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跟鄭秀晶吃冰淇淋的鄭店長。(ノ´∀`*)
她真的好可愛 她真的好可愛 她真的好可愛 她真的好可愛 ……(ry

話說繼上次看完牙科、上個週末我又跑去看眼科…
替我量度眼壓的姊姊真的好年輕、臉蛋好可愛、聲音又好聽
不過我真的好討厭量度眼壓(就是有壓縮空氣噴進你的眼球…( ・ั﹏・ั))
所以身體整個繃緊、要不就是在空氣噴出來的時候眨眼(那就要重新量度orz)
她一直叫我『放鬆、放鬆』…但是真的好緊張嘛 ( ・ั﹏・ั)
像哄小孩子叫我放鬆就更加無法放鬆了 (ノ´∀`*) (死癡漢####

 

《bittersweet》

 

- 3 -

 

偶然見到林允兒被打以後,相隔數天那個人還是像平常走進咖啡店。

 

縱使鄭秀妍看到她後,腦海頓時記起遠處看到她被打的一幕,瞄向她的眼神也自動把悲涼感覺的濾鏡配上;可是林允兒走進咖啡店時彷彿被打上柔光似的,溫柔又美麗,眼神看不出任何不快情緒,也不會覺得悲涼。

 

用手背拭過額頭側冒出的汗水,走近鄭秀妍就點了一杯冰Mocha,說話時還喘著氣。

 

「妳用跑的過來嗎?」鄭秀妍偷瞄正在猛烈起伏的肩膀說道,開始調配冰Mocha。

 

「因為今天能夠提早下班太興奮啦,」林允兒的臉上多了一份柔和笑容,說:「而且…少量運動可以轉換心情,所以跑了兩條街,現在心裡感覺舒暢多了。」

 

「能夠提早下班真好呢…」鄭秀妍心想每天關店後還有很多功夫準備導致很晚回家,內心對提早下班的林允兒羨慕不已。不過她沒有對後面一句作評論,她不敢問對方心情不好的原因。

 

被昔日形影不離的情人在大庭廣眾下毆打,誰也不會好的。鄭秀妍站在林允兒的角度,幻想受傷害的人是自己,已經非常心疼,何況是親身經歷過的林允兒?

 

鄭秀妍不打算說她偶然看到那一幕,林允兒同樣沒有說話,視線定焦在某個方位發呆。

 

兩個人的沉默換來一杯冰Mocha,中間有走過來餅櫃拿蛋糕給客人的工讀生向林允兒打招呼,然後擺出一個曖昧眼神投向鄭秀妍。

 

「妳幾點下班?」低頭吸啜涼快感十足的冰Mocha,林允兒又抬起雪亮雙眼問道。

 

「十點關店,我和工讀生留在店裡盤點和準備第二天的東西,十點半就會走。」

 

「蛋糕賣不完的話怎麼辦?」

 

「嗯?有時候工讀生會拿回家當夜宵吃,如果剩很多就會丟掉…」鄭秀妍歪著眉心想為何對方執著於蛋糕。

 

「可以留給我吃嗎?」

 

「欸?」

 

「我是說,」林允兒重覆一遍。「可不可以把蛋糕留給我吃。」

 

鄭秀妍沒有耳背,理解能力沒有問題,是林允兒過於唐突,為什麼一個客人會提出如此要求。「可是,為什麼?」

 

「心情不好我會吃很多甜點,可是最近的開支太大,想吃蛋糕付不起錢。」

 

這算是哪門子的理由?要是通融的話,那麼關店時都有乞丐來店門前排隊了對不對?鄭秀妍在內心掙扎沒說話,可是一對上林允兒懇求她的雙目就不自覺說:「好呀。」

 

好妳個頭!「妳做了什麼連吃蛋糕的錢也沒有?」有點後悔自己口不擇言的店長必須問懂理由。

 

「因為這個月是我爸、我姊、我姊夫還有我小侄女的生日…所以買禮物都買到破產了。」

 

鄭秀妍真是給她翻個白眼。「妳家的人都是看準月份來生孩子嗎?」

 

「恐怕是了,只有我是五月生日的……店長妳哪個月份生日啊?」

 

「四月。」

 

「唉唷那妳一定比我大,可以叫妳姊姊嘛?」

 

「不准。」

 

「欸不要啦,我想叫妳姊姊嘛。秀、妍、姊、姊。」

 

妳抿著下唇撒嬌也是沒有用的,但是―――「妳怎樣知道我名字的?!」難道是工讀生跟妳說?

