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找不到合適的配圖…(雖然平常都是隨便找)
暑假剩下一星期,三個月的時光飛快流逝,轉眼間我也老了三個月(咦)

最近有很多體會、尤其是在人性方面。
要是想自己好,就得到傷害別人;要是想別人好,就得要自己受苦。
而至今為止我沒有找到我甘願受苦去造就對方感覺良好的對象…
所以即使讓別人感到痛苦我也不想自己後悔。
很殘酷,但這就是人啊。

…放心、並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我只是不想自己難受。

 

 

〈08 - Confession〉

 

到朴家拜訪後的深夜,林允兒拿著一封未曾看過的信件讀完又讀,心情相當沉重,睡也睡不好,輾轉反側直到早上鬧鐘響起,仍然一夜未眠。

 

“致 最愛的允兒:突然要寫信給妳真的不好意思,可是這些事情不寫下來我不安心。”

 

“最近晚上經常做夢,我就像電影的鬼魂一樣,在空中懸浮,俯瞰發現妳在靈堂對著我的照片哭泣。”

 

“無論發生任何事,如果我先走一步,很多說話都沒能跟妳說,所以我必須寫這封信告訴妳。”

 

“我很愛妳,妳是我愛上的第一個,也希望是最後一個。我和妳都是彼此的初戀,很多笨拙事情只有我倆知道,可是我們還有很多未知的事情,包括如何放開對彼此的思念。”

 

“如果我已經不在妳旁邊,而妳拿起這封信閱讀,請妳放開對我的想念,不要被過去束縛,放棄尋找新的幸福。”

 

“妳要緊記,不論妳做如何決定,我都會支持妳。”

 

信紙邊緣都被她握得變皺,把鬧鐘關上她到廚房煮咖啡,到浴室梳洗後就喝下無奶無糖的黑咖啡,苦澀的液體流淌喉嚨卻感受不到任何苦味,她的大腦此刻被信件內容充斥得連味覺也似要失去。

 

她甚至把駕車回到醫院的過程也毫無頭緒,或許是身體多年以來的習慣她才可以無意識地踩著油門去。

 

回到外科她專屬的座位,護士和醫生們贈送的生日禮物都堆在桌上形成一座小山,她把所有祝福語看一遍以後,接受請求到急症科幫忙。

 

早上發生一宗意外,大量患者送到急症室,簡直忙得喘不過氣。直到中午時分,安穩最後一名患者的情況後,林允兒脫力的坐到方便醫師動手術的站台上,接過護士遞給她的開水。

 

一飲而盡順便把紙杯捏成一團,遠距離丟到垃圾箱,身邊的護士們來來往往推走病床又換來新的,負責急症科的醫師到她旁邊說,這個人量剩下交給急症科就好,她才求之不得拖著半死的身軀回去二樓的外科。

 

外科護理站的櫃檯前站著一個人,林允兒在不遠處目睹那人身影,腳步頓時止住,她以為自己眼花,伸手揉揉眼睛………

 

不對,沒有眼花,隱形眼鏡也沒有壞掉,站在那兒的確是鄭秀妍。

 

良久,她見權侑莉走出來跟鄭秀妍說話,鄭秀妍把手上的紙袋遞給權侑莉,兩個人看似是相識的,怎麼她不知道鄭秀妍原來認識權侑莉?

 

鄭秀妍此刻背對著她,不會發現她的存在,她打算繞路從另一個方向走回去護理站,那就不會跟鄭秀妍碰面吧。

 

她不想跟鄭秀妍碰面,不想再被鄭秀妍罵得狗血淋頭,不想因為鄭秀妍而勾起不愉快的回憶,最好的方法就是逃避她,遠離所有對自己有傷害性的事物。

 

林允兒幾乎在醫院大樓環繞一周回到護理站,瞥見權侑莉和鄭秀妍兩人還在聊天,小心翼翼鑽回去自己的座位。

 

