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開始、陸續構思的設定。
視乎孩子們最近的動態添加了新的元素。

這個故事的初衷如題,想說城市們的戀人。
四個來自不同背景和職業的人,對於戀愛這件事情的看法,還有各種大小事的描寫。

希望我會拿捏到這篇文章的感覺。
《City Lovers》主YoonSica,副TaeNy。
其他人會依照她們的角色在故事中出現。

第一章先奉上,更新日時不定。
如果第四學期成績理想的話,更新速度一定神速。

特此祝我學業進步。(咦)

and 溫馨提示:除了讀者們知道是真實的事情,其他都是虛構的哦!

 

《City Lovers》

 

〈01 - Ladies in the City〉

 

日光穿過薄紗散射在光滑的實木地板,內部光線在淺色調的房間反射,形成柔和的氛圍。

 

微風從陽台的玻璃門縫隙竄進屋內,床上的人想要抓起棉被一角取暖,五指一收只抓到一個又軟又堅固的東西。

 

房間的主人林允兒沒有覺得不對勁,只是昨晚的事情瞬間襲擊她的腦袋形成頭痛罷了,皺著眉頭鬆開剛剛握緊的物體,終於正確地抓到棉被好好取暖。

 

她頭腦處於半醒狀態,慶幸在頭痛未消散前手機預設的鬧鐘還沒響起―――這麼想完,放在枕邊的小傢伙就開始奏起讓人醒神的古典樂章。

 

當機立斷就是翻身把鬧鐘關掉,自從她把莫扎特的第九鋼琴協奏曲設成鬧鐘響鈴,明朗而輕快的樂章也變得似是來自地獄的呼喚般,叫她離開舒服的被窩面對充滿疲倦感的現實世界。

 

稍為屏息一下再呼吸,頭腦總算更清醒些,可是頭痛仍未消散。她把手機放下,撐起身體,半張開眼睛瞄向枕邊人,被子由她的肩頭滑下到她的腰際,在披散的褐髮下是雪白的裸背。

 

視線停留在那個長得像洋娃娃的精緻五官,名為鄭秀妍的女子,是昨夜與她經歷激情的對象,眼看對方睡得一臉安祥,床上晃動和莫扎特音樂也吵不醒的話,肯定是處於相當深沉的睡眠狀態吧。

 

她懊惱地抓著頭髮,躺回去床上,此時被子下兩人不再有肢體接觸,可是抹不去昨夜交歡過的事實。

 

原本事情不是朝這個方向走的。

 

最初只是兩個人,身在典雅設計的客廳,天花板亮著的水晶吊燈熠熠生輝,坐上駝色的真皮沙發,各自拿著裝有冰球的玻璃杯,邊喝酒邊聊天。

 

林允兒家裡的紅酒上一次招待朋友就被喝光了,整個廚房就只剩餘一瓶沒人碰的琴酒。要不是鄭秀妍說想要喝酒,林允兒是多不希望開瓶的,畢竟她預料到,喝完酒精濃道甚高的烈酒後,隔天一定會招來頭痛。

 

只是她沒預料到,鄭秀妍聊情人竟然聊到單身的她也參與酒後亂性的一份子。

 

她決定不再去想這事情,因為她的時間也不容許她再想,她得要在第二個預設鬧鐘響起來前梳洗完畢出門上班。

 

鄭秀妍的事情是意外,倘若因為她與她之間的意外害了無辜的病患,就是違反了醫生的專業。

 

這真是最糟的早上。

 

林允兒放下掛在頸上的聽診器,翻開旁邊的病歷,雙手開始在鍵盤敲打,更新病患的醫療狀況。

 

「感覺妳今天不在狀態啊,林醫生。」突然一個聲音從旁邊說話,林允兒覺得有點暈眩的回神過來,看見同僚權侑莉雙手插進白大掛的兩側口袋,臉上掛住滑稽的笑意。

 

「那妳又為什麼覺得好笑呢?」無視權侑莉的說話,林允兒反問道。

 

「妳自己看啊。」權侑莉指指林允兒的屏幕,文書處理器的游標前半頁都是不斷重覆的英文字母“a”,林允兒面不改色默默將它們刪除。

 

「妳有心事嗎?」權侑莉像平常一樣手搭在林允兒的肩膀上,兩個人是醫學院前後輩關係,畢業後在大學附屬醫院一起擔任外科醫生。

 

