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直連不上痞客邦害我想預定時間發文也失敗屢屢
說來這篇文的標題只不過是想表達“終章”的劇情
為什麼會成為中篇我也不知道 (我非常納悶把五千字左右的劇情伸展到二萬九千多字…

更新後繼續去忙我的 (奔

 

《Let me hear Your Voice》

 

- 4 -

 

“When you love someone you let them take care of you.”

 

深夜一點,明洞區某家高級燒肉店正在閉店收拾,與最後一個員工道別後,店主崔秀英正在計算今天的營業額,她很滿意的在記帳簿寫下數字,心想再過不久就可以擴張業務開啟分店了。

 

錢收好後,她發現調到靜音的手機在震動,還以為是誰這麼晚打來,結果竟然是高中開始認識的好朋友鄭秀妍。

 

鄭秀妍選擇踏進演藝界,而她只不過是鬧市中一家燒肉店的店主而已。

 

「Sica?……喂喂?…妳、妳在哭嗎?…妳要過來?好好、先不要哭,我不關門等妳過來就是。」

 

接起電話,耳邊就傳來對方的啜泣聲,要不是鄭秀妍有開口說話,在寒冷的深夜,而且店內剩她一個人,接到只有哭泣聲的電話其實挺恐怖的。

 

上一次接到鄭秀妍的電話,說著金太妍有新戀情,也是帶著哭腔的。曾經深愛對方的鄭秀妍,不傷心就怪了,而且金太妍也真是莫名奇妙,說不再愛就要分手,明明兩個人之間一直都是這樣相處的,隨便說分手,有點不負責任。

 

———這次也大概是因為金太妍的事而哭吧?

 

崔秀英托著臉腮子打睏途中,聽見店外傳來拍門聲,她拍拍自己的臉頰要清醒點,然後開門把鄭秀妍請進店裡,她見她又戴墨鏡又戴口罩,還有在店前停下的計程車,估計她是坐計程車來的。

 

「這麼晚,一個女孩子坐計程車好危險。」崔秀英把店門關上,回頭見鄭秀妍憤怒似的把包包扔到桌上,脫掉口罩,摘下墨鏡。

 

「反正我就是一個人啊。」沒有剛才的氣勢,垂頭喪氣像個生意大敗的大叔跌坐到椅子,趴著臉埋進包包裡再也一言不發。

 

崔秀英嘆氣搖搖頭,好心的走到她旁邊,問:「這次是怎麼了?又是金太妍?」

 

埋在包包的人點點頭,雙臂無力的懸在兩側。

 

「既然對方都有新戀情,妳更不要想復合了,沒有金太妍妳也活得好好的,何必讓自己流淚?」崔秀英摸摸鄭秀妍的頭。

 

「我知道,我只是……」

 

———剛好回家就見到電視重播的那部電影,正好是我跟太妍第一次約會去看的電影。

 

「觸景傷情的話,就在同一個地方製造比妳跟金太妍更美好的回憶。」

 

對情場失意的人說教,其實沒有意義,她們在心底裡都很清楚自己要怎麼辦,因為過去的依靠已經不再,所以想借個機會被人安慰。

 

悅耳的說話崔秀英也不是懂太多,她能做的就是從廚房冰箱拿出幾瓶燒酒和啤酒,陪鄭秀妍喝喝酒,聽她說說近況。

 

愛情在鄭秀妍的生活中不是重要的元素,缺了也沒差,但像鄭秀妍這些嬌妍柔美的女孩子,生活中一定需要某個人呵護,如今鄭秀妍缺乏的,是可以代替金太妍擔任她的守護者。

 

崔秀英也挺心疼鄭秀妍,與生俱來的美貌雖然讓她受歡迎,但在唸書的時期實在過得不容易。經常被帥氣俊美的學長追求,惹來班上女生不滿,加上鄭秀妍的外貌屬於冷艷一族,常被誤會高傲無禮,而致朋友很少。

 

實際上鄭秀妍是個怎樣的女孩,崔秀英是清楚的少數人們之一。

 

無論那些男性追求者有多努力,他們都不是欣賞鄭秀妍的內涵,只是想跟鄭秀妍有肉體之歡;恰好鄭秀妍也不喜歡跟這些人交往,也不會容易被為求目的而無事獻殷勤的人感動,最後更是選擇思想成熟、感情細膩的女性作為對象。

 

鄭秀妍對金太妍第一次心動,是朋友們舉辦的KTV活動,她看見金太妍拿著麥克風唱歌的樣子,完全被她的歌聲渲染到彷彿跌進歌曲所表達的世界般,扣人心弦,無法自拔。

 

隨後金太妍的追求無疑掀起鄭秀妍心中的漣漪,既然兩情相悅,在一起就不會錯,可惜最後一拍兩散,金太妍還坦然有新歡,教鄭秀妍怎會不傷心呢?

