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被學校搞得腦殘而沒辦法寫文
但不寫就覺得手感很生疏好不自在
難得腦海閃過一些詞彙,就想乾脆完成之前寫剩一半的東西

好久沒有更新
但我沒有離去

還有請大家多多支持 無節操協會 。也希望大家能一起進入無節操的大時代。♥

 

《Fragment: begin the day》

 

從日本大阪回國的少女時代,沒得到足夠休息隔天就要出席《10 Corso Como Seoul Melody》的活動,一行人剛回國到達金浦機場,經紀人就通知說明天上午十時回到公司集合,換上贊助商提供的衣服然後一起去會場。

 

早上林允兒坐姊姊的順風車回到公司,才九點半她就來到休息室,看到經紀人事先放置在鏡前的化妝品,還有貼了名牌的漂亮服飾,僅有林允兒一人的空間頓時顯得有點冷清。

 

不是住在同一個宿舍的少女時代,不再如同以往大家必須順著時間起床,以昏昏沉沉的狀態跳上保姆車,在車上睡得東歪西倒,互相依偎利用僅餘時間補眠。

 

並沒有因此變得疏離,只不過那些小片段已經成為回憶藏在成員們心中,就如現在回憶起來讓人不禁微笑。

 

林允兒突然想念,以前肩上的那份重量。

 

她放下包包還有從姊姊得到說要給成員們分享的點心,走到只能容納三人的沙發那處,脫掉鞋子便躺著休息。

 

步入初春的天氣有點不穩定,在日本的時候看見烈日當空加上春天來臨,以為少穿一件也沒關係就走到室外,結果林允兒自作孽得到小感冒。雖然比起過去經歷過的病痛實在微不足道,但也足夠讓她感受到比平常更明顯的疲倦感。

 

快點好起來吧,日本還有很多SONE等著呢……。

 

眼皮正要閉合,聽見門柄被往下拉的金屬聲音。

 

林允兒半睜眼瞥向門口,心想這個時候進來的不是經紀人就是乖巧的老小徐賢,至於鄭秀妍,集合時間前出現的機率肯定是零吧———

 

「噢、允兒妳也早到了?」

 

林允兒的思考還沒劃上句號,看見進入房間的人後卻擺出驚訝表情,因為那正是零機率的鄭秀妍。

 

鄭秀妍看見林允兒瑟縮在沙發上,小步的走了過去。林允兒見狀從沙發那兒坐起來,怎料又被鄭秀妍壓回去。

 

「…姊姊?」背部再次貼上沙發,錯愣地望著鄭秀妍的眼睛,被鄭秀妍按住兩肩,林允兒覺得有一份踏實的溫暖。

 

「還有哪裡不舒服嗎?」鄭秀妍彎下腰,額頭面到林允兒,沒在意對方屏息注視自己的眼神有多迷惑,鄭秀妍確認對方的溫度沒有異常,給予一個溫婉的微笑。

 

當鄭秀妍要抽離之際,林允兒有點捨不得的咬住下唇,伸手抓下鄭秀妍的手腕,讓鄭秀妍的手掌搭上自己臉頰,磨蹭略冰的手心,感到很舒服而瞇起眼睛。

 

平常充滿活力的林允兒,只有在鄭秀妍面前才會展露柔弱的一面。

 

「妳在撒嬌嗎?」望住林允兒撒嬌,鄭秀妍也開心的眼睛笑成一線。她喜歡林允兒像個溫柔的少年保護她,也喜歡愛黏著她的小年下,是少女時代的林允兒也好,是純粹一個女生的林允兒也好,都是鄭秀妍的至愛。

 

「嗯………」往手心輕啄一下。「這些不算。」

 

一股力度忽然從鄭秀妍的背後襲來,兩個人一瞬間變回零距離,只感覺到彼此嘴唇上的柔軟還有不同口味的護唇膏,林允兒雙臂牢牢地鎖住鄭秀妍的上身,加深這個吻的熱度。

 

「妳又耍狡猾。」用手臂撐起身體的鄭秀妍,離開林允兒的唇前往下唇咬了一口,她離開沙發,走到寫了自己名牌的時裝前嘆了口氣。

 

「姊姊穿上去一定好漂亮呀。」

 