「……沒有。」即使有心事,也不可能說出來的。林允兒把文件多餘的東西刪掉後,繼續輸入資料。

 

「妳剛剛猶豫一秒對吧?」權侑莉皺著眉,她怎麼不會清楚林允兒這種硬語氣分明是有事。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

 

「好吧,妳沒有心事,那有在意的事嗎?」權侑莉窮追不捨的繼續質問。

 

「在意的事可多了,」林允兒說著,視線從不離開屏幕和正在輸入的東西。「包括為什麼妳能這麼閒,巡房完了嗎?沒有預定手術嗎?為什麼有空在我旁邊晃來晃去?有空的話到門診幫個忙吧,門診部每天也是擠滿狀態哦。」

 

「我在關心可愛的後輩,妳別對我這麼冷漠好不好?」

 

「好啊,那麼下班後我們去外面的路攤吃到飽,妳請客。」靈光閃過林允兒腦袋,得出一個壞念頭。

 

「妳還真是懂得敲詐……」年薪不知有多少都去供養林允兒的胃袋了。

 

外科護理站的電話突然響起,中斷兩人的對話,她們看著跑去接線的實習醫生,從電話另一端了解意外狀況後,她們決定接受傷員。

 

「糟糕,看來妳今天會吃很多,我等會必須要去提款。」

 

「隨便妳。」

 

說罷,林允兒和權侑莉紛紛掛上聽診器,走到樓下急救科準備工作。

 

這真是最糟的一天。

 

 

 

 

“所以妳很久沒有跟女朋友見面了?”

 

鄭秀妍用不屬於自己的棉被裹緊全身,平靜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回憶林允兒昨夜聊天時問她的事情。

 

答案無疑是“對”的。如果金太妍沒有人間蒸發兩星期,她也不會悵然若失地度過兩週。

 

所謂的人間蒸發,就是那個人喜歡把自己困在工作室,阻隔一切外界聯繫,浸淫在音樂世界,享受她的小宇宙。即使身為女朋友的鄭秀妍也被一視同仁,在金太妍工作模式期間,一律失去聯絡。

 

她知道金太妍為了三位歌手同時推出單曲和專輯,日以繼夜地寫曲子,其中兩首曲目還包辦填詞工作,但不至於要把手機關掉,連短訊也不回覆一個。

 

要維繫這段愛情真的不簡單,面對金太妍忽冷忽熱、多半是冷的態度,鄭秀妍已經感到疲倦了。即使還沒去到筋疲力盡的階段,可是有必要在愛情中擔任這樣的角色嗎?

 

“妳呢?現在單身,不考慮跟別人交往嗎?”

 

鄭秀妍又想到,她昨天有這麼問過林允兒。這一問好像問到林允兒不願說的事情,鄭秀妍都觀察得到那人瞬間一變的暗沉眼神,就當我沒有問過吧,她想補充說,可是林允兒已經在心中尋覓到答案:

 

“我已經失去愛人的能力,所以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在林允兒沉默思考如何回答的幾秒鐘,其實鄭秀妍在旁邊也推算林允兒的答案,卻沒有一個是猜中的。

 

讓鄭秀妍意外的是,外表祥和、性格溫柔、觀察入微的林醫生,面對愛情竟然會有鬱侑的一面,而且看上去,似乎是受了很重的傷。她沒有把意外都寫在臉上,也不想追問對方的過去,唯有若無其事的應答:

 

“嗯,這樣啊……總覺得有點可惜。”

 

後句是沒頭沒腦突然奔出來的,不過也是心中話。林允兒年紀輕輕就當上外科醫師,有知識學問,有對待病患的耐心,而且外表看上去第一印象就是乖孩子,認識後的印象是個偶爾會表現出大人的一面的小孩子。

 

兩個人沉默著,慕然林允兒靠近鄭秀妍一些,苦笑著問:“真的有這麼可惜嗎?”拉近距離的臉孔,教鄭秀妍不知道該把視線往哪放。

 

縹緲的眼神在林允兒臉上打轉好幾回,最後鄭秀妍一氣灌下杯中的烈酒,放下玻璃杯,裡面的冰球與杯碰撞響起清脆的聲音。

 

