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山醫生的生日(9月27日)賀文。
(發表於2010年9月27日)

 

《MILD TIME》

 

白石的記事本,在九月份開始就不停倒數,在一號的日程上寫上「26」,直到二十七號寫上「0」,她都一直提醒自己────緋山的生日。

 

她很著緊緋山的生日,因為生日對一個人來說,免除那些懂事後才知道的聖誕節、情人節後,就是最重要的日子。

 

緋山是白石重要的人,所以緋山的生日也是白石重要的日子。

 

9月27日,星期一。根據急救科的值勤表,緋山是要回來翔北的,白石以為緋山那天會跟別人調班,所以自己也事先跟三井醫生調班,希望9月27日的來臨,替緋山慶祝生日。

 

可是,白石的預想出錯了,九月份以來,緋山不僅沒提出過當天調班的要求,而且還是不停頂上藤川的值日────是說,藤川月初時患了感冒,儘管他本人認為生病不會影響他多少,但一天內頻頻搞壞事,例如倒翻病人的午餐、差點絆倒了在走廊蹣跚地走著的老人,結果被冴島罵了回家休息數天,於是緋山才好心替他值勤。

 

直到9月27日來臨,白石還抱一絲希望,緋山會在27日00時00分前提出調班,不然,她跟三井醫生的調班就毫無意義。

 

「真可惜呢,白石醫生。」時間為9月26日23時30分,瞥見看著值勤板發呆的白石,冴島心中就略懂一二,然後在白石的耳邊低聲說。

 

「!」白石被冴島嚇一跳,也從對方的說話知道自己對一件事的渴求程度,不用口說別人也看得懂而感到沒力。「…唉。」一聲嘆氣。

 

白石的視線由冴島轉向正在HCU巡房的緋山,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看著快要再跑一格的秒針,她就知道自己的期望要落空。

 

白石決定先將病歷置諸腦後,原定的計劃給自己的一廂情願破壞後,她的心情更加低落。

 

離開了值勤的位置,白石打算在醫院四處晃,順道吸一些新鮮空氣,轉換心情。

 

過了一會,HCU的巡房完畢,沒有患者有病情惡化的現象,緋山很滿意地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前,將手上的文件放到桌上,轉身────

 

撞倒人了。

 

「好燙!」然後一陣溫熱傳到肚皮上,使她不禁叫了出聲,周遭的護士們也相繼投放目光在她身上。

 

緋山俯視自己的肚子,急救科的藍色制服濕了一片,再望向拿著紙杯、擺出錯愣和恐懼表情的藤川,連一旁的冴島也搖搖頭,沒好氣的別開視線,繼續工作。

 

「藤川。」緋山平淡地說。

 

「……是!!」可惜對方愈平淡,藤川就愈害怕。

 

本想大聲斥責藤川的無能的緋山倒抽一口氣,將怒火吞下去,微笑著說︰「幸好這不是田村小姐的晚餐。」大概是一種諷刺。

 

打算巡房完畢去買咖啡的緋山,沒想到會有人自動送上,可惜,對象是她的制服。

 

咖啡的溫熱隔著制服和高領衣服兩層布料,漫延到自己的肚皮上,加上濃厚的咖啡味,緋山只想到要立即去更衣室換另一套制服。

 

她來到更衣室的一刻,被坐在椅上的身影嚇倒,沒想到這時候會有人,而且還是坐著動也不動的白石。

 

坐著的白石,弓下身體,闔上眼睛,平穩地呼吸,看來是睡著了。

 

緋山輕輕咳一聲,使白石從淺眠拉回現實,見到緋山的出現,白石立即回神過來,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緋山。

 

「雖然大家畢業後不是競爭對手,但在這裡偷懶,我會去告狀喔!白石醫‧生。」見到白石疲倦而又裝作不倦的樣子,緋山想趁機欺負她了。

 

「對不起…」

 

「騙妳的。」────幹嘛都這麼認真?

