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文系列第三篇。

(發表於2012年11月19日)

 

《Fragment: Sweetly You》

 

跟朋友吃完晚飯回到宿舍,鄭秀妍就看見幾位成員坐在客廳一起看電影。

 

好像是日本喜劇。雖然鄭秀妍學習日語多年至今仍然無辦法在沒有字幕的情況下完全聽懂,不過看見幾個孩子笑得不亦樂乎就知道內容很搞笑。

 

「啊Jessi回來了。」其中一個是笑眼黃美英。

 

「快來一起看吧,秀英今天租回來的電影好有趣……」然後是小太陽李順圭。

 

「對嘛,還有巧克力,一邊看一邊吃呀。」接著是一天到晚都在吃的同房崔秀英。

 

「Sica姐姐,過來坐下吧。」最後,是坐在最旁邊的林允兒,抓起軟墊放到旁邊拍了兩下,示意鄭秀妍過去。

 

丟下包包,抱住剛脫去的大衣,鄭秀妍碎步的走到林允兒身邊坐下,在涼快的十一月秋,鄭秀妍覺得,再坐得更親密也不要緊,於是頭靠在林允兒瘦小的肩上,右臂也扣住林允兒的左臂。

 

又再一陣笑聲,不知道電影上文下理的鄭秀妍,不知道笑點在哪,反而一旦坐下就感到全身疲累感襲上心頭,輕輕閉上眼睛。

 

每一個呼吸都是林允兒的味道。

 

「很累嗎?」

 

剛笑完的孩子壓低聲音問道,然後用手替她將散落到臉蛋上的髮絲撥到耳後,再摸摸她的頭,那孩子的每個動作,總是讓鄭秀妍舒服得很。

 

微微點頭,臉頰磨蹭著林允兒的肩膀。

 

「累就吃個巧克力吧~」取替林允兒的說話,是把整盒巧克力遞過來的崔秀英。

 

巧克力的香氣飄著鼻腔,鄭秀妍睜開一隻眼,好像是質素不錯的巧克力呢。

 

鼻子再嗅一下,好像有酒的味道。

 

「今天去DaeDae家的時候媽媽叫我們帶回來的。」黃美英補充說。

 

「嗯,那吃吧。」

 

伸出沒扣著林允兒的那只手,正想撿起最中間那個半球體狀的巧克力時……

 

「啊,不可以哦。」夾在崔秀英和她之間的林允兒這麼說。「Sica姐姐明晚有《Legally Blonde》的公演,現在吃甜食對嗓子不好。」

 

崔秀英拿走巧克力後,林允兒還頭貼頭的說︰「等Sica姐姐的公演行程結束後,我再買給妳吃吧。」

 

「哦。」認同林允兒的說話而簡單妥協的鄭秀妍答道。

 

然後宿舍繼續不斷傳來笑聲。

 

 

 

 

對於林允兒的貼心,其實鄭秀妍也相當驚訝。

 

那個外表柔弱的林允兒,總是讓人們認為是個需要被保護的女孩,然而在鄭秀妍和其他成員眼中,恐怕自己才是需要被林允兒保護的人。

 

林允兒的氣力比其他成員大,這種特質在女團中就更加明顯了。

 

每次要搬運一些比較笨重的東西時,總是需要林允兒的幫忙才順利完成。

 

當然這些只是特質,還不致於去斷定林允兒是不是個貼心的孩子。

 

在鄭秀妍眼裡,林允兒的貼心是————

 

每天也提醒自己添衣。

 

自己有心事的話她是第一個發現,然後主動來聊天。

 

自己生病時會很緊張,對於不喜歡吃藥的自己,會像哄小孩一樣面對。

 

發現的一刻,原來自己不知不覺間就習慣沉浸在林允兒的貼心中,這亦是鄭秀妍為何後來會跟她發展成為戀人關係的理由之一。

 

有時幼稚,有時成熟,雙子座的兩面化落在林允兒身上,無論哪一面都有很大魅力。

 