鄭秀妍冰冷的手掌攀上林允兒的臉頰,整個頭腦微醺的感覺連她也不懂形容自己的舉動。“是很可惜啊。”琴酒像冰川一樣淌過喉嚨,換來灼熱感,還有變得低啞的甜膩嗓音。

 

林允兒看著愈靠愈近的鄭秀妍,沒有任何表示,只是看緊鄭秀妍的雙眼不放。

 

然後鄭秀妍把嘴唇湊了上去,林允兒最初的反應是把她推開,後來又主動爬上鄭秀妍,“…再試一次。”林允兒一聲命令,鄭秀妍又吻去,由單純的觸碰變奏成為熱情擁吻,林允兒抱著她的頭壓向自己,不給她呼吸時間,舌尖不斷探至深入索取。

 

之後就是,發生得到現狀的激情畫面。

 

沉澱昨夜的事情,鄭秀妍抓起旁邊屬於林允兒的外套披上,赤著腳丫子走到浴室的方向,看到林允兒已經細心地把瘋狂留落的衣服摺疊好放在一角,又預備了浴巾給鄭秀妍洗澡用。

 

本來發生一夜情,心情應該是不安和內疚的,可是林允兒的舉動不由得使鄭秀妍活在她的溫柔之下,讓人是如此窩心。

 

脫下身上唯一的外套,鄭秀妍走進浴室,扭開水龍頭調到適當的溫度,沒注意到被丟在客廳的手機亮著,螢幕顯示一則短訊:

 

【我寫完曲子和歌詞了,下午出來吃飯吧,我預訂了在仁寺洞的那家美式餐廳。】

 

 

 

 

仰頭對著蔚藍天空,墨鏡鏡片反射積雲多變的形狀,把黑髮盤在腦後,女人戴著圍巾,穿著吊帶背心和短褲從仁川機場離境區走到公車站,雪白的雙腿踩著夾腳拖,與首爾市春天稍為格格不入的打扮,拖著粉色行李箱,彷彿都在暗示她從國外回來。

 

她記得要把手機由飛航模式設定回去正常模式,等待手機接收到網絡後,她打量公車的時間表,又看看手機時間,原來公車三分鐘前駛走了,下一個班次是二十分鐘後。

 

在這炎熱的天氣她不想待太久,她又拖著行李箱沿路一直走,在十字路看見有計程車駛過來就舉手截停它。

 

等待司機把行李箱放到車後,她舉起手機顯示的地圖上有一個紅色座標,當司機以為她不懂本地語言時,她卻是說得一口流利的韓語:「請載我到這個地方。」

 

司機如是點頭開車,走到一半看到前方十字路堵塞住了,不禁搖頭嘆氣。「城市人們到底怎樣開車的,竟然能五輛車撞成一團。」本來在滑動手機螢幕的女人也抬頭看前方的路面狀況,沒有給予回應。

 

司機無法看到她在墨鏡下的表情變化,不過他隱約聽見女人的嘆息。

 

大墨鏡下的眉毛微皺,眼神黯然失色,女人低頭繼續使用手機,可是思緒已被三年前的夏天帶走。

 

三年前的夏天,在攝氏三十二度的高溫下,黃美英還記得油柏路上的災難,由一輛卡車在國道行駛時失控開始,周邊的車輛似是磁鐵般撞向卡車,瞬間成為一堆廢鐵。

 

形成的連鎖反應牽涉汽車八輛,乘客二十三人,兩人危殆,六人重傷,十四人輕傷,一人死亡。

 

那天她坐上好朋友朴孝敏的車,兩人說趁著假期就到郊區野餐放鬆心情,豈料到回去的路上會遇到意外。

 

黃美英歸屬輕傷類別,只是膝蓋和手肘擦破皮,簡單的包紮一下再保養皮膚,就連疤痕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朴孝敏在這場不測的意外過後,也從世上消失了。

 

受傷最嚴重的卡車司機,在卡車失控時被拋出車外,在路上打滾幾個圈,斷了兩條肋骨,一條插穿肺部,需要進入深切治療部診治;朴孝敏被判定當場身亡,那個情況即使是外科聖手,恐怕也無能為力。

 

她們的車是第三輛撞上去的,朴孝敏聽到數聲巨響後也預先踩住剎車掣,唯恐前路是個小斜坡加上算是駕駛盲點,她們還是無法避免碰撞。

 

