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到新家抹窗
抹到二頭肌也長出來了 (才沒有這麼容易
搬家真是很累的事情嗚嗚嗚嗚

下週應該能更完這篇…(奔

 

《Let me hear Your Voice》

 

-2-

 

“Your voice is like a medicine for me.”

 

因為作品逐漸得到公司讚許和欣賞,林允兒與具惠善領導的團隊陸陸續續接到不同大小型的工作,輕鬆的話就是到攝影館為品牌模特兒拍照,比較辛苦的就是到大自然拍攝風景。

 

工作多也表示收入多,雖然是好事,但身為攝影師不是按個快門就能了事,後期製作和修飾都很重要,因此經常會坐在電腦前不眠不休地整理作品,弄得日夜顛倒。

 

與林允兒合租屋的室友徐賢,是林允兒大學時期的學妹,今年即將要大學畢業,看到平常沒個正經活跳跳的學姊辛勤工作,確實值得敬佩,可是每早六點鐘起床就見到那人趴在飯桌睡覺,想到肯定又是熬夜工作,就覺得自己必須提點學姊要注意身體健康:

 

「允兒姊姊,妳的生活作息再這樣持續下去會死的哦。」

 

與周公相聚得快樂的林允兒好像聽到徐賢的話,她皺皺眉頭,正在想為何睡覺也得要聽到百般正經的徐賢詛咒她呢?上天真的很殘酷,讓那麼善良的孩子臉不改色說出別人會死的說話……

 

「允兒姊姊醒醒,要睡覺就回房間。」徐賢拍拍林允兒的臉頰,安眠的林允兒才慒然半睜開眼,揉著惺忪的睡眼起來,發現手臂都給壓得紅了一片。

 

「小賢啊…妳剛才是不是又說了我會死之類的話?」林允兒按了按macbook鍵盤,喚醒與她一起進入睡眠狀態的筆記電腦。

 

「是啊,妳的生活作息再這樣持續下去會死的哦。」徐賢不厭其煩地重覆又說。

 

「…嗚,只有外星人才能跟妳一樣保持十二點睡覺六點起床的作息吧?」因為低血糖而頭疼,林允兒揉搓太陽穴喃喃地說:「難怪妳喜歡Keroro啊……………」

 

瞥了電腦螢幕右上方的時間一眼,上班前她還可以回房間補眠兩小時,闔上筆電,體力和精神皆同油盡燈枯之境的林允兒搖晃地走回房間。

 

爬上柔軟的床舖,躺上久違的枕頭,林允兒不足五秒就昏睡過去,連自己抱住筆電睡覺也沒發現,不過也沒差,連日以來忙於工作的她也懶得打理房間,攝影雜誌、寫真集、衣服、清潔相機的抹布……諸如此類的雜物早就在床上堆積成山。

 

林允兒再次醒來的時候剛好八點鐘,多虧另一個合租屋的室友李順圭,是個比林允兒大一年的會計師,同時在這家裡成為如大姊姊一樣的角色,見林允兒八點還沒有自動出現在飯廳吃早餐就會到房間叫醒她人。

 

「Sunny姊姊…讓我繼續睡吧……我好辛苦哦……」被子裡傳來帶有鼻音的虛弱聲音,沒有動搖李順圭要叫醒林允兒的決心。

 

「我知道妳昨晚捱夜很辛苦,但也要起床上班!小賢已經煮好早餐了!!」一定要別人叫她英文名“Sunny”的李順圭毫不客氣地掀開林允兒的被子,發現她蜷著身體,像是受驚的動物在顫抖。

 

不對勁呀。李順圭一邊唸著一邊俯身看看林允兒,沒有上妝臉怎會這麼紅?有不好預感的伸手摸摸她的額頭,果不其然,這孩子發燒了。

 

「小賢幫我拿冰袋過來~~」李順圭用響亮的聲音叫喊在飯廳等吃早餐的徐賢,不過一會冰袋就送到房間,她和徐賢替病懨懨的林允兒感到擔心。

 

「…我沒事的,休息一會就好。」咳咳、咳咳。一開口說話,空氣通過喉嚨覺得很痕癢,捂著嘴巴咳嗽起來。

 

