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MILD TIME》沒有任何關連
只是我懶惰不想命題而已~

(發表於2010年10月25日)

 

《MILD WAY》 

 

白石惠內裡其實是一個很恐怖的人。

 

大約兩小時前的巡房期間,看見她剛才撐著腰斥罵一位年青病患,緋山就有這種想法。

 

連日值勤的緋山剛才完成一個急發性主動脈剝離的手術,這類手術比一般的更需要執刀醫生的果斷和機智,明顯地緋山在完成這項手術後就已經筋疲力盡,不得不在值勤的時間裡去偷懶。

 

去更衣室?不太好,她想躺著睡一會,更衣室的長椅太硬,不好睡,還是去倉庫比較好,那兒有床,雖然身邊是醫療用品和少許雜物,但一張軟軟的床已經勝過堅硬的長椅,她將PHS的鬧鐘功能預設好響鬧的時間;20分鐘,這是緋山只能睡的時間,她心裡一邊唸著這數字,邊向倉庫的方向走。

 

走到倉庫花了她兩分鐘,只剩下18分鐘可以休息。打開倉庫的門,緋山被眼前的景象嚇住,可是下意識不想吵醒「某人」,她把那呼之欲出的叫聲吞回肚裡。

 

沒想到,給白石捷足先登,躺在那張被放置在倉庫的病床上偷懶。

 

偷懶,這個說法有錯,正確來說應是「正常的作息」,跟緋山一樣連續值勤,也為不同的手術執刀,白石的疲累,緋山可以理解;但這不是能否理解對方有多累的問題,而是關切到床位被霸佔了的重要事情,緋山瞄了PHS一眼,她只剩下17分鐘。

 

叫醒她?不;硬要跳上床佔位置?不;連環設問的緋山,對自己的方案提出無數否定,她搖頭嘆氣,「偷懶計劃」泡湯了。

 

倒是既然來到倉庫,又立即走回去似乎有點笨,緋山如是想,她雙手交叉抱胸,靠在牆邊,看著對外界毫無忌諱睡著的白石。

 

她真的累壞了吧?緋山想,不然就不會胡亂把情緒發洩出來。

 

那件事────田醫生失去手臂和那件事────緋山意外受傷之後,白石就很會將自己的情緒收藏起來,成為一個冷靜、知識豐富的外科醫生。

 

緋山知道,跟著白石在翔北成長的藤川、冴島和轉了科的藍澤都知道。這只會使白石積聚愈來愈多壓力,活像一個被不斷充氣的氫氣球,壓力就像源源不絕的氫氣,白石就是那多撐也不會破的頑強物料,可是,多強的物料終有一天都敵不過空氣,還是會爆破的,這跟倒太多水到一個杯子裡,水就會裝不住,然後溢出來的道理一樣。

 

一個小孩子聽見汽球爆破會被嚇一跳────那麼,白石惠「爆破」會嚇倒多少人呢?緋山懶得想了,因為這話題的進展已遠超她能想像的範圍。

 

很累,她只是覺得很累,難得溜了出來偷懶卻沒有「床位」,緋山感到很失望,這等同要她在這疲倦狀態下搬大石一樣難過。

 

「緋山醫生…?」緋山正要離開倉庫時,聽見床上的白石在叫喚自己。

 

夢話?緋山不解的轉身一看,望見白石半張開眼睛,這話是明確地看著緋山說的。

 

「原來妳醒著啊………」為什麼是擺出苦笑?緋山也不知道,但她的目光無法正視白石,視線飄忽不定。

 

「嗯…」白石撐起半身。「緋山醫生來這裡做什麼?」

 

「沒、沒有什麼的…」緋山慌忙地回應。

 

「啊。」白石似乎記起什麼。「前幾天答應小兒科的孩子,帶故事書給他們看…」

 

白石一說,緋山發覺在床邊的兩個紙袋,裡面裝著很多書,大概是白石所指的故事書。

 

白石坐在床沿,伸手打開紙袋,打量裡面的書,又抬頭問緋山︰「緋山醫生要跟我一起去小兒科一趟嗎?」

 

「不用了,我現在想去買咖啡。」緋山答道,轉身快步離開。

 

看著匆匆離開的緋山,白石連叫她止步一下也不能。

 

 

 

 

白石責罵病患的樣子在腦中揮之不去,板著臉、兇惡的指責著病患,緋山無法忘記那一幕,更不懂將那個白石跟剛才一副溫柔模樣的白石重疊一起。

 

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白石?平常冷靜對待別人的優等生,還是不顧形象斥罵病患的兇醫生?

