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SONE 們妳們要幸福快樂 (咦)
兩位實在太可愛不敢直視、尤其是那個會惹來妹子們尖叫的林允兒……
至於鄭秀妍的魅力我曾經親身感受過、妳看到她是無法尖叫出來的
只能夠目瞪口呆(?)感受她的氣場和她美麗動人的一切。
天哪,我好想她。(喂##)

 

 

《Love Without Reason》

 

再美麗的花朵終有一日都會凋零。

即使如此,它們還是會燦爛盛開,在枯萎之前展示最美的一面。

 

那年夏天我決定抓緊青春的尾巴。

告訴妳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愛妳。

 

其實我們都明白,面對彼此有如何的心情。

只是我們缺乏勇氣,詞語有限無法說出最正確的形容詞。

唯有狂妄地說,「我對妳的愛比海更大。」

 

「傻瓜。」妳笑說。

「妳知道大海有多大嗎?」

 

我實在不知道。

「大海的大,就像我對妳的愛一樣大。」

只顧甜言蜜語逗妳開心。

而妳像我期望的嘿嘿笑著。

 

「那妳為什麼愛我?」

「不為什麼,只是愛妳而已。」

 

―――我們就在青春枯萎之前,談一場燦爛戀愛好不好?

 

 

……

…………

 

 

「好吧。」

「嗯。那麼我去收拾東西。」

 

林允兒和鄭秀妍同居了三年。

兩個人生活好好的,在情侶們眼中她們是理想的畫面。

 

一個是表面很完美,內心卻是沒有自信的溫柔少女。

一個是表面什麼都做不好,實際上是很會關心別人的溫暖女孩。

 

她們彷彿是為了對方而存在,互補對方缺失的東西。

她們的人生各佔一半,拼起來是完整的一。

 

「書架的書,我忘記哪些是我買的。」

「沒關係,妳喜歡就拿走。」

「面霜留給妳用吧。」

「隨妳喜歡。」

「鄭秀妍。」

「什麼?」

 

可是她們現在,面臨把完整的美好撕裂。

想要變回獨立的個體,不再有牽連。

 

「我給妳的信用卡,還給我吧。」

 

鄭秀妍站在原地倒抽口氣,生氣地走到手袋掏出皮夾。

在裡面找到林允兒給她辦的附屬卡,用盡氣力把卡丟到地上。

林允兒沒有評論她的態度,默默彎腰把卡撿起,兩掌使力把卡摺壞。

 

然後把壞掉的卡丟進垃圾箱,如同她們支離破碎的愛情。

 

那天晚上她們睡在同一張床。

被子包裹著鄭秀妍的身體,而林允兒只是披著外套。

冷氣溫度只有18℃,是鄭秀妍認為適眠的溫度。

要是裹住同一張棉被,她們都很樂意破壞地球換來幸福的溫暖。

那天晚上,林允兒第一次後悔原來她們一直在傷害美好的藍色星球。

 

之後的某個早上,鄭秀妍習慣性的轉身,卻撲了個空。

床上不再有那個人的溫度,大小恰好的雙人床,現在變成寬大的單人床。

放著的枕頭,不再有那個人的洗髮乳香氣。

旁邊的小几,不再有那個人戴住的黑框眼鏡。

角落的書桌,不再有那個人加班拿回家的文件。

桌前的椅子,不再有那個人掛在椅背的連帽外套。

 

星滅光離,原來一個人要走,是很徹底的事情。

 

 

……

…………

 

 

「上次我在街上見到允兒,她跟一個女孩子一起,很開心的樣子。」

「哦,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分手兩個月之後,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到那個人的消息。

我們分手的消息傳開後,因為我沒有問,所以沒有人向我提過她的事情。

林允兒也挺厲害的,跟我分手後就立即有新歡……

不過已經與我無關了。

 

「Jessi不覺得分手很可惜嗎,對象可是允兒啊,那個由國中開始就是萬人迷的林允兒。」

「妳那麼喜歡,妳就放棄太妍去追她啊。」

「其實我曾經有喜歡她,可是在要表白之前,就聽說她已經有心上人。」

「哦,是嗎。」

 

林允兒妳好樣的。

連我的閏蜜也要搶走嗎?

