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側顏。這系列的圖真是超、殺、人。

正在等Solidworks的rendering,又做好簡報了,可以偷時間來寫文。
大三終於體驗到什麼叫做真正的鐵人生活,
讓人反思「原來自己之前都過著正常人生活啊」…
人類真是沒有極限的,意志勝於一切限制,不過身體反噬又是另一個災難。
發文後兩小時我又要起床…真想哭,圖還有15分鐘才做完rendering。

啊對了
終於在iTunes點了下載《MrMr》等曲目
明天坐車可以享受一下

 

《bittersweet》

 

- 6 -

 

新項目的計劃開始實行後,每個人有各自的工作,因此自由度也變多了。林允兒兩天以來進展順利,總是能夠抽空在下午時間光臨咖啡店。

 

林允兒從公司步行來咖啡店需時十分鐘,其實公司樓下的便利店就有售賣美式咖啡,三分鐘路程的地方有一家星巴克,但是十分鐘路程的咖啡店,有著不可不去的理由。

 

「嗨,允兒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難道工作用腦過度以致出現幻覺?林允兒揉揉眼睛,不對,不是幻覺。

 

一身休閒服裝的崔始源就坐在咖啡店的吧檯前,戴著黑框眼鏡相當斯文的氣質,右手一本英文小說本,左手一杯Ristretto,上次走的是紳士路線,今天搖身一變成為文青嗎?

 

「嗨……你不用工作嗎?」不應該問的,因為顯然易見,對方真的不用工作,可以悠閒地在工作日到咖啡店看書。

 

「他奉母親之意回國相親,特意向公司請假了。」在泡咖啡的鄭秀妍插嘴說。

 

「Cappuccino,謝謝。」林允兒點咖啡後,又問:「所以你的工作是?」

 

「現在是美國一家玩具生產商的商業顧問,負責亞洲地區的商貿發展,啊…今天沒有帶名片出來,我改天再給妳吧。」崔始源摸摸自己的口袋,今天只帶了書和錢外出而已。

 

我才不想要你的名片。林允兒在心裡暗罵,不過商業顧問聽起來真厲害,顯得她這位室內設計師更加渺小。

 

「Jessica啊,我跟妳說的事,妳能給我答覆嗎?」崔始源說,林允兒的耳朵立即豎起來,肯定是說兩人在車內商量的事。

 

崔始源送鄭秀妍回宅的晚上,真的有兌現承諾,沒有做什麼事,是鄭秀妍太睏忘了傳短訊給林允兒報平安,害得林允兒緊張得要命。

 

昨天鄭秀妍為了賠罪決定請林允兒喝咖啡,為期兩週,她點什麼她就弄什麼,只要是她能力之內。

 

不過林允兒的厚臉皮也去到這個程度罷了,她當然想知道崔始源跟鄭秀妍說過什麼,不過欠缺勇氣提問,潛意識不斷告訴她:那是跟妳無關的事,不要管。

 

「我的答覆就是No、我不會協助你,我前天晚上已經給你答案啊。」凌厲的語氣,認真的表情,是罕見的鄭秀妍。

 

「可是只有妳才能夠幫我,除了妳以外,我想不到有什麼人可以拜託了。」崔始源闔上書本,摘下眼鏡,也是一副認真表情。

 

兩個人的對話讓林允兒摸不著頭腦,根本無法從這幾句話中猜到核心主題,在她苦惱的時候,鄭秀妍把問題丟過來:

 

「允兒妳來評理,為了逃避相親而騙父母說正在交往中,是不是一件很過份的事?」

 

「誒?!」

 

打從一開始就沉默在看戲的林允兒,被鄭秀妍一句戳破所有問號,她大概摸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崔始源為了逃避相親,找鄭秀妍來演戲,騙他父母說正在交往中。

 

縱使不知道崔始源有什麼苦衷不去相親,但是現在鄭秀妍的眼神暗示林允兒一定要認同她:「那是…不太好的事情吧。」

 

「聽到沒有?所以請前輩向現實低頭吧。」鄭秀妍拿著毛巾拭擦著咖啡杯。

 

「不、不不不,允兒小姐,妳要聽我說。我是因為已經有喜歡的人,才想要逃避相親。」

 

「喜歡的人是……?」林允兒目光不禁投向鄭秀妍身上,但是鄭秀妍輕輕搖頭。

 

「我跟Dennis已經在美國同居兩年多,我們都彼此真心相愛,決不能因為相親而分開的。」崔始源突然激動得跳起來,按住林允兒瘦弱得見骨頭的兩肩。

 