使人無法自拔,像糖果一樣,吃過一次就不能抗拒下一顆。

 

因為林允兒總是給予鄭秀妍一種獨特的甜度。

 

………

 

電影播完後,肩上的重量就更加明顯。

 

林允兒嘗試輕拍鄭秀妍喚醒她,沒有得到回應,當然她並忘記,鄭秀妍是少女時代中最能睡的一員。

 

崔秀英伸著懶腰,其實在座除了鄭秀妍以外,今天都沒有通告,於是就在宿舍窩了一整天。「今天真的好滿足呢!明天……」

 

「噓!」黃美英一手就蓋住崔秀英的嘴巴,然後眼神移向仍然互相依偎的兩個身影。

 

只見林允兒寵溺的看著鄭秀妍的睡顏。

 

在成員之間,這永遠是最唯美的畫面,不論看多少次都覺得這對小情侶很可愛。

 

「允兒今晚要不要跟妳掉房間?」崔秀英推開黃美英的手問道。

 

「唔…好啊,謝謝喔。」說罷,成員們就丟下她和鄭秀妍紛紛回房。

 

喧鬧過後的客廳特別清涼,害林允兒打了一顫,「現在已經入冬不能睡在廳裡喔姐姐。」她再搖搖鄭秀妍的肩膀。

 

「不要吵啦我好想睡…」因為搖晃而不舒適的鄭秀妍皺起眉,眼睛還是緊閉著。

 

「但先回房間睡好不好?我陪妳睡。」伸手搓揉繃緊的眉間,林允兒向來無法抵抗一睡覺就像小孩子般的鄭秀妍,因為實在太可愛了。

 

鄭秀妍點點頭。

 

「我抱妳?」

 

「嗯………」又再點頭。

 

「可是姊姊最近因為太多活動食量也變多,我怕抱不起妳喔。」

 

「Hing…我好想睡覺不要捉弄我……」鄭秀妍的手在林允兒腰側游離,找到適當位置就往下捏一下再報復。

 

「好啦好啦。」知道戀人已經到疲累不堪的程度,不忍心再作弄她,也不忍心要她睡在不夠柔軟的座墊上,林允兒一手繞過她頸後抓住上臂,另一手墊在她大腿下,深吸一口氣就抱起戀人了。

 

其實鄭秀妍真的好輕,即使是女孩子的林允兒也能抱起她。

 

只不過正因為是女孩子,抱著40kg多的身軀走上二樓房間還是有點氣力。

 

不過此刻在床上的人已經入夢,並不知道她正在小喘著氣。

 

調整呼吸後走到床沿,林允兒俯身吻上入睡的人兒。

 

「Good night, have a nice dream.」

 

 

 

 

半夜醒來是因為衣服的不舒適。

 

半醒狀態的鄭秀妍很清楚自己身上還穿著今天出門的衣服,黑色的正裝外套和收腰的上衣讓她睡得好不舒服,於是在床上直接把外套甩到一旁,心想即使明天被崔秀英念又把衣服亂丟也不理了,雙手又慢慢解開上衣的鈕扣。

 

剛好衣服磨娑的聲音吵醒旁邊的林允兒。

 

「嗯…………Sica姐姐?」向來淺眠的林允兒,只要有一點聲音就能夠醒來。

 

「Oh my god…允兒妳在這兒?」沒料到林允兒與崔秀英換房間的鄭秀妍被嚇了一道。

 

「姐姐在客廳睡著了嘛,是我抱妳上來的唷,忘記了嗎?」揉著眼睛,林允兒撿起在枕頭旁的手機,開啟螢幕就被光線刺得眼睛半開半閉。「現在才4點多…姐姐繼續睡吧。」

 

「…我知道啦。」這麼一說鄭秀妍記得了,剛才與林允兒在廳裡的對話。「只是想換個衣服…」

 

