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眾同人寫手和繪師炸到之後…5月份時跑去看《LoveLive!》的動畫…
然後就…然後就跳坑了 (掩面奔)

又是能組成n個CP的作品 (^q^)
目前能吃的是ことうみにこまきのぞえりりんぱな…(嘛基本是後期官方的配對了)
りんまきほのえりのぞにこのぞまき也很美味(ノ´∀`*) 所以是幾乎通吃了

總之…7月份的時候就寫了一篇ことうみ(´・ω・`)
在300發文後,因為是單篇沒有連載就很容易被壓到海床下
所以要回來農地這邊種海鳥(?

以防有不懂《LoveLive!》的人想來跳坑
ことうみ 就是角色 園田海未 和 南ことり 的CP XD
關於這兩個角色設定可以到網上查一下喔 最好是直接掉坑一起萌海鳥

而且要查角色的話也請不忘去查兩角色的聲優 三森すずこ 和 内田彩
不然直接看《LoveLive!》4th 演唱會的片段 按這兒
一 定 要 去 看 充 滿 色 氣 的 内 田 さ ん !(重點無誤)

 

 

《Cover My Heart》

 

梅雨季總是讓人不耐煩。

明明是平常看得到的繁榮、聽習慣的吵雜聲,今天的秋葉原卻使我覺得相當煩躁。

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難看吧?

 

––––––園田海未走近店家陳列貨品用的玻璃窗,看著自己的倒影,確實擺著一副臭臉。

 

海未撐著深藍色的雨傘,來到一家女僕咖啡店的門口前,打量被螢光燈照耀著的看板,上面的麥克筆筆跡寫著「伝説のメイド!ミナリンスキーさんが戻りました!限定の1週間だ!♡」

海未的視線落在最後的心型標誌,好看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現在是晚上九點,她在店前躊躇片刻,總覺得一個人來女僕咖啡店有點難為情。瞥見街上行人不多,沒有人會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就拼了命似的拉開門。

 

「お帰りなさいませご主人さま。」

 

一打開門就被可愛的女僕接待了,但並不是她預想中的人。

海未收起雨傘,走進咖啡店,快速環視店內,都找不著某人的身影。

 

「那個…南在嗎?」

「南…?」

「就是,那個ミ…ミナリン……」

到底為何要取如此難以啟齒的名字啦……

 

「あれ?海未ちゃん?」

還沒唸完那個人打工使用的別名,那個人就出現了,而且已經換上便服,似乎是要下班的樣子。

「這個時間過來…難道海未ちゃん對女僕有興趣?」

看見她驚喜的表情,我沒有像平常一樣報以笑容回應。

「沒有這回事!我是來找妳的!」

「我?」

「對!」

 

「啊…是ことりさん的朋友呢。可以唷,她已經下班了。」

旁邊在看我倆對話的女僕這麼說,即使不需要她的同意,我也毫不考慮般抓住ことり的手腕:

「那麼我們失陪了。」

就這樣把她帶走。

 

被我牽著走的ことり踉蹌地打開淺綠色的雨傘,有些跟不上我的步伐。

「…う、海未ちゃん?怎麼了嗎?」

我沉默著,內心好像有什麼要爆發出來似的,我怕現在開口,會說出傷及ことり的話。

「ことり做了什麼事惹妳生氣了?發生什麼事了?」

「……」

「海未ちゃん什麼都不說的話,ことり是不會跟妳走的!」

手被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甩開,我還是頭一次體會到ことり的氣力。

我們就這樣站於行人道上,我隱約感受到路邊的甜甜圈店裡的食客透過落地窗看著我們。

 

使我心煩的並不只有梅雨,還有自己的心情。

 

剛才,兩個小時前,阿姨打電話給我,說聯絡不上ことり,又聽說ことり去找我玩了,可是那時我才結束弓道部的練習。

避免讓阿姨擔憂,我承包了ことり的謊言,聲稱ことり的手機沒電,而且跑去試穿衣服,阿姨也就放心掛線。

換來的是我匆忙離開學校的情景,我四處找ことり,到她常逛的店舖也是撲空。深深感受到這種世代要是無法用通訊科技聯繫,連找一個人也變得困難。

自從考上不同大學,對ことり的社交圈子並不認識,也不確定找誰才知道她的下落……

還好在原宿區看見穿上女僕服裝賣可麗餅的店員,才靈機一觸記起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店。