前後衝撞造成的怪力使人頭暈轉向,黃美英回神過來時已經感覺到手肘的灼熱感,又瞥見旁邊的朴孝敏用手摸著額角,指下開始滲出少許腥紅。

 

“沒事、沒事…我撞到頭了,只是皮外傷……現在是什麼狀況啊?”朴孝敏拿面紙把額上的血擦掉,打開車門下了車,黃美英也跟著她,想要走出車外時,後方的車輛撞了上來,害她摔倒在油柏路上,膝蓋也撞得很疼。

 

“朴孝敏!妳要走去哪!前面很危險我們到一旁去啦!!”把重心移向右腿,手按住疼痛使不出力的左膝,黃美英一拐一拐的走到旁邊去,在她們前方的汽車有三個受輕傷的乘客正在叫救護車,她卻看見朴孝敏往前走向第一輛撞上卡車的汽車去。

 

朴孝敏走過去,發現汽車的門好像撞壞了無法開啟,另一面的門又被撞上來的汽車塞住了。“Tiffany,這邊有個孕婦,她逃不出來!”一輩女子不夠氣力拉扯開設計精良的機械,聽見朴孝敏的求救,黃美英旁邊有個男人走過去幫忙,兩人合力加上車內的孕婦把門推開,總算開了一個剛足夠孕婦逃生的空間。

 

朴孝敏和男人各自攙扶孕婦的左右,她發現孕婦有點氣喘聲,聽見孕婦說,“我的藥還在車裡。”

 

“等等,我去拿給妳。”說罷朴孝敏又奔回去車那兒,此時第四和第五輛汽車撞上來,即使如此仍然無阻朴孝敏的前進,她從剛才給孕婦出來的空間竄進車內,從孕婦的包包搜到哮喘用的藥。

 

然後讓黃美英絕望得慘叫的事情發生了。

 

在朴孝敏拿著藥要出來時,第六輛和第七輛的汽車光速似的撞了上來,把前方的汽車再擠壓去,剛巧朴孝敏的腰部以下都被擠在汽車與卡車之間。

 

當下的疼痛就連在不遠處看著的黃美英也能感受得到,她看見朴孝敏想用力把自己的身體撐出,一使力又抵受不住下身的撕裂感。黃美英走了過去,不到十秒時間,發現朴孝敏的臉色發青。

 

“…她的哮喘藥。”朴孝敏的手臂在半空晃了晃,把藥瓶丟出去。黃美英接住哮喘藥,想要說什麼的時候,朴孝敏又命令她快點拿給孕婦。

 

黃美英飛快跑回去把藥丟給男人負責,此時第八輛車撞上來,她回頭看見朴孝敏的神情比剛才更凝重。“孝敏妳等等救護員把妳帶出來!他們快到的了!!”說完黃美英就聽到刺耳的警鳴聲逐漸接近。

 

朴孝敏點頭,夾在車子之間的她看見兩台救護車停駛在這片狼藉之地,幾個救護員從車裡衝出來,“Tiffany呀…這次真的很糟糕。”說完話,臉色更加慘白。

 

黃美英覺得朴孝敏臉色變異得不對勁,她俯下身透過縫隙端詳朴孝敏被夾住的地方,看見相當不妙的事情,驚嚇得讓她說不出話。

 

“好痛……”朴孝敏發出一聲悲鳴。

 

因為擠得好緊,所以黃美英只能靠微弱的光線看到些許,不過她看到有個長形狀的金屬貫穿了朴孝敏的大腿;她又趴到地上,看見油柏路上一片深色,加上朴孝敏的神情,恐怕是貫穿了大腿動脈導致失血過量。

 

“怎、怎麼辦……”黃美英瞪著眼睛不知所措,看見直上前來的救護員,不停大叫快來救命。不懂得急救和醫術的她唯有站在旁邊等救護員把朴孝敏救出來,不管眼簾漸垂的朴孝敏有沒有聽見,她仍是歇斯底里呼喊朴孝敏的名字。

 

當朴孝敏被救出來時,已經毫無意識,因為失血過量,當場被證實不治。

 

由那天開始,朴孝敏便從黃美英的時間軸消逝而去。

 

然後,三年後的今天。

 

「小姐,妳是要到這兒嗎?」

 

