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開了一個第八字母君的短坑,可是竟然無法一天內寫完,很氣餒。
嗯、為什麼寫H文這麼耗時間啊。(*´Д`)
10月份忙碌的程度好比今年5月份的大考……

留言今晚回家再回覆、謝謝各位。(土下座)

P.S. 這是存庫。

 

《bittersweet》

 

- 4 -

 

接近關店五分鐘,店內只有鄭秀妍和一名工讀生,還有就是林允兒。

 

「店長已經跟那位客人好上了麼?最近都不見她和女朋友過來,妳說她是不是失戀啦?」收拾整理工讀生剛好站在鄭秀妍旁邊,就湊近鄭秀妍說。

 

現在的少女真的容易思想錯亂,硬要把與現實超凡的事情看作成真。剛好跟運輸公司接收完材料和即棄紙杯,鄭秀妍把收據捲成棒型往工讀生的後腦勺狠狠敲下。

 

「剩下來的蛋糕把它們放到冰箱,妳一片也別拿走。」

 

「欸~~為什麼啊~?店長我以後都不亂說話啦,求妳給我蛋糕吧~~~」工讀生向鄭秀妍賣力撒嬌,但是只有得到反效果,店長回答說:

 

「就只有今天的不要拿。妳再撒嬌的話,以後都不給妳拿走。」

 

貌似聽見“蛋糕”二字的林允兒也朝她們望了眼,鄭秀妍跟她四目交接,彷彿是接收到對方的訊息:不要把我的蛋糕拿走。

 

不清楚林允兒心裡真的這樣說,還是只有她自己的暇想,鄭秀妍笑了笑,分咐工讀生去清潔咖啡機,自己則走進去倉庫進行盤點。

 

她按下電源,發現天花板上的燈泡一閃一閃的,看來是壞了,她走出去問工讀生備用的燈泡放在哪,然後又走回去,把放在房間最角落的爬梯拖出來。

 

已經停播音樂的咖啡店份外幽靜,或者是倉庫刺耳的噪音特別明亮,林允兒和工讀生都被尖刺的聲音吸引著望向店面水泥牆後的通道,也就是鄭秀妍剛才出入的地方。

 

「她怎麼了?」林允兒走向正在把咖啡機部件拆卸出來清洗的工讀生問道,話中的“她”當然是指鄭秀妍。

 

「啊…倉庫的燈泡壞了,店長正在換。」

 

了解事情後,林允兒就走進去看過究竟,只見到爬梯被拖到壞掉的燈泡下方,鄭秀妍正準備爬上去更換它。

 

「妳怎麼進來啦?」鄭秀妍看見打開的門前多站了一個人,幾乎被林允兒嚇倒。

 

「在外面聽到有些吵耳的噪音,就進來看看囉。」林允兒雙手抱在胸前,後背靠上牆壁,看著鄭秀妍一步一步爬高,有點擔憂。「妳小心一點,別掉下來,換個燈泡也受傷就鬧成笑話了。」

 

「哼,妳閉嘴啦,換個燈泡不會難到我。」說罷,她一手觸碰那閃爍得讓人眼花的球體,想要把它擰下來。

 

「等等!!」林允兒一聲呼喝把鄭秀妍嚇得差點要掉下來,幸好她眼明手快走過去扶穩爬梯,鄭秀妍才逃離成為笑話的危機。

 

「妳幹嗎突然嚇我!!」鄭秀妍向她抗議說道。

 

「哪有人開著電源換燈泡呀?有沒有常識呀妳!」林允兒抓住對方想摸向燈泡的手,不讓她動,語氣理直氣壯的,還好像有點生氣。

 

「關了電源我怎樣換呀?」林允兒兇巴巴的態度,鄭秀妍也絕不放軟,她也有著她的理由。

 

任誰都知道換燈泡都必須關上電源,然而林允兒活到現在終於看到有人這麼勇敢亮著燈也去換燈泡。

 

「唉、妳給我下來,我來幫妳換。」林允兒哭笑不得,用回平和的語氣,伸出一雙手臂欲勢接住鄭秀妍。

 

鄭秀妍用林允兒的身體借力回到地上,林允兒掏出手機按了兩下,手機鏡頭旁邊的LED閃燈長亮,然後去關上電源。

 