「哦,那麼叫那位Dennis“小姐”回來給爸媽看一眼,不就解決問題麼?」她撥開崔始源的手,挑了眉想,原來這位先生對鄭秀妍沒意思呀,之前都是她想太多而已。「這真的用不著找姊姊來幫忙呀。」

 

「允兒,妳……」鄭秀妍輕嘆口氣,看來林允兒完全沒有搞懂崔始源的說話。想要開口糾正她那個天真的念頭,崔始源插嘴說:

 

「要是這樣做的話,恐怕我們都不能回去美國了!」

 

「欸?為什麼?」

 

鄭秀妍把奶泡倒進咖啡杯,完成一杯意大利咖啡,把它放到林允兒前方:「Dennis is his boyfriend.」

 

林允兒看著那團溢出咖啡香的奶泡,聯想到像棉花一樣軟軟的感覺,思路也軟下來使她無法接話,欲言又止的狀態。

 

那個瞬間像是有東西撞進林允兒的腦袋,瓦解她原本對崔始源的想法,給眼前這位男子覆上一個全新的印象。

 

 

 

 

今天咖啡店關門了,調較至微弱的燈光凝造了柔和氣氛,兩杯熱可可擺在桌上冒著白煙,鄭秀妍和鄭秀晶對坐著,沉澱一天累積下來的疲倦。

 

今天鄭秀晶有開車來迎接鄭秀妍,她還說爸爸已經知道她拿接載鄭秀妍當藉口開車,不過她撒嬌一下就得到通融了。

 

「始源哥的請求,妳回覆了沒?」鄭秀晶突然想起崔始源。鄭秀妍有跟妹妹說到崔始源從美國回來的事,坦然把崔始源著緊的相親事件一字不漏跟妹妹分享,省了像林允兒呆頭呆腦盲猜大半天才知道真相。

 

當然,鄭秀晶也從姊姊知道林允兒的糢事,“Dennis”如此普及的男性名字竟然誤會為女性,鄭秀晶巴不得看到林允兒就立即取笑她。

 

「早就拒絕啦,不過他好像還沒放棄……」而且經過今天下午以後,多了一個人站在崔始源的立場上。「允兒搞清楚事情後,一直要我配合他……」

 

「啊?為什麼?」鄭秀晶接了鄭秀妍遞上的手機,開始看林允兒從下午離開以後傳給她的訊息,全部都是說崔始源跟他男朋友是真愛,既然崔始源來求她就幫個忙吧,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

 

「這人有事嗎?怎麼可以讚成始源哥的不孝計劃啊?!」鄭秀晶沒好氣的放下手機,換來鄭秀妍的笑意,她不明白姊姊在笑什麼,這時候不是應該生氣嗎?

 

「她說前輩找到真愛,就絕對不可以隨波逐流,跟著這個社會的觀念改變自己的選擇。前輩的家境很好,父母對於獨生子的將來也很著緊,要是相親對象說好,他搞不好也無法阻止父母硬來的撮合……」鄭秀妍說。

 

「我想大概這是在社會上逆流過的人的一份堅持吧。」林允兒的前女友也是,抵受不了每人都是男婚女嫁的觀念帶來的壓力,才會在林允兒身邊離開吧,所以她才有資格這樣說。

 

「我是聽到允兒這句話才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幫前輩一把呢,就如允兒來說,我又不會少一塊肉,就只不過是去見見前輩的父母而已。」

 

鄭秀晶沒辦法完全否定林允兒說的話,特別是鄭秀妍認同了。不過她還有隱憂:「姊姊來裝始源哥的女朋友去見家長,會不會變成假戲真做啊?畢竟姊姊妳……嗚…!」她想說下去,無奈被鄭秀妍在桌下踩了一腳。

 

鄭秀妍想起以前曾經做過的事,真的懊悔不已,不知道此時臉上的紅暈是代表害羞還是生氣,但是不管如何,那些事情都過去了。

 

兩姊妹正在聊天,咖啡店門被打開,「晚上好,秀晶也在啊。」會在打烊時間進來的人就只有林允兒。

 

「妳就不能早一點下班嗎?為什麼要我姊和我在咖啡店等妳?」鄭秀晶對她姊為林允兒烤蛋糕導致自己被迫看店的事念念不忘,早就有著要欺負林允兒的想法。

 

「對不起啊,讓妳們等著。」林允兒趕緊放下手上兩個又大又重的文件夾,坐到鄭秀晶旁邊說:「…我想盡可能在公司多做一些,那就不用帶資料回家。」

 

鄭秀妍在心中是有發聲捍衛林允兒的,不過看著林允兒對鄭秀晶生怯的樣子,好像挺有趣。明明林允兒比較年長,被年下用不好的語氣說話也沒怎麼樣,反而先道歉了。

 

「沒有啦,我們也在聊天。」她站起來走去整頓今天剩下的蛋糕,跟之前一樣給林允兒。今天剩下來的比較多,所以關店時工讀生也帶走了些。

 

鄭秀妍把蛋糕放進盒裡時,不禁想起林允兒最初從咖啡店帶走蛋糕的初衷―――因為心情不好,她蛋糕也吃了很多天,不知道心情有沒有好轉呢?