不知不覺已經通過因為車禍而堵塞的道路,來到黃美英想到的目的地。

 

「嗯,是的。」

 

她拿出皮夾付了車費,計程車駛走後,她摘下臉上的大墨鏡,眼睛和嘴巴都揚起笑意。

 

「I’m back, my little Prince Fluffy.」

 

 

 

 

鄭秀妍進到餐廳就看見金太妍坐在窗邊,戴著耳機享受音樂看風景,食指跟著音樂節奏輕敲桌面,嘴唇微微動著似是在唸歌詞。

 

「我來了。」她繞道走到窗邊的那一桌,拉開椅子坐下時,金太妍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妳來點餐吧。」金太妍把菜單遞給鄭秀妍,摘下兩邊的耳機,把耳機線纏上黃色的iPod。

 

兩年前開始與金太妍走在一起,鄭秀妍就是被她這樣一面吸引著。看到她認真陷入音樂世界時,誰都會被她銳利的目光吸走;放下工作後,聊天時的溫柔語氣及深邃眼神也有相當的魅力。

 

至今鄭秀妍看見金太妍這一面,仍會有心動感覺,可是她知道,已離開熱戀期的她們,彼此之間似乎有什麼變化。

 

金太妍的態度不再像以為那麼主動,可能她的名氣愈來愈好,工作愈來愈多,以致沒有時間陪伴鄭秀妍,但鄭秀妍覺得兩人之間的愛情確實比以前變淡。

 

不然,昨晚的事情是不會順理成章地發生的。

 

昨晚的事情就忘記它吧。反正林允兒又是女孩子,事情不說出來是不會暴露的,也不留痕跡。

 

「妳看起來好像有心事似的?」

 

鄭秀妍向侍應生點餐後,金太妍就問道。雖然隔了好久才看到金太妍,但對方細心洞察事物的性格仍是厲害。

 

儘管金太妍沒有看錯,但難道要鄭秀妍開口說,她昨夜沒有回家,跟別的女人發生關係,直到今早沒有回家,連衣服也沒有更換就趕來吃午餐嗎?「啊?沒有沒有,沒有這回事兒。」鄭秀妍提起水杯喝著水,眼神故意避開金太妍疑惑的目光。

 

「工作壓力很大嘛?妳下個月會負責五個藝人的舞台服吧。」還好金太妍在百忙之中還會記得鄭秀妍也不是輕鬆得去哪裡,只不過鄭秀妍不是會閉關工作的人,她樂於外出和享受生活態度去尋找靈感。

 

「或許吧。」其實鄭秀妍並沒有壓力,五件舞台服有三件已經起了草圖,剩下兩件也早已有靈感,只欠落筆繪畫罷了。「妳呢?寫完三首曲子後,是不是可以休假了?」

 

「並不是,」金太妍嘆口氣,手指摸著水杯邊緣說道。「我剛到餐廳的時候,又接到新的工作……」

 

「所以妳之後又會回去閉關是吧。」失望二字全部寫在鄭秀妍的臉上,再這樣分離下去,鄭秀妍怕有天早上醒來會忘記金太妍是圓是扁,內心為金太妍陸續接到新工作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又會因為少了在一起的時間而失落。

 

「不會啊,」鄭秀妍沒有預料到工作狂的金太妍會否認。「工作期限有兩個月,時間充裕,而且辛勞將近一個月,我想也是時候休息一下,不過兩星期後要視察歌手們的錄音情況。」

 

「那麼…這兩星期我們出國去旅行轉換心情如何?」鄭秀妍從之前就很想跟金太妍出國遊玩,無奈對方工作量太多,不能騰出時間來。

 

「不行,我還在儲錢…妳也知道我想要買新車子。」這次鄭秀妍倒沒猜錯答案,她在心中已經預料到金太妍會以買新車子作理由而拒絕提議,所以不是很失望。金太妍除了音樂,其次感興趣的東西就是跑車。

 

「也對呢。」鄭秀妍苦笑著,既然金太妍不要去旅行,她就跟家裡妹妹一起出遊好了,反正以前也是這樣子。

 

突然桌上傳來震動,金太妍瞥向自己的黑色iPhone,確認不是它在震動,就指指鄭秀妍那邊的白色iPhone。

 

鄭秀妍瞄向螢幕,看見來電人名稱,臉色一沉。

 

