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寫的短篇卡住了,所以趕緊來更新連載。
這章開始進入主題,四個人終於走進陌生人的故事裡。

城市充滿各種生活圈子。
在一個細小的圈子裡,總會發現裡面那些人,充滿各種複雜的關係。

 

〈06 - And then she walks into the story〉

 

「妳好、我是金太妍。」

 

金太妍說著從沙堆站起,拍拍屁股的塵土,回眸發現黃美英的疑惑神情,才想到對方根本不會知道自己是誰。

 

「我有追蹤妳的instagram,所以……」

 

「哦,原來是這樣。」黃美英嫣然一笑。「我以為自己失憶了,怎麼會不記得認識的人。」

 

「是我過於唐突而已。剛才好像嚇到妳,對不起。」金太妍抓抓頭髮,心想真是尷尬的場面。

 

「不要緊不要緊,妳看起來也不是壞人。」黃美英坐到地上,拍拍旁邊的那片空間說。金太妍猶豫片刻,然後跟著她坐下。

 

兩個人都覺得彼此看起來貌似是個很好相處的女孩。「妳也剛巧來這兒玩嗎?」黃美英問。

 

要是直接說因為看見她instagram更新有顯示地圖位置就跑過來,豈不是會被誤以為是跟縱狂?金太妍思前想後,最後編了其他理由:「對、…對呀!因為想轉換心情所以就跑來這兒啦…!」

 

「妳的朋友呢?」黃美英四處張望。

 

「沒有,我一個人來。」

 

「嘻嘻,我也是。」她指著自己的臉笑說。

 

「妳都經常過來?」想到接待處的少年聽見“Tiffany”的名字就表現熱情,金太妍猜想她是常客。

 

「嗯,小時候跟家人來玩,就一直很喜歡這兒。」

 

「這是一個好地方呢。」

 

「對呀。」

 

望向無盡頭的大海,沒有言語點綴,旁邊的陌生人像旅程遇上的同道中人。

 

星宿下海灘上並肩而坐,對於旁邊的人不是鄭秀妍,金太妍心裡突然有點歉疚。鄭秀妍還是很相信她,很喜歡她,還會為她付出……然而現在的愛情早已大不如前,只是自私任性地束縛住雙方的自由。

 

「太妍的instagram帳號是什麼?」旁邊的人忽然遞過一個光源,金太妍瞄了一眼就看到instagram的介面。

 

金太妍接過粉紅色的NOTE,滑點數下,遞回去:「這個。」

 

「那我現在點追蹤吶。」

 

「妳真的很喜歡粉紅色。」金太妍打量黃美英的襯衫和手機,想起她的instagram帳號名稱。

 

「我很小的時候,媽媽身上總是穿著粉紅色的衣服,所以我很喜歡。」

 

黃美英拿著手機進入金太妍的instagram帳戶,輕輕滑動看金太妍的照片集,點開金太妍在錄音室跟歌手拍的合照,問道:「哇噢!妳是唱歌的嗎?妳今年多大??」

 

看來被誤會自己才是歌手的一方。「不,我是作曲的…我不年輕了,今年過了生日已經27歲。」她回答說。

 

「原來我們是同年!…我以為妳只有22、23歲左右啊。」外表像個小孩子的金太妍竟然比自己更年長,黃美英挑了眉表示驚訝。

 

「不要緊,我也習慣被誤會。」金太妍也能理解黃美英的反應,她到哪兒都被誤會是小孩子,她記得第一次到公司簽版權文件時,公司職員以為她是某處走來的工讀生。

 

「哈哈,我也經常被誤會Tiffany就是我的本名。」

 

兩個陌生人開始了對談。

 

「那本名是什麼?」

 

「Stephanie Hwang,黃美英。上國小時同班有女孩子也叫Stephanie,老師提議其中一人叫Tiffany,然後我猜拳輸了就一直被叫Tiffany。」

 

「妳在instagram有說過老家在美國,妳是混血兒嗎?」

 

「不是,爸媽都是韓國人,只是他們移民到美國,我隻身回來韓國唸心理學,一直也沒有回去。」黃美英說。「妳好像很關注我的instagram啊,難道妳是看到我的更新沖著我而來的?」

 

「不對不對,絕對沒有這回事!」金太妍搖頭擺手即席反駁,希望不會被看穿。

 