「林醫生,可以借妳207號病房姜小姐的病歷嗎?」不過另一位外科醫生走過來借病歷,同時暴露她的行蹤。

 

把病歷遞給醫生看著她走了,換權侑莉走過來。

 

「我剛才把原子筆放在急症科我要回去拿。」在權侑莉開口前林允兒就站起來說。

 

「只是一支原子筆別在意,過來介紹一個人給妳認識,她是Jessica,是孝淵的朋友。」權侑莉抓住她的白袍,把她拉到鄭秀妍面前。

 

鄭秀妍顯然避開林允兒的視線,所以看不到林允兒也是不希望有視線接觸,「……哦,妳好。」林允兒頓了一會兒才開口。

 

「妳好……」鄭秀妍也是相同的反應,她倆早已不是會這樣打招呼的關係了吧。權侑莉不知情而弄得氣氛如此尷尬雖不怪她,兩人心中倒是佩服權侑莉看不出她們之間的微妙氛圍。

 

「我可以回到急症科嗎?」林允兒把頭轉向權侑莉問道,故意不直視鄭秀妍。

 

「妳最近不是跑門診就跑急症,妳別忘了妳是外科的人,還有妳已經忙碌整個早上,不打算去吃個午飯嗎?」權侑莉說。

 

「我只是去拿回原子筆,拿完就會去吃飯,求妳讓我過去吧,權醫生。」表情平淡的林允兒根本沒有在向權侑莉求饒讓她走,她不客氣地把對方的手從白袍抽開,然後一直走。

 

「唉呀,這孩子最近吃了火藥,她平常都不是這樣的。Jessica不要放在心上,當醫生壓力很大所以她才會這個樣子,我只是想為妳介紹上次跟孝淵提起的允兒。」權侑莉反顧站在一旁的鄭秀妍。

 

聽到權侑莉說林允兒最近性情大變,鄭秀妍多少也想到緣由都是自己與她的事,「沒關係,我也有事情辦要先走了,再見。」她說罷就回頭跟著林允兒走的方向離開,權侑莉也來不及跟她道別。

 

「很漂亮的女孩啊,權醫生的朋友?」突然護士長具惠善冒出來跟權侑莉說。

 

「對哦,她來還我東西。」權侑莉提起手上的紙袋。

 

「妳的朋友跟林醫生有恩怨?」跟權醫生不同,天資聰穎直覺敏銳的護士長剛好站在旁邊,目睹剛才的畫面,就立即察覺到微妙的氣氛。

 

「為什麼有恩怨?她們剛剛認識喔。」

 

「哦,是嗎。」具惠善暗嘆口氣,心裡已經標籤權醫生是呆得沒可救藥的人。

 

不過林醫生跟那個女孩是什麼關係呢?

 

她好像嗅到八卦的味道。

 

 

 

 

林允兒走向醫院大樓升降機,擺著很鬱悶的表情。她也不自知為何面對鄭秀妍時,情緒就會突然的轉變,她不是想對權侑莉那麼冷淡,可是鄭秀妍的存在幾乎把她的感情極端化。

 

沒有其他原因,都是鄭秀妍說的說話過於傷害性,避開傷痛是人類的本能,如果鄭秀妍是充滿刺的玫瑰花,林允兒則選擇不去採擇,連看一眼也不要。

 

其次是朴孝敏的信件讓她心神不定,信件內容的前提應驗了,所以她應該怎樣面對?放開又是怎樣放開,是如字面上那麼容易的事情嗎?