於是順著高中時候的記憶走來了。

 

「妳都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抑壓著兩小時的衝動炸開了。

除了我沒有人知道,剛才為止仍是充滿不安和憂慮,害怕ことり是否遭遇什麼不好的事。

而ことり知道來龍去脈後,只是低頭望著地下,雨水彈濺到她的腿上也不為所動。

似乎我的語氣太重了,她沒有作聲回應我。

 

「こと…」

喊她名字的一瞬,見她身體抖了一下,然後就是小小的抽泣聲。

 

「店長さん…店長さん說咖啡店的生意不好,再持續下去會閉店…那是ことり和大家的重要回憶……所以才請我回去幫忙………」

ことり終於說出她的苦衷。

「那為什麼不告訴我?至少也跟我說一聲…那我就不用接完阿姨的電話,慌慌張張的四出找人。」

「因為不想海未ちゃん擔心啊。海未ちゃん在準備弓道比賽,要是妳知道我打工的話,又會像以前浪費時間晚上來接送我回家……」

這麼說完,ことり稍微抬頭,眼泛淚光。

我搞不懂她是怕我生氣而哭,或是為我設想最終卻不能如願以償而哭––––––我猜都有吧,但是看到ことり流淚,我也感到很難過。

 

以前,在μ’s的時候,にこ也有問過,為什麼同是青梅竹馬,我只會對穂乃果嚴厲,對ことり卻是縱容。

我的回答是,對穂乃果嚴厲的話,穂乃果會直接向我抱怨,然後我倆會一如以往地吵嘴再和好。而且我對穂乃果提出的事也是穂乃果自身的責任,她本來就知道的,只是懶惰不願面對罷了。

但是ことり呢,並沒有穂乃果的毛病。與其說她會把份內事做好,倒不如說她已經超過了。總是為人設想,細心照顧身邊的人,絕對沒有要對她嚴厲的理由。

所以像剛剛這樣向她大吼,大概是有史以來的首次案例吧。

 

雨水打到我的傘上,啪嗒啪嗒的亂打節奏。

看到ことり的淚顏,我的情緒也亂了。

 

「對不起海未ちゃん,ことり為妳添麻煩了。」

她拭去臉上的淚水,強顏歡笑向我道歉。

我明明不是想要妳這樣的表情。

 

「怎麼可能說是麻煩呢?」

我放軟了態度,走近ことり。最初她也害怕的後退幾步,後來乖乖站著了。

「無論是什麼事,只要與ことり有關,我也不覺得是麻煩。」

我伸手撫摸她剛才快步行走而被風吹得凌亂的瀏海。

「我只是希望ことり有什麼事也告訴我。」

 

畢業後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不同的環境繼續前進。

不知道妳每天看著誰,不知道妳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在勉強自己。

即使平常有用手機保持聯繫,但是妳不在我旁邊的日常,我多少也會感到不安。

所以,希望能夠在妳不在我身邊的時候,也能知道妳的一切。

這樣的我很自私吧?明明只是朋友的身份。

 

「嗯。」

ことり略紅的蜂蜜色眼睛與我的視線對上,因為流淚的緣故,略長的睫毛沾濕了,更是楚楚可憐的樣子。

每次直視她的眼睛,就覺得自己再自私一點也無所謂了。

不知道今後還剩多少日子能這樣看著她,或是能這樣被她看著。

 

「一起吃晚飯再回家吧。」

「嗯…」

「不要擺出這樣的表情,」現在的我也可以自然地微笑了。「我沒有在生氣了。」

「嗯。」

話雖如此,ことり的手仍然揪緊她的衣服下擺,完全是感到緊張和不安的表現。

為了化解她心中的糾結,原本在整理她瀏海的手覆上她的手背。

「走吧。」

 