「不接聽嗎?可能是很重要的電話。」看見手機仍然在震動,金太妍說。

 

「嗯,是很重要的電話,我先去接聽。」鄭秀妍嚥下口水,拾起iPhone就走到餐廳在外面接電話。

 

『喂?』林允兒的聲音從話答傳來,鄭秀妍皺起眉這樣回應:

 

「為什麼我的iPhone會有妳的手機號?」昨夜酒醉歸酒醉,對於每天也拿在手裡的東西,鄭秀妍不可能不清楚,直到剛剛為止,她應是不會有林允兒的手機號。

 

『今早妳還沒有起床,我要回醫院,覺得我們的事情有需要……彼此談談,所以就拿了妳的號碼,也留了我的在妳iPhone裡面。』

 

「我記得我是有設密碼的吧。」重點不是林允兒為什麼要這麼做,是林允兒如何做得到。

 

『我猜多半是生日四碼,於是翻妳的皮夾找到身份證就成功解鎖了。』

 

「妳不覺得這樣是侵犯別人的私隱嗎?」鄭秀妍有點生氣,為什麼林允兒可是自主到這程度,又解鎖用她的手機,又翻她的皮夾。

 

『對不起,妳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我不想打擾妳休息,而且今早我也要趕著回醫院。』聽完林允兒這番話,鄭秀妍有點面紅耳赤,一半是生氣,一半是回想到昨夜的疲倦來源。『無論如何,我覺得我還是需要給妳一個交待。』

 

「大家都是女孩子,沒需要交待的,昨晚的事情就忘……」

 

『啊對不起!我休息時間結束了,我晚點再聯絡妳!!拜拜!』

 

「喂!林允兒等一下!」回應她只有通話結束的提示音。

 

金太妍茫然地在餐廳看著窗外講電話的鄭秀妍,自己也拾起手機在玩流行中的instagram,前陣子她追蹤一位叫“pink_tiffany”的用戶,經常都會上傳Tiffany本人的自拍照和白色小狗Prince Fluffy的照片。

 

近來幾天也沒看到新照片上傳,她有點在意,沒想到現在一開instagram,就見十分鐘前對方上傳了新照片,是Tiffany跟Prince Fluffy的合照。

 

有近一萬追蹤者的“pink_tiffany”,上傳照片不消十分鐘就得到二千多個讚,金太妍也不吝嗇,手指在照片上連點兩下,又給照片留言:

 

【taeyeon_ss:Tiffany和Prince也很可愛啊。】

 

雖然Tiffany很少會回覆追蹤者的留言,金太妍也不確認她是否會看留言,但是讚美的說話多講一句也好。

 

與此同時,鄭秀妍從外面講完電話回來,看了可愛小狗照片的金太妍臉色緩和也帶著溫柔,倒是鄭秀妍看起來更加凝重。

 

「Sica,」這個愛稱取自鄭秀妍的英文名Jessica,金太妍都喜歡這樣叫她。「妳果然是有心事吧?」

 

鄭秀妍沒說話,她坐下,把iPhone關掉塞回包包裡。

 

「有事情的話就拿出來商量,兩個人解決總比一個人好。」

 

鄭秀妍猶豫地對上了金太妍的眼睛,果然昨晚的事情,不能向戀人的金太妍隱瞞。

 

「太妍,如果我……」

 

她要開口說的時候,侍應生端來兩份午餐放到桌上,害她的勇氣頓時消失了。

 

「妳如果…什麼?」

 

金太妍拿起迷你漢堡準備送進口裡,眼睛不忘投向鄭秀妍。

 

「沒有,沒有事情了。」

 

鄭秀妍已經忘記想要說什麼,即使想到也只會卡在喉嚨無法坦白,只好先瞞著金太妍。

 

坐在對面的金太妍很清楚鄭秀妍絕對有心事,但看似對方並不想說,也不打算深究下去。

 

 

 

 

―――活在首爾市中的四個女人,開始了她們的故事。

 

 

 

- TBC -

 

對了,最近無節操協會的大家都很寂寞
有誰想要入會一起來瘋啊?不然就是我們寂寞得要瘋了。
還有因為金太妍的關係,我也挺著迷於instagram了,
有誰有玩的話互相follow吧!我的ID是“asaotl”。(´ε`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