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孩子們2nd Japan Tour 演出順利&成功。
更重要是允西更多血紅畫面(摸屁屁啊、用小道具互戳對方啊、時間管理達人mode啊…)

這篇原意是小短篇後來發展成為中長篇,字數真不是說能控制就能控制的東西嗚嗚嗚
有關角色設定點進去看就對了

大家慢用

 

《Let me hear Your Voice》

 

-1-

 

時值八月,林允兒和她的山岳攝影團隊從南韓首爾來到法國上薩瓦省,以征服阿爾卑斯山最高點,也就是歐洲第一高峰的白朗峰為目標。

 

團隊浩浩蕩蕩抵達海拔四八一○的白朗峰,挑了足夠讓約十人的團隊駐足的地方休息,大夥兒頓時放下背上沉甸甸的攝影器材,拿出保溫瓶飲下熱開水暖身。

 

身體一靜下來,即使站在高處被陽光照耀,寒冷刺骨的風席捲而來仍會讓她打顫,羊毛帽子沒包覆的長髮也吹得凌亂,她把圍巾再拉上去遮掩鼻子,摘下護目鏡瞇起眼睛飽覽眼前一望無際的白色世界。

 

———好漂亮。

 

不知道用什麼詞彙去讚嘆這副美景才能充份表達心中的悸動,出生於繁華的城市,自小就是看著霓虹燈和高樓大廈長大,總是容易被大自然的宏偉和單純感動。

 

她從背包拿出單眼相機,把選定的鏡頭裝嵌上去,拿近自己的面前,從相機的觀景視窗尋找最理想的角度,調較適合的光圈和快門速度,設定底片感光度,再尋找理想的定焦位置。

 

喀嚓、喀嚓、喀嚓。

 

拍了幾張照片再看預覽螢幕,那是不需要怎麼後期加工也展現豐饒景色的作品。她非常滿意,又拿起相機繼續拍攝,偶然也照一下心情雀躍紛紛高舉相機拍照的隊友們。

 

「啊~好想回首爾喝牛肉湯~~」聽見同行的具惠善高聲大叫,不禁微笑,又按下快門記錄她舉起兩手像是要擁抱無瑕雪景的畫面。

 

抬起手錶看,現在是早上十一時五十二分,即是首爾的晚上七時五十二分,來到海外已經一星期,她都開始掛念辣炒年糕和炸醬麵了,啊,在寒冷的高山想食物更是特別肚餓。

 

「現在好想吃煎餅!!」旁邊有隊友跟著具惠善一起叫。

 

看見大家成功征服雪山後滿足的表情,林允兒也被感染了般揚起嘴角。她放下相機,踏出觀景窗的邊緣,親眼欣賞威風凜凜的雪山景色。

 

「我要拍一張傳給我的男朋友看~」聽到最近有新戀情的隊友這麼說,林允兒也想起在首爾的戀人了。

 

跟戀人一週沒有見面,她在想忙於踏上舞台的戀人有沒有依時吃飯、喜歡賴床的她早上沒有專人叫喚有沒有準時起床、出門時有沒有記得要把房間的空調關掉……很多生活小細節一一浮現腦海,分隔兩地的林允兒又開始掛念她,不能立即見面或聊電話感覺胸口悶悶的。

 

———很想擁抱妳、很想親吻妳,

 

凝視眼前的白色少女,她的心更加嚮往能夠回到她家的金髮美人身邊。她家的金髮美人,就是首爾當紅女歌手Jessica Jung鄭秀妍,是讓她自豪的女人,是屬於她獨一無二的女人。

 

闔起眼睛從腦海回想戀人最漂亮的笑容,被圍巾擋住的嘴巴揚起幸福的弧度。

 

———很想、聽見妳的聲音。

 

 

 

 

“One, Two, Three. In just 3 seconds,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十月份,紅葉盛開的季節。

 

那天晚上林允兒到演奏廳工作,聽到某個房間傳來天籟之音似的歌聲,讓她停住腳步,不顧走在前方的同事,拿著攝影器材逕自沿著聲源方向走。

 