雨仍然下著。

我希望它暫時不要停,來掩蓋我心臟的悸動、手邊上升的溫度,

 

––––––以及,對妳的感情。

 

 

 

《私の恋人になりませんか》

 

 

「お疲れ様でした!!」

 

店長さん和女僕們的聲音響徹整家咖啡店。

我回到咖啡店幫忙的一週,到今天就結束了。

把漂亮的女僕服交還給店主さん,這是第二次。

第二次讓我覺得不捨得呢。

 

「ことりちゃん有空的話,我們隨時歡迎。」

店主さん好像看準我的心意,對我這麼說。

 

「嗯,謝謝店主さん。」

 

「ことりさん,隨時歡迎妳歸隊喔。」

「ことりさん沒時間來幫忙,也歡迎妳來吃芭菲!」

「我還會準備ことりさん喜歡吃的起司蛋糕!」

 

「謝謝…大家……」

嗚,再繼續下去,我就要哭出來啦––––––

 

 

叮鈴叮…

 

眼淚要溢出之際,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咖啡店門被打開的聲音抓住了。

現在是晚上十點,按理說門前應該是掛上『CLOSE』的門牌。

那是誰––––––

 

「お客様、對不起,我們已經關門了……咦,園田さん。」

店長さん帶著抱歉的神情走到門口方向,腰也彎著正要鞠躬之際,我探出頭看,進店的人正是我的青梅竹馬園田海未。

 

「啊…店長さん,ことり一直受妳們照顧了。」

「不,我們才是受ことりちゃん照顧的一方。」

「那個…聽ことり說咖啡店好像陷入困境……」

「嗯,不過這週的營業額是達到平常的三倍多,我們的赤字困境也暫時解決了。」

「那就好了。」

 

海未ちゃん像個大人似的跟店長さん談話。

這個星期,海未ちゃん每天都會在弓道部練習後回家一趟,然後又來咖啡店接送我回家。

考慮到海未ちゃん的日程,我有拒絕她的好意,但是,海未ちゃん真是超級固執。

今天是打工週最後一天,海未ちゃん比平常更晚來了。

 

「有空的話,叫上μ’s的各位光臨吧。」

「是。」

 

店長さん一說,我才記起上次μ’s全員來咖啡店,已經是數年前的事情。

高中生活呢,讓人懷念,以前工作到晚上,海未ちゃん也是會特意過來接送我。

 

 

 

 

與店長さん她們告別後,我跟海未ちゃん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海未ちゃん身上飄出她家使用的沐浴乳香氣,大概是回家時順道洗了澡?

 

「海未ちゃん今天好慢,還以為妳不過來了。」

「對不起…今天回家時幫お母様打掃廊間,流了好多汗,去洗澡就耽誤了時間。」

「もう…太晚的話海未ちゃん就不必特意跑出來。妳看,洗完澡也是會流汗。」

 

我從手提包拿出手帕,伸手為海未ちゃん拭去額上的薄汗。

明明還沒到夏天,海未ちゃん在稍涼的晚上也能流汗,我記得海未ちゃん也不算是多汗的體質啊…

 

「ことり!我自己擦就可以了……」

「不行哦,不要搶去ことり能為妳做的事。」

 

從以前開始她就覺得別人替她擦汗的動作是一件害羞的事。

不論是阿姨、穂乃果ちゃん還是我,只要拿著毛巾手帕走近她,她就會像受驚的小動物一直後退。

還好學校的弓道場不大,海未ちゃん走到哪裡,我還是有方法迫使她就範。

 

「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發現時間晚了……想要快點見到ことり就跑起來了,所以才流汗的…」

「えっ?」

 

突然這麼說的海未ちゃん也太犯規了吧!