 

崔秀英無奈的看著旁邊逐漸蜷曲的金髮女人,牢牢握著綠色的玻璃酒瓶,滿臉通紅的伏在桌上,皺起眉頭發出很痛苦的呻吟,崔秀英才發現她已經喝了三罐啤酒和兩瓶燒酒,連作為下酒菜的小吃都被清光,實為驚人。

 

「妳喝太多了…」崔秀英把她的手鬆開,放下酒瓶,拍拍她的臉頰:「醒一醒、喂喂…」

 

鄭秀妍沒有睜開眼睛,她喃喃自語,崔秀英湊近聽她想說什麼,只嗅到滿腔酒精味和聽見「企鵝、企鵝」的。

 

企鵝?南韓的冬天即使有零下幾度也不會有企鵝,而且現在已經是春天了。崔秀英心想鄭秀妍果然是喝醉,又見到她掏出手機把螢幕解鎖然後在點出什麼圖片來。

 

「噢,真的是企鵝。」不像是從網上攝取的圖片,似是真實拍攝的小企鵝照片。

 

「很可愛吧?嘻嘻。」模糊的視線瞧見崔秀英看到她想給看的照片,鄭秀妍發出可愛的笑聲,然後就倒頭一側睡著了。

 

這晚崔秀英第一次聽見鄭秀妍發笑,只是為了企鵝會值得如此高興嗎?疑惑的在鄭秀妍的手機點來點去,發現傳企鵝照片給她的是一個叫林允兒的女孩子。

 

從照片集看見不少林允兒的照片,光是看樣貌崔秀英就覺得完全滿足了外貌協會的鄭秀妍,五官跟她妹鄭秀晶有說不出的形似,崔秀英心想鄭秀妍一定對林允兒有不少好感。

 

似乎是嗅到八卦的味道,崔秀英趁鄭秀妍呼呼大睡就在看她跟林允兒的短訊,兩人不外乎都是說些家常便飯的小事,不過從文字行間,崔秀英感覺到鄭秀妍真的很開心,特別是林允兒跟她分享事情的時候。

 

「要睡就回家睡,我找人來接妳。」崔秀英回望鄭秀妍一眼,發現對方已經別過臉枕住手臂睡著了,捏了捏鄭秀妍的臉蛋仍是沒有絲毫反應。她又不是第一次叫醒她,怎不會知道鄭秀妍的睡眠能力比一般人高出千倍。

 

唉。她嘆口氣,用鄭秀妍的手機撥電話給林允兒。

 

此時的林允兒窩在家裡跟李順圭一起看緊張刺激的美劇,兩個人全神貫注地盯住槍林雨彈的畫面,完全忽略了手機響鈴,剛好徐賢敷著面膜從房間走出來,發現林允兒的手機在吵,拾起它遞給林允兒:「允兒姊姊妳的電話在響。」

 

「嗚…剛到很刺激的部份啊…」林允兒咬牙切齒的從徐賢裡接過白色手機,瞄向螢幕顯示的來電人名稱,一百八十度轉變地放棄電視劇,如箭速般奔到客廳一旁,引起李順圭懷疑,是誰會讓林允兒放下電視劇還要刻意走到牆角聊電話。

 

林允兒看到鄭秀妍打電話來,深吸口氣冷靜頭腦,完全忽略電視劇主角的對話,接聽說:「妳好。」

 

『妳好,請問是林允兒嗎?』殊不知裡頭的聲音不是鄭秀妍,而是陌生的女聲。

 

「是、我就是…」不知道對方的電話怎麼會在其他人手上,讓林允兒有點擔心。

 

『我是Sica的朋友崔秀英,她在我的店喝醉了,我還要在店內處理一些事務,妳能來先接她走嗎?』

 

她猶豫一刻,記得只有接送過在學系聚會喝醉的徐賢的一次經驗,這次要接鄭秀妍的話大概沒問題吧?「哦、可以的……妳的店位置在哪?」思索兩秒,林允兒從旁邊拿起鉛筆和記事簿,抄下崔秀英說的地址。

 

掛線之後林允兒才繃緊眉宇思考,鄭秀妍應該很多朋友,為什麼偏偏選她接送她回家呢?這通電話無疑讓她充滿暇想。

 

不過接送鄭秀妍的事情比胡思亂想要緊,林允兒不可能駕駛自己的摩托車去接載一個醉倒的人,唯一能協助她就是:「Sunny姊姊,可不可以借妳的車?有一個朋友醉倒了要拜託我送她回家。」

 

「喔,隨便隨便,車匙在書桌上妳去拿吧。」李順圭遙指她房間的方向,得到同意後林允兒就跑去拿。

 

