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對不起白石爸。(艸

(發表於2012年1月28日)

 

《The Beautiful Mistake》

 

溫度、氣味、觸感。

 

屬於妳的這些東西,都令我很安心。

 

不過,

 

妳的表情卻是掛著悲傷。

 

我想妳笑。

 

 

- 4 -

 

 

七月中旬,每年最熱的時間降臨,即使是晚上,仍然感受到熱力從地面上升。

 

穿著色西裝的女性把西裝外套脫下,坐在小公園的秋千上,因為身長不乎的關係,她不能盪起來乘涼。

 

趁著這個時候,她從包包裡拿出一面鏡子,雙目凝視著鏡裡的臉,一天比一天憔悴。

 

「白石老師…!」

 

聽見身後一個女聲,白石惠把鏡子闔起收好,從秋千那兒站起轉身看著跑過來的年輕女孩。

 

「緋山さん。」白石輕聲叫著跑過來的人,而那個人正因為喘氣而說不出話。

 

「…對不起,是我主動找妳卻遲到了。」穿著簡易便服的緋山美帆子按著雙膝喘過氣,擦了額上一把汗後,挺起身子說:「因為我聽說今天是————」

 

 

 

 

一個月前,同一個地點,一樣是晚上十點半。

 

「白石老師…?」

 

那個週末的晚上,緋山與白石道別,相隔幾個小時後又見到白石的身影出現在自宅附近的小公園裡。

 

過了一段日子,緋山還記得當時白石落寞的表情,比白石每個溫柔靦腆的笑容來得深刻。

 

「緋山…さん…?」坐在秋千上的白石見到緋山的身影,給了回應。

 

「…老師在這裡做什麼?」

 

「緋山さん才是,去吃個飯這個時間也太晚了吧?」

 

「這個嘛…」剛剛還想著要修理白石跌壞的鋼筆,就給她見到鋼筆的主人,緋山一時語塞。「我只是去了————」

 

「要過來坐坐嗎?」緋山到了哪兒並不是白石想要知道的事情,巧妙地在這個時候遇見緋山,白石只想找個人陪伴,無論她們是師生關係還是未來的醫生師徒關係,這些都不重要。

 

「嗯。」停止解釋一切,呆站在小公園裡的緋山,快步的走到白石鄰邊的秋千坐下去。「……老師也住在附近嗎?」

 

「對,再過三條小巷就是我家。」看著白石平淡的說,緋山覺得有點奇怪。

 

一如以往的笑容,不見了。

 

「…喔。」

 

「緋山さん,」

 

「是。」

 

「可以跟妳說些事情嗎?」

 

「……請說。」

 

直到白石開始說她所謂的〝事情〞,緋山還沒有知道,白石所說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內容,是關係到最親愛的人即將步入死亡的宣言。

 

白石的父親患癌,距離死亡還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而白石的父親,想要白石停止任何與父親一起的研究。

 

「我也知道他的時間不多,所以才向醫院申請一個月假期,盡快完成研究報告和相關的論文……」

 

可是白石的父親,就不想白石再碰任何研究。

 

「他跟我說,『在我還能看到妳的時候,多跟我笑吧』的時候,我就知道,他真的要快離開我————我尊敬的父親而且是病患們尊敬的醫生,很快就不在我身邊。」

 

「這些事情我都預料到的………當我想專注寫報告從他的事情裡抽離時,卻給我說他的生命還剩下不夠一個月………」

 

緋山不懂得如何安慰眼前的人,她只是默默聆聽,直到白石滑出第一顆眼淚,她都沒有動搖。

 

因為把眼淚擦走,人就不會懂得繼續哭,悲傷也只會殘留在心中不會消散。

 

聽著白石對自己父親的親情,緋山都覺得有點心酸,她強忍著淚水,不想在白石眼前哭出來,甚至是在這時候。

 

「…緋山さん,那天我丟掉的鋼筆,是我父親的東西。」白石一說,緋山的心臟幾乎要跌出來。

 

原來那支筆對白石而言是這麼重要的東西。

 

「我說要丟掉,因為我不想睹物思人,不過丟掉那支名貴的筆很可惜,所以直到它壞掉我才放心丟低。」白石用食指勾走眼角的淚光。「…不過,即使沒有物件勾起我的思緒,父親用那支筆寫字時的動作早就在我的心裡……現在回想起他,還是很難過。」

 

「其實……」緋山從包包裡抽出白色的鋼筆。「筆還在這兒……」

 

白石征了一征,不相信那支筆就在自己的眼前。

 

「我想,既然是白石老師的父親的東西,那就更不要丟掉……雖然筆是壞了,不過它很有價值……並非因為它是編號『100』的限量版,而是它有著你們父女的感情。」連緋山也不相信自己會吐出這些感性的說話,不過,她覺得自己說得很好。

 

白石凝視著緋山手上的筆,沒給任何回應時,緋山離開坐著的秋千,走到白石的前方握起白石的手,張開手心,把筆塞到對方的手裡。

 

「……緋山さん。」白石抬頭看著緋山。

 

「對不起,我本來想要保留它帶它去修理,可是店員說已經沒有…………」

 

緋山的聲音變成秋千迴盪的鎖鏈聲。

 

「謝謝妳……」握著筆,情感一瞬間從心裡溢出,白石不知道如何用言語表達,身體就已經衝上前擁抱眼前的人。

 

忽然倒進白石懷中,腦袋一片空白的緋山感覺到白石抽泣著,她只好伸手拍拍白石的背。即使比自己年長,卻像個小孩子一樣哭著。

 