 

「吶,妳們分手是因為第三者嗎?」

「不是。」

「那是為什麼…」

「不知道。」

「我不接受這種含混不清的答案哦Jessi。」

 

不是第三者。

我們之間也沒有衝突。

純粹有一天醒來,感覺旁邊的人很陌生。

可能是她連夜加班我們太久沒見面。

可能是我在她休息時都喜歡去購物逛街忽略了她。

但是實際的理由比這些原因都更加無棱兩可。

 

「Fany呀、―――」

「我們能夠沒有原因地愛上一個人,」

「也自然能夠沒有理由地不再愛那個人。」

「我跟允兒,都是這樣想的。」

 

 

……

…………

 

 

鄭秀妍住在跟林允兒同居租的房子。

因為租金便宜也沒有找到更好的地方,即使分手了仍然住在那兒。

 

外面刮起疾風暴雨。

晚上在公司加班的林允兒,聽到從外面吃完晚班回來的加班戰友們這麼說。

 

「很大雨嗎?」

「對啊妳看我的褲管都可以扭出水了…」

 

林允兒無言看著地上的水滴,站起走到辦公室窗前,手指壓下百葉簾。

 

「真的很大雨呢。」

「對啦我為什麼要騙妳。」

 

轟隆―――

 

雷聲響起。「我有沒有說你騙我。」

林允兒離開窗前,坐回辦公桌前繼續寫項目報告。

外面的雷聲一次比一次響,閃電的頻率也愈來愈多。

不害怕打雷的林允兒都覺得心神不定,坐立不安。

 

再不集中精神,年報會追不上進度,加班地獄就要延長了。

拍打臉頰走到茶水間,弄一杯速溶咖啡。

捧著不加糖也不加奶精的苦澀液體回到座位。

 

「允兒,妳的手機剛才在響。」

「哦,沒關係,這個時候打來的電話都不會重要。」

「會不會是男朋友打電話來關心妳啊?」

「怎麼可能,我沒有男朋友。」

 

說罷,放在抽屜的手機又響起。

林允兒打開抽屜看過究竟,那是不存在於林允兒通訊錄的號碼。

卻是存在於她心中的一串數字。

 

「喂…?」

『允兒…怎、怎麼辦、玻璃窗……破、……』聽筒傳來猛烈風聲。

「妳再說一遍?我聽不清楚…」

『快點、來…玻璃窗破…,我、…不知……怎麼辦…』

「妳那邊的訊號不好,我聽不……喂?喂喂?」

 

突然斷線。

林允兒心急如焚站起來走了兩圈,到底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按下快捷撥號“1”,卻發現通訊錄並沒有設定“1”的電話號碼。

分手後連電話號碼都一拼刪除,打算所有事情都要乾脆俐落地了結。

可是為什麼現在覺得沒有快捷撥號是很不方便的事情呢?

 

她到通話紀錄找到那串數字回撥過去。

「妳在哪裡?」對方接聽後,林允兒搶著問。

『…家裡。房間的玻璃窗破了,現在怎麼辦……外面又一直下雨……』

「妳沒有受傷吧?」

『沒有……可是房間的東西都沾到水了…』

「妳不要亂動碰到玻璃碎片、我現在過來!」

 

掛線之後,林允兒衝到辦公室雜物房。

千辛萬苦在凌亂的房間找到兩塊與房間窗子大小相若的塑膠板。

 

「對不起啊,我家裡的玻璃窗破了我要回去修!」

「需要幫忙嗎?」

「不用了,你們留下來繼續趕進度吧。」

 

雖然沒有男朋友,可是她有前女友。

丟下加班戰友們,林允兒離開了公司。

 

 

……

…………

 

 

鄭秀妍姑且先用膠帶和窗簾封住房間的大缺口。

至少能夠防止雨水繼續入侵,可是這個狀態是不能維持下去的。

 

充滿壓迫感的雷聲落在耳畔,即使捂著耳朵都一樣震撼人心。

曾幾何時已經不怕打雷的鄭秀妍,突然記起小時候的戰慄。

害怕得瑟縮在房間一角,閉住雙眼也彷彿知道閃電來臨。

 

