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事不順的兩週,等待的東西還沒來,未曾期待過的也走了。
我不喜歡這個狀態啊。

這章要開TaeNy 線。
上回說到什麼來著,啊好像是林允兒在超市遇見了一個人………

 

 

 

〈05 - Everything has a meaning〉

 

黑幕降臨,金太妍翻開鋼琴蓋子,十指在黑白鍵盤上舞動,奏出忽發奇想的旋律,微動的嘴唇細數節拍。靈感泉源不停湧出,雙手也是不厭倦地製造無限樂章,直到疲倦才肯終止。

 

金太妍滿足地微笑,把放在旁邊的錄音機關上,明天起又可以編寫新的曲子了。

 

看著時鐘顯示七點多,暗嘆這樣又待在家裡閉關一天,從工作室走到飯廳,拾起時常被她遺忘在飯桌上的iPhone。

 

【設計圖畫不出來,陪我聊天好不好…?】14時23分發出。

 

【妳在忙吧…緊記吃午飯啊。】16時01分發出。

 

【秀晶今晚不在家吃飯,我要出去買食材。】18時55分發出。

 

―――全部都是來自鄭秀妍的短訊息。

 

【好好吃飯,我也準備去吃飯了,晚安。】金太妍簡單地回覆後,關上短訊Apps,循例打開instagram。她追蹤了各式各樣的用戶,每次打開Apps都需要花一段時間消化全部更新。

 

看完一遍再刷新,恰巧看見“pink_tiffany”上傳新圖片,這次還用了地圖功能tag了她的所在位置:“Sea and Turtle 渡假村”。

 

圖片由四張照片合成,一張是晚上的海邊,一張是休憩用的長椅,一張是Tiffany在建築物前的自拍,一張是貌似渡假小屋的建築物。

 

【pink_tiffany:把Prince送去寵物美容店一晚!所以我來渡假村玩了!好想念Prince啊 ᅲᅲ】Tiffany在圖片下寫了描述。

 

金太妍開啟地圖輸入渡假村名字搜尋,渡假村位於安眠島*,與市區相隔駕駛需要兩至三小時的距離。她抬頭瞥見飯廳掛鐘,現在七點多駕車過去不會太晚吧?

 

明知開車到渡假村那兒是毫無意義的,可是身體卻率直的跑進臥室。金太妍打開衣櫃把T-shirt和褲子拿出來更換,戴上一頂貨車帽,撿起外套和車匙。

 

想要脫離車水馬龍的繁華城市,前往使人舒緩身心的海邊。

 

看來今晚是個漫長的黑夜。

 

 

 

 

林允兒也不太確定自己有沒有認錯人,可是下一秒女子把臉轉過來,她就確信對方就是腦海想到的人。

 

「徐玄!」專注挑食材的女子猛然抬頭,面露驚訝看見林允兒:「允兒學姊?」

 

互相確認了身份後,她們走在一塊兒。「有一年多沒見面啊,妳不是到愛爾蘭工作嗎?為什麼回來韓國不說一聲?」林允兒欣喜地問道。

 

「一個月前就回來了。我在facebook更新動態有說過…學姊妳沒有玩facebook,也難怪妳不知道。」被叫“徐玄”的女人苦笑回答,她全名叫徐珠玄,“徐玄”是林允兒給她起的綽號。「我想找妳的,雖然我有妳的手機號碼,可是我不知道妳還會不會記得我。」

 

「我怎會忘記妳,好歹我們也一起在圖書館溫習了幾個寒暑。」

 

林允兒立志成為一個醫術高明的醫生,在學時期最喜歡窩在圖書館的角落看書,環境寧靜,又不會有人在身後走來走去影響專注力。大一的時候她總是獨佔那個角落,把書本散放在兩人用的長桌上自得其樂。

 

自從升上大二,那個角落不再屬於林允兒。有一天,她在食堂吃完午飯想要到圖書館看書,捧著幾本又厚又大的醫術參考書籍走到她喜愛的位置,驚覺有一個女生佔據她的慣常位置,專心地整理筆記。

 

角落座位本來就是開放給公眾,沒有任何人得到專用權,縱使不習慣身邊有陌生人,林允兒還是拉開座椅坐下看她的書。

 

她以為那天只是恰巧有人坐下而已,怎料其後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旁邊都是相同的女生,而且總是比她早來遲去,看來除了她以外也有人很喜歡角落座位,漸漸林允兒都見慣不怪,習慣了那個女生坐在旁邊。

 

時至某個正午,林允兒在抄寫筆記時,那個女生戳記她肩膀,用像蚊子叫的聲量在林允兒耳畔說:“我想出去食堂吃飯,學姊可以幫我看管東西嗎…?”

