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身師生第一章。

(發表於2011年10月29日)

 

《The Beautiful Mistake》

 

人就是安份守己地活過來。

 

遵守社會遊戲的規律做事,就不會被任何人指責。

 

即使覺得這樣的人生很沒趣,我們還得要這樣活著。

 

改變,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 1 -

 

 

植物,由生長到枯萎都在同一個地方,恐怕是世上最不會適應其他環境的生物。

 

可是人類並不一樣,轉移到某個社交圈,就必需適應那個社交圈該有的文化,是必須適應其他環境的生物。

 

對於適應環境最擅長不過的人類,並不想要理解植物的構成……

 

「唉。」正在上生物課的緋山,一邊抄寫筆記,一邊嘆氣。

 

她看著教科書上的葉結構圖,需要記下的詞彙她都已經牢記心中,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緋山是個以Y大醫學院為目標的高中生,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努力學習生物科,所以很多課堂上講解的課題,緋山早就在家裡自習了。

 

剛才的嘆息,除了緋山對植物課題沒興趣,更多的是她覺得這約一小時的課很漫長,以致她想換一下環境,換一下課題。

 

在每人專注課堂的時候,緋山悄悄地從抽屜中拿出時間表,又瞄向被制服袖口掩蓋一半的手錶,還有十分鐘。

 

然後下一節課是化學課嗎…。

 

伸出手指把時間表退回去,目光再轉移到板上的時候,望見老師盯著自己,顯然被察覺到不專心了。

 

「緋山同學,請說這個部份是什麼,還有它的用途。」老師指著畫了在板上的葉子結構圖說道。

 

「…保衛細胞,作用是交換氣體。」當然,這對緋山來說是簡單的事。

 

緋山的答案無誤,老師也沒好氣的繼續講課,而緋山則繼續望著書本,對於老師所說的每句話,她都沒有記進腦裡。

 

下一節是化學課…。

 

 

 

 

即使是十分珍重的東西,它總會有離開自己的一天。

 

按照藤川給的時間表來到高中代課,白石今天早到了,於是她帶著跟昨天相同的教材走上化學實驗室準備。

 

在等待學生們來到的時間,白石在空白的紙上開始書寫腦海浮現的知識,秀麗的字體迅速落在紙上,每行文字的間隔都很均一,看起來井井有條。

 

忽然,原子筆的墨水停了。

 

「唔…」因為原子筆而被打斷書寫的白石皺起眉頭,把原子筆拆開一看,筆芯還有墨水的。

 

腦海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甩一下筆芯墨水就會出來。

 

白石沒有考究這個方法的可行性,只是跟著做就好,她把筆芯甩幾下,又用食指彈著筆尖,然後握著筆芯在紙上亂塗————墨水出來了。

 

想要繼續寫下去的時候,學生們推門而入,白石只好把正書寫的東西放到一旁,望著學生們坐好,當中緋山也跟著幾位女生有說有笑的走進實驗室。

 

緋山坐好之後,很自然地抬頭望向白石,白石給自己投以微笑。

 

雖然其他學生也看著白石,可是白石那個笑容只是給緋山的。

 

當然緋山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望見白石微向上揚的嘴角,她只是心臟一征,然後眼神浮離的望回翻開的課本。

 

「事不宜遲,」白石開始講課,她又拿起白粉筆,一邊寫一邊說:「上一回介紹了緩衝劑,還有指示劑和滴定法,接著的課題會介紹如何偵察弱酸與弱鹼滴定的終點。」

 

板上的字體十分端正,很少教師能夠在板寫出好看的字體,緋山這樣想著,又繼續聽白石的講課。

 

不過緋山無法專心在白石所說的課本內容,她只是看著白石一身打扮,平凡的白襯衫和卡其褲,以褐色的皮帶作點綴,雖然是很簡單的裝扮白石卻穿得很好看,大概是與生俱來就有舉手投足都會散發出來的凜然氣質。