到底是什麼時候是不再怕打雷呢。

―――腦海頓時浮現林允兒的笑容。

 

鄭秀妍終於記得那是國中升高中的暑假。

那天跟林允兒和其他朋友們出去渡假村玩四天三晚,首日黃昏卻被大雨掃了興。

雖然活力充沛的林允兒仍然無懼風雨跟其他人在打籃球。

可是自己因為怕打雷,選擇鑽到房間的被窩,阻隔可怕的雷聲。

雷聲太過轟烈,鄭秀妍都未發覺有人進了房間,掀開棉被,看見自己狼狽樣子。

 

“原來姊姊妳怕打雷啊。”

“……嗯。是又怎樣啦!怕打雷得罪妳嗎…!”

 

被那個人發現自己怕打雷之後,以為會被她嘲笑。

可是她沒有。她沒有笑。

只是在口袋翻出隨身聽和耳機,用柔和的動作摸上自己的耳朵。

 

“聽音樂就不會怕了。”

林允兒說完這句,提高隨身聽的音量,隔開外面的雷聲。

 

鄭秀妍沒有說出挽留林允兒的話,但是林允兒也沒打算走。

林允兒沒穿著充滿泥濘的衣服,她發現鄭秀妍獨自離開也心裡有數,就趕緊替換衣服去找人。

鄭秀妍沒有要靠上林允兒,只是林允兒抱她入懷,讓她剛好倚在她的肩膀。

林允兒本來不是跟鄭秀妍同房,可是同房的人回來看見她們相擁入睡,不忍心吵醒她們。

鄭秀妍半夜睡醒,發現外面已經不再打雷,卻沒有離開林允兒懷抱。

林允兒隔天睡醒,望見枕邊人安心的睡顏,珍惜的摸上鄭秀妍的臉。

 

林允兒以為鄭秀妍不知道她的動作。

可是她也不知道鄭秀妍只是緊張才閉上眼睛繼續裝睡。

 

從此之後她就不再怕打雷。

因為打雷的時候,旁邊總會有林允兒在。

 

 

……

…………

 

 

「秀妍!」

淒厲的風聲之間她聽見林允兒喊她的名字。

 

林允兒慶幸舊居的後備鑰匙還在私家車裡。

省下按門鈴的時間,她開門後鞋也沒有脫掉直走房間。

走進漆黑的房間,林允兒亮了燈才看見鄭秀妍捂著耳朵捲縮在角落。

 

「為什麼不亮燈?」

「亮了燈更加可怕。」

「也對…」

 

房間一片狼藉。

 

「可以給我到客房拿工具箱嗎?」

「嗯。」

 

林允兒走近窗邊,踩上玻璃碎片,在看應該如何修補。

鄭秀妍在她身後跨過雙人床,到客房翻出工具箱。

之後鄭秀妍靜靜地坐到床上,看著林允兒用膠板充替玻璃窗。

一切都完工後,房間不再有刺耳風聲,頓時安靜許多。

安靜得連林允兒的喘息都聽得見。

鄭秀妍發現她的襯衫都在修補過程被雨水打濕了。

 

「去洗個澡吧,妳這樣會感冒的。」

「……不了,公司還有很多戰友在等我。」

「哦,」鄭秀妍下床到衣櫃翻出一件白襯衫。「那至少換件衣服。」

「嗯。好吧。」林允兒看著黏在皮膚上的襯衫好不舒服,為了身體健康也接受對方好意。

 

林允兒到浴室換過襯衫,看見鄭秀妍蹲著撿拾玻璃。

她皺著眉頭走過去。「妳這樣很危險的,會割到手。」

「不會啊…我很小心。」說罷,鄭秀妍又拾起一塊玻璃放到塑膠簸箕。

「我來幫妳。」林允兒一同蹲下。

「不用妳幫、…啊!」一塊小碎片從她手心滑下,還留了一道醒目的鮮紅。

「笨蛋。」林允兒立即抓住她的手拉她到客廳。

 

鄭秀妍坐在沙發上無奈地看著林允兒為她包紮傷口。

兩個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流血的傷口和白色的繃帶。

期間沒有人說話,也想不到有什麼好說的。

 