 

緋山帶著疲憊不堪的身驅回到HCU,拾起桌上的一本外科醫學書籍────雖然沒有很用心閱讀,但至少架起一個「沒有偷懶」的模樣就好。

 

 

 

 

白石來到小兒科的一刻,本來各自成群的孩子們都結成一群,爭相跑到白石身前。

 

「白石醫生!」

 

「是白石醫生!」

 

白石將手上的紙袋放到孩子們的面前,任由他們自己分發故事書。

 

這些孩子都被病症或傷勢糾纏而留在醫院,脫離了日常生活,至少在這短暫的時間,身邊不再是日常的朋友和環境,對於小孩子來說,是一種恐懼的開端。當上正式醫生後,白石就意識到每個病患也會有這種「通病」,身為一個醫生,白石希望能夠體會和關心病患的表裡兩面────身體上的疾病和內心的傷口。

 

至少為這些孩子做點什麼,哄他們開心就好。白石如是想著,在數天前答應了小兒科的孩子們,說會帶些故事書過來,於是她去請教藤川,然後去書店花了近一萬日元去買了很多故事書回來。

 

看著孩子們天真爛漫的笑容,白石的嘴角也不自覺的揚起。

 

只有一個小女孩,走到白石的旁邊,扯著她的衣腳說︰「白石醫生,為什麼看起來很煩惱呢?」

 

「誒?」

 

「媽媽說,眉頭繃緊的人都在煩惱什麼事情────白石醫生有煩惱的事嗎?」小女孩的問題,引起了其他孩子的注目,大家各自闔上故事書,又再在白石面前堆成一群。

 

煩惱,就連小孩子也看得出來嗎?白石心裡想,然後微笑的回答女孩︰「嗯~沒什麼煩惱的,只是有點累而已。」

 

「真的?」

 

「嗯。」白石蹲下去,伸手撫摸女孩的頭。「真的。」

 

此刻,孩子們對自己的關懷,已經是最大欣慰了。

 

看著小兒科的孩子蹦蹦跳跳的,白石的心情雖然有放鬆過來,但很快又回復到沉重的思緒。

 

早上在勸病患服藥的時候,被病患說醫生是「福利高、無壓力」的職業時,白石就有一股無形的怒火,她的心裡不斷說服自己,那只是病患的無知,卻又按捺不住心裡的憤怒,所以毫不留情的在病房恨恨斥罵了對方一頓。

 

不應該這樣發洩出來的。────事後,白石為自己的衝動反省,她覺得是疲勞所致,所以去休息一下,結果現在的情緒還沒有回復過來。

 

「啊。」恍然大悟一般,白石叫了一聲。「緋山醫生……」她想起在倉庫碰見的緋山。

 

 

 

 

「緋山,妳的臉色很難看呢。」剛從食堂回到HCU的藤川,看到正在閱讀的緋山,就上前搭話了。

 

「囉嗦────還不是因為見到你?」單手托著腮的緋山,視線離開了書籍,抬起頭向藤川示意一個不滿的眼神。

 

那個帶著疲倦和不爽的眼神,使藤川畏懼三分,都退後了幾步,嘴邊還喃著︰「真的好差喔…」

 

「唉────」緋山長嘆一聲,聲量大得連在一邊檢查病歷和儀器列表的冴島都注意到。

 

然後就是正在不遠處走過來的白石。

 

「緋山醫生,累了的話我來幫手吧?」她走到緋山的面前說。

 

「不,我還好────跟妳相比之下。」緋山有氣沒力的回答,用手抓抓後腦,繼續埋首閱讀。

 

「咦?剛才緋山醫生不是說去買咖啡的嗎?」白石掃視緋山的兩側,都沒見到咖啡。

 

對,這件事連緋山本人也忘了,畢竟那只是從白石面前「逃脫」的藉口而已。

 

「…我現在就去買!」緋山猛力站起。

 

一瞬間,天旋地轉。

 

「危險…!」

 