「這女生是誰?」黃美英又遞過手機放在兩人中間。屏幕顯示的照片是去年跟鄭秀妍去聖誕派對拍的,鄭秀妍拿著高腳杯,裝著要喝酒的姿勢,揚起嘴角笑著,相當養眼。

 

「……她是我的女朋友。」內心翻騰良久金太妍才回答。

 

「可是,」因為海風寒冷,金太妍抱膝捲縮起來。「我已經找不到喜歡她的感覺。」

 

「工作愈來愈多,跟她一起時間變少,感情變淡,我已經不懂得與她交流了。」

 

「妳要跟她分手嗎?」

 

「我也不知道。」

 

「為什麼?既然沒有感覺就分手,懸掛半空的感情不做個了斷,根本是在浪費雙方的時間喔。」黃美英關掉手機螢幕,舉起食指指住金太妍說,像是要教訓她。

 

「我能夠寫出得到好評的歌曲,都是因為她的出現。倘若跟她分手,我怕連靈感都一併失去。」

 

「所以即使不愛也要維持住戀人關係嗎?」

 

「我想,只要我們能夠穩定的站在平衡線上,誰也不會掉下去受傷。我們繼續有各自的生活,只要適時出現,對誰也好。」

 

黃美英從心裡覺得金太妍這麼做很自私,可是她根本沒有資格開口指說金太妍,因為她跟林允兒的關係都是建立於這條平衡線上。

 

維持Sex Partner的身份,她們好聚好散,對誰也好。既不破壞原有的感情,也不會增添更複雜的關係,有各自的生活,在需要對方的時候出現,不是正好說中她跟林允兒的關係嗎?

 

只有擔當這樣微妙的角色,黃美英才能以特殊關係站在林允兒身旁;得不到林允兒的愛,也清楚林允兒不會愛人,可是能夠獲得只屬於她的、肉體上的歡愉。

 

在這個立場上,她已經得到林允兒能夠給予她最多的。

 

「…或許、妳會覺得我很自私吧。」金太妍說。

 

「是的,很自私。」思考片刻,黃美英暗地裡自嘲,根本沒有資格指責金太妍。「不過誰又會捨得把自己放到第二位呢?」

 

她的手搭上金太妍的手背,想告訴她,她與她的立場相同。

 

我們都以為自己懂得控制平衡製造雙贏局面,但是其實已經有人傷痕累累在堅持下去。

 

最後會發現,平衡線上站得最舒服的人,只會是最自私的一方。

 

 

 

 

林允兒第一次被爸爸以外的人摑巴掌。

 

她小時候很頑皮,在奶奶家把古董花瓶拿來玩,手一滑花瓶沖往地面,衝擊力在易碎的物料集中一點然後散去,美麗又昂貴的花瓶迅雷不及掩耳成為碎片,惹得爸爸生氣,被摑了一掌。

 

那次是自己有錯,被打被罵不該有怨言,火辣的掌印褪去後,爸爸還是會張開手臂給她抱抱,奶奶也不會責怪她,因為小孫女才是更重要的一塊寶。

 

鄭秀妍這一巴掌不是很大力,卻狠狠打進她的心,心臟似是被割去一塊,五臟六腑都好像被幼細的銀針刺戳,並不會像爸爸和奶奶,給她傷害然後帶她去治療。

 

好難受。

 

在街上被很多路人注意,又指手劃腳,林允兒都沒有聽進旁人的八卦,她看見鄭秀妍氣沖沖離開後,相當平靜提著藥箱回到車裡,關上車門一刻,世界終於變得清淨了。

 

臉頰的灼熱感非常實在,皮肉也腫脹一些,很想哭但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哭。鄭秀妍似乎說得對,自己只不過是把朴孝敏投影到她身上,這是自己的錯所以也沒有哭泣的權利。

 

林允兒摸向手機,第一時間在電話簿找的人是黃美英。

 

看著“撥號”的選項,她其實不知道自己想要從黃美英那兒得到什麼。

 

在猶豫什麼呢?她心裡想,滑點“撥號”,把手機放到耳畔,聆聽有規律的訊號音。

 

或許她只是個任性孩童,傷心的時候盲目地走向能夠獲得慰藉的地方。

 

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會把兩個人的關係傷害得更深。

 

 

 

 

「不過誰又會捨得把自己放到第二位呢?」

 

說完這句話的黃美英,深邃的瞳仁似乎暗藏很多事情。

 

黃美英稍冷的掌心覆上金太妍的手背。突如其來的Skinship,金太妍有點錯愣,海風吹過,連同黃美英的香氣飄進鼻腔,心脈率也因此加快。

 