 

升降機來到,踏步進去空無一人的封閉空間,嘆口氣猛按關門,壓力經過指尖上發洩到升降機去,看見門漸漸關上,她整個人倚在牆壁,閉目養神。

 

門縫完全關上前一刻,聽見有人在外面叫喊稍等,但是林允兒沒有理會。然後足掌感覺到升降機多了一份重量,她才睜開眼睛看見鄭秀妍走進來。

 

此時升降機門關上,林允兒還沒有按樓層數,所以完全不動。

 

當她抬起手想按下數字鍵,鄭秀妍走過來分隔她與選層板,雖然身高不及林允兒,卻已足夠阻礙她要按的樓層。

 

鄭秀妍如此舉動讓充滿煩惱的林允兒更加心煩氣躁。

 

「林允兒妳聽我說……」

 

「妳我還有什麼好說。」林允兒退後一步,不想跟鄭秀妍近距離談話。

 

「上次是我不對。跟妳說了很過份的話,對不起。」鄭秀妍說。「我從侑莉和孝淵的對話裡頭,略懂妳的過去了。」

 

「孝淵?妳跟侑莉認識我就很意外,怎麼連孝淵也…」聽見鄭秀妍口中提起兩個認識的名字,林允兒皺起眉頭深思她們的共同朋友。

 

「我跟孝淵是工作伙伴,至於侑莉,是透過孝淵認識的。那天孝淵約了我和侑莉,從她們聽見妳的名字,她們說我長得像一個叫孝敏的女孩,然後把妳的事情連結起來,大致上我都知道了。」

 

「………」

 

「還有今天過來是把外套歸還給侑莉,那天晚上有點涼意,她借我外套穿回家。」

 

「嗯,我明白了。」這下子林允兒終於理解權侑莉和鄭秀妍相識的過程,不過她不是很接受現狀,皺起眉說:「可是妳們教我怎樣面對妳才好?妳要我忘記,然後侑莉又把妳介紹給我認識。」

 

鄭秀妍非常決絕的責罵傷害過林允兒,因為不會再發生所以她可以忘記;現在鄭秀妍倒頭過來道歉,要不要忘記她們曾經胡亂的一次,她現在也搞不清。

 

「我以為栽頭到工作就可以把妳們的事情徹底忘記,但妳們都不讓我喘口氣,這算什麼?最初跟妳的事情就是我錯我就承認好吧,現在轉過來又要向我道歉,那我應該認錯不認錯?」

 

對嫌疑犯判了死刑才發現真兇另有其人,這樣對嗎?

 

黃美英的告白、朴孝敏給她留下的信、鄭秀妍的道歉,所有跟感情有關連的事情,撞車似的往她衝過來,措手不及之際不知道如何應對,甚至快要迷失自己,到底把人生糟蹋得有多難看。

 

她非常肯定,現在把長期抑壓的脾氣發洩到鄭秀妍身上,脾氣好是由小到大得到的好評,即使是青春叛逆期,向父親發脾氣的次數不夠十次。

 

「我現在簡直是一塌糊塗!快被妳們弄瘋………」

 

青春期的煩惱也只是少女鬧脾氣;現在困擾她的煩惱實在太多,光是醫院相關的就有成千上萬個,偏偏在這時候更要面對私人感情。

 

語氣不知道有多重,林允兒說著說著自己都委屈得想哭,可是率先滑下眼淚的卻是鄭秀妍。

 

見到對方的眼淚,她頓時住口,嚥下憋得不舒服的一口氣,重整呼吸和情緒。

 

「對不起……」鄭秀妍用一邊手擦去眼淚一邊道歉。

 

「別哭了。」林允兒最怕就是看到別人哭,不論是病患親屬,還是陌生人,他們的眼淚都使她感到不舒服。「最近太多事情,情緒控制不了……」

 

突然升降機門開啟,站在門前的一名護士發現裡面,一個女人哭著,還有聞名整家醫院的林醫生臉帶複雜表情,很尷尬地說:「啊!我不打擾妳們,我走樓梯就好。」就回頭要走。

 

「等等妳不用走樓梯…而且沒什麼打擾的。」林允兒伸手按住護士的肩膀,把人叫回來,鄭秀妍讓出選層板,林允兒趁機按下跟護士一樣要到的急症科樓層。

 

外科在二樓,急症科在地面,升降機移動兩層的時間,鄭秀妍一直低頭站在林允兒背後,控制自己的眼淚。

 

