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大家的厚愛,謝謝大家的祝福。
我的學期成績出來了,而且突發猛進嚇死人。
當天放成績我在酒吧裡,打開網頁先是「哇!」叫一聲,然後呆若木雞,
給坐在對面的朋友確認我沒有在做夢,一直花痴的笑到半夜三更回家仍然很高興……
人生突然變得美妙了。

放成績前兩天很緊張,空白一片沒有寫文。
放成績後兩天很花痴,腦袋當機沒能擠出半個字來。

然後……
我家流流沒能去柏林進行最後的面試好可惜。
可是不要緊,you deserve better,今天的事不能決定我們將來。
堅持會讓生活更美滿,每人也經歷不少挫折,但我們會去證明這些挫折根本不痛不癢。

還有……
我們最愛的鄭秀妍開通了微博,請好好愛惜她的出現。
我沒打賭過第一張合影是和林允兒,不過看到YoonSica的出現還是激動得無法形容。
同時看到很多CP飯被抨擊說,為什麼要在idol 的微博說CP。
我也想補充一下,CP是我們的Fantasy,最好只留待跟我們在同一幻想的人們分享快樂…
當事人沒有承認的話就不要在她們面前說CP吧…
這可能會惹到唯飯/其他CP飯,那時候又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筆戰。
我想要世界和平,所以我也想有看這篇文的諸位,
維護自己的形象,保護其他YoonSica飯的利益,也不要傷其他CP飯。
我們要做的,是愛惜我們深愛的idol 們與我們親近的時候。

 

 

〈03 - The one she loves〉

 

「嗯啊…唔嗚……啊…再、再快……嗯哼……啊………」

 

床上連綿的呻吟由高潮跌回煽情的喘息,抓緊粉紅色被單的十指也漸漸鬆開,黃美英一手覆上自己的胸口,感受猛烈的心跳,讓激情過後的眼淚自然淌下。

 

側臥姿勢躺在床上的林允兒鬆口氣,從濕滑的甬道抽出手指。體內的異物不再停留,黃美英身體一顫,帶來更多液體流出。

 

喘過氣後黃美英翻過身下了床,林允兒也從另一邊床沿下床,兩個人很有默契地一絲不掛前往浴室。

 

林允兒按摩稍有痠痛感的右臂,跟著黃美英走進透明玻璃圍繞著的淋浴間,打開花灑,溫度適中的水開始灑下,沖洗她們身上的汗液,冷靜亢奮的思緒。

 

「妳今天沒有專心。」黃美英甩了甩黑色長髮,五指伸進髮絲裡,順著髮尾方向拉出,仰頭對著花灑,瞇起眼睛讓水沖刷臉頰。

 

「抱歉……可能今天太累吧,早上市區發生了車禍……」林允兒帶著疲倦的語氣說道,貼上黃美英的後背,跟著她一起淋浴,兩副身軀疊住,重燃剛才的灼熱感,林允兒雙手開始在黃美英身上亂摸,手指又想入侵密地。

 

「我知道,」可是黃美英在林允兒要探入的瞬間,主動把林允兒的手臂挪開,走到旁邊抹上洗髮乳到手中揉成泡沬。林允兒知道黃美英沒有再想要的意思,只好乖乖淋浴。「到“The Live House”把Prince接回來時有經過現場。」

 

「可是讓妳分神的事情不只是疲倦,還有其他事情對吧?」黃美英揉著頭髮問道。「在路攤吃晚時,妳偶然會毫無表情凝視著一點,直到侑莉在搞氣氛才回望我們。」

 

林允兒沒有回答,擠出洗髮乳去擦頭髮。

 

「又來了這副表情。發生了什麼事嗯?」水沖走了手上的泡沫,黃美英雙手捧起林允兒的臉問著。

 

對上黃美英的銳利眼神,林允兒沒法否認。她看見黃美英額上的泡沫快要流到眼睛那邊,她一邊說我等等再跟妳講,一邊拉過黃美英到花灑下,把她頭上的洗髮乳沖走。

 

浴室回響水濺到地上的沖擊聲,兩個人有默契般一言不發忙於洗淨身體。

 

黃美英先洗完離開沐浴間就到浴缸放水。從牆上金屬架子拿了一包浴鹽,撕開包裝把它倒進浴池中。等到林允兒都洗完,水剛巧放好,兩個人面對面泡進熱水裡,不約而同嘆一口氣。

 