 

這個身高真好,穿什麼都好看……不過,女孩子的發育期較早,到十六歲已經幾乎不會長高,要穿得像她那般好看,身高這方面大概不行吧…。

 

在板上寫下剛說完的要點,白石放下粉筆,等待同學們抄寫,在每個人都拿起筆的景像下,沒拿起筆的人實在太突出了。

 

「緋山同學。」對於眼前每一個學生,印象最鮮明的就只有這位,偏偏現在分神的也是這位。

 

看著白石的緋山,見到對方也正視自己的方向,感覺有點不對勁,眼望四周才知道身邊所有人都在抄寫,她立即拾起原子筆,瞄向鄰座同學正在寫的筆記內容,默默地寫起來。

 

之後的時間,緋山都比較專注,至少不再發呆,對於白石教導的內容都能夠理解。

 

距離下課約有五分鐘,白石說今天的課就暫停,讓需要發問的同學提問,不過,現在的學生都不怎活躍主動,白石猜想大概不會有人提問的時候,她見到坐在緋山旁邊的同學舉手。

 

緋山見到鄰座同學舉手,望向白石,白石也望向她,時間只有半秒的瞬間,白石望向舉手的同學說:「請發問吧。」

 

「昨天回家我做了一道題目,可是不知道有沒有錯誤,白石老師能過來看一下嗎?」學生拿起寫滿字的筆記展示給白石看。

 

聞言,白石走到學生的旁邊,拿起筆記端詳一番,集中在看解題的白石,並沒有注意到另一旁坐著的緋山偷瞄自己。

 

好香的味道…。

 

「…這裡用的方法錯了。」白石找到錯處後,把筆記放到桌上,拿起手上的原子筆給學生指示:「這裡應該是負值的喔。」

 

「啊,對呢!難怪答案怪怪的…」被指出錯處的學生驚呼一聲,緋山也不禁望向筆記,可是白石手上的原子筆更吸引她的注意力。

 

「這是…翔陽大學附屬北部病院的……」在原子筆的外殼印有「SHOHOKU HOSPITAL」的字樣,緋山就知道它的來頭。

 

「唔?」緋山在喃喃自語,恰好是白石能聽到的聲量,腦裡分析了緋山的話,白石才知道她在說自己手上的原子筆。「啊這個,是醫院給的原子筆喔。」

 

「白石老師在醫院工作嗎?」給白石指導解題的學生問道。

 

「嗯,我是翔北的外科醫生。」

 

咦咦————安靜的學生、趁聊天的學生、剛提問的學生,還有緋山,都發出不同聲量的驚呼。

 

「外科醫生來高中授課?醫院不是很忙碌的嗎?」身後一個男生問。

 

「因為要專心寫論文,所以向醫院請假了,不過偶然也會回去幫忙的。」白石回答。

 

「剛好就碰著藤川的意外才過來給我們授課吧?白石老師真好人,論文沒問題嗎?」旁邊又有一個女生問。

 

「嗯…沒問題喔。」白石回答。

 

「做手術的時候手有抖嗎?看過很多………」叮咚叮咚————。下課的鐘聲截斷了另一個學生的發問。

 

「一開始的時候,總是會有點害怕的。」白石苦笑著,她看見還有其他學生想要提問,不過她並不太想把醫生工作搬來成為話題。「雖然很遺憾,可是今天下課了。明天沒有化學課的關係,我們後天再見吧!」

 

因為不是正式老師,白石並不要求學生對她敬禮,所以學生就這樣慢慢成群的離開實驗室。

 

瞄到走到門邊的一個身影,正在把課本疊起的白石叫停那個人:「緋山同學能留一下嗎?」

 

被叫喚的人似是突然被嚇到的小貓,肩膀明顯地顫一下,轉身望向白石回答:「嗯…反正一會兒也是自修課。」

 

 

 

 

因為上課不專心所以要懲罰嗎?

