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賀文。
Poinsettia是聖誕紅。就是聖誕佳節大家常在街上看見的紅色花兒。

(發表於2010年12月23日)

 

《Poinsettia》

 

 

難得聖誕前夕得到休假,白石惠放棄能夠善用這段時間閱讀醫學書籍的機會,一個人走到充滿聖誕氣氛的街道上;餅店和餐廳都擺下聖誕套餐的餐牌,大型的廣場都設了高高的聖誕樹和燈飾,街上的孩子頭都戴上麋鹿角或穿上聖誕老人的紅衣。

 

如此熱鬧的街道,與最近較為冷清的醫院,成了一個很大的對比,而且這也使白石對嘈雜的環境感到頭痛。

 

應該挑別的時間出來的。白石暗自嘀咕著,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穿來插去,對身板較高大的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了避開商店街的人潮,白石只好趁機一家較少客人的小店。

 

「歡迎光臨。」身後的店員有禮的打招呼,此時白石才環顧四周,原來這是一家賣水晶擺設的店,難怪客人比旁邊賣小飾物和時裝的店舖會少,當白石在想到水晶店沒有什麼得著的時候,店員已經走到她的旁邊。「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幫忙?」

 

「啊、嗯……」要是店員再遲多一秒,白石也許已回到外面的人潮了,然而,既然店員熱心的為顧客服務,白石實在無法推辭對方的好意,「我想找聖誕禮物。」既然如此,白石也只好說出今天出門的用意。

 

「是給哪位的?」店員問。

 

瞬間浮現出某個人的樣子,白石的神情顯得更加羞慚。「呃────朋友,」事實上是女朋友,不過身為一個女性,在外人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會很奇怪吧,「很重要的朋友。」一邊回答,白石在心裡一直向自己的戀人道歉。

 

「您的朋友喜歡什麼顏色?」

 

與其說喜歡,不如說那是代表那個人的顏色。「紅色。」

 

「這樣的話,」店員戴上手套,在陳列櫃取出一個水晶。「波恩塞蒂亞────聖誕花的水晶擺設,覺得如何?」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給白石觀看。那是打造成聖誕花模樣的水晶擺設,花盆為透明的水晶,然後是三塊葉襯托著三塊紅葉。「要是喜歡紅色,而且配合聖誕主題,我認為這是一份很好的禮物。」

 

白石仔細打量著擺設的外型,覺得這種擺設也不錯,而且記憶中「她」的家裡都有擺著一些水晶,要是添“一盆”波恩塞蒂亞上去,應該會不錯的。「嗯,那我要這個。」她滿心欣喜的指著店員手上的水晶說。

 

白石耐心等候店員把水晶包裝起來的時候,正在思考如何把這小東西送到對方手裡。看見白石一個人孤獨的站著,店員一邊純熟地包裝,一邊說︰「能收到這聖誕禮物,對方一定會很高興吧。」

 

「嗯…希望如此呢。」白石微笑著。即使是初次見面,店員也認為白石笑起來很好看。

 

店員在旁邊拾起一份薄薄的小冊子,內容似乎是與水晶有關的宣傳介紹,「不然,也告訴對方,關於波恩塞蒂亞的故事?」連同這份小冊子,店員把包裝好的水晶盒遞給白石。

 

「故事?」看著手中的小冊子,白石有些疑惑。

 

「對,屬於波恩塞蒂亞的故事─────」

 

 

 

※ ※ ※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十一時五十分二十七……二十八秒。

 

正在檢閱病歷的緋山美帆子,視線從字行間游離到白色的電子桌鐘上,心想平安夜也就這樣單調的度過了,看著由昨天起連日值班到聖誕節當天下午才能下班的時間表,緋山就沒期待過這個聖誕節會怎麼樣────前提是,她有戀人了。

 

緋山抬起頭,望向白石的座位,坐在那邊認真工作的白石的景像,在她的腦裡非常鮮明,然而那人得到三連休,跟自己的排班表簡直是一個完美的正反。想著世界上很多情侶已經手牽手在充滿節日氣氛的街上漫步,再看眼下的“血栓性靜脈炎”病歷,有種淒涼的感覺。

 

她闔上病歷,把原子筆插入口袋,伸手抓起粉紅色的馬克杯,把剩下一口的可可吞嚥下去,緋山看著空空的馬克杯,放涼了的可可滯留在她的喉嚨,使她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再來一杯。」雖沒有指明對象,但附近只有冴島一人,留下暫離的通知後,她拿著杯子到休憩間那兒。

 

將馬克杯放在特定的位置,等候機器將熱可可倒進去的期間,緋山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無對焦的視線落在眼前的熱飲機。然後,機器上的金屬部件反射了一個影子,消除了緋山的呆滯感。

 