「妳的手很冷呢。」金太妍不知道該回應什麼,隨便擠出一句,至少不會陷入冷場。

 

「畢竟還是五月啊。」黃美英把一綹頭髮繞到耳後,身體向左邊的金太妍靠近一點。「靠近就會變得溫暖了。」

 

「妳對陌生人都是這樣嗎?女生隨便跟別人Skinship會吃虧的……」

 

黃美英竊笑,鼻子發出“哼”的聲音,說:「我就說―――妳看起來不是壞人。」

 

在美國長大的人果然不一樣。金太妍心想。

 

忽然黃美英握住的手機震動起來,她稍微拉開金太妍的距離,雙手捧著手機,盯著來電人名稱沒有反應。

 

「我到旁邊晃晃……」金太妍認為自己的存在讓黃美英不方便接電話,她左手撐著沙灘想要站起,右手卻被一股力度抓住無法起身。

 

她見黃美英選擇紅色的“掛線”,拒絕接聽電話。

 

在車裡聽到掛線音的林允兒皺了眉,又再撥打一次。

 

「…不接聽電話嗎?」金太妍看見黃美英重覆拒絕接聽的選項,問道。

 

「嗯,也不是重要的電話。」黃美英乾脆把手機殼拆開拔出電池,整台手機塞進旁邊的帆布包裡。

 

兩個人抱著膝並肩而坐,黃美英輕輕嘆息,說:

 

「有一個人,佔據我的心許多位置,可是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份量。」

 

「我以為我會得到她的時候,更加確信她的心並沒有空間給我置身在內。」

 

「我想一直守在她身旁,為她做點什麼,盡可能給她我擁有的一切,告訴她我就在這兒。」

 

「我跟她的關係,我以為是唯一的,但是我得知她跟別人發生相同關係,我覺得自己很渺小,只是夜空中的一顆星塵……」

 

「維持那樣的關係,我們之間終有一天都會瓦解,過去建立的感情,因為歪曲的過程都會一同捏碎。明知這樣是不對的,我卻因為自私地想擁有她,默默容許它持續發生。」

 

「所以…我沒有資格說妳自私,因為我自己做的也很自私。」

 

照片下充滿笑容的女孩並不是真正的天使,她也有著很多煩惱,而且並不是單純的煩惱,她的自私比金太妍的自私更加複雜。

 

金太妍被她的說話感染到,內心也難過得有點酸澀。她伸手輕摸黃美英的頭,見對方沒有避開,更是用力揉了兩下,頭髮都跟著海風變得凌亂。

 

「沒有人捨得把自己放到第二位啊。」

 

黃美英征了一下,然後給金太妍投放微笑。

 

這是兩條平行線重疊起來的起點。

 

 

 

 

鄭秀晶看見姊姊回家一幕,臉部表情是僵住的。

 

她不知道是誰會惹得自家姊姊哭得這麼難過。

 

躡手躡腳慌張地走到鄭秀妍身旁安撫她,又遞上面紙給她抹眼淚。

 

為什麼最近總是看見姊姊哭泣呢?哪個王八蛋我一定要踹她到漢江不得好死……

 

鄭秀晶心裡如此發誓。

 

回到家裡立即把身上衣物褪去的林允兒,踏進淋浴間時打了一個噴嚏。

 

她立即扭開水龍頭沖淨身體,沖淨頭腦,讓自己離開腦袋空白一片的狀態。

 

雙手撐住牆壁彎腰低頭,水沿住頭髮和臉頰滑下,閉上眼睛。首先重整未來數天有什麼預約的手術,有什麼會議,然後去想醫院有哪些病人需要多加留意………

 

每次遇到不懂得解開的煩惱,最好就是面對現實,弄清楚明白自己眼前的任務,煩惱自然置諸腦後。

 

所以隔天早上本來不應該出現的林允兒,在早班時間抵達前跑回醫院撤消休假,清晨來臨時權侑莉端著黑咖啡走回護理站以為見到鬼了。

 

「哇啊!我終於相信醫院白天有鬼的傳說了!!」權侑莉裝模作樣在護理站驚叫,林允兒沒有反應,繼續低頭看手上的文件。

 

「林醫生突然回來那我是不是可以下班?」跟權侑莉一起值班的後輩突然走來問,權侑莉踢了他的屁股說:「要下班也是我先下班,你快點給我去巡房。」

 