「都咳了還說沒事?我看妳今天還是休病假吧。」李順圭捏著林允兒的臉,她的樣子變得更可憐了。

 

「Sunny姊姊說得沒錯,不休息一天是會死的哦。」徐賢在床邊附和說。

 

「唉呀小賢不要一天到晚都咒我死啦……咳咳、唔…」林允兒嘟著嘴巴嚷道,不知不覺聲音也變得沙啞。額上冰涼的溫度十分舒適,身體的疲勞幾乎是闔上眼就能入睡的程度。

 

林允兒記得還有些許意識時聽見李順圭幫忙打電話到公司請假,後來還意識模糊的醒來幾次,咬字不清連自己呻吟什麼也不知道,直到完全清醒過來已經下午三點多。

 

卸去早已沒有冰敷功效的冰袋,咳嗽兩聲想要下床的氣力也沒有,氣候轉換踏入寒天,沒有足夠休息自然容易被病菌侵害,她嘆氣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有來自具惠善嘲笑她劣質體力的短訊。

 

才不是劣質體力,是過度認真工作的戰績!———幸好還有氣力打字反駁回去,又分別傳簡訊告訴李順圭和徐賢她好多了不用擔心。

 

身體軟軟的使不上力,腦袋卻是很清晰的運轉,唯一能夠娛樂她只有智能手機了。

 

點開系統的瀏覽器進入搜尋引擎的頁面,在搜尋框輸入“Jessica Jung”,瞬間出現成千上萬個搜索結果,有介紹她作品的網站、有討論她與演藝圈中某男星傳緋聞的討論板、有她很多初出道照片的相簿……很多網站林允兒早就看過,現在只是想回味一番而已。

 

見過鄭秀妍的生人就只有那次的演唱會而已,短短不夠五分鐘的時間已經讓她喜歡上她。當天魯莽地給了名片,對方卻沒有聯絡她,讓她有點難過。要是反過來問聯絡方式就好了,她時常也後悔那時沒有這麼做。

 

作為一個粉絲能夠見到生人應該值得高興的,而且還有對話過,也拍到不公開的照片———每次閱覽有關鄭秀妍的新聞和網站,林允兒都安慰自己有過比其他人不一樣的待遇。

 

看到其他粉絲拍的演唱會照片,拍攝技術和後期製作都不俗,有喜歡的圖片也會下載存檔,不是要變成狂熱粉絲,而是身為一名專業攝影師,會習慣收藏自己欣賞的作品。

 

看著看著,剛好逛到一個網站貼了鄭秀妍在慈善演唱會獻唱《Almost》的視頻,正是林允兒遇見她的日子,想起那個人甜美的嗓子,林允兒點開視頻來看。

 

鄭秀妍獨有的聲音,清晰的咬字發音,溫柔的旋律和平穩的節奏在耳畔回響,比嬰兒的搖籃曲更讓人安心。

 

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而且還做了個好夢。

 

 

 

 

“I believe that if we meet once, we are fated to meet again.”

 

今天只有為新專輯拍攝概念照的日程,鄭秀妍早早換好衣服卻在攝影景點的法國餐廳悠閒地拿著手機跟好友們傳簡訊。

 

聽經紀人說攝影組還沒有來到,讓她繼續休息等待,她點點頭說知道了,想快點結束唯一的日程回家到床上呼呼大睡。

 

「剛剛接到其中一位攝影師的電話,不過是警察打來的……說他們遇上車禍,每人都傷勢嚴重送院了。」不一會兒聽見服裝師喘吁吁走過來,跟大家說了壞消息。

 

沒有攝影組怎能完成今天的工作?設計師、服裝師和工作人員都苦惱起來,甚至是鄭秀妍也不能再輕鬆地玩手機,要是今天不完成概念照拍攝,就要延遲專輯的開售日期,整個日程就會變得亂七八糟。

 

「哥,有補替的攝影組嗎?」她離開座位走到經紀人那兒問。

 

「最近的攝影師都很難找人,本來的人已經說是抽空過來工作,所以恐怕不會突然找到補替。」連工作經驗豐富的經紀人都苦惱地抓抓頭,抱怨說現在的攝影師都有這麼忙嗎。

 