房間頓時變得黑暗,只有門外透進的燈光和林允兒手機的閃燈,好讓她們看得見房內的佈局。

 

「妳來拿著。」林允兒用手機跟鄭秀妍交換了燈泡,然後手腳靈活地攀上爬梯,問道:

 

「妳之前都是這樣換燈泡嗎?」

 

「對啊。」鄭秀妍淡若自然地點頭,閃燈映著她的臉孔,就像小孩用電筒照自己的臉嚇人一樣。

 

「交流電的電壓很高,不關電源就換燈泡隨時會沒命的,妳還能夠完整無缺站在這兒,真是要感謝上帝了。」

 

林允兒迅速換好燈泡再亮燈,倉庫的光線總算回復正常。

 

「現在是要做什麼?」

 

「盤點材料,還有把新送來的幾箱拿進來。」

 

「我幫妳去拿吧,在哪裡?」

 

「剛才送貨的人放在店裡面了,妳去問工讀生就知道。」

 

「哦。」

 

林允兒恭順聽從的走出去,鄭秀妍把爬梯塞回角落,又製造第二陣噪音。

 

很快林允兒就抱著一箱咖啡豆進來,說工讀生已經不在外面,鄭秀妍歪著眉「蛤?」的一聲,感覺到口袋的手機震動,收到工讀生傳的短訊:【我清潔完先回家,不打擾妳們啦。店長妳要幸福 ♡】

 

幸福個毛線!鄭秀妍一頭黑線收起手機,伸手從林允兒接過貨物,怎料對方避開了。

 

「我來幫妳搬,反正妳一定會拖壞箱子的。」林允兒蔑視她製造的噪音,輕鬆捧著沉重的箱子繞過鄭秀妍,把咖啡豆放在空出來的位置。

 

「哼,我自己也會搬。」感覺被看小了,鄭秀妍鼓起腮子走出去,又被林允兒拉住。

 

「就當作是妳請我吃蛋糕的回報。」林允兒說罷,鄭秀妍眼睛骨碌地轉了一圈,好吧,這個世界確實沒有免費午餐,何況今天剩下的蛋糕滿多的。

 

瞬間妥協的店長把圍裙脫下,揉成一團的黑色布塊可憐地躺在餐桌上,鄭秀妍站在店中央伸了懶腰,視線恰好落在角落的位置,正是林允兒跟她前女友常坐的地方。

 

她明白所有動物都一樣有習慣,穿衣服先穿右手,穿鞋子先穿右腳,在家裡吃飯有特定的座位,因為在自己慣常的空間活動比較安心。

 

距離八步的角落,旁邊就是落地玻璃窗,能夠看到街外景色。一張矮小的圓桌,僅能擺放兩份咖啡和沙拉,前後是兩張面對的紅色沙發椅。

 

鄭秀妍突然很好奇林允兒為什麼會選擇那個座位。

 

到底有什麼吸引力讓她每次都非得要坐在那兒。

 

她走過去一屁股坐下柔軟的沙發,後背穩穩地靠著,微仰起頭,雙眼看著關掉一半的燈光,嘆了一口氣。

 

一直都是被咖啡機包圍,從來沒有想過坐在這兒是如此舒服,一天累積的疲倦彷彿傳送到沙發的海棉裡面,體內的壓力逐漸排去。

 

如果此時放送輕鬆的爵士樂曲,感覺肯定絕妙。

 

她終於理解到為什麼總有人一天屁股黏著咖啡店椅子不願走。

 

 

 

 

林允兒忙碌完走回去店面,不見鄭秀妍的蹤影就四處張望,終於看到那個人安靜地坐在窗邊的位置裡,而且還闔上眼睛。

 

「姊姊、我搞定了。」林允兒以輕柔的聲音說道,不想嚇倒鄭秀妍,然而對方應該是熟睡了,換來只有平穩的呼吸聲。

 

一呼、一吸,在靜謐的空間是如此明顯,彷彿就是躺在對方身旁聆聽著,耳朵都要發麻。

 

林允兒放輕腳步走過去,每天不知道被人踩多少遍的地板很不配合地發出“咿呀咿呀”的聲音,卻沒有打擾墮入美好夢鄉的人。

 

為什麼要坐在這裡?