要不是林允兒翻了頁,權侑莉以為她在放空,因為根本看不到她的眼球運動,不知道她在閱讀文件還是發呆。

 

林允兒有古怪。權侑莉只能確信這一點,可是原因未明。

 

「妳怎麼了?」她拉過一張旋轉椅,張開兩腿胸口壓在椅背上,兩腳一伸讓滾輪把她帶到林允兒面前。

 

「……」林允兒沒反應。

 

權侑莉嘴角抽動一下,靠近林允兒的耳邊,語速緩慢聲浪響亮說:「林~允~兒~妳~好~嗎~?」

 

豈料林允兒眼疾手快一手抓住她的醫生袍,面無表情正面對峙,眼神兇狠的回答:「不要在我耳邊吵,不然妳要跟妳手上的咖啡一樣黑了。」

 

「好…好……妳冷靜一點。」權侑莉的背冒了冷汗,擺脫林允兒,決定離她一丈遠。

 

「我只是想為這幾天預約的手術做更好的準備而已。」林允兒說。

 

權侑莉觀察她的表情,眉毛繃緊,眼神銳利,像是迫自己要一天做完一年的事情,充滿壓迫感,感染到連周遭的人都呼吸困難。

 

這個表情權侑莉以前好像在哪兒見過。

 

啊、她想起來了。

 

朴孝敏意外身亡之後的一年,林允兒每天都是掛著這張臉。

 

 

 

 

權侑莉在醫學院的時候成績平均,不是特別優秀也沒有差到被學院勒令退學的程度,醫生並不是她的理想,她只是隨波逐流來到神聖的白色巨塔,沒有任何野望。

 

朴孝敏是她的同屆,成績優異性格良好,除了前輩後輩也很討導師和教授歡心,而且充滿從醫的熱誠。

 

權侑莉跟朴孝敏只是知道彼此的名字,沒有深交;權侑莉喜歡跟大學社團的人混在一起,跟醫學院的同學鮮有接觸。

 

不過身在同一個校園,權侑莉還是認得出經常跟朴孝敏在醫學院大樓進出的兩個人。

 

在朴孝敏的喪禮中,權侑莉不知道被哪顆隕石打到頭,瞥見林允兒哀傷的表情,不管對方認識自己與否,就伸手去摸她的頭,把她看成小寵物一樣呵護。

 

之後如何與林允兒和黃美英熟稔,過程忘得一乾二淨了。

 

不過今天見到林允兒又擺出那張把什麼責任都放在自己身上的臉,權侑莉突然回憶起,林允兒在實習期給自己施壓過多,導致過度疲勞,一共住院三天兩晚。

 

實習生倒下最多也是佔個床位,可是今天的林允兒是外科王牌,是前輩們以外不可欠缺的戰力。要是林允兒倒下了,外科一定會變成非常不妙的戰場。

 

放在口袋的手機震動,把權侑莉從思考中帶回現實,收到來自大學社團死黨金孝淵的短訊。

 

【侑莉我們很久不見了,要不要去喝一杯?】

 

櫂侑莉挑了眉,似乎帶林允兒去喝一杯也是不錯的抉擇,像是看見獵物的老虎舔了嘴唇,手指飛快點著螢幕回覆:【下班我會揪林允兒那傢伙一起過去,她看起來糟透了。】

 

【正好我也有一個感覺糟透的朋友來參加我們。】很快就收到金孝淵的回覆。

 

【That’s great.】權侑莉把手機丟回去口袋,走向林允兒說:「允兒啊,晚上要不要……」

 

「不要。」那個人冷咧咧的丟一句,把文件疊好放在桌邊,離開了護理站。

 

覺得沒意思的權侑莉苦笑搖頭,還給望過來的女護士聳肩,表示她也不知道向來性情溫和的林醫生今天吃錯什麼炸藥。

 

整個白晝權侑莉有她忙的,從其他醫生得知林允兒跑去水深火熱的門診部,兩個人下班時間再在更衣室碰面。

 

「我還以為妳打算連續在醫院呆一星期呢。」

 

「如果妳願意陪我的話我倒不介意。」林允兒說話的語氣跟早上比起來緩和得多,或許是受到門診部的病患們影響吧。「今早對不起啦,我心情真的很糟。」

 

「不要緊,我都知道。」打開儲物櫃的門,權侑莉脫著制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們要不要去喝一杯?我跟孝淵有約,不介意帶著妳去的。」

 

林允兒正想說好,手機響起截住她,是來自昨晚找過十幾遍也找不著的黃美英。

 

