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文系列第四篇。

(發表於2013年1月2日)

 

《Fragment: Snowy Kiss》

 

 

喜愛搞笑節目的林允兒跟《昭和時代》同台合作後,心情一直都很好,從舞台離開到飯店仍然跟成員們指笑古怪打扮的大叔。

 

崔秀英還跑上前笑指權侑莉在中居正廣面前,說喜歡木村招哉到底讓人有多尷尬啊?

 

路上黃美英一直跟經紀人哥哥趴啦趴啦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金泰妍曾經想跑過來一起聊,可是被林允兒抓住惡作劇。

 

看著林允兒像個過動兒一樣跳來跳去,李順圭與鄭秀妍走在後面,一個搖頭嘆氣,一個則是揚起相當美觀的笑容。

 

鄭秀妍不禁想起今年12月12日,一個容易記住的日子,林允兒跟著鄭秀晶和媽媽一起去看她的音樂劇。

 

當她在舞台上表演,眼神投向林允兒那邊與她對上時,對方每次都是給各式各樣的鬼臉,連鄭秀晶也有樣學樣般裝鬼臉,害她幾乎要在認真的演出中爆笑。

 

音樂劇的劇情去到有吻戲的一幕,兩個長得像雙胞胎的孩子瞪大渾圓的雙眼盯著看,啊,還好像發現沒有吻戲時一起癟嘴了。

 

謝幕比愛心的時候又是,兩個孩子朝她吐舌,只有媽媽一個人正經地朝她微笑揮手。

 

那兩人一定是故意的,在那天綁了一個差不多的露額頭髮型。在宿舍裡一個愛玩的林允兒,在家裡一個腹黑的鄭秀晶,坐在一起的時候,對她的惡作劇就變成兩倍增。

 

「哥說明天載我們去雪地玩耍!!」

 

忽然黃美英超大的嗓子響起來,全部人都靜下看著她,還有猛力點頭中的經紀人哥哥。

 

哇噢!

 

成員們幾乎同時興奮的叫喊出來。

 

很快就要進行CB的錄影,又不知道要連續工作多少小時了……

 

希望在CB之前,能夠留住美好的回憶。

 

「姐姐我們明天可以去雪地玩吶~~」空著的右手感受到一股溫暖。林允兒嘻嘻哈哈地牽上鄭秀妍的手說。

 

我們要玩堆雪人…。我們要丟雪球…。哈哈哈,一定要用雪球丟到泰妍姐姐變成雪人…!

 

「妳真是像不大的小孩子啊,林允兒。」金泰妍聽到林允兒在鄭秀妍耳邊細語然後笑得像瘋鱷,就知道這壞小鬼又有搗亂的點子。

 

「她在盤算用雪丟到妳變成雪人。」鄭秀妍心情好的轉述林允兒的詭計給金泰妍聽。

 

「為什麼是我啊,妳以為我這個隊長好欺負嗎?」金泰妍瞪向林允兒。

 

「因為小短身不用丟太多雪就能變雪人了。」崔秀英再次持住身高,左右兩臂扣上金泰妍和李順圭的脖子。

 

「崔秀英拿開妳的手!我長不高都是妳害的!」

 

「秀英再拿身高開玩笑明天不讓妳吃飯啊!」

 

林允兒牽著鄭秀妍的手,看著成員們打鬧而笑著,十分幸福。

 

 

 

 

跟成員們在雪地上又翻又滾,要求經紀人哥哥幫忙她們拍很多照片後,林允兒正在數雪地上的成員人數。

 

一、二、三、四、五、六、七…加上自己只有八個,唯獨不見鄭秀妍。

 

「哥,Sica姐姐呢?」林允兒問經紀人哥哥的時候,發現對方手上多了一件羽絨外套,多半是鄭秀妍的吧。

 

「就在那邊一個人哦。」經紀人哥哥指著遙遠的白色身影說著。

 

真是的,姐姐一個人走太遠了…。林允兒拿走經紀人哥哥手上的外套,一步一步踩在雪上接近鄭秀妍。

 

