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多月沒見了,手邊還有很多坑要填,放置了稍長時間很對不起。(´・ω・`)
這短篇大概是12月20日前最後的更新,因為那天是期末考的最終日期。
12月20日後會比較空閒,有待更新正在連載的《City Lovers》和《bittersweet》。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也想寫短篇。

前陣子很平安地度過生日,謝謝流流的生日賀文,小魔術師和Private Dancer。 (ノ´∀`*)
11月10日也去看了香港場的演出,
一臉平淡(完全不激動)跟偶像們共同感受時光流逝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縱使在後來發生了不好的事情,但是有觀察這兩天微博更新的親辜,都能放下心頭大石了吧?

希望她們每個都好好的。

 

 

《Fragment: stand beside me》

 

一個人鑽進保姆車裡把戲服換掉,不需要五分鐘就換回今天出席活動要穿的服飾,林允兒從車窗探頭而出叫了在車旁守候的經紀人和助手,說已經可以出發了。

 

助手朝著目的地駕車,經紀人在車上策劃未來的日程表,林允兒則低頭用手機,兩指在螢幕上滑點著。

 

外景的地點與簽名會場地距離約是半小時車程,如果善用半小時來補眠,工作消耗的體力和精神都會補回來。平常在保姆車都會選擇戴上耳機補眠休息的林允兒,今天沒有這樣做。

 

「允兒,還有二十分鐘左右才到會場,妳要不要睡一覺?」坐在對角的經紀人問道。

 

「不用了,」林允兒說,沒有抬頭,只是點手機的速度慢下來。「我在跟Sica姐姐聊天。」

 

聞言,經紀人繼續低頭草擬日程表,林允兒則在訊息欄寫一句:【感冒有沒有比較好?】

 

【好像比昨天不好。】

 

林允兒皺了眉頭,內心甚是擔憂,兩指快速地輸入了一行文字:【有沒有哪兒覺得疼痛,要不要我跟公司說再帶妳到醫院檢查一遍?】

 

【不要。昨天的檢查害我待在醫院好久,我不喜歡醫院的藥水氣味。】從文字間想像得到對方嘟起嘴擺出嫌棄的表情。

 

【有什麼不舒服要說出來,可以找我,在群組說也沒關係,即使有工作在身,我的手機還是會放在口袋裡。】

 

【妳像個囉嗦的老人。】

 

【因為妳變得囉嗦也不要緊,最重要是妳平安無事。】

 

傳送訊息出去後,隔了好久沒有回音。林允兒翻轉手機機背朝天,雙眼望到窗外,厚厚的隔熱紙使街外色彩弄得暗啞,雖然看得見外面有陽光,但是它的朝氣並沒有傳到自己身上,反倒添加幾分鬱悶。

 

然後為了避開僅餘的光線她閉上眼睛,眼皮下的黑暗換成不太舒服的畫面。

 

其實細節也不是這麼清楚,除了那人的身影,一切都是吵雜。

 

從吵雜的畫面轉移,是那個人在飛機上躺在旁邊熟睡的模樣,還有不敢戴上耳機也不敢上廁所、細微觀察那人有沒有絲毫動靜和異樣的自己。最後是在病房裡躺在床上翻雜誌的那人,還有從劇組趕過去沒空暇換掉高跟鞋而顯得狼狽的自己。

 

因為妳變得囉嗦也不要緊,最重要是妳平安無事。

 

鄭秀妍在家裡躺在床上,從側臥換成躺平,拿住手機君,看見林允兒的短訊,心臟一時負荷不了對方的真摯,砰砰地猛然跳動。

 

根據自己的日程表,今天這個時間應該是正在前往簽名會場的路上,而不是在秋涼天氣下抓著棉被窩在床裡。

 

事實是,林允兒代替了她出席今天的簽名會。本來林允兒被公司安排了拍劇的行程,由於拍劇有很多外在因素會影響到時間,所以她不用出席簽名會;但是鄭秀妍出了意外需要留在家裡休養,後來她的工作就由林允兒補上。