她以為林允兒會一言不發回到急症科,豈料對方卻在抵達地面樓層的時候回頭說:「妳跟我過來。」

 

鄭秀妍沉默著跟在林允兒身後,在樓下的各個部門穿梭時,有很多醫務人員都跟林允兒打招呼,目光甚至聚集在自己身上,紅著眼睛真是覺得非常丟面,她低頭快步走,回神過來發現林允兒帶她來到醫院休憩區的草坪。

 

來草坪散步的病人不多,還有些護士推著坐輪椅的病人。「哭完了沒?」林允兒坐到長椅上說,語氣比剛才溫柔許多。

 

與林允兒見面數次,在鄭秀妍印象中,她是個溫柔的人。有血有肉的人難免會被情緒所困而有喜怒哀樂,可是鄭秀妍沒有想像過林允兒憤怒的模樣,加上對她說了很過份的話感到內疚,所以才會哭。

 

鄭秀妍輕輕點頭,她已經穩定好情緒。

 

「既然侑莉都給我們互相介紹,我沒辦法把妳看成陌生人,那我們就當普通朋友就好。」

 

「妳剛才也看到,以侑莉的個性,她不會知道我跟妳早就相識。」

 

「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一旦成了事實就無補於事,也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減退在別人心中烙下的傷痛……」

 

「我說會為妳負責,而妳說並不需要。我尊重妳的意見,不再執著那件事。」

 

林允兒抬起頭,全神貫注看著鄭秀妍雙眼:

 

「既然妳知道我的過去,那只有一點我需要澄清―――Jessica,從某些角度觀看,妳的確很像孝敏,不過我還沒有迷糊到把妳們混淆,沒有人能夠取替孝敏,也沒有人能夠取替妳,明白嗎?」

 

鄭秀妍又點頭,林允兒臉上多了淡淡的笑容。

 

「那麼……您好,我是林允兒,首爾大學附屬醫院的外科醫生,很高興認識妳。」

 

她伸出右手,就像向初次見面的陌生人自我介紹。

 

「您好,我是Jessica,鄭秀妍,舞台服裝設計師。」

 

她回握了她的手。

 

兩手握上的力度,解除了彼此心中的芥蒂,林允兒回到外科,就見具惠善一張得意的笑容睨著自己看。

 

「怎麼啦?」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的林允兒,故意避開對方的好奇目光。

 

「以我多年當女人的經驗,我非常肯定有八卦降落在林醫生身上。」

 

「欸?妳在說什麼?」林允兒歪著眉回問。

 

「剛才妳對權醫生的朋友好冷淡啊,我們林醫生對任何人都不會這樣的,那個女人是林醫生的仇家?」

 

「當然不是,我怎麼會有仇家。」

 

「舊情人嗎?」

 

「不是。」

 

「難道是、一夜情對象?」

 

林允兒發誓,她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惠善姊姊,妳再亂說話,我一輩子也不要跟妳排在同一個班。」

 

「林允兒妳敢這樣對我嗎!?枉我一直疼惜妳!妳才不用像晚班的吳醫生那樣核對病歷對到死!」具惠善裝可憐的嘟起嘴巴說。

 

「我寧願核對病歷而死。」說罷林允兒拿起一疊病歷回到座位開始工作。

 

「那麼妳努力看吧,這兒還有一疊。」具惠善再拿來另一疊病歷放在桌面,林允兒看了她一眼,搖頭嘆息說現在的護士長真是不溫柔。

 

默默觀察林允兒專注工作的表情,已經緩和許多。和藹的林醫生終於回來了。

 

確認外科王牌由鬱悶的煩惱兒變回乖乖的小孩子,外科護士長也帶著笑容做她的事去。

 

 

 

 

金太妍前天晚上徹夜工作,清晨才放著半完成的工作去睡覺,下午此刻聽見手機響鈴才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平常手機都是放在客廳的,昨晚睡覺前抓了手機上網,所以手機被放在她枕邊一整晚。