那個仰望天空欣賞雪降景色的冰山公主,一點也沒注意到有一匹馴鹿接近她。

 

「在發呆嗎?」

 

「啊、允兒…」她發現林允兒的一刻,對方就已經替她披上輕盈而暖和的外套,「謝謝。」只穿了三件薄衣服在雪地上呆站,她都覺得有點寒冷。

 

「為什麼不跟我們玩啦。」提起鄭秀妍已經冷僵的手,移到口邊呼出溫暖的熱氣。

 

「誰要跟妳們像個傻瓜一樣在雪地上滾來滾去……唉,連忙內也跟妳們一起瘋了。」鄭秀妍眺望遠處在雪地上翻滾的幾團黑色,像狂亂的小孩般不受控制。

 

「姐姐一個人站在雪地也是個傻瓜喔……嘻嘻,小玄最近都好愛玩啊。」林允兒一起望向玩得很高興的成員們,又努力地揉搓鄭秀妍雙手,希望快點變溫暖。

 

「一定是妳這個八姐姐帶壞她的。」已經被磨擦得溫熱的手掌,捏上林允兒的臉頰說著。

 

「一個人走這麼遠,又穿得很少,CB舞台生病的話怎麼辦。」拿下臉頰上的手,十指緊扣的牽上。雖然是微不足道的小動作,互相緊扣的手指卻讓鄭秀妍感到溫馨。「啊、妳還有音樂劇演出…千萬不要生病!」

 

「好啦,反正妳心裡其實很想我生病是吧?」鄭秀妍挑起眉毛,妳每次都說我生病的時候最可愛,不是嗎?她這麼嚷著。

 

「不是哦,」將鄭秀妍拉向自己,吻上她的瀏海。「姐姐是任何時候都很可愛~~」

 

妳就只有懂得說甜言蜜語哄人啦…。

 

鄭秀妍搥打林允兒的肩膀,而被打的一方也只有在傻笑。

 

————她就只有懂得說甜言蜜語哄人啦。

 

先說這句話的人並不是鄭秀妍,而是林允兒的親姐姐。

 

好像是音樂劇那天媽媽說到冬天來臨就會犯頭痛失眠,林允兒聽聞此事後便請求林媽媽幫忙準備一些薄荷桂花,隔天林允兒就駕車回老家拿,為了道謝所以鄭秀妍也跟著去。

 

其實也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的…。自小就看慣媽媽在寒冬時喊頭痛,所以覺得不太重要的鄭秀妍這麼說,她寧可多一天在宿舍休息。

 

阿姨的頭痛好像蠻嚴重的,怎可能放任不管啊…。林允兒嘟起小嘴巴答著,這下子讓鄭秀妍覺得自己有點不孝順。

 

所以就交這個貼心的戀人替她孝順媽媽吧……?這麼想的話她就有點釋懷了。

 

抵達林家,她跟著林允兒的步伐,看著對方拿起鑰匙在想哪把才是正確的門匙就覺得滑稽。

 

打開大門後,兩人牽著的手就分開,雖然她們的關係在成員之間已經各有默契,進度卻沒有發展到連雙方家人都瞭解。

 

「Jessica都來啦,請坐下吧。」林媽媽見到鄭秀妍就立即拿開放在沙發上的散文集,據說林允兒的親姐姐是個文字工作者,所以才有這麼多書吧?

 

鄭秀妍不是頭一次來到林允兒家,但遠比林允兒到她家的次數要少,總覺得感覺很生疏,不習慣。

 

林允兒跟著林媽媽到廚房,林媽媽仔細的告訴林允兒薄荷與桂花的份量要如何配搭,具體鄭秀妍並沒有聽清楚,因為她又開始犯睏了。

 

「哈哈,今天妳們應該是休息卻被允兒抓過來啦。」一個女聲從沙發後說著,讓鄭秀妍瞬間清醒,轉頭見到林姐姐從二樓走下來。

 