「記不記得…約一個月前,我遇到一位長得像孝敏的女人?」林允兒沒問黃美英嘆氣的緣由,卻開始給對方解釋她嘆氣的原因。

 

黃美英身體泡在水裡,抱住雙膝,點點頭,靜默下來等待林允兒把故事說完:

 

「昨晚我吃飯時又跟她見面,意外地她還記得我。我一個人,她一個人,莫名奇妙地打開很多話題匣子,我好久沒有跟陌生人談很多,我們甚至聊到餐廳打烊也覺得不足夠,於是她來到我家裡……」

 

林允兒停頓一下,注視黃美英的雙眸。顯然黃美英的眼神正在告訴林允兒,她已經大概知道故事後來的發展方向。

 

「我們喝了點酒,她突然吻過來…最初我是抗拒的,可是我也不自主地回應著她……然後,我就跟她做了。」林允兒繼續說,以冷靜的語氣描述概要,不需要加上任何身體語言。

 

「是因為她長得像孝敏嗎?」在林允兒解釋後半段時,心裡有個譜的黃美英已經想到這一點。

 

「我今天也是不停反思著,可是…人始終是獨立的個體,無論她們外表有多相像,她們都是兩個不同的人。」林允兒垂下頭,下巴浸到水裡。鄭秀妍跟朴孝敏是不同的人,並不是因為鄭秀妍長得像朴孝敏才會導致酒後亂性,昨晚的事情都是衝動所致而已,這是她的結論。

 

林允兒沒再作任何補充,黃美英沉默良久,凝視牆壁方向看著不斷攀升的霧氣,忽然很多思緒都像海嘯般衝擊她的腦袋,暈眩感覺有點難受,她把腦後勺放到浴缸邊沿,逕自想起以前的事。

 

知道黃美英正在獨自思考,林允兒也不打擾,雙臂扶著浴缸兩旁,仰起頭閉目養神放鬆身心。寧靜的氛圍有點嚴肅,使一分鐘過得像一小時,她開始想著鄭秀妍的臉孔,發現清晰度卻不比今早的明亮強烈,愈是看著瀰漫不斷的水蒸氣,鄭秀妍的五官就愈朦朧。

 

漸漸地疲倦感湧上大腦,眼簾低垂,幾乎要在浴室入睡一刻,黃美英突然開口。

 

「允兒呀。」

 

「唔…?」

 

「孝敏不在,妳就不再愛人了嗎?」

 

林允兒眨眨眼睛,將快要整個沒入池中的身體提起,兩手兜著溫水洗臉來提神,以防自己真的睡在浴缸裡淹死。

 

是,或否,林允兒都不能明確地給黃美英一個答案。

 

朴孝敏是唯一的存在,對林允兒來說,是不可取替的存在。林允兒沒辦法把對朴孝敏的價值放在他人身上,即使跟她發生關係的黃美英,也不可能萌生她們之間的感覺。

 

沒有明直回答黃美英的提問,但是林允兒自己很瞭解,其實心裡幾乎都認同自己不再愛人。

 

朴孝敏不在以後,林允兒不是沒有嘗試跟別人產生相同的情意。在第二家實習醫院工作的時候,林允兒曾經接受過一位追求她的護士姊姊,彼此相處了兩星期,林允兒發現到並不是跟她想像的那麼一回事,無法找回跟不在的那個人相處的感知,就直接了當地分手。

 

由那一刻她就知道,不是那個人的話,她根本就沒有能力去愛。

 

「那昨天的人…她怎麼想?她也純粹想要跟妳one night stand嗎?」黃美英又問。

 

「或許吧,我不知道,今天早上我趕著到醫院,並沒有跟她談。」林允兒也不知道去向如何,懊惱地抓著頭。

 

「妳倆都是女生,不需要有責任,她也不會勒索妳什麼的吧。」

 

「她看來不是會勒索我的人……雖然大家是女生,發生關係也不怕要生育孩子,可是昨天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碰見,彼此互相都不交待事情的話,心裡仍是覺得有點不舒服。」

 

