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x16 的濕身師生設定

(發表於2011年10月18日)

 

《The Beautiful Mistake》

 

人生真的很沒趣。

 

身為學生的我們,每天重覆地上課、下課和回家,每天面對的是班上一樣的人,還有一樣的教師。

 

所有的事情都一成不變,直到我們畢業為止。

 

可是,我想趁著還年輕的時候,來一些有趣的事情。

 

 

- Prologue -

 

 

踏入六月,還殘留著春天的氣味。

 

「……因為藤川老師打高爾夫球時扭傷腰部住院了,所以這週都不會來上課,而我就是來代課一星期的,我叫白石惠。」

 

長髮綁成單馬尾、額前瀏海三七分的女性,拾起板前的白粉筆,在板上寫上「白石惠」三個漢字,然後向高二的化學班同學說明狀況。

 

「好年輕!而且是美女!是藤川的朋友嗎?那今年才26歲?跟我們才相差十年耶!」

 

「喂喂,不覺得白石老師長得很帥嗎?」

 

「身材很好,跟矮個子藤川比起來更養眼呀!」

 

約三十人的化學班,不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對板前的女性感到新鮮,大概是小鬍子藤川老師完全沒眼前這位白石老師吸引,所以白石說明的時候,班上每人都在竊竊私語。

 

學生的對話一字不漏地進入白石耳裡,他們都不認為聲量太大,更不認為拿由高一起任教他們的藤川來比較是對藤川不敬。

 

聽見高中時期同班的「藤川老師」被現在的學生們說「矮個子」,白石不禁記起昔日藤川被嘲笑的畫面,苦笑著說:「聽說藤川老師趕不上計劃的進度,所以這週我會盡量協助藤川老師趕上進度的。」

 

「誒~~藤川其實是故意住院來逃避進度落後的事情吧?」班上其中一個男生說,惹來班上同學們的笑聲。

 

「嘛,無論如何,現在我們就要翻到第五章節的第二部份吶。」白石婉轉地避開問題,翻開藤川交給她的記事簿和教學課本,還有她自行準備的講義,然後拾起白粉筆,開始背對學生們在板上寫上第五章節的課題。

 

「老師,還沒有點名。」白石寫好課題轉身過來的時候,一個卷髮的女學生向她說。

 

週一的課是在午飯後,所以要點名。————被女學生這樣一提,白石才記得藤川在電話請求幫忙代課時說過的話,於是她開始在化學實驗室的教師桌上搜索出席名單,「…出席名單放在哪裡?」可是怎麼也找不著。

 

「右邊第二個抽屜,在色的透明文件夾裡頭。」女學生說罷,白石拉開抽屜,找得到了。

 

想要省時間的話,可以請班長幫忙,她叫緋山美帆子。————看著出席名單,白石又再記起藤川的提點,問:「班長的緋山美帆子是哪位?能請緋山同學替我點名嗎?」

 

隨後,女學生走了出來,有點不耐煩地拿去白石手上的名單,說:「我就是緋山。」

 

「啊,謝謝妳。」白石看著教師桌前的緋山,投以一笑。

 

欲轉身回座位的緋山,給白石的笑容牽引著,一瞬間呆滯了,後來發現自己注視著白石的臉孔時與對方的視線交錯,感到不好意思:「我點好後拿回給妳。」

 

「嗯,拜託吶。」

 

 

 

 

「緩衝溶液是一種在額外加入少量強酸或強鹼或進行稀釋時,而仍能保持溶液的pH值基本不變的溶液,以下有三個製備酸性緩衝劑的方法………」

 

代課老師的出現,平常聽藤川講課時在位子裡交談的一群壞學生都安靜下來,難得地打開課本專心聽課;可是,一如以往集中的模範生緋山卻分神了,白石解說到第三部份的時候,緋山的課本還停留在第二部份的頁數。

 

在緋山沒有專心的時候,她身邊的女同學撞了她手臂一下,小聲地說:「剛才白石老師的笑容很甜美,完全不像小鬍子笑起來那般噁心…」

 

「對呢,藤川笑起來的確有令人想扁他的衝動。」緋山從心認同對方的說法。

 

「要是白石老師取替藤川,那群吵死人的傢伙也會靜下來吧。」女同學說。

 

「嗯……這樣的確不錯,可是藤川在這裡可以被我們欺負也很好啊。」

 

