

「嗯。」鄭秀妍把髮束除下,然後化妝師就上前來替她卸妝。

 

「Jessica小姐,林小姐,我們又見面吶。」化妝師一句,讓兩人抬頭看著鏡子。

 

是那夜晚上見到的化妝師小姐。

 

「妳好…」林允兒揚起嘴角說。

 

「現在林小姐也進來攝影棚幫忙嗎?」一邊卸妝,化妝師一邊問。

 

「嗯。」

 

「感情真好呢。」

 

好像被稱讚的感覺,兩個坐著的人都不禁低頭微笑。

 

「其實,在上一次見面就好想說…」就在幾乎完成卸妝的時候,化妝師又開口說。

 

「?」

 

「有很多粉絲都在祝福妳們喔。」

 

林允兒和鄭秀妍對視,眨眨眼,一同看著鏡子裡面映住化妝師離開的背影。

 

「秀妍,妳知道嗎?其實下載妳的雜誌圖時,我在網上都有不少關於我們的討論版……『允西』什麼啊、『YoonSica』的…她們都自稱為『CP飯』的樣子。」

 

「有這回事嗎?」

 

林允兒點頭。「吶,我剛在想,會不會化妝師姊姊也是『CP飯』啊?」

 

「唔…誰知道呢。」

 

也對。林允兒唸著,輕吻鄭秀妍的臉蛋。「回去囉。」

 

「嗯。」

 

而剛踏出化妝室的女性,手指在智能手機的螢幕開始用文字描述她見到的畫面,表情樂得很。

 

衷心希望,兩個人一直受到祝福相愛下去。

 

 

- END -

 

 

「順圭,我想吃燒肉啦~~」下班後一直搖著經紀人的手臂,崔秀英覺得自己已經使出畢生懂得的撒嬌技能了。

 

「不行!」

 

「我會明天會努力工作的所以今晚吃燒肉啦~~」

 

「妳哪天不是說這句?而且妳明天努力工作錢也不會倍增,這個月已經吃窮啦!」李順圭甩開崔秀英的手。

 

「可惡的Jessica,為什麼她只需要妳演一晚?要是再演兩星期我就不需要面對赤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