緋山故意咳嗽一聲,清晰了聲音後,說︰「休假的人回來了,偏偏想休假的卻不能走。」

 

「被發現了嗎?」比緋山要高大的背影,在她的身後說。白石在緋山的身後,帶著笑意的走上前,兩手放在緋山的腰際,在緋山的腹上扣著雙手。「還打算要給妳驚喜。」

 

緋山垂下雙臂,俯瞰環在自己腰際間的手。卡其色的衣袖,將白石那纖巧的手臂線條都掩藏著。「什麼驚喜?突然無聲無色的出現在人家背後嗎?」

 

「不是喔。」突然鬆開了的右手,將緋山的臉頰稍微轉過來,溫柔的力度絕對不會弄痛緋山的脖子,「我是想“這樣”。」在對方的旁邊耳語,然後一個輕吻落在臉頰上。

 

緋山的臉很快就紅起來,被白石吻過的地方也像被火燒一樣灼熱,她脫離了白石的懷抱,背靠著熱飲機,給予白石一個不滿的眼神。「這裡是醫院,即使是休假中,也請“白石醫生”自重一點。」說罷,她手握拳頭往白石的腦袋敲了一下。

 

緋山的敲擊沒有讓痛楚殘留在白石的頭蓋上,只是白石裝模作樣的摸上被敲的位置。「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她喃喃地說,然後右手提起一個紙袋。「這個,聖誕禮物。」

 

「啊,」看著小巧精美的紙袋,緋山拿出PHS看時間,原來不經不覺已到了聖誕節正日,「還想打電話給妳的。」她將PHS放回口袋,一邊說謝謝一邊接過白石準備的禮物。

 

「緋山醫生打開來看看?」白石指著剛送出去的禮物說。

 

緋山看著紙袋的內容,除了一個包裝得很漂亮的小盒子以外就沒有其他,她將盒子掏出來,細心的將包裝紙上的膠帶撕去。打開盒子的一瞬,先映入眼簾是鮮紅色的東西,再仔細看清楚才知道那是一株波恩塞蒂亞。

 

「好漂亮…」有收藏水晶的也知道,拿起水晶會留手指膜在上面,所以緋山只是拿著盒子端詳這份聖誕禮物。白石和緋山都坐在休憩間的沙發椅上,兩人一起注視緋山手上的水晶,熱飲器裡的馬克杯即使裝滿了熱可可,也可憐的沒人理會。「為什麼是波恩塞蒂亞?」

 

「它的顏色跟緋山醫生很合襯,」抓著有點發燙的耳根,白石笑著說。「而且,它的背後有一個很溫暖的故事────」在十六世紀的墨西哥,一個貧窮的女孩聽見天使的指引,將種子收集起來種在教堂旁邊,將這些綻放紅色樹葉的波恩塞蒂亞作為給上天的禮物,被人認為是一種奇蹟,「雖然只是一個故事,但我認為我跟緋山醫生的相遇,與波恩塞蒂亞的出現一樣,是一種奇蹟喔。」白石撫摸緋山的手,兩人一起捧著那小小的波恩塞蒂亞。

 

一邊注視這株波恩塞蒂亞,一邊聽著白石的獨白,緋山的耳根也紅起來。「…謝謝,」她蓋上水晶,先把這株波恩塞蒂亞收好,再走去熱飲機拿回被忽略一陣子的熱可可。「可是,我沒有準備回禮────反正就打算留在醫院過聖誕節的。」她把熱可可抵在唇前,慢慢的沾了一點。

 

「熱可可也可以,」白石說,她站起走到緋山的旁邊,盯著粉紅色的馬克杯。她的手抵在緋山的下巴,趁著深夜的休憩間不會有其他人出入,兩人親吻著。「這樣的話。」離開緋山的唇瓣,白石用手指擦一擦唇上的甜蜜。

 

看著手中的熱可可,緋山沒好氣的說,「整杯要我餵的話,我怕到休假那天也餵不完。」她拿起裝著水晶的紙袋,然後把手上的熱可可塞到白石手中。「拿著。」她沒理站立中的白石,只是轉身走了幾步後,又停了下來。

 

「聖誕快樂。」緋山在無人的廊間說著,回音也十分清晰。

 

感受杯裡傳到手心的溫暖,白石微笑著,向緋山的背影說︰「嗯,聖誕快樂。」

 

 

 

 

- END? -

 

 

 

 

望見緋山回來時,手中的馬克杯變成紙袋,冴島心裡充滿疑惑︰「去了很久呢。」

「嗯,」緋山說。「有一個病患找我。」

「哪位病患?這個時候?」

緋山垂頭,臉頰又因為想起那人發熱起來。「一個…沒藥可救的笨蛋。」

冴島望向白石的座位,又望向耳根通紅的緋山,「哦,是嗎。」所謂的“笨蛋”,根本就是指白石嘛。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