〝想要見到妳就跑起來了〞這種像漫畫才出現的台詞––––––呀啊,在穂乃果ちゃん家看太多少女漫畫了。

 

「ことり?臉好紅喔,沒事吧?」

「呃哈哈,沒事沒事。」

 

對呢,對方是海未ちゃん,才不會有心機說出花巧的甜言蜜語。

她只是純粹地陳述事實而已。

 

「說起來,弓道大賽的準備順利嗎?」

「嗯,非常順利。」

「那就好了。ことり一直擔心會不會礙到妳練習和休息,而且學校也很忙吧?」

「比我想像中還好,可能從以前就習慣了不斷練習的日子。」

嗯,海未ちゃん從小就學習劍術、弓道和日舞,再加上高中時μ’s的練習,真的很辛苦呢。

「但是,現在都是每個人獨自練習,沒有同伴一起打氣加油,感覺有點寂寞。」

 

海未ちゃん仰頭看著天空,堆積雲霧的夜空望不見明月,添加幾分憂愁。

琥珀色瞳孔聚焦在遠方,似乎是憶起以前的事情。

 

隨著年月成長,生性害羞的海未ちゃん多少也變得坦率。

以前的海未ちゃん才不會直率地說自己感到寂寞。

她只會默默的忍耐著,讓自己克服內心的各種不安。

現在的海未ちゃん,算是變得坦率,還是變軟弱了?

 

「我明白了。」

 

但是,不管是哪一個妳,我也想支撐著。

 

「ことり?」

「明天,我到海未ちゃん學校的弓道場,看海未ちゃん練習給妳打氣吧~」

 

落寞的神情閃了一下,換來是驚訝慌張的語氣:「呃…我不是這個的意思……」

「海未ちゃん不想我去嗎?我也很久沒看到海未ちゃん射箭的樣子了…讓ことり去吧,おねぇがい。」

「…我知道了,別用這個表情看著我。」

 

臉蛋燒得像紅蕃茄的海未ちゃん果然最可愛了。

 

 

 

 

於是隔天我來到海未ちゃん的大學。

我唸的是設計專門學校,校舍規模不像大學那麼全面,學校專用的弓道場更是暇想。

放課後直接過來,雖然曾經有來過參觀,但都是一直被海未ちゃん帶領,路線不是記得很清晰。

不過看著指示牌的標記,還是來到弓道場了。

 

「喂,那邊的在看什麼?」

 

弓道場的範圍很大,想要走到入口處,就被站在入口的人叫住了。

看起來也是學生,是個穿上弓道服的女生,但是表情不怎善良。

 

「那個…我是來找園田海未的。」

「又是園田?!」

「又是?」

是指什麼事?

 

「拿來吧。」

弓道部的女生向我伸手,是要出示什麼證件才可以准許入場嗎?

怎麼沒聽海未ちゃん說過這項條例……

「現在不能進去嗎?」

「現在弓道部在準備比賽,不要打擾園田。既然過來了我就幫妳轉交吧。」

好像由一開始就在說我不明白的事情。

「轉交什麼?」

「情書呀!」女生有點惱羞成怒。「妳來這裡找園田不是要給情書嗎?!」

 

 

 

情?

書?

 

 

 

咚咚咚咚咚咚…

 

道場裡好像有什麼跑出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聲音愈來愈迫近。

 

 

 

「福原!」

是海未ちゃん呢,穿著弓道服的。

 

「こ、ことり!快進來!」

好像意識到什麼似的,海未滿臉通紅,把ことり拉到道場去。

「什麼嘛,原來是認識的人。」名叫福原的女生則是尷尬的喃喃自語。

 

與高中的弓道場比起來,大學的弓道場是四倍大。

每個部員各自使用一個箭靶練習,努力不懈地為即將來臨的比賽做好充分準備。

自小就看著摯友練習弓道,ことり略知弓道八節的理論。

而在弓道場的各位射手,則是完美地實踐了那套教法。

 

「ことり,感到無聊的話可以四處逛逛,不用一直待著的。」

換上海未給的室內鞋,ことり坐在能夠觀賞海未射箭姿態的椅上。

這對ことり來說是一件樂事,並不會感到沉悶。

ことり仰視站在她面前的海未,穿著道場服的海未,依舊威風凜凜。

從國小二年級就看著海未穿上這套服裝,看著她成長,時至今天,ことり還是對這樣的海未心跳不已。

 