腹部好像撞向了某個東西────這是緋山從剛才的暈眩恢復後意識到的第一件事,那是白石的右臂,正在抵住自己那快傾下去的身軀。

 

「緋山醫生,還好嗎?」白石的另一隻手放到緋山的左臂上,在旁邊扶穩緋山。

 

「────好,」緋山說。「只是有點頭暈。」這只會使白石抓得更緊。

 

「冴島さん,下午有手術的預定嗎?」白石問。

 

冴島拿起了旁邊的時間表,快速打量過後說︰「沒有。」

 

「藤川醫生,那────」這次是向藤川。

 

「好了好了,我明白的,我可不想再被仇視啦。」藤川揮著手,跟白石示意走得愈快愈好;白石想說的事,藤川心裡多少也猜得懂,白石一定是要帶緋山去「偷懶」。

 

「慢著、白石妳想幹什麼!」同樣理解白石的用意,被撐扶著的緋山正在掙扎。

 

「休息!」看著在自己兩手裡動來動去的緋山,白石沒多說話,只是以很重的語氣道出了重點。「緋山醫生給我去休息!不要在這裡耍任性!」

 

這兩句話,使整個HCU瞬間陷入沉默。

 

白石實在太兇了。就連緋山也被嚇得僵住了,乖乖的站好,都順白石的意。

 

糟糕!────白石察覺到周遭寂寥無聲的緣故後,心裡就覺得不妙────今早的病患就算了,這次的對象可是緋山醫生啊!

 

「…走吧。」緋山說,一邊拉扯著白石的衣袖角,盡快離開這片僵硬的氣氛。

 

 

 

 

兩人朝著倉庫的方向在醫院的走廊漫步,一方面是緋山的體力已去到極限,無辦法快步;另一方面是白石的狀況,就像電腦當機了一樣遲滯。

 

什麼嘛!耍兇惡的人是妳,為什麼還要一副呆樣!────緋山打量身邊的人,在心裡抱怨著,可是,後來憶述早上的想法,就覺得無辦法向白石生氣。

 

剛才那一幕,比起生氣,其實害怕在她的心裡佔更多位置。

 

 

 

 

「啊────累死了。」到了倉庫,看見那空置的床,緋山無須再故慮這是偷懶與否,可以名正言順躺下去的時候,感覺到全身傳來的疲勞。

 

還在為剛剛罵了緋山而糾結的白石,目睹緋山乖乖的休息,也可是放心離開了。

 

「白石。」不過被阻止了。

 

白石向緋山投向一個「不解」的眼神。

 

「剛才的事,我不會原諒妳的。」緋山說。

 

「對不起,我────」

 

「為了補償,妳也留下來吧。」打斷了白石的話。「儘管我很害怕。」

 

「誒?」

 

剛才躺下去的緋山,撐起了上半身,看著白石說︰「我害怕剛才那樣子的妳。」

 

「我只是────」

 

白石將早上的事,以最簡短的字句,全都跟緋山說了。

 

「所以,對不起。」

 

「嗯────」

 

病患的說話,換作是緋山,大概也會回報相同的反應,可是緋山知道,白石的情況並不一樣。快溢出的情緒-───名叫「白石惠」的氣球也有爆破的一天吧?

 

果然,不去停止這個氣球的爆破是不行的。

 

「其實更需要休息的人,是妳吧?」躺下的緋山跟坐在床沿的白石說。

 

「怎麼會,緋山醫生才更需要休息。」

 

「啊……好煩人。」在疲倦間討論這個話題的緋山不耐煩起來了。

 

她的手在床上摸索,直到摸到白石的手,才停止下來,這時她已經累得不得不睡,但至少白石的體溫還會給自己一點清醒。

 

「雖然有點擠,但就當作是懲罰。」緋山的臉別開一邊。「妳也來睡好了。」

 

「可以嗎?」

 

「…別在磨磨蹭蹭的。」

 

「好吧…」說罷,白石也擠到床上去,這床給兩人睡果然很勉強,實在免不了身體上一些接觸。

 

「不要說多餘的話,我要睡了。」

 

「是…」

 

這僅餘的意識裡,緋山自覺自己能做的事就只有這而已。

 

至少用這個簡單的方式,阻止白石再表露出那不為人知的一面。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