 

來電人是鄭秀妍,一般會考慮她在工作不打擾她,鄭秀妍都會傳短訊來,突然來電恐怕是有緊急事情,縱使態度有多冷漠金太妍仍然不會坐視不理。

 

『太妍,我想找妳當面說話。』

 

不同於過往的詢問,鄭秀妍這是直接命令的語氣和用詞,即使半醒半睡的金太妍也察覺到不對勁。

 

「發生什麼事嗎?」

 

『關於我們之間的…有些事情要跟妳說,很重要的。』

 

「哦,妳在哪兒?」

 

『我在首爾大學附屬醫院附近,妳在家對吧?』

 

「醫院?怎麼突然在哪兒、妳還好嗎?」金太妍整個身體在床上翻身坐著,腦筋頓時清醒百倍,心想難道鄭秀妍遇到意外。

 

『我沒事,我不是去看病的。』對面的鄭秀妍語氣相當平靜,卻還會帶著嬌膩溫柔的聲音說話。『我坐計程車到妳家,就現在。』

 

「好…我等妳來。」

 

猜不透鄭秀妍想要告訴她什麼事情,只是透過手機也覺得氣氛很凝重,她沒有拒絕她的理由,最近利用工作等諸多藉口拒絕,漠視無視鄭秀妍的一切邀約,而現在卻怕出事兒才不敢說謊。

 

手機掛線之後,金太妍的心臟七上八下,心神不定在屋裡走來走去。

 

―――為什麼我要如此慌張?

 

果然心裡還是著緊在意鄭秀妍嗎?

 

平凡的日常不受到意外帶來的衝動,彷彿看不見存在的愛,然後就把看不見的東西弒殺,強行說它並不存在。

 

金太妍雙手抓住凌亂的頭髮揉著,原來心亂如麻就是這種感覺。她坐在玄關等候,直到聽見門鈴聲立即站起身去開門。

 

「Sica,妳沒事嗎?」

 

鄭秀妍還未踏進屋裡,金太妍就按住她的肩膊問道,表情甚是緊張。

 

「沒事沒事,我們先進去才說。」鄭秀妍俯身脫下鞋子,逕自走進客廳的沙發坐下。

 

金太妍也並肩坐下,擔憂的神情望著鄭秀妍。「妳要跟我說什麼事?」她問。

 

「妳是我的女朋友,我不想欺騙妳,所以必須要告訴妳。」鄭秀妍握住金太妍的雙手說。「還記得前陣子我說約妳到“chez flo”吃晚飯嗎?」

 

「嗯,」金太妍點頭。「就是那家法國餐廳。」

 

「那天我在“chez flo”巧遇認識的女性,我們後來一起吃飯聊天,喝了點酒,我們聊到打烊還是意猶未盡,本來想到我家的,可是我想到會吵著秀晶,於是我提出到她家作客,在這之後………」

 

「之後…?」

 

鄭秀妍與金太妍十指緊扣,垂頭瞰見牢牢地牽連住的手,金太妍知道她是不安才不敢說,到底那是有多糟糕?

 

「無論是怎樣的事……我都會接受的。」

 

「那如果我跟別人發生一夜情呢?」

 

突然以提問的方式說出重點,金太妍被鄭秀妍嚇得頓時屏息,而且被嚇得不輕。

 

「對不起啊太妍。」鄭秀妍緊緊抱住金太妍。「是我一時糊塗酒後亂性……」

 

她坦承的與金太妍說了之後發生的事情,由接到林允兒的電話作首,直到在超市街上遇見的晚上結尾。

 

當然鄭秀妍不敢告訴金太妍,機緣巧合之下,她後來在社交圈跟林允兒扯上友誼關係,並且剛才在醫院互相解決彼此的糾結,決定成為普通朋友。

 