「不會無聊的,我從以前開始也是一直看著海未ちゃん唷。」

「…好吧。那我去練習了。」

海未好像想到什麼又折返回來。

「……剛、剛才,福原說的話,妳都清楚地聽到嗎?」

「嗯?是指情書的事情?」

海未暗地裡嘆息,果然ことり聽見福原的話了。

「那個!別誤會了!我等會兒再給妳解釋…現在真的要去練習了!」

 

 

啊啊、跑掉了。

不需要特意解釋的唷,海未ちゃん。––––––還想要這麼說的。

ことり呢,一直都知道海未ちゃん很受歡迎。

自從初中時期就發現了,雖然是女校,但是海未ちゃん果然有那種〝讓人一見鐘情〞的特質吧…

海未ちゃん都自覺的把這件事隱瞞得好好的,其實多少次也被我和穂乃果ちゃん在遠處看到,

只不過,把事情隱瞞得更好,是我和穂乃果ちゃん的一方罷了。

 

 

我、只是海未ちゃん的青梅竹馬,與穂乃果ちゃん一樣的存在。

對於海未ちゃん在愛情上選擇的道路,並沒有改變或阻止的能力。

將來海未ちゃん牽著不認識的人的手,只要能夠在旁給予祝福,我就覺得足夠了……

 

 

 

 

意識在身上被添加的重量時回復過來。

睜開眼睛就看到讓人安心的臉孔。

原來我睡著了。

 

「謝謝海未ちゃん。」

「看著我們練習感到無聊了吧。」

總是帶著抱歉的表情看著我。

細心地為我披掛上外套,以防著涼。

 

「練習結束了嗎?」

「嗯。因為距離比賽的日子近了,部長說現在要把握休息時間。」

海未ちゃん用手背拭擦流過臉頰的汗液。

我從包包拿出為海未ちゃん準備的新毛巾,和在路上買的運動飲料。

「是。給海未ちゃん的。」

 

本來想替她擦汗的,可是察覺到四周都有海未ちゃん的同學,她一定會害羞死,在這時候就別捉弄她吧。

但是海未ちゃん只從我手中接過運動飲料的寶特瓶,大口大口喝著。

 

「海未ちゃん,快把汗擦乾,不然會感冒哦。」

「嗯?ことり不幫我嗎?」

「海未ちゃん平常不是很害羞不要我幫妳擦汗嗎…」

「但是每次說完後ことり還是固執地幫我擦汗嘛…」

 

海未ちゃん真是太狡猾了……

 

是說很久沒有發生這樣的情景了。

海未ちゃん結束練習,我在她身後等候,練習結束時照顧著她。

我多次祈求神明給予我更多,這樣的時間。

我喜歡那雙琥珀色瞳孔只注視著專注為她擦汗的我。

 

我不在的時候,有人會像我這樣,照顧海未ちゃん嗎?

愛慕著海未ちゃん的人很多吧?不再與ことり上同一所學校的海未ちゃん,是注視著誰呢?

情書的事情,海未ちゃん有沒有回覆過?

情書,「並不是不在意啊…」

 

「在意什麼?」

 

糟糕,把內心話說溜嘴了。

 

「ことり…有什麼想要說嗎?」

「沒…」

「ことり,不要把事情放在心上,有什麼不能跟我說嗎?」

 

承認與否認都覺得無法逃離海未ちゃん的法眼。

因為我們是自小一同成長的青梅竹馬,對方的小舉動,都輕易觸動到彼此的神經。

對啊,因為是青梅竹馬。

 

「ことり?」

「啊嗯?海未ちゃん…對不起我走神了……」

 

海未ちゃん擺出困惑擔憂的樣子看著我。

真是的,本來不是要看海未ちゃん這副樣子才過來的。

 

「ことり…難道妳是在意剛才情、…情書的事情?」

一直看著異樣的ことり,海未回想起練習時的小片段。

抱怨部員的福原太多嘴了。

 

「えっ?」

「果然…」海未無奈的吐息。「ことり,情書的事情,確實是有,但是,我誰也沒有回應。」

 