 

昨天留院的時候,林允兒踩著高跟鞋探望她,正好是黃美英離開半個小時後的事情。

 

私服鮮有高跟鞋搭配的林允兒,昨天簡直讓鄭秀妍大開眼界,問了兩句才知道那不是私服的搭襯,純粹是林演員踩著南多貞記者的鞋子過來而已。

 

『明天的簽名會,我替妳去。』林允兒從帶過來的紙袋拿出一個鞋盒,把腳上的高跟鞋脫掉放進去,換上盒裡的帆布鞋。

 

突然就說工作的事情,正在翻雜誌的鄭秀妍思考片刻才有反應:『可是妳明天要拍劇。』

 

『但是妳現在需要的是休息。哪怕只有一天,妳也得要躺著。』林允兒推了椅子坐在床邊說。

 

『妳這是命令我吶?』闔上雜誌,給小年下投放不滿眼神。

 

『…是的。』顯然林允兒並沒有命令鄭秀妍做任何事情的勇氣,但還是勉強地裝堅定的點頭。

 

『我、不、答、應、妳。為什麼得要妳去替補我的工作啊……』聽不出來是生氣還是無奈的語氣。

 

『我已經跟公司說了,公司也說贊成我的提案。』在這場談判中,林允兒早就準備王牌在手上。

 

『呀笨蛋!妳拍劇延誤的話怎麼辦?要是其他演員遲到一刻妳也麻煩了!』曾經參與電視劇演出的鄭秀妍很懂拍劇遇到的問題,很多事情都難以預計,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都很可能耽誤整個進度。

 

『我會努力把所有鏡頭都一次解決,絕對不會NG。』平常自信缺缺的人正經地說,眼裡一絲閃爍似是裝載著夜空的星星,後來語氣又軟了:『當然要是其他演員NG的話我就沒辦法啊……』

 

『林允兒妳這個笨蛋⋯』不是說過要爭取時間休息嗎。沒說完的話被抵在唇上的手指止住。

 

『姐姐不用擔心我,我會好好的。』

 

這句說話怎麼有點熟悉?鄭秀妍眨眨眼睛終於找到相關的記憶,就是她在飛機上說:允兒不用擔心我,我會好好的。

 

在飛機上這樣說的時候,其實一點也不好,身體各處不適,不安的感覺無間斷地在內心萌發,只是不停想著快點回家見爸爸媽媽和秀晶,要不是林允兒就在身旁,她一定會崩潰吧。

 

她是不想林允兒擔心才這麼說。雖然對方知道自己在逞強,但仍然乖乖放鬆繃緊的眉心。

 

『嗯,我知道了。』儘管她也明白床沿的人也是在逞強,她也沒辦法拒絕對方為自己的好。

 

【對不起,如果沒有那些意外,現在妳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姊姊不用道歉,妳又沒有錯。】在保姆車上幾乎睡著的林允兒感受到手邊的震動,立即打開眼簾看。

 

鄭秀妍無奈的笑笑,【簽名會結束後直接回家?】

 

【爸爸到外地出差,姊姊又去跟朋友玩,所以我約了朋友來個每月一次的聚餐。】

 

保姆車在她回覆這句後停駛在路邊,經紀人抬頭看窗外,原來是抵達會場了。

 

【工作結束後再找妳,妳繼續休息,下床的話要披件外套,還有多喝溫水。】留在車裡打著短訊,直到被經紀人催促才匆匆下車。

 

修長瘦削的背影在寒天下變得實在而可靠,鄭秀妍隔著手機螢幕都能夠想像得到。

 

翻看她倆的訊息紀錄,鄭秀妍腦裡不斷回憶那個人的各種表情,開心的、難過的、憂鬱的、無奈的、驚訝的……不過還是最喜歡她的笑容,彷似打破寒夜破曉以出的晨光一樣溫暖,還有吹彈可破的肌膚帶有年輕的清新氣息。

胸腔被這份思念填得充實,房間的溫度恰好休眠,鄭秀妍放下手機抓過棉被,繼續抱頭大睡。

 