「確實…藤川的氣場很想讓人欺負他呢。」至少,班上所有學生都不會在「藤川」後面加「老師」二字。

 

「以上是把少量強酸加進酸性緩衝劑時的情況,那麼……能請妳說明一下把少量強鹼加進酸性緩衝劑會發生的情況嗎?」

 

「喂喂,在叫妳喔。」

 

結束藤川的話題後放空發呆的緋山,突然被旁邊實驗桌前的同學伸手拍打肩膀,她才意識到板前的白石剛才叫了自己的名字,只是耳朵像有過濾功能般使緋山聽不見,她立即望向課本,不是這頁,翻過幾頁,找到白石正在說的課題後,望向出面的白石。

 

「緋山同學?」望見緋山看過來,白石再叫她。

 

「呃…這個,」緋山拿起課本,開始朗讀:「加入OH-離子後,它會與H+離子結合,形成H2O;H+離子的濃度減少,但更多CH3COOH離開令H+離子的濃度提升,只要提供足夠份量的CH3COOH,近乎所有加入的OH-離子都會被移除,H+離子和OH-離子的濃度變化都很輕微,所以pH值也不會有明顯改變。」

 

「嗯,答對了。」白石點頭,然後往板寫下緋山讀出來的理論簡短版本。「緋山同學請專心一點喔,這邊的課題很重要,經常會出現在試卷上的。」

 

「……是。」臉帶羞紅的緋山垂頭看著課本,讓散亂的頭髮掩蓋通紅的耳根,繼續聽外面的白石講課。

 

 

 

 

化學課後,緋山與同學拿著書本到圖書館上自修課。

 

女生們把要預習的書本堆到桌上後,緋山發現化學課本旁冒出的紙角,翻開書頁,冒出的一角是上課忘了交給白石的出席名單。

 

「…剛才忘了交出去。」緋山丟下一句就離開圖書館,她從三樓的圖書館走回去六樓的化學實驗室,邊走邊唸:「代課老師還會留在學校嗎?還是會代藤川上高一的化學課?不對不對,今天高一好像沒有化學課………」

 

走到化學實驗室敲門,出來是實驗室的助理阿姨。

 

「白石老師還在嗎?有東西要給她。」

 

「白石老師?…啊,妳說是笑得很甜美的代課老師嗎?她剛剛才走,妳看在樓梯間那兒見不見到她吧。」助理阿姨指往緋山跑上來的另一邊樓梯。

 

「謝謝。」雖然很想吐糟連助理阿姨都被笑容吸引到,不過緋山道謝後就立即往另一邊的樓梯走。

 

快步地走了兩層,都不見白石的身影,怎麼說也跑太快了吧!這麼想的緋山加快了步速,走到半層的轉角時,見到一個束馬尾的身影了。

 

「老師!漏了這個……啊!」

 

緋山的叫聲使在梯間的白石回頭一看,而她所見到的,是緋山整個人向前仆倒的瞬間。

 

「危險…!」不顧一切地放開兩手捧著的書本,白石伸出兩手想抓緊緋山的上臂,可惜反應不夠快,緋山已經跌到自己身上,避免兩人一起跌倒,白石一手抱緊緋山站穩,另一手則抓著旁邊的扶手。

 

所有畫面都轉得太快,緋山倒在白石的懷裡什麼都看不見,只知道手上的名單都變成皺紙,還有心跳異常地快,大概是剛才的離心力使她緊張了。

 

「妳還好嗎?」白石一邊問緋山的狀況,一邊放鬆環著緋山的手臂,另一手則仍然握緊抓手不放。

 

「嗯………還好……」緋山抬頭看著白石,還不懂得反應。「呃,妳的東西…」直到她看見白石身後散落在梯間的紙張,她才有意識繞過白石去收拾。

 

緋山逐一撿起屬於藤川的教學課本、記事簿和幾張手寫講義,還有自己帶來的出席名單,都疊好交回給白石。

 

「…咦,我的筆…」

 

聽見白石一說,緋山再度搜索梯間,走到最低的一階,見到白色的筆。「是這支嗎?」緋山撿起來遞給白石。

 

「是的是的,謝謝妳,我會記得把名單交出去的。」白石走到緋山旁邊,笑著說。

 

「是…麻煩妳了。」看見白石的笑容還有對剛才的瞬間感到害羞的緋山,伸手抓著自己頸側。

 

「那麼,明天見。」

 

「嗯,明天見。」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