 

在店裡清潔桌面的工讀生背對著咖啡機那兒,覺得有一道寒氣迫來,全身上下顫抖著。

 

「上次在吧檯放了簽收咖啡豆的收據,收件人寫著是“鄭秀妍”我就想是妳的名字嘛…姊、姊~」

 

「停止用妳那種聲音說話,聽得我耳朵發麻啦。」就是那個又黏膩又煩人的小孩子聲音。「隨妳喜歡怎樣叫!」

 

「太好了,」回復平常的聲音和語氣。「姊姊也叫我允兒吧。」

 

鄭秀妍嘆口氣,完全對這個人無辦法,看似乖巧的面皮原來骨子裡也是個任性的小傢伙,都是成年人卻用孩子的把戲;不過,鄭秀妍就是吃這套,誰叫妹妹鄭秀晶都是喜歡撒嬌的個性。

 

「距離關店還有很長時間,妳要怎樣耗時間?」要吃蛋糕至少也要等到關店,而且關店也不一定有蛋糕剩下來,鄭秀妍不忘提醒她這一點。

 

「我帶了設計書來看,讓我坐到旁邊就可以了。」她從包包掏出兩本室內設計書,是鄭秀妍絕對不會翻看的厚度。

 

林允兒低頭看她的書,鄭秀妍繼續做她的事,兩人偶爾抬頭對上眼睛,鄭秀妍總是被林允兒溫婉的微笑震攝住。

 

她的笑容就像冬天的夕陽,照射著別人的心帶來暖流。稍為瞇起的一雙眼睛,更是透露出更多的柔情,一旦對上,就覺得整個人墮入軟綿綿的國度。

 

有時跟林允兒聊天,看到她很沒形象地咧嘴大笑,可是她覺得她是認識的人裡面,怎樣笑也是最好看的女人。

 

而她也沒有發現,對方在她專注調製咖啡時會抬眼偷瞄她,把她的動作細心記住。捲起的襯衫衣袖下,提起咖啡壺繃緊的前臂肌肉,一切都刻在林允兒腦裡。

 

店長和客人的身影,各自在彼此心頭散播種子,卻沒有察覺對方的存在是今天一直保持笑容的原因。

 

 

 

 

晚上七點半左右,林允兒繼續看她的書,時而找到不錯的設計風格,會用鉛筆在書頁內做筆記。

 

鄭秀妍把沖咖啡的職責交給店內兩名工讀生,自己則坐著吃沙拉和三明治,配搭一杯英式紅茶時,林允兒闔上書本走過來向她說:「妳別跟我說這是妳的晚餐……」

 

「這就是我的晚餐,怎麼了?」抬頭看見林允兒表現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怎可能有足夠的營養啊……」她指著那盤沙拉說。

 

「妳才是營養不良,瘦得看起來像個從難民營跑出來的人。」鄭秀妍用叉子末端戳記林允兒的手腕,害怕稍作用力就會把那纖弱的骨頭敲破。

 

「我從小就是吃不胖,不要羨慕吶。」林允兒拉起短袖T-shirt的衣袖,用力握拳,手臂的肌肉立即變得明顯。「別看我這樣,我氣力很大的!」

 

「好的我知道了,不要打擾我吃飯啦,待會有一個工讀生要先走,吃完我就要回去工作。」

 

聞者癟起嘴回答說:「姊姊真的好冷淡,怎麼把我對妳的擔心視作打擾?我是怕妳吃不飽會餓暈呀。」

 

看到林允兒垂下的眉毛,鄭秀妍覺得內疚了,這跟責怪鄭秀晶不吃蛋糕時對方的表情一樣無辜。她知道她倆都是裝模作樣,可是她最吃不了這套。

 

「好吧好吧,妳過來坐啦。」她用腳尖輕輕踢對面的椅子,林允兒得瑟的笑著走過去。「我只是晚餐的份量比較少,早午餐也有好好吃的。」

 

「週末也要開店對不?我週末閒著沒事做,不如做便當帶給妳吃。」

 

鄭秀妍猶豫了。雖然她們是朋友,但並沒有熟絡到做便當帶給對方吃的程度吧。要是工讀生看到那個情景,肯定又會腦內妄想奇怪的東西……

 

「吶,姊姊喜歡吃什麼呀?我什麼都會做哦,由韓式料理到中菜也很拿手,還有………」

 

對面的林允兒似乎覺得她默應了,還繼續說下去。

 

「妳在一個週末也要開店的人面前說週末很閒,根本是在找死。」鄭秀妍巧妙地忽略做便當的話題,成功轉移林允兒的視線。「妳之前週末都是怎樣過的?」

 

然而對面的人止住口,笑著的臉也瞬間塌下來,繼續低頭吃沙拉的鄭秀妍聽見她一言不語,回望一眸對上失望的眼神。

 

「之前……都是跟女朋友一起出去玩的,」她盡量仰制住自己的不快情緒,以平淡的語氣說道。「可是我們不久前分手了。」

 

「………」好像問到不該問的事情,鄭秀妍心想不妙,此刻表情比林允兒更加五味雜陳。

 

「姊姊不會介意我喜歡女孩子吧……?」察覺氣氛有點尷尬,林允兒緩緩開口。

 

鄭秀妍搖頭。

 

「那就好。」林允兒嘆口氣,說還以為會被介意,心裡還閃過一絲懊悔為何跟鄭秀妍提起此事。「我可以…繼續說下去嗎?」

 