 

 

 

 

趁著鄭秀妍去包裝蛋糕,鄭秀晶用手肘頂一下林允兒,揶揄她說:「看來妳要惡補一下男生和女生的英文名字啊,居然把“Dennis”想成女生名字,妳真是太讚啦。」

 

林允兒心中頓時往下一沉,鄭秀妍連這糢事都跟妹妹分享了,她真想找個洞鑽下去,永不露面。

 

「欸,之前姊姊一直都說始源哥是那邊的人,我也不相信,如今也不得不信了。」

 

「“始源哥”?妳跟崔始源很熟嗎?」林允兒直覺認為鄭秀晶很早以前就認識崔始源。

 

「嗯,以前姊姊唸大學的時候,經常跟始源哥出入校園,每次去找姊姊也看到他在旁邊呢。」鄭秀晶苦笑著,還有下文:「趁著今天聽到妳的糢事使我心情不錯,就告訴妳一個秘密吧。」

 

「說來聽聽。」林允兒真想捏鄭秀晶的臉蛋來復仇,不過她預想到這麼做的話會被控訴的,而最終判她罪名成立的則是鄭秀妍。

 

「除了我和爸媽以外,始源哥是唯一一個外人喝過姊姊泡的Green Tea Latte。」

 

「姊姊從小就料理不好,根本沒辦法說出”為心愛的人做出好料理”的說話啊…不過她對泡製飲料很在行,至少還是有“為心愛的人泡出好飲料”的想法啦…」

 

「那麼…妳姊姊是……」林允兒的笨腦瓜也能以鄭秀晶的說話推理出一個結論,就是崔始源在鄭秀妍心中有重要的地位。

 

鄭秀晶輕輕點頭,認為林允兒的邏輯能力總算達到國中生標準:「姊姊喜歡喝Green Tea Latte,她說過,要是有喜歡的人,一定要那個人嚐她做的Green Tea Latte,而且她也只會為喜歡的人做。」

 

「始源哥那副英俊的臉和富有的家境,是不少女生心中的王子。姊姊剛進大學時,因為英語程度較佳選了大二的英語課程,所以就遇上始源哥。那時候始源哥經常跟姊姊聊天和逛校園…這樣任誰都會有錯覺,以為他們都是對雙方有意思吧?…至少第一次看到始源哥跟姊姊站在一起,我是有這麼想過的。」

 

「姊姊對始源哥也有好感,所以就去兌現她的想法。有一天始源哥相約姊姊到外面溫習,姊姊就拿著保溫瓶出去,找到機會給始源哥喝完以後,他突然帶姊姊走到街上,然後真情告白了。」

 

所以結果怎樣了?林允兒緊張得心臟怦怦跳。

 

「怎麼、想聽下去?」恰好鄭秀晶說到這兒就停住,故意勾起戲謔笑容。

 

林允兒猛然點頭,不得不佩服鄭秀晶的表裡不一。外表雖然可愛,但是性格完全是一頭小惡魔。

 

「始源哥說,因為跟姊姊是好朋友,所以不想要瞞下去―――他說他喜歡男生。」鄭秀晶湊近林允兒耳邊說,吐出的氣息撲在耳朵上,林允兒整個人都感到燥熱。「接近姊姊的原因嘛,是學校太多女生追他,恰好看見姊姊很漂亮,便想接近姊姊,想要擋下那些糾纏著他的女生。既然說到這地步,姊姊也沒有告白的理由了。」

 

林允兒拉後身板靠著椅背,彷彿鬆口氣。

 

「請問故事的結局合妳口味嗎?」

 

林允兒的反應,鄭秀晶收盡眼底,真是愈看愈有趣。

 

「嗯?說什麼故事?」鄭秀妍正好在故事結束時,提著蛋糕過來。

 