 

林允兒頓時驚訝的撐大眼皮,她今天得到幻聽嗎?平常林允兒都是溫習途中就會丟下包包課本在位置跑出去吃飯,至於旁邊的女生,她從來都是會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出去吃飯,繼而回來再次把包包裡的筆記本、文具、課本放在桌上,是個很守規則的好學生。

 

可是那天卻打破陳規,那個女生向自己提出這樣的請求。

 

“…當然可以啊。”林允兒頓了一會答應道,女生很高興的再道一聲謝謝就收拾皮夾和手機跑走了。

 

在那之後,她們用便條貼溝通。女生是法律系一年級生,名叫徐珠玄,即使林允兒說不用講敬語,徐珠玄還是堅持說敬語,原因是她不習慣說平語,林允兒那時候還在想,徐珠玄真是個古怪的孩子。

 

一天又一天過去,新學期來臨兩個人也是在圖書館這樣待著,直到林允兒出去各家醫院實習為止。一年多林允兒知道徐珠玄到愛爾蘭發展律師事業,到今天又再次見面。

 

「哈哈,也對呢,學姊跟以前一樣還是很消瘦。」徐珠玄莞爾說道,兩個人邊走邊聊。

 

「妳也是沒有改變,還是很正經。」林允兒說。

 

徐珠玄走到放檸檬的籃子前,伸出左臂拿了一顆檸檬放置在購物車裡,林允兒的視線被一個閃耀的東西吸引住,神情錯愣。

 

「徐玄,妳……」

 

「唔?」徐珠玄抬頭看見林允兒一臉怪相,順著她的視線回望自己的左手。「啊,這個嘛……」

 

―――她左手無名指上有一枚鑽戒。

 

「我下個月就要結婚,這也是我從愛爾蘭回來的原因。」

 

什麼??林允兒滿腹疑問,找不到合適的措辭問話,徐珠玄對她的反應不感到意外,笑說:

 

「學姊應該在懊惱我沒有交往對象可是為什麼突然就要結婚,對吧?」

 

被猜中心思的林允兒點點頭。

 

「我的母親三個月前患了血癌,因為發現時間較晚,癌細胞的擴散程度已經難以控制,醫生說她撐不到半年。」徐珠玄笑容繃緊。「父親一直希望我盡快成家立室,畢業後一直有給我安排相親。」

 

「骨髓移植呢?沒有合適的捐贈者嗎?」

 

徐珠玄搖頭,滿臉婉惜。

 

「沒有,因為母親的血型比較特殊,容易引起排斥,所以不容易找到捐贈者。」

 

「雖然能夠用藥物延長生命,可是使用藥物相等於延長母親的痛苦,」

 

「有一天我去探望母親時,她說很想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我穿上婚紗,」

 

「恰巧相親時認識一個很好的男人,於是我們就訂婚了。」

 

林允兒以為這種遭遇只會在九點檔悲情女主角身上發生,「妳是認真的嗎?不會後悔嗎?」她問。

 

「應該…不會後悔吧?」徐珠玄推著購物車前進。「我是認真的,結婚是賭上自己的人生,我不是魯莽行事,反正將來也是會因為家裡的壓力而結婚啊。」

 

徐珠玄正氣凜然的眼神,跟當年林允兒在圖書館看見的女生一樣。

 

兩個人在超市邊逛邊閒聊,話題轉移集中在兩人的工作,林允兒一邊說工作壓力稍大,一邊走到酒品類別挑了幾罐啤酒,注重養生的徐珠玄在她身後提點喝酒對身體不好。

 

「人是很奇妙的生物,明知道對自己不好還是會做。不是嗎?」林允兒撿起一罐啤酒在徐珠玄眼前晃晃,把啤酒丟進她的購物車。

 

徐珠玄知道林允兒話中有意,不是說喝酒傷身,是說她明知道將來會後悔,仍然為了母親的笑容去選擇婚姻。

 

「可是,我已經有覺悟了。」她從購物車拿起啤酒,把它放回貨物架上。「結婚後說不定會有新的看法,不過現在我至少弄清楚一件事情……」

 

