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一陣子沒有寫白緋,後來再次執筆的文章。

Letter to my Love

(發表於2011年5月4日)

 

《L. to L.》

 

 

書本由儲物櫃傾瀉而出,緋山頓時嚇呆。

那不是她的儲物櫃,是白石的儲物櫃。

說來,白石正在輪夜班,就是將緋山的工作接手,所以不可能叫她回來收拾的了。緋山如是想著,把自己的儲物櫃關上後,就走到那些可憐的書本面前。

疊好那些書,正想要把它們塞回白石的儲物櫃裡去,一片薄薄的小東西從書本之間掉了出來,吸引了緋山的目光。

緋山拾起掉到地上的東西,那是櫻花色的信封,信封上沒寫上給誰人,但封口卻是密封的;不知怎麼,緋山有種想要打開它的衝動。

「我在幹什麼呢…」

手指停止在封口上,然後又默默退回。緋山裝作沒看過一樣,把信隨意夾回去書本之間。

────那是情書吧?

 

 

 

 

一個平靜的晚上過去,等待太陽冒出的時候,白石就可以回家了。

她看著接下來數天的值班表,一直都是跟藤川拍檔,緋山的值班時間總是在自己休息的時候。

「還不回去?」身後的藤川打著呵欠問道。

「嗯。我要走了。」白石把桌上的小筆記塞回制服口袋,快步離開。

來到更衣室,白石靠在冰涼的鐵櫃上,一天的疲勞似乎會因為這樣而減半。

「妳在幹什麼?」身後突然傳來說話聲,白石立即離開冰涼的懷抱,不好意思的看著身後的人。

那是剛要上班的緋山。

「啊…早上好。」白石沒有回答緋山的疑問,只是打個招呼,就打開了屬於自己的儲物櫃,開始更衣。

緋山睨著白石的櫃子裡,放在最上的那些醫療書,昨天就是緋山把它們放回原位的。

「怎麼了?」感受到緋山的視線,白石在脫衣服前,一本正經的問緋山。

「沒有。」緋山在白石的身後走過,去打開自己的儲物櫃,換上制服。

更衣室剩下的是衣服布料的磨擦聲,還有包包拉鍊的聲音,兩人在更衣的途中都沒有說話。

只是緋山偶爾望去白石那裡,並不是看白石的身材,這個她每天在更衣室都會看得到,並不新鮮;她只是在意,醫療書之間的櫻花色信件。

說話閉塞在喉頭上。緋山咳嗽一下,惹來換好女性西裝服的白石轉身望著她。

「那個…是情書?」

白石不明白緋山突然說什麼情書,她眨了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

「昨天,妳的書多得湧出來,」緋山說到重點的地方,白石也心裡有數。「我替妳收拾的時候,見到那封信了。」

白石吞嚥口水,滋潤一下乾涸的喉嚨,雙頰泛起微紅,她往後看著上方的書。「那個嘛…是的。」

「想不到妳也會收到情書…」得到白石的確認後,緋山的語氣夾雜著失望和怨念。「明明只是個喜歡書本的書呆子,明明只是一隻袋鼠啊。」

「…緋山醫生有收過情書嗎?」

「呃。」一邊想著接下來用什麼言詞繼續抱怨,卻被白石的提問止住。「有又怎樣?」

「對方…是怎樣給妳情書的?」

「慢著。」好像有什麼搞錯了。「這不是『別人給妳』的情書,是『妳要送人』的情書?」

白石點頭。

「這些事妳自己想辦法!」

砰!