「沒事沒事,我們在討論連續劇的結局而已,哈哈哈哈。」林允兒的乾笑顯得更詭異,可是鄭秀妍沒有深究。「謝謝姊姊的蛋糕啦,托妳的福最近都是滿腹狀態上床睡覺。」

 

「總有一天會胖死妳。」鄭秀晶笑說,縱使林允兒怎麼看也看不到哪兒長了肉。

 

「秀晶不要沒禮貌。」鄭秀妍說。

 

「姊姊誤會了,這是友好的表示,我跟允兒“姊姊”是好朋友啊,對嗎?」鄭秀晶一手攬住林允兒的肩,向鄭秀妍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這招使林允兒目瞪口呆,愣了半响終於擠出笑容:「對啊……」她還是心感不安,到底鄭秀晶對她的態度是怎樣的,無法揣測。

 

 

 

 

既然鄭秀晶開車接載鄭秀妍回家,林允兒也沒有送她到公車站的意義。鄭秀晶到停車場把車開過來的時間,她們在咖啡店門前等候,這正是兩人在漫長的一天裡,僅有的獨處時光。

 

「允兒最近過得怎樣?」

 

很少有地,鄭秀妍率先打開話題。

 

「我們幾乎每天都見面吧…?如妳所見,我很好。」林允兒張開兩臂,表示身體完整無缺。

 

「我是指,跟女朋友分手的受傷。」鄭秀妍覺得今天的林允兒特別笨,先是誤會姓名,現在連掌握別人的說話也少一條筋。

 

林允兒聞言,逕自沉默起來,她知道不說話會讓氣氛變得尷尬。她最近都沒有想到前女友的事,只是突然被鄭秀妍挖出來說,覺得言語都無法解釋那份鎖在心中的糾結。

 

讓時間流逝,她慢慢組織文字,徐徐開口:「這陣子都在忙公事,腦袋都沒有空間想她……雖然我想自己還沒有真正放下啦,可是啊…好像沒有面對分手時那麼痛苦了。」

 

雪亮的眼睛染上一層迷茫,鄭秀妍看著眼前的人,發現跟平常的林允兒有點不同。平常的林允兒,在她面前展露的是悠然的一面,或是讓人感到快樂的淘氣;然而現在的林允兒,散發著讓人保護慾大增的柔弱。

 

光看一個人的表面並不能了解對方,或許要觸碰到心靈最弱的一塊,才看得到他人的全貌。

 

這樣的情感,也感染了她。

 

「每天來喝咖啡,又吃到姊姊的免費蛋糕,所以心情好多了。我說過吧?心情不好吃甜的就會痊癒。」林允兒看見對方的臉容也多了一份憂愁,想著氣氛果然被自己搞壞了。

 

她臉上回復一貫笑容,在光線黯淡的夜色更是耀眼獨特,鄭秀妍也放鬆板著的臉孔。

 

「…我決定了。」鄭秀妍突然說。

 

「什麼跟什麼?」

 

「我決定幫忙前輩應付相親。我也不喜歡隨波逐流的人生,前輩找到喜歡的人,我應要支持才對,既然我有這個能力就答應他吧―――我不想前輩最終遇到被迫分離、不幸福的結局。」

 

鄭秀妍根本不知道,她說的對林允兒來說有多震撼。

 

儘管得到救助的人是崔始源不是她,但是她覺得鄭秀妍真是一塊浮木,拯救在道德觀念汪洋飄泊感到無助的人找到彼岸。

 

同時救贖了自己在愛情得到的傷害,或許是現在對她的剎那傾慕。

 

 

- TBC -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允單純的可愛
  • Spade
  • 鄭秀晶是故意想看看林允兒的表情吧?!
    特別想知道她是不是喜歡姊姊吧?!XD
  • life
  • 允被救贖了嗎
    他需要更近一步的救贖
    鄭店長快推倒他(不是
  • C_OMG
  • 最後一句結尾有點浪漫~

    對解接開始有了"妳是我的救贖"的想法,星火可以燎原,
    燃燒吧~饒燒吧~火鳥噢哈哈哈~~
  • 爆爆
  • 這張西卡美到沒話說呀!!!>////////<
    小允也太逗XD 有必要這麼畏懼秀晶嘛哈哈哈
  • 零度C
  • 這篇鄭秀妍原先是喜歡過男孩子的是嗎
    但是也對小允有好感所以算是說她的喜歡是不被性別左右就是
    這樣的人不多呢,真如她的座右銘"follow my heart"
    繼上則回覆新戀情的
    我個人是覺得要忘舊愛那麼新歡所給的印象得更深以及多方面完全壓倒
    忙碌之餘也要照顧身體~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