「那是什麼?」

 

「事情即使往預期不一的方向發展,我們仍要懂得發掘當中美好的細節―――當我說要結婚的時候,母親臉上的笑容,我一生難忘。」徐珠玄說。「妳問我會不會後悔,我無法明確回答;可是我沒有答應要結婚,沒能看見母親欣慰的表情,肯定會後悔。」

 

「徐玄,妳長大了。」

 

「我們不能停滯不前,學姊也不會因為一個病人失救,而不再去救人對吧。」

 

林允兒竦然看著再次前行的徐珠玄,惜日瘦弱的背影,星霜屢移成為一個穩重的後輩,走在身後說:「似乎我不配當妳的學姊,妳真的長大了許多,比我想像的更強大。」

 

「他朝君體也相同―――等到學姊要赤裸面對談婚論嫁的事情,大概就會明白了。」

 

「果然是徐玄啊,說句話都特別有書卷氣…」林允兒失笑。

 

「結婚對學姊來說會是具有什麼意義?」徐珠玄問。

 

「…跟一個人共度餘下半生,以婚姻之名鞏固關係吧。」

 

「那麼學姊有與這樣的人邂逅嗎?」

 

「妳認為每天都待在醫院的人會有時間做這些浪漫事嗎?」

 

「要是等到年老逝去才後悔沒找個好對象,那時候就會很悲哀了喔。」

 

「欸?」林允兒覺得怎麼這句說話很熟悉。對了,白天在天台偷懶,具惠善也說過相同的話。

 

「每一個邂逅或重逢都有它的意義,學姊要多加注意。」

 

「謝謝徐玄大師,小女子受教了。」林允兒開玩笑的向徐珠玄行禮。

 

兩個人推著購物車去排隊結帳,林允兒翻包包掏出皮夾,不小心弄到地上。

 

她彎腰撿起皮夾,起身時眼角剛巧瞄到超市門口方向,看見鄭秀妍提著塑料袋的身影………

 

 

 

 

金太妍順著GPS的指示前往安眠島的海水浴場。

 

城市與郊區給人感覺截然不同,不知不覺圍繞在身邊的車輛噪音已經消失,只剩下擦過耳邊的風聲,金太妍乾脆關掉音樂,感受大自然的真實之音。

 

在車量稀少的路上,金太妍還有閒暇仰望頭上的星空。

 

她回想起跟鄭秀妍到漢江公園一起唱歌的回憶。

 

愛情總是悄悄然的,即使兩個人之間出現徵兆,愛情降臨一刻總是不可預測。

 

當時金太妍與鄭秀妍之間存在的只有曖昧氣氛,兩個人沒有給予對方一個正式身份,卻是黏膩得不明不白。身在不同職場的兩個人,之間沒有共同朋友煽風點火,讓她們正式面對如何愛人。

 

那時候兩人事業剛起步,工作之餘還有很多時間約會見面。那個晚上她們共進晚餐後,金太妍如常駕車接載鄭秀妍回家,豈料鄭秀妍提出想要到漢江散步。

 

遊手好閒的金太妍應允鄭秀妍的要求,陪她一起在漢江周邊漫步,雙方即使未曾告白,右手左手卻是緊緊牽在一起。

 

“我們過去坐坐吧。”鄭秀妍拉著她的手走快兩步,一屁股坐到長椅上,金太妍也跟著坐下,抬頭看到賞心悅目的星空。

 

“很漂亮啊對不對?”鄭秀妍說道。

 

“嗯。”手上的力度稍微加緊,那時候的心情,肯定是相當快樂,因為跟心上人一起分享這片美麗景色。

 

鄭秀妍說,很喜歡她認真作曲時流露的神情。

 

鄭秀妍說,看見她努力工作的模樣,她也獲得衝勁。

 

鄭秀妍說,她給的demo帶,每天也有在聽,很喜歡她的歌聲。

 

那時候鄭秀妍的眼眸流露出有如平靜湖水映射的光茫,一樣耀眼動人。

 

“現在就唱歌給妳聽。”金太妍拿出手機,點開鋼琴鍵盤的Apps,五指在狹小的螢幕奏出和弦,臉帶笑容望向呆愣的鄭秀妍。

 

旁邊的人微微點頭,開始聆聽金太妍的歌聲,路上的途人也因此而停下卻步欣賞彷如天籟琴音的演唱,遺音餘顫都值得細味。

 