要是天下的男人都有妳這顆責任心,社會問題肯定減少很多。黃美英想著,沒有說出口,只給林允兒一個淺笑:「妳也很累了,妳一個人駕車回家我會擔心。今晚在我這兒睡吧,自己去客房拿衣服―――走出客廳小心不要吵到Prince。」

 

林允兒點頭說好,嚓的一聲站起來跨出浴缸,滴水的身軀赤腳踩住地板,用預先放在洗面臺的浴巾包裹全身就離開了寬大浴室。

 

 

 

 

「姊姊最近壓力有點大而已……我沒事的。」

 

鄭秀妍哭紅眼睛,拿著面紙破涕為笑,伸手揉揉鄭秀晶的頭髮,不想旁邊的妹妹還在替自己擔心。鄭秀晶說把飯菜再去弄熱,鄭秀妍說不需要了就開始吃飯。

 

「啊對了!姊姊我給妳看這個!」忽然鄭秀晶自己激動得彈跳起來,連拖鞋也沒穿上就赤腳奔到房間,像箭一樣的速度又回到鄭秀妍身邊,手上多了一張迷你海報,「劇團的設計師今天才設計好的海報,妳看我也在上面了。」她興奮地解釋著。

 

鄭秀晶大學畢業後加入了一個挺有名氣的戲劇團,定期會公開表演,優秀的團員更能出國演出。她加入至今已有半年多,下個月即將是她初次踏上舞台的演出,「雖然是個配角,可是出場率很高哦。」鄭秀晶說。

 

「那麼妳要給我VIP票喔。」鄭秀妍拿著海報看到妹妹的照片也感到欣慰。

 

「妳要多少張也可以,也叫太妍姊姊來看吧?」

 

「嗯,沒問題。」根本無法確認金太妍會否陪她去看戲劇,可是為了滿足妹妹的希望,姑且答應了她。

 

 

 

 

黃美英一個人感到無聊開始用雙手玩起射水,聽完林允兒說前一夜發生的事情,即使在舒服的浴室泡澡也無法靜止煩躁心情。

 

她不是第一次問林允兒,是否不再愛人。

 

―――黃美英第一次遇見林允兒是在大二的迎新營。

 

黃美英唸大學主修的科目是心理學,大一的開學典禮因為遲到,只能站在講堂最後面聽致辭,沒辦法混進自己學系的人群,而朴孝敏也一樣跚跚來遲,看見身邊只有黃美英這個遲到伙伴,兩人就交換了手機號。

 

朴孝敏主修醫科,雖然兩人上課時間地點都不一樣,但是兩人都經常相約外出,漸漸變得熟絡成為好朋友。

 

“允兒也跟我一樣考上醫學院了!”

 

有一天,她相約朴孝敏到市區商店街購物,朴孝敏一出現就興奮地跑跳過來報喜。黃美英還沒有跟名叫“林允兒”的孩子見過面,可是有關她的事情都從朴孝敏那兒聽說過。

 

林允兒跟朴孝敏同月同日出生,兩人的父母是好朋友兼鄰居,所以朴孝敏記憶中的孩堤時代,已經有林允兒黏著她的身影。隨著成長和各種變遷,朴孝敏升上初中時剛巧林允兒一家搬遷了,林允兒卻執著要跟朴孝敏考上一樣的初中。

 

三年的初中接著又要面臨改變,林允兒因為考試前夜得了腸胃炎,考高中的時候失手而導致無法跟朴孝敏進入相同的學校,所以知道林允兒考上首爾大學的醫學院,朴孝敏高興也來不及。

 

即將進入大二時,朴孝敏傳來【Tiffany!今年一起去迎新營吧,好不好?】的邀請。黃美英對迎新營的印象不好,覺得只是一群笨蛋胡鬧地玩遊戲,無謂的男女肢體接觸又多,大一也沒有參加,大二也當然不會參加。

 

【允兒報名了,所以我也想參加,而且聽說今年很缺學長學姊,我們大二生可以負責領導的部份,不需要擔心被整!】黃美英拒絕一次後,朴孝敏立即回覆一串文字。她搖搖頭,看來這次邀請是無法拒絕的,於是就答應了。

 