 

白石打量緋山全身,見到衣服上的污跡和漸漸傳到鼻腔的咖啡味,問︰「緋山醫生,這是……」

 

「藤川的好事。」緋山邊說,邊把制服脫掉,扔到一邊。「可惡…」連高領衣也沾到咖啡了。

 

緋山二話不說,再脫下高領衣,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吊帶背心。

 

她沒有在意白石的存在,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給看到────平常上下班也會遇到對方正在換衣服。

 

更衣室的寧靜,使處於「工作模式」的緋山放鬆下來,她坐到白石的身後,兩人背對而坐,緋山向後一靠,只換來白石的驚愣。

 

「緋、緋山醫生?」

 

「嗯?」隨意發出回應過後,緋山再開口︰「睡覺就回家吧,反正換班的時間快到了。」

 

「……是。」

 

隔著單薄的衣服,白石彷彿能感受到緋山的溫度,剛才的煩悶也在一瞬消失。

 

「明天休假…會幹什麼?」緋山說。

 

「…還沒有決定。」白石呆滯一會,緩緩開口,心裡還在嘀咕原本的休假目的。

 

「真好呢。」緋山嘆一口氣。「妳的經驗比我多,休個假也比我更寫意吧。」

 

白石沒說話,只是維持弓著的身體。

 

「無論我怎樣努力,總覺得還是補不了當實習醫生時的兩個月空白期。」

 

「吶、妳明白嗎?那種痛苦。」

 

白石沒說話,只是輕輕點頭。

 

「嗯,我也明白妳的。」緋山笑說。「為了補償過去的失敗,直到今天為止還在拼死努力。」

 

白石沒說話,只是換成她靠到緋山那邊去。

 

「這個傷痕,每天都在提醒我。」緋山撫摸胸口前的疤痕。「我的失敗。」

 

「…好沉重的話題喔,緋山醫生。」

 

「抱歉,忽然有感而發。」緋山站起,轉身看著直接躺到椅上的白石。

 

雙眼目不轉睛地看著緋山,她好像是首次由低角度仰望緋山,小小的身板看起來更加高瘦,白色的吊帶背心看起來更加若隱若現。

 

緋山打開自己的儲物櫃,拿了一件新的制服穿上,沒有高領衣的遮蔽,她胸前的疤痕表露無遺。

 

緋山露出不的表情,從儲物櫃門的小鏡子看著露出的疤痕,雖然白石沒有直接見到,但她知道緋山正為疤痕的事而糾結。

 

「不介意的話,我給我的妳穿吧────」白石坐起來,雙手抓著制服和白色七分袖T恤的衣腳一起往上拉,將制服和七分袖T恤分開,再套回制服,遞了給緋山,整個過程都在緋山還沒說「要」之前運作。

 

領了白石的好意,緋山換上了T恤,剛好勉強的遮掩了疤痕;不僅如此,而且還換來緋山首次見白石沒穿七分袖T恤的制服姿。

 

「謝謝。」

 

「嗯。現在幾多點?」白石問。

 

「十一時五十九分。」看著PHS的顯示時間,緋山答道。「二十八秒。」作為一個醫生,對時間的準確還挺嚴格的。

 

「剛才緋山醫生問我明天的行程吧?」

 

「嗯、怎麼了?」

 

「明天,我回來替妳慶祝。」

 

「…啊。」

 

白石慢慢走近緋山的面前,在她的心裡默默數著一秒又一秒……

 

 

 

56…………

 

57………

 

58……

 

59…

 

 

 

「生日快樂喔,緋山醫生。」

 

溫柔的聲音、真誠的祝福────

 

當緋山在前幾天還在煩惱白石為什麼在自己的生日休假時……

 

白石是這年第一個跟自己說生日快樂的人,緋山覺得自己很幸福了。

 

「嗯,謝謝。」

 

 

- END -

創作者介紹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