「那海未ちゃん…有沒有喜歡的人?」

「…喜、喜歡的人?」

一說到戀愛方面的話題,即使沾邊話題也會害臊得想躲到桌下的海未ちゃん,現在完全是腦袋冒煙的狀態。

剛才威風凜凜練習弓道的海未ちゃん一瞬間就不見了。

 

「在大學沒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哦。」立即否定。

讓ことり也有點吃驚的果斷,看來真是沒有喜歡的人呢。

 

 

––––––心裡揪緊的一處好像放鬆了。

 

 

 

 

「讓妳久等了。」

 

海未ちゃん換上素色的襯衫和褲子,提著包包與我在道場的入口匯合。

今天不用到咖啡店打工,海未ちゃん也提前結束練習。

即使知道海未ちゃん需要休息,但是心裡還是想海未ちゃん有更多時間陪伴自己。

 

「海未ちゃん,回家前可以陪我去吃蛋糕嗎?」

「這個時間?」現在六點多,差不多是吃晚飯時間。

「很想吃蛋糕嘛。最近很難才約到穂乃果ちゃん和花陽ちゃん,都沒有人陪我去了。」

「好吧。」

 

還不需要使用必殺一招,海未ちゃん意外地聽話。

 

正值下班的尖峰時段,我們坐上JR列車。

海未ちゃん唸的大學不在千代田區,所以每天她也是這樣上下課。

我最不擅長面對人群了。

不是指看著很多人,那樣的經驗在μ’s的表演也有,我是怕被人群包圍著,就像現在,被下班的人潮擠住,好不舒服。

 

「ことり,抓住我的手,不要被人潮擠掉了。」

「…嗯!」

 

突然被海未ちゃん溫暖的手包覆著,手背立即傳來讓人安心的溫度。

為了護著我不被壓倒,海未ちゃん上車便確保了車門前的位置給我,我的背貼上車窗,而海未ちゃん則是在我正前方。

海未ちゃん和我都是青春期以來沒有長高,所以現在穿了高跟鞋的我比海未ちゃん要高一些。

跟以往有些不同的角度看著海未ちゃん,讓人有想要再靠近些的感覺。

 

列車駛進下一個車站,車內的人流去,又擠上新的乘客。

與海未ちゃん的距離縮減了,人流繼續擠進車廂,最後海未ちゃん像是投降的舉起雙手撐在我兩側的車門上。

有點曖昧的動作,海未ちゃん一定慒然不知,但是我覺得自己心臟跳得愈來愈快。

 

「可以再靠過來唷。」

「可是…」

「沒關係的。」

無視四處都是人的環境,我伸手環住海未ちゃん的腰,讓她整個人壓在我身上。

「ことり…!這樣很害羞啊…快點放手……」

「不要,海未ちゃん那樣撐著車門就不害羞嗎?沒聽說過『壁ドン』?」

「えっ–––?」

經我一說才意思到自己的行為,海未ちゃん又處於當機狀態。

不過在她天人交戰之際,列車駛進我們目的地的車站了。

 

離開車站後,雖然沒有親密的接觸,我跟海未ちゃん還是牽著手。

不知道是否她無自覺,但我相當樂意。

想起一週前到咖啡店找我的海未ちゃん,也是相當強勢的抓住我的手說送我回家。

也是那只相當溫暖的手。

 

「啊抱歉。」

感覺到手中力道,海未才發現還牽著ことり的手,害臊的想收回。

但是對方卻捉緊沒放。

「就這樣牽著吧,海未ちゃん的手很溫暖。」

海未凝視牽著的手,又偷瞄ことり歡喜的表情,覺得這樣也不壞。

「嗯。」

因為入夜而變漆黑的城市,只有路燈的話是難以看見海未臉上浮現的紅暈。

 

 

 

 

前往吃蛋糕的店路上,我們好像找不著話題,愈來愈尷尬了。

明明應該是不說話也不會感到尷尬的關係。

取替我們的沉默,是街道的吵雜聲,還有路人走過的談話聲、歡笑聲,當中不乏結伴成群逛街的女子高生。

 