隨後,白石叫緋山先回家,不過緋山倔強的說「妳不走我也不走」,於是兩人就在長椅上待了整個晚上。

 

直到翌日的清晨,緋山醒來時見到白石哭累的睡顏,兩人互相倚靠睡了一夜。

 

接著在兩人道別後的上課日,兩人若無其事地回到學校,白石變回平常的樣子授課,緋山也是當回一個成績良好的學生。

 

又過了三天,藤川老師就回來了。

 

而緋山也沒再見到白石。

 

幸好,還有冴島遙可以幫忙讓她知道白石的事情。

 

 

 

 

父親是一位優秀的醫生,連自己的生命會到哪個時點結束也十分清楚。

 

離開代課的T高中,白石向翔北醫院申請復職,她就可以每天工作,每天待在醫院,每天探望父親。

 

上班前到病房,休息時到病房,午飯時買午餐到病房,下班後到病房;母親跟父親聊天的話,她會先回家休息一會,醒來後又立即到病房。

 

趁著父親還在眼前,就多看一些。

 

「小惠,」一天又一天的奔波,白石的臉色愈來愈憔悴,臥在病床的白石博文也感到心疼。

 

「什麼事?爸爸。」更心疼的是即使如此,她還是強行擠出笑容。

 

「我很快就會走。」

 

「……嗯?」白石裝作聽不見。

 

「以前病患跟我說,自己快走的時候就會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走………」可是白石博文需要再宣告殘酷的事實給他可愛的女兒聽。「小惠,這一段日子裡,謝謝妳還對我這個沒怎照顧妳的爸爸微笑。」

 

那天白石又哭了半個晚上,而且是在病床旁邊痛哭。

 

最後,白石博文的心臟停止跳動時,白石正在手術室做手術;當她從手術室跑回病房,見到母親哭泣的身影,自己也一起哭著。

 

白石博文離開時是帶著笑容的。

 

在親戚好友的安排下,葬禮如常進行,而今天就是白石博文的遺體安葬的日子。

 

當遺體進入泥土,屬於白石博文的墓碑立起來時,白石想到一件事。

 

又多一個討厭夏天的理由了。

 

最後的葬禮結束,黃昏時分電話恰巧響起來,是沒見過的號碼。

 

『白石老師…我是緋山美帆子。』

 

「……緋山さん?怎麼…啊,是遙ちゃん把我的號碼給妳吧?」

 

『對不起,擅自向她拿了妳的號碼。』

 

「不要緊,有什麼事情?」

 

『今晚十點半,可以來小公園一趟嗎?』

 

到了現在,十點三十三分。

 

「對不起,是我主動找妳卻遲到了。」緋山美帆子汗流狹背的走到相約的小公園,向白石道歉著。「因為我聽說今天是妳父親的葬禮。」

 

「嗯,那天晚上後已經過了一個月呢,時間過得很快。」白石苦笑。

 

跟一個月前的臉孔比較起來,這個笑容已經算是合格,可是緋山還沒有感覺到白石第一次對微笑時的溫暖。

 

「……老師。」

 

「嗯?」

 

「我………」

 

突然,心裡有兩個聲音,緋山天使與緋山惡魔。

 

直接告訴她,想看見她之前的笑容吧…!

 

妳只是她的代課學生,而她現在只是冴島的家庭教師,妳究竟奢求她的笑容能怎麼樣……?

 

想一個人微笑跟身份地位沒有關係的…!

 

她的父親今天才給安葬,妳要她笑得像以前一樣也太殘忍了吧,不如快點放棄回家休息一下…?

 

「對不起,一個月以來什麼事情也幫不上忙。」衝口而出,連心裡的天使惡魔都覺得莫名奇妙。

 

「緋山さん在道歉什麼呢,這些事情要妳幫忙也太不好意思了,而且我也是借著大家的幫忙才走到今天。」

 

「…其實,我有東西想給妳。」緋山伸手摸到口袋裡的長方形盒子。

 

「什麼東西?」

 

「雖然挑今天才給妳有些不適合,」把盒子打開,是一支酒紅色外殼的筆。「不過我的父親也是昨天公幹完回家,把我委託的東西帶回來————」

 

白石再仔細看清楚,這支筆跟自己口袋中的白色鋼筆有著相同的設計。

 

「一個月前摔壞的筆,是編號『1』到『100』的設計,這支酒紅色的筆是編號『101』到『200』的設計……雖然有點遲,可是我想給妳賠償。」

 

「可是…這筆一定很昂貴,緋山さん已經把本來屬於我的筆帶回來,我不能再收下這份昂貴的禮物。」

 

「請妳收下它吧!」緋山雙手奉上盒子。「因為我的疏忽,把妳重要的東西摔壞,不作一點賠償我會很內疚,而且這支筆是父親的朋友讓出來的,價值並不是很貴……」

 

難得緋山一片好意,要為難她也太過份吧,白石惠。

 

「…嗯,那我收下它。謝謝妳,緋山さん。」

 

白石接過酒紅色的鋼筆,打開筆蓋來看,雖然這支筆有它原來的主人,可是被保養得很好,而蓋裡刻劃的編號則是『101』。

 

「我會好好珍惜它的。」

 

穿著沉沉的衣服,本來毫無精神的白石,綻開了美麗動人的笑容。

 

跟緋山初次見到白石的時候一樣,終於找回那個溫暖的感覺。

 

或許,這是我所期待的而妳所抗拒的一點改變。

 

 

 

 

- TBC -

創作者介紹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