林允兒走下床,開了崔秀英的閱讀燈,到鄭秀妍的椅背拿起粉紅色的睡衣。幼滑的綿質有非常好的觸感,當初也是覺得鄭秀妍會喜歡,林允兒才買這套睡衣送她的。

 

「要我幫妳換?」在柔和的光線下看著鄭秀妍,沒什麼比這畫面更讓林允兒小鹿亂撞。

 

「不要啦,色狼。」鄭秀妍伸手要林允兒把睡衣丟過來。

 

林允兒苦笑一下,拾起剛被鄭秀妍脫下甩掉的外套。

 

視線落回正在換衣服的戀人。

 

雖然成員之間換衣服時都不會介意被看到,但鄭秀妍對於林允兒摯誠的雙眸,總覺得有一陣燥熱感。

 

「幹嘛盯著看。」

 

「又不是沒看過。」

 

「Hing。」把衣服丟到林允兒的臉上。

 

接過衣服把它們摺疊好,林允兒說:「快點睡吧,明晚妳有公演,睡不夠就糟了。」

 

又提到公演的事情,鄭秀妍就想起林允兒不准她吃巧克力的樣子。「明明是我的公演,妳好像比我更擔心?」每次想起林允兒的貼心,鄭秀妍心情就會好起來。

 

「妳一個人踏上舞台而我不在妳身邊,我就很沒有安全感。」

 

「邏輯怪怪的,這樣說我不應是更沒有安全感的一方嗎?」

 

「在舞台上的妳就是我的安全感,我喜歡跟妳踏上同一個舞台…要是彼此分開了,就很缺那份感覺。」

 

鄭秀妍明白了,她一直都明白,林允兒是個容易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平常不會表現出來,偏偏只會在戀人面前才卸下一切坦白————這就是專屬鄭秀妍的林允兒。

 

「很快我們也會踏上同一舞台的。」伸出手指數少女時代參與的演出,到年末為止至少有四場啊。

 

「嗯。」關掉閱讀燈,兩人在漆黑中只看見對方的身影,林允兒走回崔秀英床上蓋上被子。「再睡吧,明早我會叫醒妳的。」

 

「好。」換好睡衣,現在身上都是睡覺時習慣的氣味,鄭秀妍也蓋上被子。

 

「姐姐晚安。」

 

「允兒。」

 

「唔?」

 

「Have a nice dream.」

 

純正的外國口音夾帶著甜膩的氣息。

 

「You too.」

 

伴隨美好的心情再度入眠。

 

 

 

 

睡夢中好像聽見什麼鈴聲了。

 

慢著,鈴聲?

 

林允兒翻個身,在耳邊響著的音樂就更加明亮,她撿起手機看,不對啊,她手機沒響————於是望向鄭秀妍床側的手機,那就是聲音的源頭。

 

微弱的鈴聲吵不醒鄭秀妍,倒是把林允兒吵醒了。

 

擦擦眼睛撿起鄭秀妍那支一天到晚都拿著的手機,見到來電人就毫不猶豫地接聽:「Krystal這麼早啊…」

 

『姐…姐夫喔?呵,妳跟我姐一起睡?』電話另一端的孩子語氣充滿驚喜。

 

還未習慣被鄭秀晶叫喊「姐夫」的林允兒,總是聽到這稱呼後臉上擦一道紅暈。「咳咳…對唷,她還在睡覺…」

 

環視房間,陽光從窗簾的隙縫溜進來,為寒冷的空氣添了溫暖。

 

『啊,我只想跟姐說,我跟Luna姐姐今晚會去看《Legally Blonde》。』

 

「喔,是嗎。」林允兒打量睡得正香的人,心想現在還是早上9時還想讓戀人再睡多會。「她有給妳們票嗎?」

 

『沒有,她說之後才給票我們看。可是我等不及了,而且剛好Luna姐姐也說想看就打算一起去。姐夫可以替我傳話嗎?』

 

「嗯,沒問題,我會告訴她的。」

 

『OK!謝謝姐夫~愛妳喲,掰掰。』

 