緋山用力關上儲物櫃,把原子筆勾在制服口袋後就快步離開了。

留下白石一個在更衣室呆住,開始思考究竟有什麼觸怒了緋山。

 

 

 

 

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生氣,怒氣沖沖的緋山一直走到護士站,沒有理會在走廊跟自己打招呼的護士,要是緋山這種態度持續下去,她的人氣恐怕會比藤川的更薄弱。

跟緋山一同值班的三井醫生見到緋山的怒顏,不禁問︰「發生什麼事嗎?臉色很難看。」

「什麼都沒有。」

「肯定是跟白石有關的吶?」剛回來護士站的冴島答道,她向緋山投向一個微笑,只是緋山覺得這笑容冷冷的。「這副樣子去巡房的話,當心嚇跑小孩子啊。」

「哼。」緋山一手拿走桌上的巡房紀錄,然後就走去病房。

站在病房裡,緋山想起冴島的話,看著反光玻璃整理一下自己的表情,暫時將剛才的事情忘掉,她看著手上的巡房紀錄,見到上一次巡房是負責深夜值班的某人,又不禁皺起眉頭。

忽然衣角有種被拉扯的感覺,緋山轉向旁邊的病患,那是一個初中生女孩。

緋山望向女孩的名牌,一邊在腦海翻查她的病歷,對了,她是前天遠足的時候在山坡滾下的女孩。

「有什麼事嗎?」緋山彎下腰,看著左腳被包紮的女孩問道。

「我喜歡妳,請跟我交往。」

「…………什麼?」這算什麼?是告白?是惡作劇?而且是…被女的告白?

女孩盯著緋山錯愕的神色,再補一句︰「唉,妳長得沒有小唯那樣可愛,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給我說清楚是什麼一回事。」緋山隨即生氣起來,即使是小孩子,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有點過份。

「…什麼嘛,還超兇的。」女孩嘟起嘴巴,望向另一邊。「我在找告白的實驗對象,這裡沒什麼人像樣子的,前幾天的白石醫生都不見人了。」

又是白石嗎?「真抱歉呢,我沒有像白石那樣溫柔。」緋山打了一個白眼。「再說,『小唯』是女的?」

「有什麼問題嘛?交不到男朋友就不可以交女朋友嗎?」

「呃、沒有。」其實緋山也不是有其他意見。

女孩瞥著緋山好一會兒,緋山覺得氣氛有點僵硬,然後說了一句︰「那麼,加油吶。」就走開了。

 

 

 

 

一個小孩嚷著告白,一個白石在弄情書,這世界搞什麼啊?緋山在病房之間折騰了一個早上,很快又到了午飯時間。

今天她自己帶了昨天在市場買的便當作為午飯,於是她回去更衣室拿早已放涼的便當,在這個時候,放在包包的手提電話響起來,聲音響徹整個清靜的更衣室。

「緋山醫生?」把電話移到耳邊,就傳來白石的聲音。「現在是午休吧?」

「對,晚間當值的妳不是在休息嗎?怎麼聽起來像在街上的?」

「嗯,我在書店前。」

「書店?妳嫌棄儲物櫃的書不夠看?」

「不…我要找的是,那個────」白石有點語塞。「嗯,我想問緋山醫生,有沒有好的愛情小說可以推薦。」

然後是一陣爆笑聲。白石站在書店的門前,聽著電話另一端的緋山在笑。「這真的、很不適合妳…」

「這話很失禮喔,緋山醫生。」

「不過我並沒有什麼可以推荐給妳,抱歉。」

「嗯,不要緊。」掛線。

緋山放下手機,焦點落在自己的便當上。隔著透明的塑料蓋,看著裡面的食物,緋山突然覺得沒有食慾。

腦裡不停播放白石說要找愛情小說的聲音,對方的樣子更是愈來愈鮮明。

緋山不知道為什麼白石的一舉一動會使她如此混亂。

甚至,知道白石要送情書出去的時候,會如此失望。

────對方是什麼人?