一曲演唱完畢,途人為她拍掌,她本來就是不喜歡登台才走上作曲家之路,如此公開演唱還是第一次,有些害羞的點頭向觀眾們示意,又望向笑得甜蜜的鄭秀妍。

 

“妳來給我伴奏吧。”鄭秀妍抓住金太妍的手腕說。

 

“…好。”再次彈奏和弦,然後耳邊響起鄭秀妍的繞梁之音。

 

想到那時單純、無煩惱的美好時光,金太妍莞爾而笑,她終於來到目的地。

 

看見“Sea and Turtle 渡假村”的牌子豎立於地上,她下了車,前往幾座有如別墅的獨立木屋。

 

 

 

 

「啊!!」

 

發現鄭秀妍的時候,林允兒只是隨著本能驚呼一聲。

 

林允兒的舉動實在出乎意料,徐珠玄歪著頭問她:「閃到腰了嗎?」

 

「不、不是…徐玄,這東西我都不買了。我找天再聯絡妳!我有事情要先走!!」然後徐珠玄看著她像箭一樣飛快的衝出超市門口,莫名其妙的感覺。

 

林允兒確信她並沒有看錯人,即使有輕微近視沒戴眼鏡,她都辨認到那是鄭秀妍。

 

跑到大街上看東看西,看見步速不快的鄭秀妍相隔兩、三家商店的距離,「Jessica!」明亮聲音叫住那個人的名字,顯然起了作用,對方止步回眸。

 

然而鄭秀妍回首看見林允兒的時候,表情僵住了,很快又擰回去繼續直行,速度還比剛才快兩倍。

 

「等等!」情形極似叫賊人別跑的警員,林允兒起跑一刻,鄭秀妍也跟著開溜。

 

一個穿著帆布鞋,一個穿著夾腳拖,一個身材高挑,一個身長較短,一個四肢發達,一個不常鍛練……林允兒與鄭秀妍的差異,很容易就分出誰勝誰負。

 

只是林允兒沒料到成功追上之前,鄭秀妍就在自己眼前華麗地摔了一跤與地面親密,手上的塑料袋也甩出去了。

 

鄭秀妍吃痛的撐起上半身,林允兒擔心的上前跪下,使出外科醫師的專業端詳對方有沒有異樣。

 

「有沒有事……」除了臉色相當不悅以外,林允兒瞥見她沒有大礙,扶著她的上臂拉她起來。

 

「都怪妳!啊嘶――」鄭秀妍明顯㪍然大怒,雖然林允兒暗唸明明我有叫妳等等,只是妳開跑而已,但是依照她的性格,是不會把責任推卸回去的。

 

聽見她哀號,林允兒低頭看見包覆鄭秀妍膝蓋的布料破了,暴露的皮膚也擦傷流血。

 

鄭秀妍推開林允兒,碎步走去撿起塑料袋,幸好剛才沒有買雞蛋,不然她一定狼狽死。

 

林允兒上前幫忙,手要伸出去之際,被鄭秀妍狠狠打開。

 

兩位美人在街道上的互動吸引路人們的視線,不喜歡被盯著看的鄭秀妍,認為走是上計,怎料又被林允兒阻攔。

 

「妳是誰啊?」鄭秀妍說。林允兒頓時記起她說過,“我們就把對方當作毫不認識的陌生人吧。”

 

「…我是林允兒。」她頓了一下才開口。

 

對鄭秀妍而言這是毫無神經的回答,她選擇充耳不聞,懶理林允兒臉上掛的是什麼表情,只是一肚子氣繞過她繼續前進,儘管膝蓋不斷發熱升溫使她走得不好。

 

「地面很多細菌,不處理傷口可能會留疤,甚至形成潰爛的,我車裡有藥箱,等我一下好不好?」林允兒死纏難打的追上去,按住鄭秀妍的肩膀鄭重的說。

 

怒氣充昏頭腦,鄭秀妍已經不在意留疤問題,可是“潰爛”一詞從外科醫生口中溜出,使她猶豫不決。與此同時,林允兒把皮夾和手機塞到鄭秀妍手中。

 

「等我回來。」林允兒不忘再說一遍拔腿就跑。她愣住站在原地,低頭看著手中的東西。

 