掛線。

 

鄭秀晶總是個精力充沛雀躍的孩子————雖然面對陌生人和在陌生地方跟她姐一樣,都是冷冷的沉默不語。

 

實際上兩姐妹也是個暖女呢。

 

「…咳、咳咳…!」才放下電話,林允兒就聽見床上的人在乾咳。

 

於是林允兒現在才記起昨晚一個大失誤,就是沒有開啟加濕器。在寒冷乾燥的天氣,歌手的喉嚨是最需要疼惜的,要是不開加濕器,喉嚨會因為乾涸而難受,表演也會失準。

 

「啊我真是笨蛋。」敲敲小腦瓜,立即奔到加濕器前按下電源。

 

「允兒給我水…」床上的人似乎甦醒了,在棉被中伸出手指向桌子,林允兒見到一個運動水瓶。

 

走到床邊把水瓶遞給鄭秀妍,那個人從被子鑽出半身大口灌下水,說:「…昨晚換衣服的時候就想提醒妳開加濕器,可是我忘記了。」

 

「對不起喔。」摸摸鄭秀妍的頭,林允兒無奈的道。「因為向來都是侑莉處理加濕器的,所以我沒有發現。」

 

「沒關係啦。」鄭秀妍也無奈的笑笑,身體縮回棉被裡。

 

「要再睡嗎?」

 

「嗯,再躺一會。」

 

「啊,對了。」林允兒說。「剛才Krystal打電話給妳,電話我接了,她說晚上會去看妳的演出,因為等不及妳給她門票了。」

 

鄭秀妍淺笑起來。

 

要是我也能去就好了,可是今天下午有通告要拍攝雜誌。林允兒嘟起嘴巴,真的感到非常婉惜,今天整隊就只有她和鄭秀妍有工作。

 

之後我再給妳VIP席的票吧。鄭秀妍說。

 

林允兒想說些什麼,不過聽見鄭秀妍沉穩的呼吸聲,就知道戀人又睡著了,於是欲言又止,臉上掛著微笑,繼續讓時間流逝。

 

 

 

 

【拍攝後我會回家一趟,順道在家裡吃飯,等妳演出後我開車過來接妳吧。】

 

正在前往公演場地的鄭秀妍在保姆車中收到林允兒的訊息,那個比自己更早出門的孩子現在應該休息中吧。

 

今天林允兒讓鄭秀妍睡到11點多才吵醒她,要是平常沒什麼特定事,林允兒一定9點多就開始吵醒自己說想一起聊天之類的。

 

一切都歸於晚上的演出,重視工作的林允兒同樣重視成員們的工作,在重要的工作天,林允兒總希望鄭秀妍有更多的休息時間,精神飽滿去迎接工作。

 

看著螢幕的文字就不禁微笑,鄭秀妍盡量壓下揚起的嘴角,以免在經紀人哥哥面前失態。

 

【好喔,等妳。】眼見保姆車已經駛進公演場地的停車場,鄭秀妍的手指飛快地在螢幕按幾下就回覆了。

 

然後跟著職員們走下車,準備踏上她期待回歸已久的音樂劇舞台。

 

………

 

音樂劇謝幕後,鄭秀妍激動的心情仍沒有平伏過來。

 

她總是這樣,有時候無辦法從舞台抽離,以致當大家都離開舞台後,還剩下自己起伏不斷的心情,便有不想離開的感覺。

 

平常有少女時代的成員拉著她一起離開,可是今天只有她一個人,那種感覺就更是明顯,恍神的踏在舞台上,隔著絹紅色的布幕,她知道觀眾們已經正在離開,對了,今天她的妹妹鄭秀晶也有在場……

 

「Jessica,允兒找妳。」突然一個工作人員走到自己身旁說道,她遞出手掌,準備接過電話,怎料工作人員說:「不是電話,她在後方。」

 

誒?