「這樣妳要怎樣照顧別人啊。真是讓人擔心。」包紮後林允兒說。

「誰要妳擔心,何況根本沒有人給我照顧。」鄭秀妍賭氣的說。

「妳別再碰玻璃碎,我幫妳善後吧。」

「不用妳幫,我戴手套去清理就是。」

「我說妳別碰就別碰。」語氣瞬間沉重。

「妳公司有事做就快點走。」

「妳這雙手能做什麼,房間都被吹亂了。」

「那是我的房間,不用妳管。」

「可是我喜歡看的書都在裡面。」

「不是說過妳喜歡就拿走嗎?」

「有些書是妳買的。」

「那妳就帶……」

 

轟隆―――「呀―――!」

 

林允兒發誓高頻率的尖叫比雷聲更可怕。

刺耳的人聲和響亮的雷聲混合在一起讓她暈眩。

眨眼回神過來,發現一只巨大無尾熊攀到她身上。

她還確切感受到這只無尾熊因為雷聲而怕得顫抖。

這只無尾熊真的不適合在野外求存啊。

 

「別怕別怕,我在這兒。」

林允兒感覺到胸前的布料被捏得好緊好緊。

緊得她的心都揪了一下覺得好疼。

她僵住身體讓鄭秀妍抱夠,再從沙發起來去收拾。

 

期間鄭秀妍與她保持距離只有一公呎。

 

她不敢走太遠,因為雷聲隨時會響起。

她不敢走太遠,因為想在林允兒旁邊。

她不敢走太遠,因為掛念林允兒的人。

 

林允兒細心打掃吹到房間的樹葉,向鄭秀妍確認要不要丟掉沾了水的紙張。

隨後還體貼的替鄭秀妍換了被單,捲成一團放到待洗衣物的籃子。

眼見凌亂變得整齊,骯髒變得乾淨的房間,鄭秀妍以為林允兒就要走。

「等明天早上找人來維修之後我才走。」怎料聽到這樣的答案。

 

跟被發現害怕打雷的那時候一樣。

鄭秀妍沒有說出挽留林允兒的話,但是林允兒也沒打算走。

 

 

……

…………

 

 

隔天鄭秀妍醒來,看見房間窗戶被兩塊塑膠板蓋住,才踏實地明白昨夜的事不是夢。

她翻開棉被下床,玻璃碎已經處理好,然而林允兒不厭其煩千叮萬囑要她穿好拖鞋不准赤腳。

瞥見放在書桌的時鐘,現在還是清晨六時,她能夠自覺地睡醒真是見鬼了。

悄悄地走到客廳沙發,那個裹住薄毯的人還睡得安祥,鄭秀妍頓時安心下來。

 

她蹲在沙發旁邊,仔細端詳林允兒的睡顏。

三個月沒見面,林允兒明顯又瘦了一圈,再瘦下去就變成骨頭了。

肯定又在公司趕工作沒有好好吃飯,只喝速溶咖啡過日子吧?

「妳這個討厭鬼。」伸出手指戳記林允兒的臉頰。

真是懷念的觸感啊。

 

林允兒等到那個人離開半呎才睜開眼睛。

手指的觸感還留在臉上的肌膚,有點痕癢。

趁著鄭秀妍往廚房的方向走,偷偷伸出手去抓癢,接著又睡過去。

 

不知道隔多久再度醒來,周遭空氣變得不一樣。

清新的空氣混雜住食物香氣,沒有判斷錯誤的話,那是泡麵調味粉的味道。

在沙發睡姿不好,林允兒坐起身的時候覺得脖子酸痛,叫了幾聲,吸引鄭秀妍的注目。

 

「我弄了早餐。」

「欸?」

「欸什麼。我說我弄了早餐給妳。」

「哦…謝謝。」

 

林允兒疑惑的走去飯桌前坐下。

桌上擺放一碗有太陽蛋和罐頭肉的泡麵。

 

「這是妳做的?」林允兒抬頭問鄭秀妍。

「不然妳覺得是昨天吹進來的?」

「不是…」

「有意見嗎?」

「沒有。」林允兒垂頭看著熱騰騰的麵食,肚子都響起來。

 