我當然知道。鄭秀妍用鄙視的目光回望走下沙發的林允兒,她抽起衣架,看著白色薄紗的透視裝,臉上浮現了紅暈。「總覺得要穿成這樣去活動很丟臉……」贊助商為她們設計衣服後,鄭秀妍也試穿過一次,白色的薄紗在鎂光燈的照射下,很清楚看得到衣裡的皮膚,更遑論腰線和身材。

 

重點是,胸前的布料竟然還是一樣設計。

 

「這跟只穿內衣給別人看見有什麼分別啦,Hing。」要是別人穿上的話,鄭秀妍心想自己一定會很欣賞那個設計,但自己穿上的話,果然會覺得非常害羞。

 

「喔,分別可大了。」林允兒走到鄭秀妍的背後,彎腰低頭,下巴抵在鄭秀妍的肩上說:「姊姊平常穿的內衣,比為今天這套透視裝而穿的性感得多……」

 

「囉嗦。」鄭秀妍敲了林允兒的頭,逕自拿著衣服和包包走到更衣室,說要先穿上看看效果,以方便花時間去調整衣服的視覺效果。

 

「妳確認不需要我幫妳換衣服?」跟隨鄭秀妍進去更衣室的林允兒,被鄭秀妍推開了眼睜睜看著白色的門板關上,她笑著問。

 

「誰要妳幫!」鄭秀妍朝她吐舌說,更衣室就開始迴響著衣服摩娑的聲音。

 

林允兒嘟著嘴巴回到沙發,想起姊姊給的小點心,走到那個紅色小袋提出一個精緻紙盒,一打開就看見九片不同口味的蛋糕,讓人食指大動。

 

要吃哪款口味呢?林允兒盯著每款都很吸引的蛋糕沉思。

 

鄭秀妍換好衣服,抱著原本的便服,踩著她的帆布鞋走出來,看見林允兒低頭凝視紙盒沉思的模樣,走過去了解是什麼情況。

 

「在看什麼呢?」

 

瞧著地面發現走來一雙粉色的帆布鞋和白皙美麗的腳踝,抬起頭就看見金髮披散的鄭秀妍垂頭看著自己,對上她還未上妝的眼睛,天生修長的睫毛,林允兒覺得自己的心跳有點失序,體內運行的血液也彷若停滯。

 

縱使看過鄭秀妍千變萬化的時裝,她每次看到仍是小鹿亂撞,鄭秀妍真的什麼衣服裝飾都能消化,由濃厚的妝扮到清純自然的無邪少女也很合適。

 

「哇,這家不就是很有名的蛋糕店嗎?」指著紙盒上的圖案,鄭秀妍說這是江南區很受民眾愛戴的蛋糕店,林允兒倒是沒有聽說過,心想竟然有她不知道而鄭秀妍懂的美食,難道是出入日本頻繁會導致忘記自己國家的美食嗎?

 

這是我姊給的蛋糕哦。林允兒說罷,從紙盒拿起芒果口味的蛋糕給鄭秀妍:「妳一定會要芒果口味。」

 

鄭秀妍微笑,她沒接過蛋糕,只是把林允兒放在大腿上承載蛋糕的紙盒拿到化妝桌上,林允兒提著芒果蛋糕莫名奇妙觀察鄭秀妍的一舉一動。

 

她走回去林允兒身邊,伸手摸著裙裝的背面欲要坐下,但她不是要坐沙發,而是坐上林允兒的大腿。

 

「姊姊…?」

 

別的人要坐上來,她會打鬧般的推開也說不定,但對鄭秀妍肯定不會。提著蛋糕的右手動也不敢動,左手則是迎合鄭秀妍坐上來的動作,攀到對方的腰間固定姿勢,略帶猶豫的眼神與鄭秀妍雙目交接。

 

「餵我啊。」

 

「看來姊姊才是撒嬌的一方。」聞言,林允兒嘴邊揚起好看的弧度,慢慢把蛋糕移到鄭秀妍的嘴邊,又說:「妳要我用口餵都可以。」

 

「不要理妳。」鄭秀妍啟齒咬下充滿水果香氣的鬆軟蛋糕。

 

看著如糖果般的粉色嘴唇沾上一點白色奶油,被咬下一缺的蛋糕留著完整的牙齒印,近距離看著鄭秀妍像小動物吃東西,林允兒都看得陶醉。

 

如果一直能夠這麼看著她就好了,林允兒心想。

 

叩叩。又有人要進來了。

 