在迎新營裡面,朴孝敏很快跟林允兒併成一塊。先不論考上醫學院是有多優秀,黃美英第一眼看到林允兒,就覺得這個孩子很吸引人注目,事實上也是如此―――不論新生還是學長學姊都立即向林允兒拿社交網站帳號和手機號,可是那個孩子卻一臉天真還滿臉笑容說她不玩社交網站,手機號則是飛快地說完一遍,就表明不再重申。

 

“妳好,我是林允兒,妳一定是Tiffany姊姊吧?孝敏姊姊經常跟我說妳的事情。”林允兒跟著朴孝敏走向黃美英,一見面就是簡潔的自我介紹。

 

“妳好,我也經常從孝敏聽說妳的動向。”一般來說有人前來交友,黃美英都是充滿熱情的。而首次面對林允兒她卻無法釋放她的主動,她猜想可能是被林允兒耀眼的笑容弄得有點暈眩才會反常回答。

 

認識林允兒後,覺得上天真的不公平。經常有人說,沒有人天生是完美的,我們總會在任何人身上找到缺陷,可是林允兒全身上下、外表內裡都很完美。

 

黃美英覺得她,真的很完美;林允兒身上散發出的光輝猶如寶石,吸引人想要把她成為自己的東西。

 

不過這些美好的事物,一般都是在生命中遲遲到來,甚至遲得那件事物,早已屬於他人、實實在在的名花有主。

 

大二開學不到兩個月,黃美英就察覺朴孝敏的細微變化,戀愛中的女人真的很容易看穿。

 

以前黃美英有時無聊會拿朴孝敏的手機玩遊戲,有一天她發現手機設密碼了。朴孝敏傳簡訊時非常神秘卻掩飾不到臉上的春風,黃美英有時想要八卦朴孝敏卻半句話也不老實。

 

女人的直覺告訴黃美英,朴孝敏有戀人。

 

她發現林允兒就是那個戀人的時候,是假日在商店街看到林允兒輕啄朴孝敏嘴唇、又手牽手逛街一幕。

 

想要跟林允兒發展更深層關係的黃美英,不否認那一瞬間有心碎的感覺。

 

更加心疼的是,三個人走在一起,朴孝敏和林允兒如常嘻嘻哈哈,卻隻字不提兩個人已經昇華到戀人關係。

 

或許她們不是戀人吧?黃美英反覆思考過,可是找不著理由否認她的直覺,也不想向當事人提問。她總覺得兩人不說是有她們的理由,沒必要因為自己多疑影響到她們的友情。

 

抱著這樣的心態,直到那天意外發生不久之後,林允兒向黃美英坦白了。

 

“對不起一直沒跟妳說,因為我們都不想告訴他人…我們有這樣的關係。”

 

不僅是黃美英,當事人的父母也不知情,林允兒和朴孝敏的戀情都很秘密,只是黃美英恰巧看到而已,“沒關係,其實我早已經知道。”黃美英苦笑,最終林允兒還是有向她坦承,什麼都足夠了。

 

―――即使妳的心仍然在孝敏那兒,妳還會在我旁邊,那就足夠了。

 

與林允兒第一次發生關係是意外。

 

在現實中離開的人,在記憶中是那麼鮮明。

 

距離車禍兩個月,林允兒也決定了實習醫院,理所當然地,她選擇跟朴孝敏相同的醫院。第一天實習下班後,一直與她保持聯繫的黃美英接到她的電話,哭哭啼啼的跟黃美英說,她很掛念朴孝敏。

 

“想到她曾經在這家醫院實習過,在前輩們的桌上看到有她的照片…Fany姊姊我真的很想她,我該怎麼辦……我沒辦法忘記她…”

 

那頭林允兒在哭,這頭黃美英就飛奔出門到林允兒的租屋,奔跑的時候根本沒有留意林允兒說過什麼,僅有連綿不斷的啜泣使黃美英心疼不已,最後來到門前想要叫林允兒開門時,發現門根本沒鎖,幼小的身影抱膝蹲在玄關前哭著,手上仍然拿著保持通話的手機。

 

“我來到妳身邊了。”

 

黃美英蹲在林允兒背後,放柔語氣說,就怕連說句話都會傷害林允兒。林允兒在她眼裡弱小得不堪一擊,就連朴孝敏死訊當下她也沒有如此哭過。

 

要是快樂會傳染的話,那麼傷心也會。望見泣不成聲的林允兒,黃美英也瞬間想起許多與朴孝敏製造的回憶,眼淚也不自覺滑下。

 