不管什麼,先吃進肚子裡吧。

 

林允兒有這個念頭也不能怪她。

畢竟在她記憶中,鄭秀妍連雞蛋也煮不好。

她拿起筷子吃著這碗泡麵,感覺眼淚都要湧出來了。

要是被鄭秀妍看見她的表情,一定會被誤會的,所以她維持低頭狀態把麵吃光。

 

泡麵不算好吃,但也不是難吃。

她想哭是因為,想念鄭秀妍的關心。

 

「我煮的東西妳吃得下吧?」鄭秀妍端了一杯水給她。

「又不會是吃不下的程度。」

「當然,我有好好鍛練廚藝的。」全熟和半熟的雞蛋都懂得控制了,她說。

「我知道。」林允兒喝著水說。

 

兩個人各自向公司告假,等待維修人員中午過來把窗戶修好。

一夜睡得不好的林允兒撐著眼皮看著窗戶回復原狀才放心要走。

 

「反正都告假了,要不要一起出去吃午餐?」

「不去,我還在加班,要回公司繼續趕進度。」

「妳整晚都睡不好,不要熬壞身體。」

「嗯。」林允兒坐在玄關穿好鞋。

 

開門。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關門。

 

鄭秀妍站在玄關呆愣地站立。

林允兒滯在外面無奈地回眸。

 

習慣是很可怕的事情。

三個月的時光顯然無法沖淡三年的習慣。

 

要是兩個人隨便一方開口說要復合,那會是得到怎樣的答覆呢?

 

相同的問題在兩人腦海閃過。

兩人之間只是一道不隔音的木門,只要誰開口就會知道答案。

鄭秀妍站在那兒三十秒,林允兒像是期待什麼似的待在那兒半分鐘。

 

各自吐了一口氣。

不約而同地拉開彼此的距離。

 

 

……

…………

 

 

「Jessi妳有黑眼圈!」

「是誰失眠都會有黑眼圈吧!」

「Oh my god!!」

「嗯?」

「Jessi剛剛說出世紀新聞啊!」

「……」

「告訴我告訴我,發生什麼事讓妳失眠了!」

 

鄭秀妍把事情都供出來。

她心裡想反正黃美英很快就會猜得到。

要說為什麼的話,就是黃美英都很懂得嗅到八卦的味道。

即使好像是說好朋友的壞話,鄭秀妍也沒辦法否認黃美英的特殊技能。

 

「所以Jessi跟允兒重新戀愛嗎?」

「不是。」

「可是妳描述的根本就是情侶之間才會發生的……吵嘴不要一起睡床,隔天給她煮麵。」

「沒有吵嘴,是她自告奮勇去睡沙發的。」

「誒、允兒真是孩子氣,又不是沒有睡過怎麼不大膽去睡。」

「Fany等等妳在想的事情跟我次元並不一樣。」

 

是情侶之間才會發生又如何啦。

我跟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可是妳對允兒還有感覺對吧?」

 

我不想承認。

真的不想承認。

我還對她有感覺的事實。

 

「嗯。」

 

明明在昨晚那通電話之前是毫無知覺的。

對於林允兒默默地從日常生活退出,應該感到麻木和習慣的。

不過她一旦出現在眼前,內心就重現以前因她而起的強烈悸動。

 

「那不要猶豫去追她回來吧。」

「是要怎樣追啦……我們是前任關係,現在復合整件事看起來好蠢……」

「一切也為時未晚。以前是允兒作主動,現在由Jessi作主動不是恰好嗎?」

 

 

……

…………

 

 

幸福不是一個人去追逐的。

它的步伐總是處於兩個人之間,要是一個走慢了,就由另一個趕上腳步。

 

雷暴交加的數天後,鄭秀妍用紙袋盛載兩盒便當來到林允兒的公司。

她想預先告訴她會過去的,可是那個人似乎埋首在工作並沒有空暇聽電話。

畢竟是前女友,鄭秀妍總知道林允兒的工作地點,只好親自上來摸門。

 