突然有一個工作人員走過來,說他高中時在社團學習過一些攝影技巧,說不定可以給他試試,經紀人卻說必須找專業的攝影組,而且只有他們才具備充足的器材和後期修飾技巧。

 

鄭秀妍也認同經紀人的說法,公開發售的專輯是她對歌迷們表示感激和敬意的東西,並不能夠草草了事,可是現在的情況很難搞。

 

總公司傳送了首爾的攝影公司清單給大家,說看有沒有辦法逐一打去詢問,鄭秀妍瞄向經紀人手上的平板電腦,看見“Perfect Visual”的公司名稱總覺得很眼熟,卻想不起什麼時候聽說過。

 

工作人員們和經紀人都紛紛拿起電話講,鄭秀妍聽見身後的人說:「Perfect Visual有一個攝影組剛從日本回來,他們說半小時後可以帶器材直接過來。」

 

既然能找到補替的攝影組,鄭秀妍都不再緊張,走回旁邊繼續玩手機等待時間流逝。

 

具惠善負責的攝影組前往日本中部的長野縣拍攝山岳三天後,風塵僕僕回到韓國首爾,車子從機場駕駛回到公司的路途上接到一宗很急的生意,想著反正都是順路,能夠賺錢的機會不可錯過就應允了。

 

林允兒在車上半昏半睡聽見有突發工作,支支吾吾幾句又倒過去,臉上的口罩彷彿是病人的象徵,上週因為大感冒,休息一天上班倏地被告知要前往日本工作,拖著未有復原的身軀爬山讓她體力透支,只要一有機會坐下來或是躺住,她就會睡覺。

 

下車後得到同伴們的眷顧,擁有“力允兒”稱號的林允兒負責拿筆記電腦和行動硬盤,跟在具惠善後頭走進被包下一天的餐廳。

 

具惠善與工作人員寒暄幾句再理解需要哪種拍攝風格,而林允兒已經迅速設定好電腦系統和連接硬盤,等待同事們設定補光燈等等,她四處張望,見到一個不曾預料的人存在這兒。

 

她是那刻才知道工作跟鄭秀妍有關。要是沒有戴上口罩,她一定會被人看見她張大嘴巴的醜態,完全是目瞪口呆的狀態望向鄭秀妍。

 

由剛才起就在玩手機的對方顯然沒發現突兀的目光,然後被造型師去整理頭髮,一眼也沒看到林允兒。

 

十分鐘左右,攝影組在待機,鄭秀妍也準備完畢,依照設計師的主意,具惠善拿起單眼相機,鄭秀妍聽準提示音,拿起精緻的餐具擺出可愛的姿勢和迷人的表情。

 

林允兒本來可以趁機借個座位繼續補眠大業,但她豈能錯過鄭秀妍的畫面呢,而且見到鄭秀妍一刻,她早已睡意全消。

 

這張專輯的概念是,如同法國甜點可愛的甜蜜女生。鄭秀妍撿起色彩繽粉的馬卡龍移到嘴邊,闔上眼輕咬住粉紅色的蛋白,然後啃下去吃了小口,整齊的牙齒在馬卡龍上留下很完整的弧度。

 

林允兒定睛看著鄭秀妍一連串的慢動作,粉嫩的嘴唇沾濕本來乾燥的馬卡龍,吃下甜蜜後瞇起眼睛滿足的笑容,像神話中的魅魔一樣成功誘惑了她。

 

「允兒,把最小的反光板拿過來。」具惠善的指令把耽溺在視覺享受的林允兒拉回現實,她拿著反光板走過去,更加接近鄭秀妍。

 

鄭秀妍聽到攝影師呼喚那個名字,不停喃喃自語的說林允兒林允兒,瞥見戴著口罩的瘦削身影走過來,鄭秀妍與口罩上的那雙眼睛四目交接,她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對“Perfect Visual”有印象了。

 

———我是Perfect Visual的攝影師林允兒。

 

那個人有對她自我介紹過。

 

與鄭秀妍對上眼,林允兒覺得心跳都快得不像話,只不過她盡量表現得冷靜,根據具惠善指示拿好反光板。

 

咇咇、———喀嚓。

 