「啊…今天是允兒幫我媽媽帶些薄荷和桂花回去治頭痛的。」好像被發現打盹的樣子,鄭秀妍害羞的回答。

 

「我有聽說。」林姐姐收拾沙發上的書本。「而且允兒肯定又有戴著《Scream》的面罩凌晨四處跑去嚇人吧?」

 

說起這個,鄭秀妍想起黃美英不久之前就被嚇哭一次,不禁噴笑出來:「有啊有啊,她嚇得Fany都哭了…!」

 

「我就說嘛,她沒戲演的就一天到晚都在整人……不過她啊,…」

 

「嗯?」

 

「每次弄哭人都會好好哄回去的,她就只有懂得說甜言蜜語哄人啦。」

 

 

 

 

嘻嘻。

 

回想起不久之前的事情,心情變得好起來。

 

趁著自由活動的時間還有一會兒,林允兒和鄭秀妍在雪地散步,小心翼翼的踩在雪上,一步穩了才敢踏出第二步,偶然踩到較深的雪,兩人就像企鵝一樣走。

 

「想到什麼好事嗎?」聽到鄭秀妍忽然輕笑出來,林允兒望向戀人,低溫的緣故讓臉頰更加紅潤,更加可愛了。

 

「只是想到妳姐姐的說話,在談妳的惡作劇。」

 

「噢,妳說回家拿薄荷那一次?」鄭秀妍能夠跟自家姐姐談話,大概只有那一天吧?「姐姐不要老是說我喜歡惡作劇啦,我只是很久沒有跟大家玩而已。」

 

「是是是,因為我們的林演員失業嘛……說來下次可以不接愛情主題的劇本嗎?」

 

每當想起林允兒電視螢幕出現就雞皮疙瘩了,她就只有外表有小鳥依人的可憐感覺啊……。鄭秀妍吐糟。

 

「這要看劇本家如何寫了嘻嘻。」

 

然後鄭秀妍輕哼一聲,放開林允兒的手,把外套脫掉挪到雪地上,遞出手機跟她說:「替我拍照。」命令般的語氣。

 

冰山公主在雪地要變成女王嗎…。林允兒微笑,接過手機,在鄭秀妍擺出各種姿態的時候按下快門。

 

姐姐好可愛啊…。咯嚓咯嚓的猛拍,將鄭秀妍每個動態都好好捕捉到,化身成為攝影師的林演員,很滿意的欣賞她的作品。

 

「林——允——兒————鄭——秀——妍————」

 

玩得忘我的時候聽到黃美英的聲音響遍整個雪地。

 

想起成員們時常取笑黃美英大嗓門,林允兒和鄭秀妍都一起大笑。

 

向大顆兒揮著手示意,主要是希望黃美英快點收起她嚇人的聲音。林允兒拾起地上的外套重新替鄭秀妍穿好,手牽手的走回去。

 

「啊姐姐我剛剛想到一件事。」

 

「什麼?」抬起頭看。

 

我們好像沒有試過在雪地裡Kiss啊…。

 

然後迎來林允兒的嘴唇。

 

在冷空氣下更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軟綿綿的觸感為心房帶來暖流。

 

讓人有點愛不釋手。

 

「好狡猾喔,突然就親過來。」

 

「姐姐也可以對我狡猾一點的。」咧嘴一笑。

 

「才不要喔。」嫌棄的推開笑得痞痞的人。

 

說來,阿姨的頭痛治好了嗎…?林允兒問。

 

她說好多了,連秀晶也蹭著那些薄荷茶喝…。鄭秀妍答。

 

嗯,那太好了…。林允兒說。

 

「妳們還要磨磨蹭蹭多久啊————快點過來啊————」兩人閒聊間黃美英又在大叫了。

 

「不走快一點回去又被Fany罵了…」鄭秀妍吐舌。

 

「她不是已經在罵嗎?」

 

噗。鄭秀妍又被逗笑。

 

「姐姐不要走這麼快啦,」

 

「嗯?」

 

————再Kiss一下嘛。

 

趁著附近沒有人看見,兩人又變成零距離。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