 

 

 

 

一個白天又過去,緋山瞄準了換班的時間,就立即奔向更衣室。不是因為她想快點離開,而是她想快點見到白石,去了解白石喜歡的人是誰。

時間剛好,緋山一進去更衣室,就見到換好制服的白石。

「晚上好。」白石說。

「那個,能問一下嗎?」

「嗯?」

「…哪個被妳愛上這麼不幸?」到了這些話題,緋山語氣變得宛轉。「情書要給誰?」

「被我愛上是很不幸的事?」白石問。

「不不不不…」緋山慌張的駁回。「只是開玩笑────所以那是誰啦!」

然後白石的嘴角揚起一個弧形,她想抿嘴阻止自己的笑容,但望著緋山緊張的樣子,終於忍不住笑了。「那個情書,是病患拜託我寫的。」

「誒?」

「那個遠足受傷的女孩────」白石開始說一切的起始。

 

 

 

 

前天,還是白石當值直昇機的早上,是她負責治理遠足受傷的高原愛美。

高原的傷勢不嚴重,還沒到骨折的地步,但好像撞到頭部形成了瘀傷,慎重起見白石要她留院觀察數天。

在白石給高原包紮的時候,女孩忽然開口問︰「醫生有沒有男朋友?」

「沒有。」白石回答。

「被甩了?」

「不是。」而是一次戀愛經驗也沒有。

「但醫生看起來似是經驗豐富的人!」

「咦?」白石幾乎被眼睛發亮一樣的女孩嚇得掉了手上的繃帶。

「告訴我!怎樣才可以很有文藝地寫一封情書出來!怎樣才可以找一個適合的告白時機!」

情竇初開的女孩啊。

那時候白石身邊還有不少病患,她忽然沒辦法說自己一次戀愛經驗也沒有,於是以她的好人性格,最後還是答應協助高原如何告白。

 

 

 

 

「但…她的對象是女的喔。」緋山聽完白石的話,平淡的說出白石似乎不知道的事實。

「誒?是嗎?」白石答道。「不過那又沒什麼的啦…」

「不過為什麼我說愛到那信的時候,不直接告訴我呢?」

「這個嘛…緋山醫生的反應很有趣的樣子。」就像誤會「瑪麗珍」是白石的「男人」一樣。

「明明連跟人告白都沒有經驗的妳,竟然要幫助別人寫情書。」原本想揮動拳頭揍白石的緋山冷笑。「────啊,難道愛情小說是用來參考的?」

「嗯。」知道緋山想毆自己的白石舉起兩手,肯定的點頭。

「我肯定妳會令她失望的。」

「我想也是呢…」白石苦笑。「不然,緋山醫生也說一下,妳喜歡的告白方式?」

「我的?」

「嗯,緋山醫生喜歡怎樣被告白呢?」

「這個嘛────簡單直接的說,最好不要弄得旁人一看就知道要告白的樣子。」緋山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背脊壓在儲物櫃上,這些小動作,明顯是她在害羞的緣故。「所以連情書都省下來就好。」

「啊,要是這樣的話,我就不用寫情書呢。」

「誒?」

「我是指,不用幫她寫情書。」

「呃、嗯嗯。對呢。」隨後緋山把手指按壓在喉嚨上,咳嗽了兩聲────到底在慌張什麼!

「謝謝妳,幫了一個大忙。」

「妳欠我人情喔。」

「是是…」白石笑著,然後向緋山揮著手。「那我先回去護士站了。明早見。」

緋山也向白石甩著手,等待連白石的腳步聲也聽不見後,她的身體緊貼儲物櫃由上而下的跌下去,她蹲在地上,鬆了一口氣。

────原來不是白石有喜歡的人。

 

 

 

 

今晚是高原愛美最後住院的晚上,在白石結束了一個預約的手術後,趁著時間尚早,她走到普通病房裡找高原。

「就是這樣?」高原聽過白石告訴自己的方法後,給了一個不可置信的反應。

「相信我吧。」

「但…這好像有點簡單。」

「這方法是…」一個很有經驗的人告訴我的,當然白石不能這樣說。「我的個人經驗。」

「誒?真的有效嗎?醫生用過這方法來追求別人?」

「…呃、嗯,對的。」即使是在說謊,為了盡快解決這件事,白石也要硬著頭皮繼續吹牛。

「結果呢?對方有接受?」

「有!當然有…」

「所以之後就被甩喔?」

「這個嘛………」

看著白石疑惑的神色,高原只是笑了一笑。「可以給我妳的郵箱嗎?」

「誒?」

「告白後,我告訴這方法有沒有用唷。」

被看穿了?