確認對方也是女性不會造成懷孕,金太妍心裡放下一塊大石,只是跟一般戀人相同,自己的戀人跟第三者發生性關係,這是多麼難受的感覺。

 

難受、而且生氣。雖然很想責備鄭秀妍,為什麼不懂保護自己,但想到她說是酒後亂性,金太妍就聯想到自己喝多的時候身體有多軟弱,一絲氣力也用不上,所以她嚥下不說。

 

「不要生氣好不好…」鄭秀妍捧住金太妍的臉頰,用額頭抵在她的額上,低垂的眉毛顯出她內疚的心。

 

近距離看著翹起麻密的漂亮睫毛,嗅到戀人身上的香氣,金太妍情不自禁的吻上鄭秀妍,安慰她心裡的恐懼。

 

其實她又何嘗不懼怕呢?內心突然溢起對鄭秀妍的愛,她都被自己搞得不明不白。

 

一吻沒回頭,鄭秀妍熱情地回應著她的吻,純粹的接吻變成法式接吻,即使深喘著氣仍然不願意停止片刻。

 

太久沒有親熱過,金太妍的雙手生澀地攀上鄭秀妍身體來回撫摸,對方則表現得有點猴急,直接脫去她的上衣T-shirt。

 

手臂探入鄭秀妍的針織衣裡,用彈奏鋼琴靈活而有力的手指解開胸罩排勾,鄭秀妍瞬間感到胸前的束縛被解開,喘口氣把全身重量施到金太妍身上。

 

金太妍欺身一壓把鄭秀妍錮在沙發,推起她的上衣和胸罩,上半身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出於本能擺動身體想要掙脫,卻沒有用任何氣力。

 

順理成章地把褲頭解開,連同內褲一樣拉下,手指在嬌弱的花蕊旁邊打轉,同時撫到花瓣的濕濡。

 

「要我……」

 

鄭秀妍咬住金太妍的耳朵發出迷人的嗓音,然後在指節探入體內時放開啃咬,伴隨手指的進出喘氣連環。

 

「再快一點,再快……!」

 

腰部跟著金太妍的動作開始擺動,由微細的幅度發展到整張沙發順著她搖晃,金太妍加速動作,蜷起指節按摩各個柔軟地帶。

 

「…啊、呀嗯……要到了……!」

 

聽見鄭秀妍高潮的預兆,金太妍從濕濡的甬道抽出手指,透明的黏稠噴灑出來,沾到她手臂上,鄭秀妍抓住金太妍的手臂舒緩過量的快感,弓起身體私密流淌更多激情的餘韻。

 

禮貌上金太妍也吻上她,安撫高潮帶來若似迷失自我的感覺,緊緊擁抱她直到她呼吸變得平順。

 

清潔好親熱留下的痕跡,兩個人坐在沙發互相依靠,看了一整晚金太妍租回來的電影DVD。

 

雖然電影內容緊張刺激,故事背後有玄妙得讓人拍案叫絕的深層意義,可是她們的思緒並沒有集中在內,而是回想兩人親熱時身體交纏,各自不可思議的體會。

 

金太妍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她腦內幻想在她身下嬌喘連綿的是黃美英,而不是鄭秀妍。

 

鄭秀妍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她獲得高潮一刻,閉上眼想到的臉孔是林允兒,而不是金太妍。

 

縱使兩個人窩在家中一起看電影是一件平凡卻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是兩個人心裡都在想,或許旁邊的人並不是真正能夠帶來幸福的Ms Right。

 

鄭秀妍偷瞄金太妍的側顏,那雙聚焦在畫面的眼睛,不知不覺地沒有再投射到自己身上;金太妍感受鄭秀妍的呼吸,即使這個人平常有多親近自己,與她親密過的並非只有自己。

 

包圍兩人的空氣彷似凝結,空蕩的屋裡只有電影主角們的對話和配樂。不僅是早已冷淡的金太妍,現在連鄭秀妍的心也不如以往。

 

