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癒し》的前篇。

(發表於2011年6月17日)

 

《痛み》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緋山醫生。」

 

天下間能夠若無其事地表白的人究竟有多少個?至少,緋山美帆子的眼前就有一個。

 

晚上,她與白石惠站在前往小兒科走廊上碰面,說了幾句,就變了現在的狀況────白石兩手伸直按著牆壁,將緋山鎖在她的兩臂之中,緋山固然不能離開她的阻撓,卻並非完全投降給她,正要開聲反抗的時候……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緋山醫生。

 

一瞬間不知道如何是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令到兩人有如此下場呢?

 

……

 

【還有五分鐘就抵達醫院了。】直昇機駕駛員的梶先生說。

 

瞄向窗口,被直昇機載著跨越一片又一片的田地,緋山美帆子剛完成了成田機場的乘客事故,把從樓梯滾下的昏迷男子帶回翔北。

 

頭部沒有外傷也沒有出血位置,除了右臂骨折外,其餘是腦外科的工作了。緋山在腦裡留下結論,先打算將骨折處理好才送男子到腦外科。

 

抵達醫院,日落的黃昏非常美麗。

 

冴島先從直昇機下去,緋山在後面抬病人出去,正要抽身離開直昇機的機艙,慣性的動作竟然也會出錯。

 

「…痛!」

 

頭頂撞上了直昇機的上蓋,牙齒咬到舌頭,緋山不由得發出一聲悲鳴。

 

「沒事吧?」走在前方的冴島問候道。

 

「沒、沒事,先送到外科去吧。」緋山一邊按著疼痛的頭頂,一邊吐著舌頭。

 

把骨折的地方包紮好,旋即轉送病患到腦外科去,那邊的接手人是藍澤,緋山跟他寒暄一句後,各自又回復到崗位去。

 

「舌頭還好嗎?」

 

「…很痛,好像腫起了。」冴島一直都協助緋山,對於剛才在直昇機前發生的小事故,冴島加以問候的行為令緋山感到不習慣。「怎麼?今天特別好心的樣子。」

 

「我只是為了『某醫生』的病患著想而已。」冴島式微笑。

 

回來之後,緋山都因為舌頭疼痛而很少開口說話,連反駁藤川的沒腦發言也沒好氣,吃晚飯的時候又默默咀嚼,只希望不要碰到舌頭的傷處。

 

緋山走進在CS外面的休息室拿影印資料,就見到白石惠在裡面看書。

 

真悠呢,在這裡看書。

 

緋山沒有無視她的存在,只是舌頭的關係不想開口,於是默不作聲的從白石身後蹺過。

 

「…圖書館的座位都被佔滿了。」忽然,白石說話。

 

「…嗯?」

 

「緋山醫生應該會說『真悠呢,在這裡看書』之類的話吧?」

 

被說中了。

 

「也沒必要跟我交待。」

 

「…怎麼了嗎?」

 

「唔?什麼都沒有。」

 

緋山整理好影印資料後,突然發現腰間被人抱住,不用轉身也知道,那是白石的手。

 

「……我做了什麼令妳生氣的事嗎?」

 

「妳有做過嗎?」

 

「我想沒有。」白石笑著,下巴抵在緋山的頭頂上。

 

她並不知道緋山今天撞傷的事情。

 

「好痛!」緋山一聲呼叫嚇到白石,使本來緊扣著腰的手臂鬆開,緋山也因此離開白石的懷抱。

 

「對不起!我弄傷妳哪裡?沒事吧?我來看看?」白石慌亂起來,她不知道緋山哪裡受傷,也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弄傷她,她撫著緋山的肩頭。「這裡嗎?」

 

「不是!笨蛋白石。」緋山生氣的甩開白石的手,像被陌生人碰到而發怒的小貓一般。「我自己也是醫生,哪裡在痛我很清楚。」

 

「…可是我擔心妳啊!」

 

「抱歉,現在不想說話。」緋山拿好影印本的資料就走了。

 

白石無奈的看著緋山走,她也沒心情繼續看剛才挪在矮桌上的論文,畢竟觸怒了緋山的話,那種耿耿於懷的悶騷使她連手術也不想做。

 

冴島見到白石沒精打采地坐在護士站嘆氣不斷,走過去問過究竟。

 

「我好像激怒了別人…」

 

聽白石這麼一說,冴島回想起緋山五分鐘前路過時好痛好痛的叫著,心裡有個底。

 

「犯了低級錯誤,只是個氣自己而已?」

 

「……嗯?」

 

「沒有,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冴島繼續專心自己的工作。「不過,緋山醫生的話,好像說要去小兒科一趟呢。」

 

……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緋山醫生。」

 

回復到現在。

 

「妳果然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

 

「沒有,真的沒有。」雖然看來似是白石耍兇將緋山按到牆上的,她人卻露出相當無辜的表情。「只是,不想被妳討厭。」

 

緋山嘆氣,看來這人誤會了什麼,如此想著,正想上前親吻安撫白石的不安,可是想到舌頭的傷,又制止了自己的慾望。

 

「並沒有討厭妳啊。」

 

把出勤時的低級犯錯統統講給白石聽,換來了白石的笑聲。

 

「……有這麼好笑嗎?」

 

說罷,白石還沒有停下來,仍然笑著,連眼淚也擠了出來。

 

可惡。

 

即使舌頭在痛,但牙齒還是非常鋒利有力的────

 

「哈哈哈……痛!」

 

白石的笑聲一絕,就迎來頸上的疼痛。緋山不甘心的在她的脖子上齒了一口。

 

「別在人家的痛苦上添置快樂!」

 

「…即使如此也沒有必要咬這裡啊。」這下子找什麼來遮好?「好像有點過份了,緋山醫生。」

 

白石按著被咬的位置,看起來有點生氣,緋山突然變得內疚,兩人還在值班的,不應該開這個玩笑。

 

「妳生氣了?」鐵石心腸。

 

「嗯,我真的生氣。」

 

「……對、」欲言,被白石的手指按著唇瓣,一字也說不出口。

 

「所以這份痛楚,我今晚要給妳十倍回報。」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