「很懷念啊–––」

「嗯。」

 

那個時候的我們。

每天一起上課、在同一個班上學習、一起下課。

組織了校園偶像組合,為踏上更大的舞台而努力,守著我們喜歡的學校。

那段包含著淚水和汗水的日子。

 

「如果能夠回去以前就好了。」

 

我想––––––我想要回到每天都在海未ちゃん旁邊的日子。

 

想要每天見面,而不是只有短訊的來往。

想要即使雙方很忙碌,也抽一點時間一起待著。

儘管是不同的學校,但也可以享受共同的放課後時間。

不過這只是我單方面的妄想吧,現實是根本沒可能成真的。

 

「現在…上下課都沒有海未ちゃん陪著,總覺得缺少了什麼似的。」

 

〝想要妳在我身邊。〞

這麼含混的話句,海未ちゃん肯定不曉得我的意思吧。

像告白一樣,卻又不是那麼不明確的告白。

 

「我也是。」

 

えっ?

 

「…我也是覺得有ことり在我身邊時比較安心,想要妳在我身邊。」

 

「えっ?」

「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覺得臉好燙。

海未ちゃん怎麼可以直接說出我不敢開口說的話。

而且是,那麼自然的。

 

「沒有…」

「ことり?」

 

今天的我到底是怎麼了。思緒很混亂。

看到海未ちゃん之後整個人就不太正常了。

 

「什麼都沒有,ことり想快點吃到蛋糕,進去吧。」

不知不覺走到蛋糕店前,趁著要推開門的動作,鬆開了海未ちゃん的手。

我們坐進蛋糕店,我拿起餐牌看著各樣款式的蛋糕,思緒很混亂,即使看著各款看起來非常美味的蛋糕,食慾還是沒有提起勁來。

握著餐牌的手,仍然殘存海未ちゃん的觸感。

 

海未ちゃん所寫的歌詞應驗了。

Anemone的花語––––––〝沒有結果的戀情〞。

對海未ちゃん的感情,原來是這樣的強烈。

從小到大都沒有分開過,漸漸長大成人也充份理解所謂寂寞是每人皆有、無可奈何的感覺。

如果太黏海未ちゃん的話或許會為她造成困擾,而且現在已經有各自的生活圈子。

 

 

終有一天,海未ちゃん的朋友不再局限於我和穂乃果ちゃん吧。

終有一天,海未ちゃん會為我們介紹她的新朋友吧。

終有一天,海未ちゃん不會像剛才那樣…牽著我吧。

 

 

「ことり是要起司蛋糕吧?」

「誒?嗯,要起司蛋糕唷,海未ちゃん呢?」

「回到家就是晚飯時間了…所以我點一杯黑咖啡就好。」

「黑咖啡呢。感覺很像大人。」

以前還是喝牛奶咖啡的說。

「只是不知不覺就習慣了黑咖啡而已。」

 

 

對呀,就是像這樣。

妳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漸漸改變了。

 

 

吃著蛋糕的我和喝著黑咖啡的她,說著無關痛癢的話題。

最近にこちゃん進入了偶像培訓公司的事,還有前陣子希ちゃん傳來在北歐旅遊的照片……

感覺大家都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真是太好了。

相對地,我似乎是在原地踏步。

高中畢業後出國留學的決定,考上國內有名的專門學校後就放棄了。

雖然沒有後悔,但偶爾會想,要是真的出國的話,自己是不是會變得更加成熟。

而不是滯在現狀,在夢想之路裡踏前一步也感到吃力,在感情方面更加是沒有任何進展。

換來的是,不斷吞噬自己樂觀面的不安感和無力感。

 

 

 

「海未ちゃん跟以前不一樣了。」

「哪裡?」

「不是指表面的,是海未ちゃん的內在唷。感覺變成熟了,也變坦率了。」

「是嗎…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因為我跟海未ちゃん從小一起長大,所以呢,不再像以前每天都待在一起的話,就更加容易看到對方的變化。」