 

錯愣的轉身,就見到林允兒的身影了。

 

「嘻嘻,姐姐我過來吶。」笑得像個痞子的林允兒替工作人員打過招呼道謝後,直接走來台上見她的金髮尤物了。

 

「允…怎麼?」

 

「不是說好的嗎?我來接妳。」林允兒走上前握著鄭秀妍的手,拉著她往後台的方向走。

 

「誒不過我在想大夥兒要不要慶功……」

 

「這個不要緊唷,我跟姐姐和哥哥們說妳今天沒有空,還給了我的親筆簽名作賠償。」

 

看著林允兒愈笑愈笨的樣子,鄭秀妍跟著笑還說世上只有妳能做這些事了,然後幸福的走到更衣室換衣服去。

 

換完衣服出來,就見到林允兒握著兩杯熱飲站在門外。

 

「這是?」

 

「熱可可。」林允兒給一杯鄭秀妍。「昨天秀英給妳巧克力沒能吃,買個熱可可給妳補償————因為妳後天仍有公演,所以只能喝可可不能吃巧克力喔。」

 

鄭秀妍只是握著紙杯感受熱可可的溫度,回憶昨晚被林允兒禁止吃巧克力,再看現在戀人的舉動,就覺得林允兒好可愛。「傻瓜,可可跟巧克力都不一樣。」

 

兩個人牽著手走到停車場,坐上林允兒的黑色Mini Cooper。當車子駛到公路時,鄭秀妍的電話就響亮了,來電者是意料中的鄭秀晶。

 

『姐姐的演出好棒,I’m so proud of you!』多年來鄭秀晶仍然是個稱職的妹妹,對於鄭秀妍的一切總是無比支持。

 

「謝謝,誒、我應該叫允兒載妳們走的。」瞄向正在駕駛的人,聽過自己的話後挑起一邊眉毛。

 

『嘻嘻,我跟Luna姐姐也很識時務的,當然不會阻礙妳和姐夫啦。』

 

「啊鄭秀晶,妳年紀還小就好像很懂事嘛。」有點調侃的語氣。

 

『還不是從姐和姐夫學回來的?哈哈。啊對了,叫姐夫聽電話。』

 

「她在駕車。」

 

「噢沒關係的,給我講吧。」駕車中的林允兒突然伸過手來接電話:「Krystal?」

 

『姐夫,謝謝妳的禮物喔,我會好好用的。』

 

「嗯,妳喜歡就好,替我向Suili她們問好。」

 

『No problem, see you next time.』

 

鄭秀妍接回電話後,對面的鄭秀晶已經掛線了。「妳們在談什麼?」

 

「嗯,上一次到香港工作時抽空買了一條圍巾送她,慶祝她考上兩所大學。」

 

車子離開公路,再繼續向前駛就到少女時代的宿舍了。

 

「妳會寵壞她的。」

 

「不會呀,這是我對妹妹的一點心意。」林允兒早就把鄭秀晶視為親妹妹看待。

 

「明明鄭秀晶才是我的妹妹,怎麼說得她是像妳的妹妹一樣啊。」

 

「因為妳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Fany姐姐到泰妍姐姐家時不也叫泰妍姐父母『爸媽』嗎?」林允兒回答。

 

「鄭秀晶是我的妹妹喔,不要跟我搶。」對於疼惜妹妹,鄭秀妍自問是比天下每個姐姐都要強。

 

車子駛回去宿舍,兩個人走下車手牽手的回去。

 

鄭秀妍另外一只手還握著喝剩少許的可可,她站在大門前,輕喚林允兒一聲。

 

「靠過來,靠過來。」

 

「是是。」

 

踮起腳尖輕啄林允兒的臉頰。「謝謝妳的可可。」

 

被剛沾過可可的嘴唇輕吻,使林允兒的臉上掛著甜蜜的笑容。

 

比巧克力都要甜的笑容,一切,都歸咎於她那個像糖果般甜美的戀人。

 

只有林允兒才擁有的Sweet Girl。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