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2011年2月27日)

 

《The day after night》

 

一個早上,在晨光的沐浴下,上原真理子受不了刺眼的光線,睜開了眼────咦,奇怪,自己的房間窗戶應該不是面向東方的。

 

只是因為這一點就能確認自己身處他人的床上,上原就敏感的坐直起來。

 

環顧四方,是有點凌亂的房間────這是哪裡?

 

上原一瞬間想到肥劇的情節。就是一個女生在陌生的房間中醒過來的劇情,一般醒來後會發現自己光著身子,旁邊有個男人之類……

 

萬幸,身上的是自己的衣服,很整齊的穿著。

 

這只是僅僅數秒的事情而已。

 

「那個…」然後就是朝旁邊躺著的人伸手,把被棉被包裹著的另一個人喚醒。

 

「唔……」當上原的手放在那個人的肩膀上,那人發出了似是很痛苦的呻吟。那是一把女聲。

 

而且,是上原熟悉的人。「…佳、佳乃?」

 

這個房間的主人翻一個身,把蓋著頭的棉被拉下一點,直到剛好讓雙眼看見上原的位置,「……妳醒來了嗎?」香坂佳乃發出被棉被蓋著而變得模糊的聲音。

 

「……嗯,」上原向香坂點頭,「為什麼我會……」

 

「妳忘了嗎?昨晚。」如此曖昧的說法,誰會明白?看見上原不解的神情,香坂翻了一下白眼。「妳喝醉了,還在我身上吐了,之後就不省人事的睡過去,我只好把妳搬回來。」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還要喝呢。附上小聲的抱怨。

 

「真的?」雖然香坂這樣說,但上原對事情的記憶還很模糊。

 

「騙妳的,妳只是吐在我的衣袖上而已。」可是沒有否定之後的說法。

 

「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

 

「那個、我們……」臉紅了。

 

妳還沒睡醒嗎?堂堂東大的學生會長。香坂沒好氣,從棉被伸出手,拿起放在枕邊的手機,找回昨晚從水野直美收到的短訊息。

 

 

 

 

自從一年級的暑假起,香坂就有了打工的習慣。昨晚她如常在便利店打工的時候,水野給她發了一條短訊息,說上原一個人到了水野家的店,點了炒飯外還點了烈酒。

 

初時香坂以為水野只是開玩笑,她沒理會短訊息繼續工作。直到下班為止,她撥了電話給上原,接聽的人卻是水野。

 

「妳沒看到訊息嗎?」水野劈頭就罵香坂。

 

「…我以為只是在開玩笑。」因為想不到上原一人去水野那兒吃飯也不向自己告知一聲的理由,而且還碰了平時都會抗拒的酒精。「她現在怎樣?回家了嗎?」

 

「妳沒頭沒腦啊?她回了家我就不會接電話吧?────別說走路了,她連說話也模糊不清的。」

 

說得有道理,自己果然是個笨蛋。「總之,我現在先過來吧。」語畢,她闔上電話。

 

隨後,香坂幾乎用盡了自己剩餘的體力,從打工的地方奔跑了半小時去到水野的店裡,她發誓從前至今都沒有如此努力的跑過。

 

因為只有上原的事情才會使她在意得忐忑不安。

 

氣急敗壞的走到水野的店,正好是打烊的時候,香坂拉開掛著「閉店中」字眼門牌的門。

 

「啊…真快,沒想到妳會跑過來呢?」在水槽清潔食具的水野轉身,見到喘著氣的香坂,簡短的說了一句,然後指著伏在食桌上的身影。

 

「因為真理子的酒量不好,」香坂解釋。「萬一給妳添麻煩就不好。」其次就是被什麼人勾搭上就更不好了。

 

香坂嘴上是這樣說,心裡想的理由也是瞞不過水野的,不過水野沒有拆穿香坂的心裡話,當作是香坂還會在喜歡的人面前關心好朋友的風度就好。

 

「她自己一來就說要酒,我也大吃一驚呢。」水野說。「空腹喝酒不好,所以我給了她下酒菜。」

 

「…直接說『喝酒對身體不好』不就行了?」───妳果然也是個笨蛋啊!香坂抱怨。可是目前那個醉昏過去的人更需要照顧。

 

香坂上前打量上原,那人果然是動也不動,似是昏死過去一樣的伏著。「真理子…?」她輕輕搖晃上原的身軀,上原被她搖醒,發出了低沉的喉嚨聲。

 

微微抬起頭的上原與香坂雙目交接,然後吐出一句︰「妳是誰?」

 

在後方目擊一切的水野幾乎要笑出來,原因都是香坂臉上那耐人尋味的表情。

 

「我是佳乃。」除了這樣回答,香坂想不到更直接的答案。「妳這三年以來的大學同學。」

 

都認識三年的朋友還能有這樣的對答,香坂感到非常無奈。此時的上原瞇起眼,腦裡運轉著香坂的答覆。

 

「啊啊~是佳乃呢。」終於記起來了。「妳來做什麼?」

 

「送妳回家喔。」

 

「好啊,走吧。」剛才沒氣沒力的學生會長忽然站起來,抱著香坂的手臂,跌跌倒倒的朝門口走。

 

「慢著…」被莫名奇妙的強大氣力拉扯著的香坂在口袋拿出錢包,不過這時候水野阻止她,並示意她快點走。

 

假期的時候來當一天兼職吧。水野向兩人的身影叫喊著。

 

向水野道別後,香坂和上原在人流稀少的街道走了數分鐘;或許晚上天氣比較涼,一陣涼意吹過,上原打了一個噴嚏。

 

「沒事吧?」香坂問。

 

「沒、────」只是上原一說話,就止不住嘔氣。

 

 

 

 

說到這裡,上原已經搞懂昨晚發生的事,記憶也比較清晰,只是覺得不好意思,臉都通紅起來了。

 

離開了被窩的溫暖,香坂把上身撐起,抓抓頭髮,嘆一口氣。「我們的學生會長真會亂來呢。」

 

「對不起,添麻煩了。」上原苦笑的說。「不過也因為這樣,頭一次來到佳乃的家呢。」之前都不會邀別人去的說。

 

「這種凌亂的房間,邀請別人來跟丟自己面子沒兩樣。」

 

「我覺得是佳乃的風格呢。」

 

「這話很失禮。」

 

「我是第一個來這兒的人嗎?」

 

「家人以外的話────是的。」

 

「嗯────」

 

見到若有所思的上原,香坂轉個話題︰「為什麼要去喝酒?」

 

「只是…偶然想練一下酒量。」

 

「真的?」還是有點懷疑。

 

「嗯,真的。」上原說。「每次跟大夥兒出去玩,被懲罰時也是佳乃替我喝的,有點不好意思。」

 

「這麼說,依靠我不好嗎?」

 

「不是。」上原搖頭。「依靠妳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是哪種幸福呢?「那麼下次再練酒量的話,叫上我吧。」香坂莞爾一笑。「不然我也會擔心。」

 

「要是喝太多又睡過去,我也可以再來嗎?」

 

「什麼時候也可以來。」香坂笑著。「當然最好不是因為喝醉而來。」

 

「說好的喔。」上原伸出左手,比了打勾勾的手勢。

 

香坂也舉起右手,尾指勾上了上原的左手尾指。

 

「嗯,說好的。」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