「小姐妳找誰?」一個貌似也是留下加班的男人問道。

「項目策劃部門的林允兒。」

「噢!妳找允兒,她在位子那邊,要我帶路嗎?」

「不用了謝謝,我自己過去找她。」

 

以前林允兒加班她都是跑上來公司等她下班,所以她也懂得林允兒的位置。

站在遠處看見那人全神貫注在螢幕上,根本沒有留意她的存在。

心有不甘的鄭秀妍決定不作聲,走近她的桌邊。

 

「啊來的正好,我剛剛傳輸文件去列印,可不可以去幫我拿過來?」

「好妳個頭,妳在命令誰做事?」

鄭秀妍放下沉甸甸的紙袋,與此同時林允兒察覺到不對勁,猛然抬頭看著她。

「怎麼妳在這?」

「我………」是來拿晚飯給妳的。這樣的話,對鄭秀妍而言實在難以啟齒。

 

林允兒拿過桌上的紙袋端詳裡面的東西,還聞到裡面傳來的香氣,不禁微笑。

「我們到另一邊吃吧。」

「……哦。」

鄭秀妍跟在林允兒身後,沒發現到她微揚的嘴角。

 

 

林允兒進入會議室,鄭重地把便當蓋子翻開,看到讓人口垂涎三尺的食物。

「這是做給我吃的?」

「嗯。」

「真的全部都可以吃?」

「這話是什麼意思?」

「…誒、我是指妳不一起吃嗎?」

「哦,我當然要吃。」不然我為何要帶兩雙筷子來啊,笨蛋。

 

看著林允兒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鄭秀妍心想這幾天晚上努力鍛練廚藝不是白費的。

她為了做這些便當,連食譜都可以背下來了。

「好吃嗎?」

「好好吃,很久沒有吃到這麼好吃的晚餐。」

「最近經常加班嗎?沒有好好吃飯吧。」

「沒辦法啊,很多項目都同期結束,我們只好努力賺加班費。」

「看妳黑眼圈都要出來了。」

鄭秀妍捧住林允兒的臉,拇指輕撫眼睛下的臥蠶,睡眠不足導致冒出黑色素。

 

被捧著臉的林允兒感到不知所措,幾天前還在跟她頂嘴的人突然送便當又如此溫柔,相當詭異。

「……妳也有黑眼圈,睡得不好嗎?」林允兒也發現鄭秀妍眼下的兩圈黑色,問道。

「嗯,不然妳現在怎會有好吃的便當。」鄭秀妍按著太陽穴說。

「我來幫妳吧。」

林允兒放下筷子,拿下鄭秀妍的手,用她的拇指指節給鄭秀妍穴位按摩。

「嗚―――」

兩邊穴位的酸痛感使鄭秀妍閉上眼睛發出難過的聲音。

 

「吶、允兒。」按摩的途中,鄭秀妍說。

「什麼?」

「先停下來。」

「哦。」兩手放開。

「嘶―――真的好痛。」

「還好嗎?」林允兒伸手為她撥開阻礙視線的一綹頭髮。

「妳先聽我說…」

「嗯?」

 

 

……

…………

 

 

花朵由種子化成它最美的姿態,經歷時間洗練逐漸蒼老然後枯萎回歸塵土。

恆久的愛情卻不會曇花一現然後凋落成為回憶。

它應該是維持美好直到最後。

 

「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雖然青春已經枯萎,我們之間或許不再燦爛,可是……」

 

林允兒瞪著眼睛乖巧地靜候鄭秀妍下一句話。

 

「我想跟妳復合。」

 

鄭秀妍的手心貼上林允兒的手背。

她看見林允兒挑起的眉毛。

 

「為什麼?」她問。

「不為什麼,只是愛妳而已。」她答。

 

林允兒反手承托住鄭秀妍的手掌。

感覺到她因為緊張的手汗。

 

「沒有其他理由?」她問。

「愛與不愛,都是沒理由的。」她答。

 

林允兒握住鄭秀妍的手掌,額頭也輕輕碰上她的。

感受到對方的體溫,那份久違的溫暖。

 

「有多愛我?」她問。

「像妳愛我的份量。」她答。

 

―――我們就在永恆休止之前,繼續愛下去吧。

 

 

 

- END -

    全站熱搜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