 

林允兒俯身注視鄭秀妍精緻的臉孔,平靜的睡顏完全是現實版的芭比娃娃―――不對,那只塑膠玩偶比較起來,店長漂亮多了。

 

她又靠近一點她。

 

臉上裸妝沒有完全蓋去淺淡的黑眼圈,休息時間補不上日間消耗的體力,三餐份量又少,難怪坐在這兒就輕易睡著。自問是這個座位的小粉絲,林允兒怎麼可能不會知道它舒服的程度?

 

看見鄭秀妍睡得穩穩的,她也不確認應否叫醒她……

 

「喂!妳在幹什麼!!」

 

第三個人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林允兒像跑到廚房偷吃的老鼠嚇得擰向後方,身體冷不防抵受了強而有力的一踢,跌坐在地上愣了半秒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鄭秀妍剛剛醒來就看見有個身影很接近她,自我保護的潛意識一旦發揮就向前伸腿,然後就聽到一聲巨響了。

 

從家裡駕車過來接載姊姊下班回家的鄭秀晶,看見一個陌生女人接近熟睡的姊姊,怕姊姊吃虧了不顧一切先喝止,她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鄭秀妍眨眨眼看到林允兒按住自己的頭,很快注意到她旁邊的圓桌,似乎是撞到桌邊,她按著腦門揉呀揉,瞇了眼睛眼角滲出淚水。

 

「允兒!沒事嘛?」鄭秀妍連忙伸手扶起林允兒,鄭秀晶見到兩個人是認識的她姊並不是受到襲擊,也慌忙走到林允兒背後攙扶她。

 

怎麼可能沒事,前幾天還被人打過相同位置吶。林允兒心裡吐槽說,眼裡滿是星斗。

 

等到她坐下來,聽見鄭秀晶說:「我以為妳要襲擊我姊嘛,為什麼突然靠得這麼近。」

 

知道這位漂亮女孩就是鄭秀妍的妹妹後,林允兒的臉瞬間刷紅。總不能回答說,因為妳姊太漂亮害我看著迷了吧。

 

「對嘛,妳剛才在做什麼?」鄭秀妍也費解的看著她,雖說她把林允兒踢到地上,但她也是自我防衛而已。

 

「就……看見妳的臉上沾了眼睫毛。」

 

「誰要信妳。」鄭秀晶插嘴說。

 

「是、是真的!」林允兒轉個頭向鄭秀妍哭訴,縱使滿是心虛:「姊姊,妳要相信我!」

 

「誰是妳的姊姊!」鄭秀晶一身敏捷繞到鄭秀妍身旁,一手環住她的肩頭拉向自己:「她、才、是、我、姊。」

 

鄭秀妍根本沒鄭秀晶好氣,平常又不見這麼主動黏過來,「我不想妳們爭議下去了,秀晶這麼晚過來做什麼?」

 

「嘻嘻,自從拿了駕駛執照就很想開車四處走,可是爸爸不肯把鑰匙給我,於是就以接載妳為藉口從他那兒得到鑰匙了。」

 

「等我自己先回去的話爸爸就要教訓妳囉。」

 

「說來啊姊,」

 

「怎了?」

 

「她是誰啊,新來的工讀生?」鄭秀晶指著林允兒問。

 

「欸,不要沒禮貌,她是客人。」

 

「客人的話為什麼還在這裡呢?不是關店嗎?」鄭秀晶聳聳肩,現在店內怎樣也不是招呼客人的佈局嘛。

 

「等我再把蛋糕打包好才走吧。」鄭秀妍揉揉鄭秀晶的頭,往她臉頰上親一下,然後走到餅櫃那兒開始打包給林允兒的蛋糕。

 

林允兒和鄭秀晶兩人相差一呎,分別坐在桌上打量鄭秀妍的動作,兩人沒有作聲,但是林允兒在心裡天人交戰,在想是不是要向這位小妹妹解釋剛才的事情。

 

鄭秀晶板著臉沒有表情,跟剛才被親臉頰之後快要融化冰山的笑容判若兩人,林允兒偷瞄她的側臉,內心的暖流瞬間下降幾度。

 

「妳就承認妳想偷親我姊吧,趁她睡得正香才偷襲,妳也很會挑時機。」突然,鄭秀晶的唇舌微微張動,以僅有她與林允兒能聽見的聲音呢喃說道。

 