在這裡暫住的話,她一定是個無情的女人吧。所以鄭秀妍點頭允許。

 

然後她開始說她的故事。

 

「我們是在大學認識的,我幾乎是對她一見鐘情,我們不同學系但是隸屬同一社團,在學時我費盡心思想要跟她參加社團活動,經過很艱難的考驗―――讓她接受我的愛、讓她父母認同我們、讓她會向朋友說我是她的女朋友……」

 

「不過我們經不起現實社會的考驗。」她說,眉心有點僵硬。「無論我付出多少,還是有一些無法給予的事情,都是我不能給她的。」

 

「她想穿上白紗步入教堂,我說沒問題,儲錢到外國註冊訂婚,兩個人一起穿上成就願望。」

 

「可是她跟我說,想有一男一女的孩子,而這我是無法給予的。」

 

鄭秀妍心想現在不是有人工繁殖嗎?不過聲音在喉嚨潛伏沒有開口,心裡悶悶的把它吞回肚裡。

 

「所以她跟一個能給予她這些的人在一起了。」

 

「那個人真的很好,完全是言情小說裡頭的高帥富,家族是做生意的,人脈很好;將來有了孩子,又不憂愁經濟問題,而我只是個剛畢業出來社會的小小設計師……」

 

「上個週末我在街上遇見她,還以為她不想再見到我,怎料是氣沖沖的跑過來,說要從我那兒帶回跟我合照的相簿,說要丟掉它。」

 

「我當然百般不願,把與她的回憶丟掉,就等同把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書頁撕下。」

 

「因為這樣我還被她打了,她的蠻力也不是蓋的…」

 

「所以心情才很糟,想要過來蹭蛋糕吃。」

 

聽她說完後,鄭秀妍放下叉子,她沒有坦然說,其實妳被打的一幕我都收盡眼底。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鄭秀妍看得出林允兒對前戀人的愛情,也認為對方不會再回頭眷戀她的溫柔,「總是緬懷過去是不能找到新的方向,不是有話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她說。

 

「還有,高帥富有什麼好?愈有權力的人就愈有心機,那些人的心目中只有個人利益而已,我覺得這樣活著很疲累。」

 

「我是經濟科畢業的,在財產管理公司上過班,發現很多人都是為了貪圖利益而活著,那種感覺很複雜也讓我不舒服,因此才來咖啡店做適合自己的工作。」

 

「允兒並不需要跟其他人比較,做室內設計師沒什麼不好,這是需要累積經驗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妳現在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不是嗎?」

 

平常寡言的人突然說出很多大道理,林允兒只是呆愣住點頭兩下。

 

那一刻鄭秀妍簡直是她的女神。

 

她的一言一語,為她驅散心中幽暗。

 

 

- TBC -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零度C
  • 嘛~當對方要妳放鬆時一定會緊張的啊~哈哈哈~~

    店長吶,以後蛋糕不用愁沒人吃了
    秀晶怕胖就別塞了,有個現成的吃不胖來幫妳消化~~
    林允兒...妳說氣力大有在暗示著什麼嗎XDDD
    還有店長也說了喔~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所以請看著辦吧~~啊哈哈哈~~
  • 愈叫我放鬆 我就愈緊張 (*´Д`)
    可是她叫我緊張的話 我仍是愈來愈緊張的…XD

    氣力大~♡
    林允兒表示:我什麼都沒有暗示噢…

    Asa 於 2013/10/07 23:28 回覆

  • ♤SpAde♠
  • 登登~
    鄭女王表示:我只是愛發呆不愛說話,一說話就讓萬眾天氣晴朗!!
    林小允就是個例子!
    (XDDD
    是說,小允在最後一幕有很呆很像小寵物看主人的感覺!!
  • 愛發呆的鄭秀妍超可愛 (*´Д`)

    Asa 於 2013/10/07 23:28 回覆

  • 走跳貓
  • 還以為前情人是來求復合不成才打允的
    小笨蛋快把舊的釐清吧
    新的已經stand by了
  • 可是stand by 那位仍然是笨笨的
    這樣笨是不能討得姊接歡心

    Asa 於 2013/10/07 23:29 回覆

  • chloepu:)
  • 不公平啦我的牙醫每次都是胖胖又暴力的阿姨(喂
    允兒啊快把那相簿燒了啊~~!!
    然後買本新的放你跟秀妍的照片進去吧^^(也太快
  • 所有牙醫都是非常暴力的、
    我記得小時候也有阿姨替我洗牙齒…

    她們兩個還沒有合影到一張呢…

    Asa 於 2013/10/07 23:30 回覆

  • life
  • 原來是不願意銷毀過去才挨打的
    是說已經進展到要送愛妻 不 是愛心便當了嗎
  • 愛妻便當 XDD 一下子成為人妻太跳躍了~

    Asa 於 2013/10/07 23:3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