「Sunny姊姊我愛妳喔!」拿了車匙林允兒就跑到玄關套上鞋子,匆匆地跑走。

 

根據崔秀英報上的地址駕駛到明洞區的小巷,林允兒找到那家關了門仍然亮著少許燈的燒肉店,把車停泊一邊就拍門。

 

很快店內就傳來躂躂躂躂的腳步聲,開門的人說,「妳好,我是崔秀英。」林允兒頓時屏息,果然鄭秀妍認識的人都好漂亮,眼前這個女性更是有一雙惹人羨慕的修長美腿,不去當模特兒跑來開燒肉店簡直是暴殄天物。

 

現在不是讚嘆崔秀英的時候,林允兒走進店內就立即注意到伏在桌上的金髮尤物,喝醉的程度比她想像中嚴重,她問崔秀英:「她到底喝了多少…」

 

「三罐啤酒,兩瓶燒酒。」崔秀英左手比起三隻手指,右手比起兩隻手指,眼睛很醒目的看著林允兒答道。

 

「真是的…我也不能喝這個量。」林允兒走近滿身酒氣的鄭秀妍。自從南極大陸的照片,她們幾乎每天都會用短訊聊上幾句,林允兒知道鄭秀妍這陣子心事重重,她打量著她的睡顏,見到紅腫的眼睛有點心疼。「對了,為什麼會找我來?」她問。

 

「噢,她剛好給我看妳傳給她的照片。」總不能說我看過妳們的短訊吧?崔秀英心想。

 

「這樣啊……」還以為是鄭秀妍指名要她來,原來只是崔秀英的主意,不知怎的林允兒覺得有點失望。

 

她搖搖鄭秀妍的身體,得不到任何回應,崔秀英在旁邊說怎麼叫也不會叫到她,所以林允兒最終決定抓住她的手臂繞到自己頸後,撐起鄭秀妍的身體,強行把她人帶走。

 

一個睡得模糊沒有意識的人意外的重,崔秀英見林允兒一拐一拐的走,走上前幫她開店門也開車門,順利把鄭秀妍扛到車裡。

 

「那妳好好照顧她。」崔秀英一邊把鄭秀妍的隨身物品從店內帶出來,一邊跟林允兒說。

 

「嗯,好的…」林允兒接過沒什麼重量的皮包和鄭秀妍常戴住的墨鏡,爬回駕駛席裡。

 

然後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鄭秀妍的家在哪?

 

「啊,等等…!」她解開安全帶想下車叫住崔秀英問鄭秀妍的家地址,可是對方身體已探進店內頭也不回的關上門,林允兒無奈地只有一足踏出車外。

 

「姊姊,妳家在哪兒啊?」林允兒重新扣上安全帶,在車廂問道,得到的是鄭秀妍的呼吸聲。

 

見到鄭秀妍臉上的淚痕,想伸手替她拭去,卻被對方抓住手腕,把手移到她的臉上蹭了蹭,這下子林允兒都不知道鄭秀妍是睡著還是醒著。

 

鄭秀妍蹭了林允兒的手掌一會就放開,好像做了惡夢皺起眉頭說,「不要走……」

 

「好好、我不會走。」林允兒摸摸她的臉頰,見她繃緊的眉間逐漸放緩,脫下外套蓋到她身上,充滿憐愛的眼神看著情緒低落、面色憔悴的鄭秀妍。

 

———要是能夠跟妳分擔,或者解決妳的不快就好了。

 

林允兒想道,整理好外套讓它蓋到肩頭,以免鄭秀妍著涼,把座位向後拉一點,讓她睡得舒服。

 

既然睡覺可以忘卻原本煩惱的事情,那就不要吵醒她較好,林允兒啟動引掣,決定先載鄭秀妍回自己家。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chwein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不停的發垃圾短信偶爾是會中頭彩的(重點錯
    OPPA開烤肉店……進貨量一定很龐大XD
  • 對啊 所以垃圾訊息要多發、特別現在是發短訊不收費的時代~
    oppa開烤肉店的目的就是吃來貨便宜的優質肉啊 (喂

    Asa 於 2013/02/28 00:16 回覆

  • Spade
  • 秀英的鼻子也太靈了!!
    這樣也嗅的到八卦味!!XD
    是說,那肉應該每天都不夠吃吧!?XDDDD
  • 是圍繞鄭秀妍身邊的不多所以才嗅到八卦的 XD
    崔老闆表示 客人吃剩的生肉她會在閉店前「清理」好XD

    Asa 於 2013/02/28 00:17 回覆

  • L
  • 我只能說秀英幹的好~
    果然吃多是有養腦袋的(誒?)

  • 這個見證人不是白幹的~~~~

    Asa 於 2013/02/28 00: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