打從與金太妍親熱時想到林允兒開始,她就知道,與金太妍之間的愛情已經變質了。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R
  • 莫非我是頭香!?
    太妍跟西卡在這章可真的是所謂的同床異夢了(?
  • 恭喜得到頭香 ヽ(´ー`)ノ

    我想太西快點分手、我寫得好卡…XDD

    Asa 於 2013/09/12 00:52 回覆

  • 走跳貓
  • 允西重新認識阿 也不錯
    yuri真呆
    護士長用八卦去關心允效果不錯
    泰西應該快byebye了
    只是看是誰會先提出來了
  • 這是給予允西兩人湊合契機的方法、
    職場就是充滿八卦、可愛的惠善姊姊啊 ♥
    太西再過多兩章左右就分手吧 (ノ´∀`*)

    Asa 於 2013/09/12 00:52 回覆

  • Kay Beans
  • end?…

    真的?……
  • 是TBC
    原諒我昨晚太累…寫錯了 orz

    Asa 於 2013/08/27 11:50 回覆

  • 悄悄話
  • life
  • 真的變質了
    親熱的時候想的是別人
    精神已經出軌了
  • 精神出軌 XD 我喜歡這個詞

    Asa 於 2013/09/12 00:53 回覆

  • Spade
  • 完了!
    city lovers看到這我唯一的感想就是—我討厭金短短了!
    她整個變成四人裡面最不討喜的角色!@@
  • 希望最後我會給金短短一個美麗結局
    不要討厭她啊 〜

    Asa 於 2013/09/12 00:53 回覆

  • YJL
  • 都不在彼此身上了
    那還是分手吧
    強迫留下只是傷害對方而已
  • 不在彼此"身"上這個說法有點害羞 (ノ´∀`*) (羞個屁咧##
    是不在彼此的"心"上唷~(ノ´∀`*)

    Asa 於 2013/09/12 00:54 回覆

  • chloepu:)
  • 太妍跟西卡這下總該搞清楚了自己的感覺了吧
    是說俞利真的好呆阿xDD
    允允跟西卡重新認識之後就在一起吧(喂
  • 西卡不可能搞清楚自己的感覺
    跟太妍親熱時想到林允兒是個意外
    她的心根本還沒有喜歡林允兒
    而且兩個人剛才變回普通朋友
    突然昇華到“喜歡”,實在有點over
    所以之後還有故事的。

    Asa 於 2013/09/12 00:55 回覆

  • 雲玄
  • 什麼時候才能等到那句話TT
  • 妳想要聽哪句話~?(ノ´∀`*)

    Asa 於 2013/09/12 00:58 回覆

  • Chiu
  • 允西的關係算從頭開始了吧
    不過權呆就是呆啊
    完全看不出來超沒眼力哈哈
    這下子泰西好像要告一段落了
  • 我不習慣看到太精明的權呆
    我就是喜歡黑她的智商 (咦)

    Asa 於 2013/09/19 02:08 回覆

  • 悄悄話
  • C_OMG
  • 倆的人已經是同床異夢了,

    泰西的關係不久就要結束了??

    ps.ASA你上一篇都沒回我留言QAQ
  • 我 會 盡 快 讓 泰 西 分 手 哦 ♡

    有時候我會忘記回留言…對不起 ( ・ั﹏・ั)

    Asa 於 2013/09/19 02:11 回覆

  • 雲玄
  • 竟然不懂我梗TT
    叫做:我們分手吧的那句話呀~~
  • himshenry14
  • 樓主大大,何時在更新啊?
  • 宇軒
  • 怎麼不更了呢?
    加油!
    :)
  • 壞蛋
  • 會再更文嗎??
  • sone
  • 請問city lovers 有第9篇嗎??
    如果沒有可不可以更?超想看的拜託!!!!!!!!!!!!!
  • snsd
  • 什麽時候會有第九篇!?♡♡
  • snsd
  • 什麽時候會有第九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