「I missed the times that we almost shared

I miss the love that was almost there

I miss the times that we use to kiss

At least in my dreams———」

 

她找到一個房間,從門縫看進去見到穿了一身白紗的美女獨自站在休息室的中間,聽著iPod閉起眼伴隨旋律獻唱。

 

像是從肖像畫走來現實的女神一樣,如同天使的聲音在休息室和只有林允兒一人的走廊迴盪,視覺和聽覺的享受讓林允兒著迷。

 

「Just let me take the time and reminisce

I miss the times that we never had

What happened to us we were almost there

Whoever said it's impossible to miss when you never had

Never almost had you———」

 

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三秒鐘。

 

她瞬間好像意會到這句話實際會是什麼感覺。

 

林允兒嚥下口水,覺得自己真的要淪陷於眼前不知名的女性了。她想要把迷人的畫面紀錄下來,林允兒輕輕把器材放到地上,抬起單眼相機定焦到那個陶醉於音樂中的人。

 

喀嚓。

 

「誰?」觀景窗中的女神頓時板起臉朝這兒看,林允兒慌張地放下相機。

 

「…啊,我只是覺得妳好漂亮所以拍下來而已,我是演奏廳的攝影師!」剛才讓人內心溫暖的天使散發冰冷的氣場,感覺招到對方不滿,林允兒連忙掏出工作證示給她看。

 

收起冰冷的撲克臉,縱使被直接稱讚漂亮是很高興,但攝影師的行為仍然不可理予,她說:「妳這樣隨便拍我是不行的,給我相機讓我刪掉它。」

 

林允兒低頭看著拍了的照片,照片中的人美得不像話,要刪掉嗎?「刪掉的話太可惜了。」她把心中的說話講出來。

 

「因為妳真的很美麗。」澄徹明潔像森林小鹿般的眼睛與她對視說道。

 

真摯的眼神像會看透徹別人的心一樣,被拍的人因為這雙眼眸欲言又止。

 

「林允兒妳亂跑在這兒做什麼!大家都在等妳的濾鏡!!」

 

正想說什麼之際,聽到走廊的盡頭傳來具惠善的喊叫,林允兒立即收拾地上的器材。「對不起我有工作先走了…!」連對方的芳名也沒來得及知道,她就狼狽的奔向具惠善那處。

 

「喂!等等!!」想要追出去的白紗美人,發現自己穿著行動不便的高跟鞋,走到門口那處就停下,探頭遙望匆匆離去的背影。

 

看好時間來到後台,工作人員說金孝珍前輩唱完後就到她上場,造型師再次打量她身上的白紗,又再用夾子把頭髮固定好。

 

「有覺得衣服綁太緊嗎?」沒有。「麥克風拿好沒有?」拿好了。「耳機沒問題嗎?」沒有。

 

造型師和工作人員確認一切沒問題後,獻唱完畢的金孝珍摘下耳機喝一口水,拍拍她的肩膀:「舞台就交給妳了,Jessica。」

 

鄭秀妍固定好耳機,握穩無線麥克風,像個城堡出來的公主殿下優雅地步向舞台中心,由鋼琴伴奏領導進入旋律,溫柔悅耳的聲音透過音響設備傳達到場內人們的耳裡。

 

「Can you tell me

How can one miss what she's never had

How could I reminisce when there is no past

How could I have memories of being happy with you boy———」

 

看見剛才在休息室唱歌的女人踏上舞台一刻,林允兒就像踏上高原難以呼吸,台上獻唱的美人妙不可言,腦袋頓時一片空白,讓她以為時間停滯了。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音樂進入副歌她才有反應抬起相機連拍,盡量把每秒的畫面都留下來。

 

「允兒妳拍太多了,快換個位置。」因為換角度走到她身邊的具惠善拍拍她的頭說道。

 

林允兒摸摸後頭勺,「美麗的東西多拍幾張也不嫌多啊。」說罷,跟具惠善互換位置,按下幾個快門拍下美人的側臉。

 