「這是白石醫生接下來用來告白的方法吧?」高原竊笑。「那個,有點老套的。」

被識破的白石只能原地站著苦笑。

「不過也非常感謝妳囉,我會嘗試的。白石醫生也要告白成功喔。」

「嗯。」

────竟然敵不過一個小女孩的目光,抑或是自己說謊的技術太爛呢?白石惠。

 

 

 

 

第二天早上,高原愛美出院的時候,白石已經下班了,那時候緋山正在當值。

「啊,很兇的醫生。」在病房外面路過的緋山,被拿著拐杖的高原叫停住。

「誰很兇了!?」

「不就是妳嘛────」高原望著緋山胸前的名牌。「緋山醫生。」

「所以,今天出院了嗎?」

「嗯!」高原猛力點頭。「緋山醫生再不努力一點的話,就會輸給白石醫生呢。」

「有什麼輸給她?」

「胸部、身高────不,我指的是,她會比妳更先跟誰誰交往、結婚之類的。」一邊說,一邊見緋山的神色愈顯不,高原還是決定將某些無法改變的現實拋開一旁。

「沒可能。」不會騙我吧!

「但她將會跟別人告白喔。」

「……怎會啦。」

「嘿,信不信由妳決定吶。」說罷,高原跟隨來迎接她的父母離開了病院。

留下緋山無奈的在走廊站立。

前一晚才消失的落寞感又再次充斥全身。

────原來不幸的應該是愛上妳的人嗎?

 

 

 

 

黃昏,緋山如常在換班的時候到更衣室與白石見面。

「所以,妳又騙我吧?」把制服摺疊好後放進儲物櫃的緋山說。

只是,一聽見緋山的說話,白石完全摸不著頭緒,突然就被冠上罪名,只能夠無辜的看著緋山。

「少來這副嘴臉。」

「…那個,緋山醫生指的是?」

「明明說過沒有喜歡的人,可是那小女孩就說妳要跟誰告白了?」

「我沒有說過沒有喜歡的人。」白石更加苦惱了,而且心裡在頭痛為什麼高原會跟緋山說這些事情。

「但那情書不是替人寫的嗎?」

「是的。」白石的表情認真起來。「可是,我有喜歡的人。」

清晰明瞭的字句,緋山知道白石沒有開玩笑。

「緋山醫生,這麼在意這些嗎?」

「我沒有在意!」緋山轉過身,背向白石。「…只是不甘心妳比我快一步。」

「是嗎…」

「算了,我要走了。」

────是誰也不重要。

 

 

 

 

看著匆匆離開的緋山,白石只能在之後才反應過來。

「緋山醫生。」

因為她看見緋山哭了。

「緋山醫生。」

她倆在醫院的走廊快步走著,雖然有依照醫院的規矩不在走廊奔跑,但兩人的步速已經能夠媲美上一般跑步。

白石愈是叫,緋山愈是走,無奈在醫院不能大吵大嚷,她們已經吸引了很多旁人圍觀。

「不要跟著來!」直到白石穿著制服跑出了醫院的室內範圍,緋山才回頭大吼。

白石頓時像幼獸被獅子恐嚇一樣不敢動彈,只能緩緩開口說︰「緋山醫生,這麼不甘心被我追上前?」

緋山沒回答。

「不甘心也沒辦法,飛行醫生也好,頭腦也好,我都在妳的前面。」

「…妳還在落井下石嗎?」

「甚至,」白石嘗試動身,見緋山還原地站著,她才繼續踏出下一步。「我喜歡妳的程度,都在任何人的前面。」

白石站在緋山的正前方,兩人的距離很短,身高的差別變得明顯。

再一次,「我喜歡妳。」在白石的口中吐出。

明明是如此使人酥麻的句子,卻催逼了緋山的眼淚。

「────這樣的告白,我有成功了嗎?」

然後,橘色照拂兩人,還有那人含淚的笑容。

 

 

 

 

不論妳說多少次都是失敗的。

 

因為,我對妳的愛肯定比妳的要多。

 

 

- END -

創作者介紹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