 

 

 

林允兒與其他七位成員坐在簽名會的席上,面對來自記者和粉絲們的鏡頭,保持著一貫的服務笑容。

 

在席每位成員都有點落寞,因為鄭秀妍不在,林允兒補替上。大家既擔心鄭秀妍的身體狀況,也為林允兒的健康憂慮,這個孩子每次拍電視劇就會弄得自己像個小超人般不會休息,今天也是由片場趕過來卻沒半句怨言。

 

簽名會開始時,很多粉絲也走過來跟成員們說:「替我向Jessica問好。」還有些反倒過來安慰著說:「我們都在替Jessica祈禱,所以大家不用擔心。」

 

跟每位粉絲們都有聊天幾句的固定互動,林允兒心情漸漸平和起來,特別是很多粉絲都跑過來跟她說會追看新劇。

 

「允兒姊姊,為什麼演唱會總是看著Sica姊姊呢?」突然有一個粉絲走過來,不是說新劇的事情,是說鄭秀妍的事。

 

這個問題在許久之前的簽名會也遭遇一次,林允兒也忘了當時鄭秀妍有沒有在席,不過她是這樣回答了:

 

「因為Sica姐姐身體不好,所以想在舞蹈的空隙看她的情況。」

 

話雖如此,其實鄭秀妍的體力沒有她說得那麼劣質,這個回答或許多少都有著想看多她幾眼的私心成份。不過演唱會確實有許多因素會導致失誤,林允兒是不希望鄭秀妍遇到失誤而難過,才會多加注意她的情況。

 

林允兒這次回答也是一樣,粉絲聽到後一臉了解的點著頭,拿著簽名板高興地離開。

 

「林允兒妳低調一點又不會死的。」坐在旁邊剛好聽見一問一答的李順圭朝她丟個白眼。

 

「我最疼惜Sica姐姐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哦。」她笑著說。每次提到心愛的人,臉上的笑容就不自覺變得像陽光一樣暖和。

 

「也是,Jessica最疼惜妳的事情也是全民皆知。」李順圭聳聳肩。「能讓她在MC時間主動說這麼多話也只能有妳了。」

 

林允兒擺出一個被寵幸的微笑。她怎麼可能不牢記鄭秀妍為她做過每一件事。就連自己的電視劇情報也是由鄭秀妍在演唱會的MC主動提出來。

 

現在她為了鄭秀妍,又能做什麼事呢?

 

 

 

 

鄭秀妍從夢中驚醒,房間的昏暗環境讓她眼睛很快就適應了,骨碌的滾動一圈,現在到底是幾點鐘了?抱持這個疑問,卻沒嘗試拾起手機看,感冒藥作祟讓她四肢無力,剛才的夢境害她一身薄汗,渾身不舒服。

 

剛剛夢裡看到她在一個陌生地方跟林允兒走散,拼命地尋找那個讓人安心的背影。她在人群中彷徨無助,好像周遭的人都沒發現自己是少女時代的Jessica。人們低頭快步行走,就像早上新聞拍攝繁忙時間的地下鐵站情景一樣。

 

在夢中她沒有用到手機,只能用眼看每個人的臉孔去搜索,找得慌亂了而且疲倦了,她在夢裡還是找不著林允兒。

 

最後好像是疲倦得在人群中倒下,然後驚醒。

 

抬起手拭擦眼睛,難過得都哭著了,不知道剛才做夢有沒有說夢話,如果有的話,她一定有不斷喊那人的名字。

叩叩。

 

突然有人敲門,她沒有回應,因為對方已經立即開門進來。下意識把棉被拉得更高,裝著沒有醒著,儘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裝睡。

 

隔著棉被也稍微看到房間外的光線從門縫透進來,對方開門的動作很緩慢,似是怕會吵醒她一樣安靜。房外的冷空氣也跟著光線一起流竄進來,窩在棉被的身體感受到明顯的溫差。

 