 

好奇地望著緋山和白石的最後一位同學踏出實驗室後,緋山不停猜想白石要自己留下來的意義,無奈地望著白石。

 

「上課很容易分心呢。」果然是懲罰啊。「這對學業不好喔,特別我在講的課題是很重要的。」

 

「對不起……」緋山只好低頭道歉。

 

「也不需要道歉啦…」白石甩甩手說。「雖然只是臨時代課的,不過身為兼職教師,提點學生也是我的責任,所以才想跟緋山同學說上課要專心一些。」

 

「是……」緋山羞歉的把視線移到旁邊。

 

「緋山同學將來打算選修哪個系?」

 

「咦?」很突然的問題。「這個……」而且,當緋山知道白石的正職後,覺得把答案說出來會感到慚愧。

 

「是理系嗎?」

 

「不……」緋山勾起手指抓著臉頰。「是醫學院…Y大的。」

 

聽到緋山的回答,白石愣住,隨後綻出更明顯的笑容說:「真的嗎?以醫生為目標喔?」

 

「…是,不過,現在的我這麼說有點狂妄吧。」剛才被說不專心的學生這樣說,就更狂妄了。

 

「不會呢,誰都有可能性,我有一個找我補習的學生,也是以醫生為目標呢,而且跟妳同年。」

 

「有正式醫生的指導,那位同學一定很順利吧。」相對的,自己只能夠依學校的老師們。

 

「妳也可以找藤川老師呀,他在成為教師之前,在醫學院裡呆了一年呢,他也是考進了醫學院的人啊。」

 

緋山瞪大眼睛,白石剛說的話簡直不可置信。「真的嗎?藤川他考上了?」

 

「嗯,雖然後來因為吃不消所以轉系了。」白石邊說,好像記起了什麼事情。「啊對了,千萬不要跟藤川老師提起喔,我記得他當年糾結很久呢。」

 

「…要是藤川做了一些蠢事,我還是會用這個情報來威脅他的。」

 

白石噗哧一笑,「好了好了,這已經是別話,我只是想提點緋山同學上課要專心,接下來的自修課也好好把握時間溫習吧。」拿起桌上的東西,兩人往門口方向走。

 

自修課也是跟同學一邊打鬧一邊溫習的時間,緋山心裡唸著,還想跟白石再聊多一些,不過也只好跟著走。

 

心中有一剎那覺得有什麼不對勁,走在白石身後的緋山回頭一看。

 

「白石老師,妳的筆…」

 

緋山看到被放在教師桌上的白色筆,就是昨天在梯間摔倒時替白石撿起的筆。

 

白石回頭看著上前拿筆的緋山,說:「啊那個,忘記丟掉它呢,不知怎麼寫不出墨來。」

 

「啊!」緋山驚呼一聲。「一定是昨天摔壞了。」

 

「不不,它前陣子就有這怪毛病。」白石甩著手說。「跟昨天的無關啦。」

 

「……好像是很貴重的筆。」緋山打量手中的東西,從外殼看來是被長時間使用的筆,卻沒有任何明顯的傷痕,由此可見主人對它的珍重。緋山把筆蓋拆開,才知道這是鋼筆。「真的要丟掉嗎…?」

 

白石猶豫一下,「…嗯,寫不出墨的筆也沒用吧……而且,我也想要新的筆了。」

 

將這些小碎片留在自己身邊,看見的話又會變得脆弱吧…。

 

「丟棄這些碎片,人才會變得堅強。」白石喃喃自語。

 

「嗯?」還打量著筆有什麼不妥的地方,聽不清楚白石說什麼。

 

「…沒有,」白石以笑回應,又見緋山好像對壞掉的筆很感興趣,說:「緋山同學想要的話就拿去吧,雖然也寫不出字啦…」

 

緋山繼續端詳手中的筆,一邊跟著白石走出實驗室,心裡還是認為因為昨天一摔這筆才會壞。

 

拿去修理吧…。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