「喂?妳在哪裡?」接起電話的語氣都急了。

 

『昨晚一直在外面,手機都沒電了,剛剛回家充電才看到妳找過我。』林允兒並不知道電話中的黃美英也是隨便編個謊言。『昨天…找我有事情?』

 

「嗯…雖然現在已經沒事……」

 

『妳的聲音聽起來很疲累啊。』

 

「嗯…昨晚沒有睡好,所以………」

 

『我是有事想找妳幫忙啊。剛才從寵物美容店接Prince回家時買了一個小狗屋,我想移動客廳的沙發騰出位置,可是一個人不夠氣力搬動沙發。』

 

「…嗯,我等等過來幫妳。」

 

林允兒掛電話,無辜的表情望向權侑莉。

 

「我知道了,妳不能去是吧?」

 

「Fany姊姊需要我幫忙搬沙發,所以不能陪去啦。」林允兒穿上外套鎖好儲物櫃,繞過權侑莉說:「那麼我先走了。」

 

「嘖,真是不解風情的臭小孩。」權侑莉踢上儲物櫃,有點不忿地追了上去。

 

 

 

 

權侑莉根據金孝淵提供的地址來到一家Jazz Bar,酒吧裡有個小舞台,上面放置了一台白色的三角鋼琴,幾個樂手在舞台演奏輕快的爵士樂曲。

 

「侑莉這裡!」左顧右盼終於發現金孝淵在角落瞧她揮手,同桌還有一個金髮女性背對著她,大概就是金孝淵的朋友。

 

「來得真早啊,難為我這個剛下班的。」權侑莉坐到金孝淵的旁邊說道,同桌的金髮女性抬頭吸引她的注目。

 

真是個漂亮的人啊。雖然妝容未能擋去疲倦的表情,可是這樣茫然的表情也很養眼。權侑莉給眼前的女性默默打了80分。

 

「妳好,我是孝淵的朋友,我是權侑莉。」禮貌地遞出右手。

 

「妳好,我是Jessica。」鄭秀妍也客氣的握了手。

 

「Sica是我的工作夥伴,今天接到新工作所以就找她出來;侑莉是大學社團的死黨,她現在是外科醫生。」金孝淵為兩人解釋更詳細的背景,然後四處張望,又問權侑莉:「林允兒那傢伙呢?怎麼不見她啊?」

 

聽到林允兒的名字,鄭秀妍驚訝的瞪大眼睛,瞬間屏息,可是下一秒聽到回答:「她要去Tiffany家幫忙搬沙發,所以不會過來。」她放鬆的輕嘆口氣,當然另外兩人沒有注意到。

 

「她今天怪怪的,早上看見她的表情真是糟透了!簡直就像孝敏發生車禍之後的林允兒。」權侑莉埋怨說道,瞄向鄭秀妍,又想到一些事情。

 

「Jessica,看著妳的臉,突然讓我想到一個人!」

 

「欸?」

 

「孝淵孝淵,妳說她長得像不像朴孝敏?」

 

怎麼又來了,又有人說她跟誰長得相似,林允兒又是,這個權侑莉又是。鄭秀妍莫名其妙的慼眉沒作回應。

 

她突然想到,既然權侑莉跟林允兒認識,那麼那個長得相似的人……

 

車禍?

 

「胡說什麼啦,Sica比孝敏漂亮多了!」金孝淵敲打權侑莉的後腦勺。

 

「好吧好吧,別打我的頭,變笨的話就救不了人,我就找妳算帳吶!」

 

鄭秀妍彷彿阻絕開打鬧中的兩個人,回想昨晚跟林允兒說過的話,神情凝重。

 

「Jessica怎麼了?不舒服嗎?」察覺到鄭秀妍神色不妥,正在翻看菜單的權侑莉探頭過去問。

 

「…不,我沒事,我想要一杯Whisky coke。」鄭秀妍揉揉太陽穴,表情放緩下來。

 

腦海繼續回想一切細節,自己充昏頭腦對林允兒說過什麼話,慢慢組織起來。

 

“既然妳有自知之明突然闖進我的生活,那麼也請妳從我面前立即消失。”

 

“以林醫生的外表和才華,要跟前女友再發生關係並不困難吧?”

 

站在林允兒的立場聽到這句話,那份傷害到底是有多痛呢。

 

―――那肯定是被活生生撕裂皮肉一樣的疼痛吧。

 

- TBC -

    全站熱搜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