拿著林允兒私人物件,鄭秀妍也不好離開。她無可奈何地坐在圍繞市區綠化植物的石壆,等到對方氣不喘面容不改跑回來,帶來裡面盡是齊全的急救藥品的藥箱。

 

把藥箱放在地上,林允兒單膝跪下,聚精會神處理傷口。用藥棉輕輕印上傷口清除血液,把消毒藥水滲進藥棉,輕輕於傷口周遭進化消毒,藥棉碰到粉嫩的肉,帶來無比刺痛,鄭秀妍的表情扭曲了。

 

「……嘶!好痛,妳能輕力點嗎?」咬牙切齒忍住不發出哀號,最終仍是在林允兒粗魯對待下慘痛的叫了一聲。

 

雖然此刻的林允兒在她眼中是如此粗魯,可是她都知道這位醫師肯定比平常更加溫柔。林允兒聽見鄭秀妍吃痛,頓時抽起藥棉停止消毒動作,抬頭看見她低垂的委屈表情。

 

「快點啦、路人都盯著我們看了……啊痛!」瞥見林允兒定睛與她四目交接,鄭秀妍彆扭的別過頭說,藥棉也妥協的繼續在傷口印記。

 

林允兒在藥箱翻找合適大小的創可貼,鄭秀妍抿著唇忍受帶來隱隱刺痛的傷口,瞄向林允兒的側顏,果然還是一樣養眼。

 

為何偏偏外表看起來這樣美好的人,鄭秀妍每次遇見她都沒有好事情發生呢。

 

「……為什麼每次遇見妳都沒有好事情發生?」同樣在鄭秀妍心裡徘徊的疑問,從林允兒口中問出。

 

「這不是應該由我來問妳嗎?在梨大那天有人倒下、那個晚上我們都不理性、然後今天我都受傷了!」鄭秀妍皺起眉頭說。

 

林允兒沒有回話,她倒抽一口氣,往傷口貼上創可貼,收拾藥箱站起來。

 

得到急救後,鄭秀妍雙腳落回地上,可是她看見林允兒在她剛才坐的位置旁邊坐下。

 

「坐下吧,我們談談。」手掌輕拍粗糙的石頭,她說。

 

「哦。」鄭秀妍的態度忽然軟下來,明明今天還在電話說,彼此當對方是陌生人的。

 

「Jessica,對不起。」

 

「欸?」突如其來的道歉,鄭秀妍不懂回應。

 

「我知道給妳帶來難過的回憶……很抱歉。我也知道妳不會想跟我說話,可是我剛剛在超市遇到一個人,她對我說―――每一個邂逅或重逢都有它的意義。」

 

「第一次在梨大跟妳相遇的意義是,救一個人。第二次晚餐跟妳聊天的意義是,讓妳跟別人說內心的煩惱。第三次今天見到妳的意義是,或許是讓我釋懷,或許是給妳發洩,或許是讓我們好好反思―――為什麼我們兩個會變成這樣。」

 

「我們的人生本來應該是平行線,我是個醫生,每天面對最多的是病人,跟病人結緣並不意外。妳不是我的病人、啊,當然沒有想要妳成為病人的意思……我只是想表達,我們的相遇是很奇妙的事情。」

 

「我告訴妳,妳很像我的前女友。因此打從第一眼看到妳,妳給我的印象就很深刻…」

 

「可是跟妳發生關係…絕對不是妳現在想的那樣……絕對不是因為妳像她,所以就跟妳……」

 

「這個問題糾結我好幾天,結論是:她是她,妳是妳。」

 

「跟妳道歉是因為,我突然闖進妳的人生,對妳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所以,懇請妳接受我的道歉吧。」

 

林允兒站起向鄭秀妍九十度鞠躬。

 

鄭秀妍茫然的看著她,感覺路人們又開始把視線投放於她們身上。

 

聽完林允兒的說話,內心多少有點無奈和生氣。原來自己跟林允兒的前女友樣貌相似,所以就發生關係嗎?縱使林允兒辯解那是兩碼子的事,可是鄭秀妍身為一個女人,並不能相信她的言辭。

 

「假設我相信妳說的一切,把我們雙方妳情我願的態度挪開,前提那天晚上是我先誘惑妳,那麼妳配合我的原因是什麼?」

 

鄭秀妍吸口氣,又說:

 

「還是林醫生想說,誘惑妳是我不好,所以妳才撲上來?如果得到如此答案,那麼我跟妳說,我們好聚好散,不需要解釋前女友…我聽過妳的解釋更加不舒服,因為我跟其他女人外表相似所以妳才這樣對待我嗎………」