她走到負責控制音響的工程師旁邊,看這次演唱會的流程。今天的演唱會是慈善項目,主辦單位邀來許多歌手共同演出,工程師手上的清單刪去的項目代表已經完成,依照刪掉最後一項之後就是———

 

“《Almost》by Jessica Jung”

 

如同本人一樣美麗的名字,Jessica。「不愧是上帝的恩賜。」不缺乏常識的林允兒,知道這個英文名字的含義。

 

歌曲完畢,台上的人向聽眾們鞠躬後,帶著笑容轉身,抓住長白紗的兩側走回後台。

 

林允兒腦內閃過一個念頭,她動作輕盈地在觀眾席走廊跑到另一邊找具惠善,捂著肚子說:「惠善姊姊,剛才我吃太多肚子有點不舒服……」

 

「唉呀妳快點給我回來喔,要我跑來跑去拍照很累人的。」具惠善嘆氣,一個瘦小的女孩子吞下兩個大便當不肚疼才怪,擺擺手叫林允兒速去速回。

 

林允兒跑出演奏廳,用工作證經由別的通道趕到後台。太好了,那個人還沒有走,只是放下剛才盤起的頭髮,站在後台不顯眼的地方喝水休息。

 

鄭秀妍注意到剛才偷拍的攝影師突兀地跑到後台,她看著她,問:「妳怎麼來後台?」

 

「妳唱歌時候的樣子真的好漂亮……抱歉我真的不懂用什麼形容詞才能夠表達我的感受,所以我、我拍到好多妳的照片……」因為從演奏廳繞路來到後台有點遠,所以林允兒都跑得氣喘。

 

「…謝謝稱讚,但是,在休息室那張我要妳刪掉。」鄭秀妍那時候還沒有正式上妝,而一般女星都不喜歡被拍到素顏,所以很執意要求刪除照片。

 

「我不會公開那張照片的。」也就是不會刪掉的意思。

 

「妳……」那是我的肖像權。鄭秀妍想這麼說,看到對方從口袋拿出名片夾。

 

「我認為那張拍得很好看,如果妳也想要看的話就告訴我吧。」林允兒笑盈盈地遞上名片:「我是Perfect Visual的攝影師林允兒,這裡有我的聯絡方式。」

 

鄭秀妍一時反應不及沒有答話,她不是要看照片,而是想要她刪除照片,是有這麼難懂麼?要不是眼前的攝影師是個看起來善良無害的女孩子,她早已大發雷霆要求主辦單位找攝影公司的高層處理事宜。

 

「啊我還有工作在身,先走了!」匆匆過來的攝影師又揮著手匆匆離去,鄭秀妍一副莫名奇妙的樣子又讓她跑掉。

 

唉,算了。既然知道她的名字又拿到聯絡方式,要是她敢公開偷拍的照片就可以直接追討賠償。

 

她盯著名片想罷,放下水瓶走往出口離開後台。

 

- TBC -

 

小筆記:
法國上薩瓦省:Haute-Savoie, France
白朗峰的法文:La Dame blanche,有「白色少女」之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 的頭像
Asa

農作物管理處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A
  • 莎莎醬♥
  • 會長大人♥

    Asa 於 2013/02/24 18:02 回覆

  • Schwein
  • 傳說中的新番!!
    某位攝影師先森各種死皮賴臉(大誤)
    根本就是在暗示歌姬姊姊跟她聯繫啊
    莎莎醬好棒~~[哈一]
  • 對…這就是一直在跟妳們說的那個 咳咳咳 (咦
    最後的福利怎麼發放我還沒有想好 T^T
    林允兒以為放個名片就會得到聯繫太天真了哇哈哈哈 [哈一]

    Asa 於 2013/02/24 18:03 回覆

  • lwj
  • 我還以為允允會跟著大喊"現在好想姐姐哦"XDDD
    留下名片根本是等著姐姐勾搭麻
  • 讓她暫時保留一些節操不要亂叫
    我怕她一叫就是「現在好想"要"姐姐哦」(咦咦

    Asa 於 2013/02/24 18:04 回覆