光線逐漸消失,門被關上,有人踩著木地板走過來,發出“咿呀咿呀”的聲音,不過那人也盡可能跨大步伐,減少發出噪音的機會。

 

雖然明知道走進來只有可能是媽媽或者是爸爸又或是鄭秀晶,但她多祈求那是林允兒。她真的很想林允兒,特別是在生病的時候,很想借著特別難過的時候感受林允兒獨有的呵護。

 

只有那人的溫柔照料,被病魔折磨的身心才不會如此難受。

 

「姐,有沒有好一點?」結果是鄭秀晶的聲音,是預料中的事,沒失望也沒有驚喜。

 

鄭秀妍隔了幾秒才給反應,在演沉睡中的人緩緩睜眼,當然她確認沒有人看得見,拉開棉被,張眼就看見放大幾倍的臉,她還沒有說什麼,鄭秀晶就把額頭貼過來,喃喃地說:

 

「嗯…還沒有退燒,不過比早上好多了……姐,不如去醫院打個退燒針,那個很省事。」

 

「No way!」軟弱的身體瞬間有了力量,手隔著棉被搥打站在床沿的鄭秀晶的大腿。

 

鄭秀晶沒說話,掀起棉被把自己的身體鑽進去,靠近鄭秀妍,「我也想這樣在家裡睡一天哦。」

 

「辛苦妳了,李寶娜。」鄭秀妍抬手替妹妹順了毛,又說:「不要跟我靠太近,不想妳染上感冒。」

 

「我身體比妳強壯,是不會感冒的。」鄭秀晶自豪地說。

 

鄭秀妍輕哼一聲,說:

 

「秀晶啊…可不可以幫姐姐拿手機過來嘛?」

 

「妳要找誰?」

 

「允兒說她工作後會找我…現在都幾點了?她的工作應該結束了吧?我想回她短訊。」

 

「噢,等等哦。」鄭秀晶又下床去。

 

鄭秀妍闔眼等候妹妹拿手機來,溫暖的氣息包覆下又昏昏欲睡,果然這次感冒藥開得太重了吧……

 

意識有點模糊的時候,突然有人從背後爬上床,還翻開棉被從背後緊緊抱住她。她嚇了一跳,身體一顫,手抓住放在她肚子上的手腕,內心激動起來。

 

噗通噗通,很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

 

「有想我嗎?」

 

還有那個人的聲音。

 

「姐呀,允兒姐姐從手機裡走出來啦,那妳不用找手機吧?」鄭秀晶在說什麼天馬行空的事情?

 

「不論妳有沒有想我,總之我想妳啦,所以就拜訪妳家來看妳了,不是秀晶說的從手機走出來啊。」林允兒的氣息隔著頭髮撲在自己的腦後,渾身都熱起來,努力在腦裡組織言語卻不成功。

 

然後鄭秀晶又走回來一同鑽進被子裡,兩個身型修長的人夾著她,一起躺在略大的單人床上也沒覺得很擠。

 

「Surprise!有驚喜嗎?」即使在昏暗的環境裡也好像看到鄭秀晶彎起的笑眼。

 

「妳們串通好的?」鄭秀妍問,後背緊緊貼住林允兒,讓身體都被她的懷抱包覆著。

 

「沒啦,是我回家途中看見允兒姐姐的車子沿著我們家方向走,就打電話給她,知道她要來看妳,才突然想到這個驚喜的。」鄭秀晶回答說。

 

「不喜歡嗎?」林允兒問。

 

「喜歡…」鄭秀妍又突然想起了什麼:「妳不是說跟朋友聚餐?怎麼會……」

 

「她們跟妳比起來,妳還是比較重要。而且去聚餐我也是一邊吃一邊擔心妳,不看看妳的話心裡不好受。」

 

「我也是,很想看到妳。」只有生病的時候才會率真地撒嬌。鄭秀妍轉個身跟林允兒面對面,抬頭時鼻子掃到對方的下巴,癢得惹人發笑。

 

鄭秀晶不知道是什麼狀況,純粹知道她姊有動靜了,又聽見林允兒輕笑。

 