沒辦法停止對逝去的人的思念,兩個人坐在昏暗的玄關裡相擁而泣。

 

林允兒的手突然在黃美英身上亂摸,她還沒有意識到林允兒想做什麼,就被先發制人吻住。

 

第一次跟女孩子接吻,而且是一個充滿鹹澀的吻。

 

剎那間思考停滯,黃美英知道這樣發展相當不妙,情感上卻沒有拒絕,任由林允兒進攻撩撥她的情慾。等到她漸漸清醒發現自己正在幹甚麼,已經躺在床上,看見林允兒壓住自己,用沙啞的聲音說:

 

“要進去吶…”

 

她沒機會問林允兒是不是第一次,更沒機會跟林允兒說那是自己的第一次。

 

僅有非常強烈的痛楚從下身襲上心頭,咬緊牙關也無法忍受。然而在林允兒後來溫柔的安慰和撫摸,黃美英意識到跟最初不一的感覺―――好舒服,想從林允兒的動作變得更舒服,最後忘記初夜被掠奪索取多少遍,兩人癱瘓在床上喘氣。

 

“對不起。”疲倦不堪之下,她隱約聽到林允兒以同樣虛弱的聲音說。

 

隔天林允兒也是匆匆忙忙趕去醫院實習,黃美英也是忍受身體痛楚趕去上課。

 

黃美英沒有向林允兒鑑定她們的關係,然後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不斷重覆的性事,黃美英發現林允兒從來不會認真正視她的眼睛,不問她的情感,單純地兩個人身體有了反應才彼此希望得到對方更多,滿足情慾和生理需要。

 

Sex Partner。毫無疑問,這是兩個人默認的關係。

 

曾經有多次,黃美英想闖進林允兒的心,可是她總會發現,林允兒唯一會正視的人,除了朴孝敏以外就無他人。

 

那雙明亮夾雜憂傷的眼睛,向黃美英暗示,她的心依舊裝載著朴孝敏。

 

 

 

 

【太妍,妳寫的歌曲和歌詞太棒了,預祝我們這次也成為榜首,下星期錄音結束後一起去聚會吧!】

 

重覆仔細聆聽晚上寫好的旋律,剛擇下耳機就聽見丟在電子琴上的手機響起短訊提示聲。

 

【好。】因為業內應酬是無法避免,所以金太妍爽快地應允。

 

然後她抬起頭,瞥見牆壁上的立可貼,有著她的字跡,寫了前一天才寄送出去的歌詞:

 

―――하루를 시작하고 싶어

(想這樣開始新的一天)

 

―――밤에는 내 무릎에 기대 자장가를 들으며 네 꿈 꾸고 싶어

(到了晚上在我的膝蓋上期待一邊聽著催眠曲一邊作著有你的夢)

 

―――다시 내 가슴을 뛰게 해줘

(再一次讓我的心臟跳動)

 

―――다시 달콤한 노랠 만들게 해줘  

(再為我唱一次那甜蜜的歌曲)

 

 

 

 

林允兒在客房換好睡覺穿的T-shirt和短褲,靜靜的把頭髮擦乾。客房的門正開著,她看見一團白色毛茸茸的東西在地上移動,似乎在客廳睡覺的Prince終於發現了久違的客人。

 

Prince是只有數個月大的小狗,體型細小得連走路也要當心踢到牠,林允兒放下擦頭髮的毛巾,俯身從地上抱起Prince,開始說話:「小孩子我們好久沒見面了。」

 

她把Prince抱到面前,Prince也回應似的舔舔她的臉。

 

「你這樣走進來,你的媽媽一定以為是我吵醒你……」

 

小心翼翼讓Prince搬到她大腿上,溫柔的順毛。

 

「你是掛念我嘛?」

 

明知道小狗是不會回應她,林允兒仍是呆呆愣愣看著明亮的閱讀燈。

 

「再下個禮拜我就二十六歲生日了,妳有什麼東西送我?」

 

突然順毛的手停下來,林允兒鼻子一酸,說話也有點哽咽。

 

「…我有很多東西想送妳啊,妳想要什麼我都送給妳。」

 

「回來陪我過生日好嗎?」

 

「孝敏吶,妳說好不好?」

 

「我很想妳啊。」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