「……哇噢,一大清早妳們兩個在做什麼?而且還是Sica?今天太陽要從西邊升起嗎竟然這麼早到?」劃破了林允兒自我認為是溫馨氣氛的人正是金孝淵,見到鄭秀妍出現在這個時間裡,忍不住吐槽。

 

「真的耶,要叫經紀人姊姊去買樂透,她竟然不需要打電話催促妳出門。」隨後還有一個權侑莉。

 

「唉唷不過允兒也在啊,這也難怪啦。」金孝淵補充道,成員之間,對兩個人的舉動都已經看慣了。

 

有鄭秀妍的地方就有林允兒,追逐林允兒的時候也會發現鄭秀妍在她身邊,這是日本SONE們參加演唱會的感想,站在舞台上其餘七個成員,對此更加瞭解。

 

林允兒側目兩個打擾她進行蛋糕餵食的人,小聲嚷著姊姊別理她們繼續吃蛋糕吧,豈料鄭秀妍已經等不到直接搶過蛋糕拿來吃。

 

「不要急又沒有人跟妳搶……」林允兒終於有機會說,這句平常由鄭秀妍對她說的台詞。

 

「我都沒吃早餐嘛。」

 

「為什麼不吃早餐呢?」林允兒歪過頭,想到鄭秀妍又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有點苦惱。

 

「因為今天的衣服……那個,會害我有點緊張。」快速吃完蛋糕拿著面紙擦掉嘴邊奶油的鄭秀妍吞吞吐吐的說。

 

林允兒接過她抹過嘴巴的面紙,噗哧一笑。

 

鄭秀妍問她,有什麼好笑。

 

林允兒舉起手指,在鄭秀妍肩頭上的布料打轉,稍微透出肉色的紗質又白又滑,觸感舒服得讓人想一直摸著。「妳穿什麼都好看。」抬起頭真摯地看著鄭秀妍,林允兒給予她一個立即充滿自信的讚美。

 

「嗯。」

 

鄭秀妍開心的笑著,維持著坐姿,手臂環繞到林允兒的後頸,臉蛋蹭到對方的頸窩,以嬌柔的聲音說:「我想睡一會。」

 

「剛好我也想抱妳一會。」收緊腰上的力度。「等等秀英過來一定會吐槽我們啊。」

 

「拿蛋糕塞住她的嘴巴不就好了…?」

 

「也對啦……」變得更微弱的聲音響在耳畔,接後林允兒就只聽見懷中人平穩的呼吸。

 

相對以前在保姆車上感受過的重量要輕了,垂下眼簾打量她的睡顏,林允兒也覺得有點睏,乾脆輕輕靠著鄭秀妍的頭一起淺眠。

 

意識飄遠前沒有祝她有個好夢,因為醒來看見對方就在身邊,才是好夢。

 

「允兒醒來!Jessi也醒來!」僅僅十幾分鐘的時間,林允兒才次張開眼,就見到嗓子特別大聲的黃美英。

 

「早哦。」她揉揉眼睛說,身體憑著短時間的淺眠,體力不可思議地得到更有效率的恢復。

 

「早妳個頭,快去上妝!」

 

「姊姊醒來,我們去找cody姊姊上妝。」輕拍鄭秀妍的臉頰,那個人像嬰兒般皺著眉別過臉,似乎是不願起床,又好像自覺工作要緊,慢慢睜開眼睛,走到化妝台前坐下,等待cody們過來為她們上妝。

 

林允兒經過鄭秀妍的椅背,輕揉她的頭髮也找了位置坐好。

 

直至兩個人都完成上妝,鄭秀妍腳上的帆布鞋也換成服裝提供的高跟鞋,步步驚心似的走到更衣完畢的林允兒身旁。

 

看見她踩著高跟鞋都站得不自然,林允兒笑了笑,提起左手。

 

鄭秀妍也笑了,充滿默契的伸出右手握緊她的手掌。

 

寬大,溫暖,使人安心。雙手緊扣的踏實感如同這個小年下外表給人的感覺。

 

兩個人以為還有一些時間給予她們繼續磨磨蹭蹭,經紀人姊姊卻突然高聲說大家差不多要準備坐車到會場去。

 

林允兒低頭望住她與她的手掌,抬頭時對上鄭秀妍的目光,不給予任何警示,湊上去在鄭秀妍的臉頰上啄一口。

 

「姊姊要握穩喔。」

 

「嗯。」

 

因為手上的溫度,充滿自信的開展新一天。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