Chu。―――是接吻的聲音。

 

站在鄭秀晶的立場,她根本就是近距離在看人接吻是吧?雖然黑得看不見,但是嘴唇與嘴唇碰上的聲音太明顯了。

 

還好,那是她能承受的程度。反正她姊和林允兒又不是第一次在她面前接吻,只有這次與別不同就是她們三個都正躺著。

 

「想再Kiss一下…」還聽見她姊嬌聲嬌氣的渴求,這跟平常跟她打鬧開玩笑的姊姊完全判若兩人。

 

再之後的,連續親吻的聲音,已經不是她能承受的程度,耳朵都聽得發麻了,還夾雜著愈來愈急促的吸氣聲。

 

「呀!妳們不要這樣,我還在呢!」鄭秀晶坐起來抗議說。

 

鄭秀妍先笑了出來,心情變得很好,「那秀晶妳也一起來。」

 

「No way!」她嫌棄的跳下床,走向門口,臨走前說句:

 

「我去把姐姐的晚飯和藥拿過來,妳們別給我做奇怪的事情啊!!」

 

「遵命。」林允兒應道,又吻上鄭秀妍。

 

 

 

 

連續劇開播兩星期後得到很好的收視率,前陣子壓力過大無法安眠的林允兒,終於一夜好眠。

 

拍攝工作趨近尾聲,林允兒總算可以把時間撥回去團體工作,比方說今天安排了日本巡迴演出相關的會議,她也如常可以出席。

 

可是會議的途中劇組導演打電話說劇本有改動的地方,使得她不得不在會議途中離開會議室。講完電話後,她快步跑回去繼續會議。

 

一個表演能夠成功,其實表演者只佔其中的百份之三十,其餘的七十都是依賴場地人員、燈光準備、音效設備等等,一切都是為了表演者能夠在舞台盡情發揮而默默耕耘的部門。

 

身為站在舞台上的人,當然需要了解其他部門的疑難,或者有誰想到新的舞台設計點子,這次會議的目的就是收集彼此的意見,希望下一次公演更加能夠帶給支持者們更深刻的印象。

 

林允兒進來後點頭說抱歉,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想這次安可的歌曲不採用播放曲目,換作是Acoustic……」隊長金太妍正在發言,坐在她對面的人低頭正在抄寫什麼。

 

她剛才講了二十分鐘電話,回來發現同事們正在討論的話題已經從第二項飛去第五項,跟不上節奏的林允兒,皺起眉頭想要盡快理解大家的對話。

 

「噗、」然後附近有一個聲音打斷金太妍說話,所有眼睛都瞧了過去,包括顯得有點兒徬徨的林允兒。

 

「Jessica有什麼要發表嗎?」李順圭問。

 

「不是,」笑聲的源頭擺著手答。「妳們看允兒啊,她講完電話剛剛進來完全一頭霧水,皺起眉也太可愛了。」

聞言林允兒害羞的低下頭,不是緣於鄭秀妍的讚美,而是自己對議題摸不著頭腦的尷尬感,其他人都被林允兒的反應逗笑。

 

「咳咳,不要緊。我們為了允兒再簡單說一下現在的議題……」金太妍清了清喉嚨,繼續認真的討論。

 

會議結束之後,林允兒想走去鄭秀妍身邊說話,可是見到黃美英一把就拉住對方,很親密的在耳語。一個在說,一個在聽,兩個人相視而笑。

 

雖然不知道她倆在討論什麼,可是林允兒不想打擾她們,靜靜地等候著鄭秀妍。在口袋的手機碰巧震動,又是劇組的導演,大概又是為了改動什麼而通知她吧。

 

林允兒離開會議室前望了鄭秀妍一眼,對方還是專注地跟黃美英聊天,沒有示意什麼就急急地出去接聽電話。

 

劇組那邊經過一番議論,劇本又有更改的細節。手上沒有劇本,林允兒跑到一個比較安靜的角落,一邊聆聽導演的話,一邊憑著驚人的記憶力記下要點。

 