「こ、とり……」

「好,結帳回家吧。」我拿起服務生剛才放下的帳單,走到門前結帳。

 

 

 

離開蛋糕店,走著通往我們家方向的路,我們又到沉寂。

剛才在店裡,〝沒有妳在身邊所以感到寂寞了〞的意思,應該有好好傳達到海未ちゃん那兒吧。

––––––現在夾在我和海未ちゃん身邊的氛圍,是這樣告訴我的。

 

 

「ことり。」

 

左手突然被抓住。

我倆停下步伐,站在住宅區的街巷裡。

 

「我…自從高中畢業後,就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

「一直以來都沒有注意到,因為,實在是過於理所當然。短短十餘年的人生都是這麼過,從來沒有想像,要是理所當然地存在於自己身邊的事物,有一天突然不見的話會怎麼樣。」

 

我聽著海未ちゃん的獨白。

內心的鼓動不斷攀升。

 

「開始一個人上學時,沒有妳和穂乃果陪伴,竟然覺得害怕了,都快要步入成人階段,仍然有如此想法,實在是非常難為情的事…但是,這也是我的真心。」

「妳和穂乃果,一直都是我的精神支柱,所以妳們不在身邊之後,我也是非常彷徨。」

「而且…ことり……不知不覺的,我就經常想著妳的事。」

「想著妳每天看著誰,想著妳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在勉強自己之類的…」

「明明只是青梅竹馬,但是不可思議地,ことり已經在我心中佔據很多位置了。」

「所以,寂寞並不是只有ことり、唔––––––」

 

 

 

很狡猾。

海未ちゃん,妳真的很狡猾。

怎麼可以坦率地說出這些說話,

明明是我想要跟妳說的。

 

 

 

「很狡猾喔,海未ちゃん,原來並不是只有我單方面的……」

沾到黑咖啡的氣味後,柔軟的唇瓣緩緩說道。

ことり抓著海未兩肩的衣服布料,瘦小的身軀顫抖著。

 

被奪去發言權的人,意識到剛才一瞬的事情,還有ことり的說話,難掩內心的激動。

「ことり,我…」

她知道一直想要掩飾的感情,已經要浮到水面。

她努力地保持著冷靜,縱然心跳快得自己快承受不了。

「就是因為〝保持朋友〞的關係,才會讓我如此不安。」

「所以,我們不要做朋友了。」

 

海未握上ことり纖細的手掌。

那只,一直很想牽緊不放的手。

 

 

「南ことり。」

 

 

––––––私の恋人になりませんか?

 

 

 

 

(終)

 

 

 

後記︰

 

本篇《Cover My Heart》是海未對ことり的心情。番外《私の恋人になりませんか》是ことり對海未的心情。

 

本來想讓兩人繼續苦逼的單戀下去,那就可以完全表現《Anemone Heart》,但是以《Anemone Heart》作題材的文不少,讓海鳥兩人陷入苦逼單戀的輪迴的文也很多,自己也不甘心讓喜歡的角色走曖昧而偏向虐的路線,於是就用番外來補完兩人的關係。

 

最後海鳥誰先作主動開口,這一點糾結很久。

因為兩個人都會把自己的感情封閉,然後用表面掩飾,所以只要她們堅持把感情保密的話,要開口實在很困難。選了海未的原因是,海未是那種對自己的心很〝忠誠〞的人,學習武士道也必然得到堅定的意志,她不會違背自己的心,也堅決會把內心話說出來,只是天性害羞,要告白果然還需要一些勇氣,只要打破那道她自己築起的牆壁就夠;

相對地,ことり比較彆扭,缺乏自信,總是默默在做,默默在旁看,在我心裡形成被動的形象。

所以最後就選擇由海未作主動。《私の恋人になりませんか》的意思是「能夠成為我的戀人嗎」,如此含蓄的用字,當然是出自海未。

 

謝謝各位觀看。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雲玄
  • 本來想說Anemone Heart也太虐了嗚嗚
    還好木頭(X)帥氣的(O)海未告白了
    謝謝雜食性(?)莎莎醬♥
    生了個可愛的海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