 

「不是的!!」林允兒大聲呼喝中途截住她的話,鄭秀妍嚇得征住了。「可、可能我們那天晚上都喝了酒才失去理智,可是我的原因並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鄭秀妍站起來,拉近與她的距離,眼神絕不友善。

 

「那是因為―――妳看起來很需要被愛,所以我才一時衝動……」林允兒的眼珠骨碌地打轉一圈,不知道是否選取適合的形容詞。

 

鄭秀妍的眉毛繃緊了些。

 

「妳告訴我的,戀人對妳態度冷淡,妳很不高興,還哭了……」

 

啪!

 

鄭秀妍給她一記耳光,清脆俐落。

 

「我需要被愛是事實,可是把這個理由來掩飾我跟妳前女友相像的原因……妳很差勁。」

 

「我們兩個人都一時衝動,可是妳的動機不一樣吧?為什麼不大膽承認妳無法忘記前女友的溫柔鄉而失去理智呢?」

 

「…哈哈,以林醫生的外表和才華,要跟前女友再發生關係並不困難吧?」

 

說著都覺得成為取替品的自己很可憐,鄭秀妍吸了鼻子,繞過林允兒,丟下一句:

 

「既然妳有自知之明突然闖進我的生活,那麼也請妳從我面前立即消失。」

 

 

 

 

金太妍走進門前寫著“歡迎光臨”的木屋,發現沒有人的接待處,她輕輕拍了響鐘,良久有一位穿著淺藍色襯衫的少年走出來。

 

「客人您好,請問有沒有預約?」

 

「呃…沒有。我是想來……」金太妍說到一半就停住,對了,自己來幹什麼的?「…找一個叫Tiffany的人。」腦海還沒有給一個客觀的答案,嘴巴先說出心中的理由。

 

「哦!是Tiffany小姐的朋友嗎?她恰巧今天有來啊,現在應該在木屋後面的海灘。」

 

「能帶我過去嗎?」

 

「很抱歉啊客人,那邊的海灘算是我們的私人地方,只有住客才能進去哦。」少年雙手合十笑容滿臉說出讓金太妍失望的話。

 

「…那你們有空房間嗎?」金太妍不耐煩地在口袋掏出皮夾。

 

「當然有!」少年即席回答,金太妍迫於無奈付了房費和做簡短的登記,依照少年的指示來到海灘。

 

房費使她身上的現金歸零,垂頭望見空空如也的皮夾,金太妍無奈的把它塞回口袋,來到只有數盞射燈照耀的休憩區,坐到天然木頭打造的椅子,仔細觀賞難得寧靜的世界。

 

她用手機開啟instagram,猜斷Tiffany剛才就是在休憩區的長椅上坐過,那麼現在她人在哪兒呢?

 

防止沙子進入鞋裡不好清潔,金太妍脫掉鞋襪,連同頂住的貨車帽放在椅上,小小的身影踏上幼沙,環視四周,沙灘上人流稀少,只有兩對情侶輕聲細語,幾個少女躺在沙上聊天。對於金太妍而言,這種平靜感覺無法從城市獲得。

 

越過視野裡的人,無一個是Tiffany,可是依照店員少年說,Tiffany是在海灘啊,難道已經回房間了嗎?

 

快走到盡頭的金太妍難免失望,可是一轉身她就看見,一個穿著粉紅色襯衫的女人,抱膝坐在沙上玩手機。

 

那是Tiffany。

 

「啊!」內心的興奮一時把持不住,金太妍左腳跘右腳的,一屁股坐到沙上,黑色的七分褲頓時佈滿沙石,連自己也覺得滑稽的模樣,吸引了粉紅襯衫的人走過來。

 

「妳還好嗎?」女子半蹲向她伸出緩手,臉上的一雙眼睛彎成與月亮相同的弧度。

 

「妳…妳是Tiffany吧?」

 

「欸?」女子頓時收起笑容,換成迷茫的表情。

 

「是…我是Tiffany,請問妳是誰?」

 

「妳好、我是金太妍。」

 

那時候,黃美英還不知道,這個叫金太妍的人,是將會改變她一生的女人。

 

 

- TBC - 

 

※安眠島
位於韓國西海岸忠清南道泰安郡,韓國第六大島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