「我才不是偷親她。」只是觀賞她而已!當然後面一句聽起來有點癡漢,林允兒還是選擇吞回肚子。

 

「那妳想親她嗎?」

 

「蛤?」

 

「想、還是不想?」鄭秀晶扳過臉看著她。

 

「我………」膽怯地望向正在把蛋糕放好的鄭秀妍,林允兒也混亂了,那麼美麗的人,要是有機會的話誰會選擇後者啊。

 

「欸,不論妳想與不想,我看妳還是沒門。」鄭秀晶扳起食指搖了搖。「姊姊自從高中就很多人追求,可是沒有一個成功個案,更加不要打算親到她,剛才妳也經歷過吧?她的暴力行為……」

 

「我真的沒有這樣的意思…妹妹請妳不要誤會。」林允兒幾乎想要向她土下座,雖然是個年輕少女,但是開口講話都咄咄逼人,還很會歪曲別人的意思。

 

「好吧,看妳的樣子也不似是什麼壞人,我只相信妳一回。」

 

「妳們在說什麼壞人?」

 

鄭秀妍用紙袋盛著包裝好的蛋糕走過來,加入她們的對話。

 

「啊,沒有沒有。」林允兒甩甩手笑著說。

 

「來,妳的蛋糕。」

 

「謝謝。」林允兒接過紙袋,低頭看見除了蛋糕們還有一份三明治。

 

「就當作是妳幫我收拾倉庫的報酬,明天早上用烤箱弄熱它當早餐吧。」

 

「哦,知道了。」林允兒唯唯諾諾的點頭。

 

鄭秀晶雙手插在外套的口袋沒說話,頭一次看見姊姊對家人以外如此細心,把剩下的蛋糕包起來就算了,還給三明治算什麼?那些三明治明天還能賣啊!

 

時間已經很晚,再待下去就要跨十二點了。林允兒望著鄭秀妍鑽到妹妹駕來的車然後遠遠駛去,自己才逆方向步行到地鐵站。

 

提著份量有點多的蛋糕,心裡盡是欣喜。

 

一部份是因為蛋糕。

 

另一部份是鄭秀妍道別前揉揉她的頭問,還會不會痛,那份讓人感到幸福的關懷。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life
  • 你回歸了
    字母君需要無限的遐想
    是說林允兒想偷親被抓包了
    還被踹了
    但至少事後得到安慰的呼呼?
  • 走跳貓
  • 林痴漢才剛分手
    所以現在對西卡單純只是對美的欣賞
    水晶是來擾亂允的心的
    以後不會是只有想偷親了

    第八個字母傷腦細胞阿
    加油 先期待了(咦)
  • YJL
  • 可以期待”再一起、再一起”了嗎?
    XDDD
  • chloepu:)
  • 秀晶真嚇人xDD
    不過他也發現自家姐姐對小允特別好了~
    會不會幫助他呢?還是跟他搶蛋糕?(不是
    期待字母君噢~xD
  • C_OMG
  • 一開始看到只有正面的飯拍
    想說姐姐這奇杷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後來又看到側面的飯拍,
    想說YoonA被姊姊戳了幹嘛還痞痞地笑得那麼開心XDD
    原來真相是這一張啊OMO 不過兩個到底是在做什麼?XDD


    恩哼哼不會只有想偷親這麼簡單了~~其待ASA的字母君噢哈哈~
  • 溥菩
  • 小水晶真是太犀利了
    "說 想還是不想"
    請再多守護西卡一陣子啊
    我捨不得西卡早嫁
  • 零度C
  • 阿莎的過程一定令人飽實才會費時
    和吃掉有關就用飽實啦~~所以...請餵飽我們XD

    怎麼辦...我也是開著電源換燈泡...我該感謝上帝嗎...
    工讀生又亮了,牽了那麼多次線,何時才能成功啊~~
    宣示主權的秀晶...
    林允兒:沒關係讓妳讓妳~~妹妹妳當,姊夫我當!
    聽了秀晶的話,林允兒心動了嗎?
    越是不行越想,越是狡辯更顯其隱意喔~~
    林允兒:呀!就說沒有了!(說完後看著蛋糕癡笑著

    10月真是個忙碌的月份,辛苦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