拍攝程序結束後,鄭秀妍走到電腦前跟設計師和攝影組預覽照片,他們在商討照片要如何用電腦軟件再度修飾或剪裁。

 

整個過程林允兒恰好站在鄭秀妍旁邊,不知道是緊張是害羞還是疲倦的緣故,她一聲不哼,鄭秀妍也一樣。

 

忽然有手機震動起來,被粉絲說“手機是情人”的鄭秀妍反應迅速注意到聲源是林允兒,見對方絲毫沒反應接電話就用手肘頂撞她,「妳的手機在震動。」小聲地說。

 

這一記手肘使林允兒慒然,要不是鄭秀妍補句話,她搞不好會幻想為這是什麼暗示之類的,「啊…謝謝,先失陪一下。」她點點頭說,從口袋掏出手機走到角落談起來。

 

林允兒走開後鄭秀妍有點恍神,發現林允兒聲音有點沙啞,帶著鼻音,從剛才起就在吸鼻子,貌似是患了感冒,甚至她現在走到角落講電話,在遠處的鄭秀妍仍然不時聽到幾聲咳嗽。

 

林允兒講完電話回到原來位置,「妳生病嗎?」鄭秀妍也愕然為什麼自己會突然關心一個只知道名字的攝影師。

 

「啊……嗯,上週得了感冒還沒好。」被關心的人也感到驚訝,然後心中暗喜,粉絲說鄭秀妍是個“冰山公主”、“冷面女王”,原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實際上是會關心問候別人的暖女。

 

「唔,不要把感冒傳染給我。」誰不知鄭秀妍會是如此反應,稍微與林允兒拉開距離,讓林允兒有點傷心,鄭秀妍雖然看不見對方的表情,但喻作靈魂之窗的眼睛是一個人透露情感的器官,光是看見林允兒充滿無奈的眼神,鄭秀妍就知道她好像演得有點過份,「呵呵,騙妳的。」

 

鄭秀妍走近回來,還比原本的距離更要短一點,「被妳騙倒了。」林允兒笑得瞇起眼睛,兩個人打開話題匣子,反正電腦修飾的工作不是林允兒負責,而鄭秀妍也不打算添加意見,她們就走到一邊聊天。

 

「啊,上次的照片我存到手機,可以傳送給妳。」把妳拍得很漂亮那張。

 

「不要了…我練歌的時候總是閉上眼睛,表情像歇斯底里那樣,都不好看。」而且那時候沒有上妝。

 

「所以妳之後沒有找我?我有把名片給妳的。」

 

「嗯,算是吧。」鄭秀妍也知道林允兒曾經給她名片,但忘了名片在哪兒。

 

「妳在舞台上的樣子我也有拍,上了妝就不要緊吧。」林允兒遞給鄭秀妍手機,相簿全都是慈善演唱會舞台的照片。

 

「妳拍得真多。」鄭秀妍看著同一個表情至少會有三張。

 

「嗯,不知不覺。」

 

「好吧我要這張。」鄭秀妍找到一張正面照,是她拿著麥克風等待進入主旋律時微笑的表情。

 

「我也喜歡這張。」林允兒看著螢幕的照片,莞爾一笑。

 

因為是同款手機,鄭秀妍很純熟操作系統,拇指在螢幕上滑動,輸入自己的號碼就在林允兒的手機發送圖片出去。

 

林允兒從對方那兒接過手機,不一會兒見到鄭秀妍拿出自己的手機查收圖片,剛才發送出去的號碼看來是她的私人號碼,她默默地把號碼存下來,雖然她不知道有什麼情況能夠撥打過去就是了。

 

「Jessica,有一張照片想要重拍。」當鄭秀妍專心盯著手機畫面看,具惠善跑過來跟她說,也告訴林允兒要去拿反光板。

 

之後她們都在工作沒有談話,結束那天的拍攝林允兒都有特別留意關於鄭秀妍的工作,也叮囑具惠善不要錯過任何演藝人士的拍攝,想多找機會跟鄭秀妍見面。

 

可惜的是,接了很多工作都沒有遇上鄭秀妍。

 

但自從那天從日本回國就見到鄭秀妍開始,她就覺得,她們會再見面。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