掛線後,她跑回去會議室,從包包掏出熊崽子封面的記事本,才以列點形式記下來。

 

等到寫完所有要點,林允兒抬起頭,就發現會議室早已空無一人。

 

那個人也沒有留下蛛絲馬跡要自己找她,大概沒有意識到自己想跟她對話的渴望吧。她失望地闔上記事本,看著封面上的熊崽子吃熱香餅幸福的表情更是無奈。

 

真的很想跟她說話啊…。

 

即使昨天跟爸爸和姊姊出去高級餐廳吃了韓牛,滿足了近來的辛勞,但是難得見面卻沒有空餘時間聊天的話,會感到很可惜,甚至很難過。

 

不管了。林允兒拿起手機,有一刻在想會不會天公不造美,劇組導演又打電話來,下一秒就想,要是他再打電話來我也毫不留情拒接的!

 

她撥了儲存在快捷鍵的號碼。

 

『喂…?』對方很快就接了電話,有點懶散的聲音。

 

「…妳在哪兒?」

 

『在公司啊,南多貞妳又在哪啊。』

 

「會議室…講完電話回來大家就不見蹤影了。」

 

說罷,會議室的門打開了。林允兒轉個頭還未對焦到那個身影,就聽到手機聽筒和空氣都傳播同一個聲音到耳裡:「小記者,妳想我嗎?」

 

剛才在會議中稱讚自己可愛的鄭秀妍,帶著得意的笑容站在門邊,手上還拿著一只通話中的手機。

 

「當然想。」林允兒放下手機,向門前的人表白,她還急不及待收拾東西站起身走過去。

 

趁著會議室和外面走廊沒有人經過,鄭秀妍給林允兒一個大大的擁抱。「走吧。」她說著,主動牽上比她略大的手掌,拖著反應突然變得遲鈍的林允兒。

 

兩個人在走廊手牽手漫步,女孩子牽手抱抱的親暱舉動很常有,即使其他員工經過也不會覺得突兀,大家都微笑點頭跟兩人打招呼。

 

「前陣子的感冒帶來一場惡夢。我跟妳在一個陌生地方失散了,在人海裡怎麼找也找不著妳。」鄭秀妍突然開口。

 

「唔?那是什麼?」沉浸於一起散步的小確幸,林允兒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說,那時找不見妳,我很害怕。」

 

此時她想到一句之前就想說的話。

 

那是鄭秀妍遇到小意外之後,想說的話。

 

「秀妍。」停下步伐,讓走在前方的人抓住她的手頓住。只有兩人獨處的時間,林允兒才會直呼鄭秀妍名字。

 

「嗯?」

 

「妳要站在我的身邊,不要離我太遠,讓我隨時能看見妳,好嗎?」說出來的時候手還緊緊握了一下。

 

―――看不見妳的話,我會很難過,而且會跟妳一樣拼命地在人海中找妳。

 

鄭秀妍看著她憂慮的眼神,傳遞著很多複雜、無法語言解通的訊息,不過她讀得懂,林允兒是在訴求最近很少時間待在一起,想要珍惜因工作見面的機會―――這只是百個訊息的其中之一。

 

被清澈如鹿的雙眸盯得內心的鹿都被迷得撞來撞去,鄭秀妍最容易被林允兒打動了。

 

「好啊。」鄭秀妍扣住林允兒的胳膊,身體靠了過去答應說。

 

 

 

 

剛回公司準備SMT week的鄭秀晶站在走廊的另一端,看見總是被粉絲喻為“最完美身高差”的兩人背影,在走廊延續步伐。

 

在不知情的人看來,她們是感情很好的成員兼姊妹,但是像鄭秀晶這些知情者眼中,她們是一對很黏膩的情侶。

「那是Sica和允兒吧?」

 

旁邊的宋茜順著鄭秀晶視線方向眺望,無疑那邊就是她想到的兩個人。

 

「嗯。好一雙萬年磁鐵。」

 

鄭秀晶聳肩,繼續往練習室的方向走。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